《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在这个1月,凤凰艺术的编辑“一休爸爸”将借着“中英文化交流年闭幕艺术庆典”的东风远赴英伦,带领大家“别样看英伦”。今日便是赴英日记的第七发,这日记是这样子的结构,我们每日先随着一休爸爸在英伦转悠,然后再聊聊与英国相关的一个话题。今天我们聊的话题是——颜控女王维多利亚如何高调秀恩爱。

17 Jan,2016

今天就要上飞机走了,挤时间去看了大英博物馆,看到了那里号称“镇馆之宝”的木乃伊,吓死宝宝了。

挤时间去大英博物馆啦!

木乃伊look

好萌的文物!

要回家了,行李不少。

学“颜控”女王秀恩爱

今日是“赴英日记”的最后一谈。很多人对英国最初的认识,便是这是一个有国王(女王)的国家,单就这一点,便与中国有很大不同。那么,在这有关英国的最后一谈中,怎能不谈女王呢?我们今天的话题就聚焦在英国“日不落帝国”时期的君主——维多利亚女王身上。

关于女王的谈资实在很多。经过的研究,我们实在也可以向她学习很多,但对我们每个人最有作用的是——如何与夫君秀恩爱虐单身狗,而且不但秀的高调,更秀出了永恒的艺术范儿。

维版秀恩爱法典1:留下描绘约会及思念细节的句子

维多利亚女王从小就没有享受到家庭的温暖。在她只有8个月大的时候,她的父亲在一次打猎中染上风寒后去世。而她才度过自己的18岁生日没多久,便登基成为英国女王。

亚历山大二世

女王大人的恋爱经历,足以证明她是一个颜控。在她20岁那年,也就是1839年,她的初恋——时年21岁的亚历山大二世(那时他系俄国王储)在她的人生舞台登场了。当时亚历山大二世在周游欧洲时抵达英国,与维多利亚女王初次见面。我们年轻的维多利亚女王正值20岁的生日。初次见面,Wuli女王就被身穿军装的亚历山大二世迷住了,你懂得,军装范儿神马的最迷人了。维多利亚女王在她的日记中表达了对亚历山大二世深深的爱慕:

“在6点40分左右,我见到了皇储,他在我的窗前行礼,我们在圣乔治大厅用餐,皇储挽着我进入大厅,我真的爱上了皇储,他是那么亲切友好的一位年轻人,我们一起跳舞,一起大笑,一起分享快乐时光,我以前从未如此快乐过,我于2点半上床睡着,但兴奋得直到5点才睡着。”

“皇储说他永远不会忘记这段快乐的日子,我想我也永远不会忘记,我真的很爱这位可爱亲密的年轻人,他的微笑非常迷人。“

英国逗留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亚历山大二世与维多利亚女王共坠爱河,他们一起看赛马,一起在白金汉宫跳舞,并曾有多次私人约会。

然而维多利亚女王对亚历山大二世的爱意却引起了英国议会的不满,墨尔本勋爵十分明确的表示反对英国与疯狂扩张的俄国产生任何瓜葛,要求维多利亚女王立刻划清与亚历山大二世的界线。另一方面远在俄罗斯的沙皇尼古拉一世也听说了这对恋人的爱情,他要求亚历山大二世返回俄国。在国家利益和政治考虑的双重压力之下,这对恋人不得不痛苦的选择放弃爱情。

而此时,女王已经老大不小了,对于王室成员来说,20岁之后才结婚算是晚婚。于是,处在“逼婚”压力之下的女王选择了与母亲和舅舅安排的结婚对象--——来自德国萨克森·科堡·哥达的阿尔伯特结婚。这次婚姻,可以说是女王的“再顾倾情”。

电影《年轻的维多利亚》剧照

其实早在1836年,女王17岁时,就认识了阿尔伯特亲王。阿尔伯特是德国萨克森·科堡·哥达公爵的小儿子。他的叔叔比利时国王也是维多利亚的舅舅。他们两个人要多不同就有多不同。维多利亚当时还是被母亲管得很紧的公主,她来自以无教养和爱吵架的作风著称的汉诺威王朝,并且继承了她的家族的特点:顽固、不忍耐。但她非常有主见。阿尔伯特却是集美德、才学与自律为一身的楷模,与他的父亲科堡公爵及哥哥欧内斯特完全相反。他很聪明,并在语言、文化、哲学、音乐以及所有其他作为一个理想的王子应该学的方面受过极好的教育。但初次见面女王对亲王并没有留下什么大的印象,二人之间只有一些礼节性的书信来往,三年中从未有过再次召见。直到她和亚历山大二世恋爱失败,她才为了国家利益选择阿尔伯特成为丈夫。开始,这是一桩始于政治目的的婚姻,绝非出于真爱。

