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独家报道

近日,沸沸扬扬的“基弗事件”趋向平缓,艺术圈内众说纷纭,其中不乏深刻而理性的观点和声音。就此,“凤凰艺术”已相继推出了数篇观点文章,如昨日发表的旅德艺术家蓝镜的文章——“也说说收藏家的利益”,作者从艺术的长远利益和本国文化的国际地位之争的显明角度,来探讨和分析艺术市场乃至“收藏家的利益”。今天,蓝镜将从另一个维度探究基弗事件:“基弗事件在德国的反响为什么和在中国有所不同?”,笔者将对比中德两国舆论对于此事的不同反应,进而从两个国家不同的法律、文化差异等角度分析造成这一差异现象的原因,为“基弗事件”提供了又一视角和观点。

“凤凰艺术”秉着客观呈现事实与多元观点的态度,有意愿在此为这些探讨提供一个交流平台,希望能有各类观点的积极参与。

基弗事件在德国的反响为什么和在中国有所不同?

001.pic

▲ 基弗肖像投影

基弗事件在德国的反响为什么和在中国有所不同?

由基弗展引起的风波, 在国内艺术圈内可以用“沸腾”一词形容,但是好几天过去了, 德国的艺术界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响, 我自己圈内的朋友也只是在私下里议论议论,有觉得不平的,也有不太以为然的,有的说基弗老先生的反应也许是有一点过激了, 跨国界的艺术交流,产生运营方式上的巨大差异并不奇怪。有的说,美术馆,策展人,收藏家,艺术家之间的关系怎么协调, 这是我们都讨论到牙疼了的问题,不同的观点大概有150个,无法一一列举。有人说,川普那么不按规矩出牌的人都当美国总统了,整个世界游戏规则都有可能要变,这对艺术界的游戏规则肯定也会产生影响。

“基弗事件”在德国

在德国,能掀起巨大丑闻风波的事件大都涉及到了法律,大家最感兴趣的是律师怎么说, 当事人怎么说,法官怎么说,如果一个事件没达到法律干涉的程度,就不会有一群人拥上来用道德的石头自行裁决, 因为如果没有法律参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瞎嚷嚷在德国人看来即不好玩也没有意义。

3.pic_hd

▲  德国艺术家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1945-)

德国的法律比较年轻,所以条款的设计大都吻合当代文明的人文精神,一个法律纠纷出现以后,明白人用人基本的人文精神就能对结果判断出个八九不离十,律师和法官之间的辩论也都基本吻合大部分人的逻辑推理系统, 所以大家都喜欢参与讨论法律事件,因为这是检验一个人人文精神境界的好机会, 还能借此学到一些自己以前不知道的知识。

“基弗事件”在中国

这个反应和国内正好相反,大家一窝蜂都去用道德评判,这也不奇怪, 没有能有效执行的法律,是非好歹就只能用道德来说事了。

55.pic_hd

▲ “基弗在中国”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门前的展览海报

昨天看见一个叫“小日撕蛋”的人写的文章《中央美院的杀人事件》,通篇破口大骂,感觉这个人已经牢牢地占据了高地, 所以一时间把自己当成了武松,做起了痛杀西门庆的爽事。他一张口就把央美判了个杀人越货罪, 最后还号召艺术家和画廊团结起来封杀央美和清华。

中国中小学的历史书上, 老是在表扬农民起义,小日撕蛋可能是受到此类教育实在太深所以一时拔不出来,但奇怪的是他一会又开始力捧世界一流画廊对艺术市场的权威操控, 和他刚刚号召的平民起义精神有点矛盾,写这篇文章的人情绪过于高涨, 想让人反驳都不太容易配合好调门。

623.pic_hd

▲ “基弗在中国”开幕式现场

纵观全文, 还有一个中心思想是:艺术家只要还活着就一定要尊重,顶级的艺术家要给顶级的尊重,二级的艺术家要给二级的尊重,三级的艺术家要给三级的尊重。这个原则比较麻烦, 估计得把中国评职称的制度出口到国际上,把艺术家们都一一评个级别, 以便让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士能够正确地找到自己的位置。这么做的另一个麻烦是:谁来当评委?评委的评判标准怎么定? 多长时间重新评估一次?......

