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未完成的作品,紧张的预算还有未知性很高的女权主义朋克合唱团歌唱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作品,ICA工作室的一周一展览项目让艺术家达到极限。工作室的策展人汤姆·麦肯锡,马来尼·曼肖特,伊娃·罗斯柴尔德和狄波拉·考芙琳将告诉我们这一切是怎样做到的。

群声合唱团

狄波拉·考夫林(穿黑色跳伞服)是作家,艺术家和朋克女合唱团群声(Gaggle)的艺术总监和制作人和歌手兼活动家夏洛特·邱吉(Charlotte Church)

ICA工作室的fig-2项目将在三天内结束,该项目在今年每周推出一个新的艺术展览。成为2015年英国艺术界一部分的感觉是如何?怎样在短短的几周内策划出一场成功的展览?四位艺术家将讲述他们在这个项目中收获的欢笑和泪水。

狄波拉·考芙琳(Deborah Coughlin)的自述

群声合唱团 (2)

fig-2项目中群声合唱团在第九周的表演

我在2009年成立了群声女子朋克合唱团。自从那个时候,我们和越轨唱片公司(Transgressive Records)签署了协议,并在英国《新音乐快递》(简称NME)杂志中名列最具创作性的50个新星乐队(The Future 50)之一。我们的合唱团重新改编了歌剧《辉煌与黑暗》(The Brilliant and the Dark),该歌剧最初由女人学社(Women’s Institute)在1969年演出。此外我们还制作了一app,摆了小摊,我们也进军戏剧,广播电台和表演艺术。

我多年来一直想表演历史上伟大女性的演讲。许多妇女今天都不知道在历史上伟大的女性做了许多出色的演讲,如果你听听那些百年以前的演讲,其中的内容正是当代妇女讨论的问题。

我把许多我喜欢的文章放在一起: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一间自己的房间》,英国著名女权家玛莉·渥斯顿克雷福特(Mary Wollstonecraft)的《为女权辩护》和美国当代女权主义家贝尔·胡克斯(Bell Hooks)的两篇文章,一篇是讨论为什么碧昂斯不是一个女权主义,另一篇是关于和美国女演员拉弗恩·考克斯的谈话,里面讲了为什么两人都觉得女性不需要“安全空间”。

我们用带动图和小猫图片的PPT来再现这些文章。在沃尔夫的《一间自己的房间》中,她讲述的是抹杀自我,这让我想起《消失的女孩》中女主逆转的场景(剧中女主艾米呼吁那些假装享受某些事来获得男性认同的女性站起来),所以我们在PPT中也提到了《消失的女孩》。在一个露天的夜晚,伴着群声合唱团的歌声,艺术家如夏洛特·邱吉和保罗·夫杰克( Paula Varjack)朗诵伍尔夫等的文章,这些文章都在现代化的PPT中展出。

群声合唱团 (3)

在粉色的灯光下,群声合唱团的鼓手萨拉·莱恩·肖恩(Sara Leigh Shaw)在投影屏幕前演奏,投影屏幕上显示的是女权主义者贝尔·胡克斯的话,这是fig-2项目第9周的表演。

我也邀请了苏珊·琼斯博士(Susan Jones)教我怎样可以写出一份出色的演讲稿,苏珊·琼斯博士为政治家撰写演讲稿。我把学到的东西部分做成海报,让参观者学习怎样写出自己的演讲稿。

每次来看表演的人都非常多,要排长长的队伍。我们表演的人数有20多个人,那些不能进来的观众就通过防火门看我们的表演。

但是fig-2这个项目太棒了,你就是这整场艺术秀的一部分。CIA工作室充满动力;每个周天他们都必须结束旧的展览,举行新的展览。我14年前就来到了伦敦,因为我觉得伦敦是个24小时的不眠城,而fig-2项目让伦敦更加充满活力。

汤姆·麦卡锡自述

群声合唱团 (4)

 2015年汤姆·麦卡锡的艺术装置《沙亭岛》( Satin Island)中的“前沿咨询公司”