但维多利亚女王是颜控啊,他们诚然没有一见钟情,不过后来维多利亚再遇亲王,她写道:

“(阿尔伯特)真是太帅了。他的头发颜色和我的一样。他的眼睛又大又蓝。他还有漂亮的鼻子和嘴唇、牙齿。但他脸上的最有魅力的地方是他的表情,超级可爱。”

她去信感谢自己的舅舅——比利时国王利奥波特一世:

“感谢您为我未来的幸福所付出的一切,我的幸福就在于亲爱的阿尔伯特……他安排每一件事都会让我觉得开心。”

还有新婚时维多利亚兴奋的语调:

“当戒指戴上时我感到非常开心,而且这是我亲爱的阿尔伯特为我戴上的。”

“我最亲爱的阿尔伯特坐在我旁边的脚凳上,他过分的爱给我像是在天堂一样的感受,还有我从没想过的幸福!他把我紧紧抱在他的臂弯里,在他的胸前。被他温柔地呼唤着我的名字,我从没听过别人这样叫我——这真让我欣喜若狂!”

“太阳破晓的时候(我们没睡很长),我看到那张英俊的脸庞睡在我身旁,这感觉真是难以言喻!”

当初她看上初恋亚历山大二世就是因为他长得英俊迷人。而面对没有感情基础又要与之结婚的对象阿尔伯特亲王,女王只是因为人家也很英俊就马上喜欢上了。她那满溢着少女情怀的日记,让人觉得女王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况且他们结婚时,她也才21岁。

在他们婚姻之初,阿尔伯特的确是处于被动地位,但他与维多利亚慢慢磨合,争取到了自己在王室的一席之地。维多利亚并没有反对阿尔伯特进入政界,况且他那么出色、能力很强,在政治上给予自己很大的帮助,巩固了她的王权。尤其是在阿尔伯特主持万国博览会成功召开之后,维多利亚告诉他的舅舅阿尔伯特是一个完美的丈夫。他们在相处中日久生情,维多利亚为阿尔伯特生下了九个孩子。他们在互相包容和扶持中走过了很多年,直到阿尔伯特42岁染病身亡。

维多利亚女王全家福

维版秀恩爱法典2:互相赠送各种爱情纪念品,不怕花钱

我们所熟知的赠送礼物这一习惯,它的形式其实也是源自于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他们在每个结婚纪念日,生日和圣诞节都赠送并期待礼物,一般都是艺术作品。 (女王和她的丈夫都是造诣深厚的艺术家兼伟大的收藏家。除了画作和雕塑,这对夫妻还委托珠宝商制作爱情的纪念品,并帮助提振了珠宝行业。)他们喜欢通过赠送“秘密”礼物来给对方惊喜,比如那幅德国艺术家弗朗茨·温特(1805年至1873年)所画的那幅年轻的维多利亚的画像。在画像中维多利亚卷曲的长发披散在裸露的香肩上,散发出令人惊讶的性感。这幅画是女王委托制作的,在1843年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24岁的丈夫。在阿尔伯特过世的十年之后,女王在自己的日记中将这幅画深情地描述为“我亲爱的阿尔伯特最喜爱的画作”。

阿尔伯特说,这幅由德国艺术家温特创作的画作是他最喜爱的对妻子的“描述”

