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如果说3个月前在上海的发布会上,4位策展人对“城市原点”的主旨解释让人颇有些在概念中绕弯的不明就里,12月4日,站在历经十个月改造完成的深圳原蛇口大成面粉厂外,眼见巨大斑驳的筒仓表面被炫目的灯光秀所点亮,才开始对这场关乎城市的展览有了真切的感受。

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开幕现场灯光秀。图片来源: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组委会。

2015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开幕,伴随着开幕周超过20场专业论坛与讲座,以及接下来三个月展期中190多场密集的相关活动,一场关乎城市化的实验,正在这里发酵。

延续了从上届开始由中外建筑师/艺术家搭档策展的传统,本届深双的四位主策展人分别来自四个大洲:评论家、策展人Aaron Betsky、同为城市智库(UTT)负责人、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建筑与城市设计系主任Alfredo Brillembourg与 Hubert Klumpner以及香港中文大学建筑学院兼任副教授、南沙原创主持建筑师刘珩。

关于主题“城市原点”(re-living),策展人Aaron一再强调,对于城市,我们已经建造得足够多了。“现在需要做的是更好地利用已有的东西,重新想象生活。”这一观点曾一度遭到质疑:当学者们提出建造已经过多的时候,事实上还有更多的人认为远远不够,那么平衡点该落于何处?又有谁决定呢?对此Aaron回答澎湃新闻记者,“我认为整件事不在于告诉人们如何行动,我们无法提供解决方案,本届双年展旨在尽可能地鼓励人们打开眼界,去看看我们能对现在所处的建筑做些什么。” 

本届双年展策展团队:Aaron Betsky、Alfredo Brillembourg、刘珩与 Hubert Klumpner。  图片来源: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组委会。

发现利用城市的已有之物

本次展览共分五大板块,在运用新技术的同时结合工艺。从策略性城市化到拼贴建筑,从对珠三角的方案到以互联网改变社区的方式,试图为深圳和其他城市的发展描绘一幅也许并不光鲜亮丽,却更具集体意识、更加宜居的图景。

社交城市:一楼展厅入口处是一片互动式区域,参观者可以随意拿起摆放在白色长方体结构层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会出现诸如“你喜欢陌生人吗?”、“你住在城市、乡村还是荒野?”共计67个关于城市愿望的问题,在回答完全部问题后,程序会据此生成一幅根据你的“愿望”而产生的虚拟城市想象,并将数据集合供之后的研究。这一板块的策展人,荷兰设计品牌Droog创始人Renny Ramakers认为21世纪的城市是一种网络,我们正处在后人口统计的时代,这一现实对人们生活居住方式以及对城市环境的期望有巨大影响,也因而会对城市面貌有永久性改变。因此在此次双年展中,他的团队通过独特手段将数据映射、公民参与与研究设计方案结合在一起,基于真实和虚拟的城市居民生活体验,为城市设计提供一种更加灵活的策略。

社交城市——分享你的城市愿望。  本文其他未注明图片由澎湃新闻记者陈诗悦拍摄。

3D 拼贴城市:Aaron Besky策展的这一板块高度诠释了他对于主题的理解。他要求不同艺术家、建筑师和设计师从深圳当地收集材料和图像,创造一个小尺度的场景来表达他们优化本地空间的可能性。观者可以看到设计师用蚕丝悬挂起的150个养着鲤鱼的玻璃鱼缸,做成一个具有雕塑感、浸入式的场景“共生村”,用来模拟河流利用鱼粪积肥再作用于农作物种植土地施肥的生态共生系统;也可以转动巨大墙体上1000多个一模一样的八音盒装置组,倾听这个毫无美感的流水线拼接产物产生的美妙和声。出乎意料却又似曾相识,就是这一板块所要呈现的。

共生村。

激进城市化:由城市智库负责人Alfredo Brillembourg与 Hubert Klumpner共同策展的这一板块将目光聚焦“非典型性”的城市化——巴勒斯坦加沙、南非、埃及开罗等等,在这些城市中为了追求社会和环境公正、多元化和平等而创造出的另类房屋、交通、生产和娱乐模式。Manuel Herz建筑师事务所的西撒哈拉国家馆展现了在阿尔及利亚西南边境的难民营生活了40多年萨拉威人,他们是如何设计出一套用于应付短暂和极艰条件下独特的城市和建筑工具。由建筑师、艺术家、影片制作人、律师等组成的法证建筑小组则呈现了一组触目惊心的照片和视屏,展示了他们是如何利用现场和社交媒体收集来的图片还原2014年8月1日发生在加沙南面城市拉法那场军事行动的时空关系。Alfredo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说医生、律师都有其伦理和道德规范,那建筑师呢?”

