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在这个1月,凤凰艺术的编辑“一休爸爸”将借着“中英文化交流年闭幕艺术庆典”的东风远赴英伦,带领大家“别样看英伦”。今日便是赴英日记的第六发,这日记是这样子的结构,我们每日先随着一休爸爸在英伦转悠,然后再聊聊与英国相关的一个话题。今天我们聊的话题是——大卫·鲍伊。

17 Jan,2016

工作24小时之后,只睡两个小时便再也睡不着。随便走走看看,国家肖像馆,一个不大不小正合适的美术馆,据说特别好,可惜没时间进去。

没能进入的国家肖像馆。

吃点东西吧,草莓啤酒,特别好喝!

好吃好吃真好吃。

英国街边橱窗中的中国猴子。

大卫·鲍伊的潜在影响力

这次赴英之际,有两位英国有巨大影响力的人去世了,一位是“斯内普教授”,另一位便是大卫·鲍伊(David Bowie)。他曾经完成了无数经典专辑。他创造了《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也可创造了《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他可以是瘦白公爵(Thin White Duke),也可以是面容苍白的小丑。而在这些引人注目的外表背后,同样有着很多音乐带来的广泛而有深度的影响力。

《天外来客》(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1976)

在鲍伊的新专辑《Blackstar》中,他与萨克斯管吹奏手唐尼·麦卡斯林(Donny McCaslin)领衔的爵士四重奏合作,而麦卡斯林乐队早已在号称音乐人第二故乡的纽约火了好些年。麦卡斯林乐队赋予了该专辑一种阴郁的开放式氛围。这对于一位69岁的艺术家而言是一部大胆的尝试,但他做的很好。他长久以来一直向众多相对不知名的艺术家借鉴创新,同时在风马牛不相及的各流派之间建立了联系。

在鲍伊引人注目的外表背后总会有一种音乐的深度。

鲍伊的音乐生涯并不只属于自己与听众,还有这众多没有受到更多重视,或者被低估影响力的乐队。

在整个70年代,鲍伊用他的名声将其爱好置于聚光灯下。他热爱的地下丝绒乐队(Velvet Underground))就出现在专辑《I’m Waiting for the Man》的封面上,并在卢·里德(Lou Reed)独奏的突破作品《Transformer》中所着重强调。之后他又迷上了另一个挚爱却不幸的the Stooges乐队主唱伊基·波普(Iggy Pop),并创造了两张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专辑,分别是《The Idiot》和《Lust for Life》。

鲍伊在迷上了另一个挚爱却不幸的the Stooges乐队主唱伊基·波普(Iggy Pop),创造了两张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专辑,分别是《The Idiot》和《 Lust for Life》。

鲍伊同时也迷恋那个时代另一位来自新泽西的年轻作曲家,名叫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斯普林斯汀的首张专辑《Greetings from Asbury Park》虽然销量不佳,但是鲍伊喜欢里面那些富有想象力的故事。他完成了其中两首歌曲《Growin’ Up》和《It’s Hard to be a Saint in the City》,他甚至还邀请斯普林斯汀参与第二首歌的录制,尽管其于次年才问世。

鲍伊用他的名声将其癖好置于聚光灯下

鲍伊在范德鲁斯被熟知之前,就给予他事业上的建议。

鲍伊的"plastic soul"篇章见证了他与一位年轻的歌手和词曲作家路瑟·范德鲁斯(Luther Vandross)的并肩合作。范德鲁斯成为了鲍伊音乐制作的关键一环,他同时也深受鲍伊给予他职业建议的影响。范德鲁斯曾在一次旅途中表示:“鲍伊让我每晚去和乐队合唱五首原创歌曲,每晚持续45分钟。我对他说‘听着,伙计,如果你想杀了我,就用氰化物,但不要再送我去那里。’而鲍伊说‘嘿,我给你一个机会来让你认清自己。他们的反应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你自己所在做的事情’”。

一些年过去了,范德鲁斯也凭着自己的本事成了一位明星。

鲍伊的朋友圈

70年代末,鲍伊迅速完成了他著名的柏林三部曲专辑:《Low》、《'Heroes'》、《Lodger》,在这期间他与新朋友前洛克希乐团布莱恩·伊诺(Brian Eno)合作并对一些看似风格迥异的音乐进行糅合。他们和音乐制作人托尼·威斯康蒂(Tony Visconti)一道合成了欧式迪斯科电子音乐,如唐娜·桑默(Donna Summer)/乔吉奥·莫罗德尔(Giorgio Moroder)的打击乐《I Feel Love》、德国艺术摇滚Kraftwerk和Harmonia,以及激进的朋克音乐。

在70年代末,,鲍伊将德国y艺术摇滚编入自己的音乐,并进行表演。

1979,鲍伊邀请前卫歌手和表演艺术家克劳斯·诺米(Klaus Nomi)和乔伊·阿里亚斯(Joey Arias)参加他在周六夜现场的演出,其中道具包括嘴里叼着一个电视屏幕的粉红色玩具贵宾狗。有赖于与鲍伊保持联系,诺米得以在1983年去世前作为一名唱片艺术家继续其短暂的职业生涯。

相比回顾往事,不断前进要有趣的多。

——大卫·鲍伊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鲍伊还与众多名人一同录制专辑,比如尼罗·罗杰斯(Nile Rodgers)、米克·贾格尔(Mick Jagger)、皇后乐队甚至还包括平·克劳斯贝(Bing Crosby)。但是在主流商业流行方向外,他还在继续探索新的可能。他在电子艺术家获得主流成就之前即开始与Moby乐队进行合作,他将土耳其擅长多种乐器的音乐家Erdal Kizilcay、爵士乐小号手莱斯特·鲍伊(Lester Bowie)、鼓‘n’低音开创者戈尔迪(Goldie)、吉他手阿德里安·贝鲁(Adrian Belew)及里夫斯·加贝尔(Reeves Gabrels)带入他的领域。

鲍伊的更主流的合作对象包括Mick Jagger、Queen与Bing Crosby。

70年代鲍伊可以通过举办大型户外巡演轻松保持流行热度及丰厚回报,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他都将好奇心融入事业中。这也就是为什么《Blackstar》的大胆尝试不能被称为一个惊喜。正如鲍伊在90年代早期进行其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精选专辑’巡演时表示:“我对自己的改变非常自信。相比回顾往事,不断前进要有趣的多。这就是我为什么需要变换花招”。

附:本文由咖啡何编辑,日记部分图片由一休爸爸提供。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eyj@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