维版秀恩爱法典3:共同欣赏一批艺术家,尽量在艺术品位上贴合

虽然维多利亚经常青睐那些来自于她母亲和丈夫的家乡——德国——的艺术家们,其中最有名的是温德尔哈尔特,但他们也会委托英国艺术家绘制油画。在1841年圣诞节,女王委托埃德文·兰西尔(Edwin Landseer)给阿尔伯特亲王画了一幅他最喜欢的猎犬——依奥斯的画像。从那时起兰西尔被雇定期给皇家宠物画画像。女王也喜欢由拉斐尔前派转向画社会名流肖像的画家约翰·艾佛雷特·米莱(1829-1896年),他为女王赏识的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绘制的肖像在迪斯雷利去世时被下令用花环装饰以表哀悼。在19世纪50年代,当年轻的弗雷德里,罗德·雷顿 (Lord Leighton)勋爵的第一幅作品被女王购买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职业生涯得到了保障。名作Cimabue’s Celebrated Madonna是雷顿住在罗马时画的,并于1855年在皇家艺术学院展出。维多利亚在她的日记中指出,“阿尔伯特完全被它迷住了,以至于他让我把它买了下来”。

在维多利亚统治时期,女性在公共场合裸露出脚踝都会被认为是骇人听闻的。但女王却喜欢在家中摆放各种躶体雕塑和描绘着仙女躶体嬉戏的画作。画家威廉·爱德华·弗罗斯特(William Edward Frost)就以绘画躶体而著称,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购买过几幅他的画作。坐落在怀特岛的奥斯伯尼宫是这个王室家庭的一所官邸。维多利亚女王委托苏格兰画家威廉·戴斯(William Dyce)在那里绘制了壁画Neptune Resigning to Britannia the Empire of the Sea。据戴斯记载,这幅壁画上包含了大量男女裸体的场景让阿尔伯特亲王感到十分震惊。在1857年的生日,阿尔伯特得到了一件性感的用金银和珐琅制作的《戈黛娃夫人》(Lady Godiva)雕塑。这件雕塑由法国雕塑家皮埃尔-埃米尔·简内斯特(Pierre-Emile Jeannest)创作。阿尔伯特曾在1851年的万国工业博览会(Great Exhibition)上赞赏过他的作品。

威廉·戴斯的壁画 Neptune Resigning to Britannia the Empire of the Sea

维版秀恩爱法典4:一起拍照哦

维多利亚女王还接受了最新的艺术媒介:摄影。她是第一位几乎用照片记录下整个统治时期的英国君主。早在1842年,她和阿尔伯特就开始收集照片,并且促成“照相技术”被收录在1851年的万国工业博览会,促使摄影艺术变得更加主流。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让摄影师拍照,而且这种新时尚也促使了摄影行业在整个英国蓬勃发展。

在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所接受的许多艺术形式中,摄影在她早期的统治时期开始变得流行起来

维版秀恩爱法典5:一起做点艺术资助,高端大气上档次

在社会福利基金存在之前的时代,富人照顾穷人的责任是英国等级系统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相似地,富有的艺术爱好者也明白通过定期赞助的方式支持艺术家、作家和工匠的必须性。成为一位独具慧眼的赞助人是富有的年轻人所受教育中的基本部分。这个等级系统依赖于贵族受过良好的艺术教育,并愿意通过资助艺术家的方式来炫耀自己的才识。因此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经常资助艺术家,购买他们的作品,例如付给父女雕塑家约翰·弗朗西斯(John Francis)和玛丽·桑尼克罗夫特(Mary Thornycroft)年薪,而不是按件计酬。约翰·弗兰西斯被聘为阿尔伯特亲王的雕塑导师,而且在这对王室夫妇寻求为自己的孩子创作雕像的雕塑家时,他还推荐了自己的女儿。玛丽·桑尼克罗夫特为王室工作多年,并担任了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的女儿——路易斯公主的老师(路易斯公主后来成为了专业的雕塑家)。

像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亲王这样的艺术收藏家绝对是英国艺术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对艺术的热爱促进了英国文化的变革。在那个被死板的阶级制度所束缚的世界里——一个全新的社会阶级——“创意阶级”曾活跃在整个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时期。到了19世纪最后的25年,成功的艺术家、作家、工匠和演员都已被视为一个新的精英阶层。

总之,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亲王在共同秀恩爱的道路上,不但秀出了历史上的永恒,更促进了旅游、艺术等多个产业发展,这样,这份皇室真爱才能够被今天的我们知晓啊。

本文由咖啡何编辑/改写。mylittlegrowup对本文亦有很大帮助。日记部分图片由一休爸爸提供。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eyj@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