观众在参观激进城市化的项目。

珠江三角洲 2.0:经历过去三十年快速城市化开发的珠三角地区,有其独特之处,但在全球化影响下,也有一些和世界其他城市共同面对的问题。刘珩所策展的这个版块,可以说是最接地气——关注本地,却也“不接地”——指向未来的。她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19组建筑师或研究团队,针对土地、空间、环境、人口爆炸等问题对珠江三角洲的未来进行探讨。其中有三组团队将目光瞄准番禺这座城市,以对四种典型乡村发展模式,增强人们对主要城市中心外围进行空间和社交实验的意识,开创不同的发展模式,避免过多局限于高密度城市化。刘珩说,“PRD2.0本身就是持续的流程,我们不断的创建和重建,我们必须要批判地来看我们的研究以及从设计到实践之间的转换。”

装置“授权于民”。 图片来源: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组委会。

创客展会:本届深双特设创客展会,由分策展人Benjamin Ward策划,展示了在一个数字化的时代传达对美、可持续、对文化和手工技能的保护,也展现了新生创客们和新的城市建设者们一样也正采用日益民主开放的设计、生产和通讯方式,机敏地回应新千年的愿望和需求。

除主会场之外,本届的展览还包含: 国家(地区)邀请展、外围展、企业特别展、公共教育活动(双年展学堂),并新增分展场。不过有意思的是,在龙岗地区增设的分展场却没有得到主策展人的承认,Aaron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龙岗那里紧邻着客家围屋旁有一个新的开发区,我们希望找到一种方式让新的开发地汲取客家民居的智慧与素材,使之融为一体。不过开发商似乎打定主意要把那里建成一个围屋的迪斯尼乐园,这和我们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

Jimenez Lai的装置作品“迷失与寻回”。 图片来源: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组委会。

十年双年展与一座城市

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UABB),以城市和城市化为主题,自2005年起已经举办六届,被称为“最建筑”的首届深双,其策展人张永和曾说过,最初开始在深圳做双年展,因为这里有特殊性,它不可能记录两年里发生了什么,而是真实地跟踪它的发展,尽量贴近实践和现实,有一种参与感。

十年过去,深双已然成为深圳城市中难以忽略的全城活动和规划方案中的智囊,纵观历届主题,从“城市开门”、“城市再生”、“城市动员”、“城市创造”到“城市边缘”,再到今年的“城市原点”,也不难看出十年来国内外对于城市研究的侧重点转变。

如果说第一、第二届深双,张永和与马清运分别以学院和激进的方式奠定了深双探讨建筑与城市关联的基础,第三届艺术家欧宁的掌舵则让深双第一次从建筑专业领域跳出来,在他看来,城市不仅是一个空间概念,也是社会聚落的概念也是自此开始,城市/建筑双年展开始逐渐向城市倾斜。

建筑师袁锋的作品“风塔之城”,探讨数字技术和机器人建造在城市建设中的应用。

到本届双年展中可以明显感觉到,都市文化调研、社会群落研究、图像学研究取代了传统建筑展览中用图纸和模型呈现的建筑项目,Aaron Besky是这样理解这个问题的,“从本质上来说它们都是建筑学,都是关于人们如何在城市中生活的。建筑不只是关于房子,当今的建筑学更多关注我们能如何重新想象、让城市重生。”

伴随着这一趋势的另一个变化是展览本身的通俗化,实践案例分析、图像展示、互动式体验拉近了和原本被隔离在专业壁垒外却和城市息息相关的普通市民之间的距离。这一变化很难说已经达到了令人乐观的程度,几位专业记者在开幕周时感叹,这已经是他们所见最为“有趣”的城市/建筑双年展了,但记者询问了几位慕名前来的当地市民,却仍然觉得大段的学术性文字和一些没有翻译的英语描述成为他们的观展障碍,仅仅在同自身经历密切相关的研究比如城中村前才找到亲切感。

经改造的蛇口大成面粉厂筒仓。

诚然,城市和建筑本身作为一个领域,很难以大众的方式展示呈现,但如欧宁期待的深双的着眼点,就是让双年展塑造深圳市民的城市认同感,这方面还是有许多可以做的。他认为,双年展作为一种智慧工作的结果,实质上没有给普通市民带来太多影响。

再看展场变化,从华侨城、市民广场到改造后的工业厂房,每一次深双都一定程度上伴随着真实的市空间的激活,这也让它不仅仅只是一个展览。今年的策展人刘珩除了担当珠江三角洲2.0的策展人外,另一重重要的身份就是展场大成面粉厂的改造设计师。最早成立于1980年的大成面粉厂在1990年被台湾的大成食品集团接收,成立大成食品(蛇口)公司,开始生产推广各种烘焙专用高级面粉,创出我国面粉行业的名牌——外销的“大成”牌和内销的“铁人”牌行销香港和珠三角地区。2010年,大成面粉厂随着蛇口的产业升级转型而结束运营。

尽管与北京、西安等城市相比,三十年的厂房实在枉论“老建筑”,但如何将这些光景不再但残存的建筑充分利用起来,却正是深圳面临的问题。根据深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许崇光给出的信息,2013年深双展场的原玻璃厂,在太子湾改造中计划全部拆除,却因为上一届展览得到全部保留,不仅激活了整片蛇口开发区,还引进了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入驻蛇口设计博物馆,形成合作伙伴。今年的展场在规划中会有一段市政路穿过,所以计划是部分拆除,但他也希望通过展览进行公开讨论,再做慎重决定。

不过,诚如马清运所担忧的那样,深圳既是高度规划的城市,也是具有自发修改内在力的城市,双年展究竟是应该扮演规划力量的代言人,还是城市自我修正的代言人呢?这也是深双十年,对自身定位需要思考的问题。

经改造的大成面粉厂作为今年深双的主展场。 图片来源: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组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