我的展览正好和我最新的小说《沙亭岛》同时展出,小说的背景是在一家关于人类学,电影和科学的前沿咨询公司。我把书中的场景还原到画廊中,让虚构的空间成为现实。

在英国国家歌剧院效力的劳拉·霍普金斯(Laura Hopkins)帮助我完成了该艺术装置。这其间我们还担心自己的健康状况和安全。

过了几周,我们用PPT进行了一次智囊团会议,一位人类学家,一位文学评论家和一位广告大师之间进行一次头脑风暴。我没有写具体的剧本,所以我不知道在哪里举行,但这是一个实践我书中核心观点的绝好机会,还可以看看这样的智囊团会议会带来什么。观众们也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

群声合唱团 (5)

《沙亭岛》由U述说,他是一位人类学家,沉迷于接触到的无数信息非常。

许许多多广告上的点子都是从文学和艺术中偷来的,反之亦然。这三人组成的专家小组分享了对映射,领土和帝国的看法-谁是“原住民”,他们是来自世界另一边还是只是消费者?怎样通过文字和品牌来传达意义。

我喜欢策展人费托斯·乌斯坦克(Fatos·Ustek)对fig-2的观点,该项目不是展出物品,而是让艺术家在不知道情况下上台表演。这就是把艺术当做是研究。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个项目长期资金不足-项目充满激情但预算很少。这个国家亦是如此:艺术家自己掏腰包来创作他们的艺术品,特别是你最后创作的作品还不能卖给盛世长城广告公司或者是大款们。

马来尼·曼肖特自述

群声合唱团 (6)

马来尼·曼肖特( Melanie Manchot)在fig-2项目中第37周的视频装置艺术

我拍同一个人拍了7年,所以我的展览时长七天也非常有趣。

但我能举办展览也挺险的,因为我当时还没完成我同意展出的作品。我甚至没有冲出底片。我一完成,这个作品就被展出了。我感到非常新奇,也刺激到了极点。但是我认为这就是这个项目的精神。

我拍摄的人是我的女儿,从她11岁到18,每个月拍一分钟,这与我早期的作品很类似,最初我拍摄我裸体的母亲拍了五年。

后来我想拍摄一个年轻女孩从青春期到年满18岁的过程。年轻的女人要面对很多压力,来得到世界对她们性别和性享受的认可。当我在7年前开始拍摄这个项目的时候,她的自我展现意识还不是很明显。一开始,她偶尔在家庭照中露个脸。但是最后,她也开始展现自我,所以你可以看到她对照相机态度的根本转变。

对人们的反响我感到满意;观众们觉得我的作品非常感人。fig-2项目非常激动人心,因为在过去几年中观众市场在艺术界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这让fig-2这个项目更加让人感同身受,它强调了实验性并让人们能深刻感受到艺术背后的思想。

混沌宇宙“( Block Universe)”项目的伊娃·罗斯柴尔德( Eva Rothschild)和乔·莫兰(Joe Moran)

群声合唱团 (7)

伊娃·罗斯柴尔德和乔·莫兰2015的作品《骗局》(setup)

乔和我一直想合作一段时间。我对创作艺术品的实体感到兴趣-我的雕塑中都是未完成的作品。

我们只有八周的时间,但是我喜欢这种对时间紧迫的恐惧感。这种感觉让我们很释放。

我们的表演是乔的一段舞蹈加上我的雕塑作品。我的雕塑中有许多涂成黑色,红色,紫色和绿色的架子,这些架子都很牢固,所以舞蹈者可以在上面起舞。也有泡沫块,可供人们坐在上面,地板上铺满了黑色的塑料碎块。

乔的舞蹈名为《卓越》(Singular)。有两个舞蹈演员进行表演。这个舞蹈不是两位舞者动作一样-他们是一体的。这个舞蹈编排了三天;剧院的门一打开,舞者就已经在表演了,所以看到舞者的同时也必然看到我的雕塑作品,反之也一样。我们有两对舞者,精心安排了时间表,所以两对舞者有同时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刻。

我们还播放此前制作的短片。我的短片名为《男孩和雕塑》(Boys and Sculpture),里面有一群小男孩去参观我的作品,他们欣赏我的作品,触摸我的作品,最终改变了我的作品-有些人认为是破坏了我的作品。乔的短片是关于两个女人在争吵;感觉这两个女人好像从山上一起一刻不停地滚下来。虽然我的短片是关于小男孩的,他的是关于女人的,但是这两者都是在和这个世界做抗争。

fig-2项目鼓励艺术家挖掘他们此前不曾关注过的东西。这个团队非常专注,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连续50周保持旺盛的精力,这常人可做不到。

(尚智编译)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eyj@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