老天, 多少人逃离了中国, 就是因为没法忍受这个职称制度?你还想让它走向国际?

现在开始好好说话。我不赞成这个观点的论据可以用栗宪庭老前辈的一句话做引头:

成功的艺术家不在我的视野之内。

我非常欣赏这句出话。我从这句话中读出了我自己理解的几层含义:

1.艺术家的伟大在于他的作品而不是他本人,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极有可能只是在一定阶段里能做出最优秀的作品。

2.用艺术家的一切去替代作品本身不仅不好,甚至还是危险的。

3.艺术作品比艺术家本人更重要, 因为它们的影响更恒久。

4.伟大的艺术家和成功的艺术家是两个概念, 以此引申出来的意义是:伟大的艺术作品是神圣的,但是成功的商业操作不是神圣的。

5.艺术作品可以是神圣的,但是艺术家本人不是神圣的,尤其还活着的艺术家。

栗宪庭的德高望重之处就在于,他不被某个艺术家而迷惑,他只为作品迷倒,只为艺术本身奉献。中国最需要的就是这种评论家,用自己的没被大艺术家光环晃坏的眼睛去发现艺术。

234.pic

▲ “基弗在中国”展览现场

说一句可能让很多艺术界人士都觉得大逆不道的话:在这个世界上, 没有哪个人是神,有人自己装成神很不好, 别人非把他捧成神也同样不好,无论多么伟大的艺术家都有可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经历江郎才尽的时刻。 千万注意,我说这句话不是冲着基弗说的, 而是冲着所有艺术家说的,当艺术家在活着的时候就被捧为圣灵,对艺术整体的发展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们有可能会居于金字塔的顶层,压制和阻碍新生艺术力量的伸展。

7.pic

▲ “基弗在中国”展览现场

国际上很多伟大的艺术家都是在年青的时候就爆发出巨大的才艺,几十年前的艺术体制结构和今天有一点不同, 年青的艺术家比今天更有出头的机会,他们在年老的时候聚集了艺术史上从未有过的财富和权力,这些财富和权力是他们应得的, 但同时也极有可能会演变成一种阻碍艺术发展的反动力量。从这个角度上讲, 死去的艺术家应该比活着的艺术家得到更多的尊重,因为死去的人基本上不会演变成反动力量。

000.pic

▲  德国艺术家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1945-)

西方的艺术评论家不太情愿至高无上地去捧一个活着的艺术家, 这和他们骨子里反对独裁和专断有关,他们不愿意赋予一个活着的人, 不管是什么人, 以至高无上的权力。而那些热衷于反对和质疑权威的人,也大都把矛头指向活着的人而不是死去的人。博伊斯近年遭遇到诸多质疑,有一些质疑对于活着的艺术家来说有可能是致命的, 但博伊斯还依旧保留着艺术史上神圣的地位, 这和他比较年青就已经去世的事实不无关系。博伊斯终生反对权威,假如他晚年也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不容质疑的权威,对他的本人的声望肯定是有影响的,但幸运的是他没有。死后成了权威, 那是别人的事和他无关。

总结一下,德国艺术界之所以对基弗事件反响不像想象的一样大,一是因为目前尚未有没有法律的参与,二是因为大家对待权威人或机构的态度比较能容忍多元化, 还有一个可能是, 中国在他们眼里是个怪事不断的国家,又出了点怪事,被宽容地理解成文化差异的正常现象了。

关于作者:蓝镜,旅德艺术家,曾任职于博伊斯最大的收藏馆德国莫伊朗德美术馆。

展览信息

20.pic_hd

▲ 展览海报

“基弗在中国”(巡展北京站)

开幕时间:2016年11月19日(周六) 下午15:00

展览时间:2016年11月19日—2017年1月8日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三层A展厅和B展厅

总策展人: Prof. Dr. Beate Reifenscheid(德)

联合策展人:鲁晓波、王璜生、马跃、顾丞峰

助理策展人:陈媛

学术指导:中央美术学院

德方主办机构:德国贝尔艺术中心

中方主办机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清华美术学院、艺铭东方文化传媒、百家湖国际文化投资集团

支持机构:

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中国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学院、湖北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

(凤凰艺术 独家报道 撰文/蓝镜 责编/林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