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原标题:范迪安:以崭新面貌,开创中国美术新局面

▲  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召开大会现场

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于2018年12月24日上午在北京会议中心胜利闭幕。会议于23日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理事会和以范迪安为主席的主席团等领导机构。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李屹出席闭幕式。

▲  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李屹出席闭幕式

▲  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理事会和以范迪安为主席的主席团等领导机构

▲  闭幕式由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里主持

会上宣布了新当选的中国美协第九届主席、副主席名单,决定任命马锋辉为中国美协第九届秘书长,推举靳尚谊、冯远为中国美协第九届名誉主席,聘请王明旨、王明明、韦尔申、尼玛泽仁(藏族)、刘文西、刘勃舒、许钦松、杨力舟、肖峰、吴长江、林墉、罗中立、施大畏、秦征、黄永玉(土家族)、黄格胜(壮族)、常沙娜(女,满族)、詹建俊(满族)、潘公凯等19名同志为中国美协第九届顾问。

▲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

在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上,刚刚就任的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发表致辞,表示这次大会是在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贯彻落实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精神,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进一步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面胜利的新形势下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美术事业和美协工作的重视和关怀,体现了对广大美术家和美术工作者的厚爱和期望,为我们形成共识、开好大会作出重要指导,激励我们凝心聚力、迈向中国美术事业发展新的征程:

“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美术事业迎来无限广阔的发展前景和有利于广大美术家、美术工作者施展才华的历史性机遇。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思想为我们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我们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坚持‘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提高‘双创’意识,珍惜和把握好时代提供的机遇与条件,把习近平文艺思想贯穿落实在美术创作与理论研究,服务社会和人民,美术组织建设各个方面,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不辜负党中央对广大美术家和美术工作者的信任与嘱托,不辜负人民对美术文化新的需求与期待,以崭新的精神面貌努力开创新时代中国美术事业发展的新局面。”

▲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在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上发表致辞

范迪安在闭幕式上表示,中国美术源远流长,传统深厚。历史提示我们:只有反映时代发展、彰显时代精神的作品才产生根本的社会作用,也具有永恒的价值。我们要紧紧把握“中国新时代”这个总主题,更加自觉地融入时代、表现时代,以浓墨重彩的丹青华章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描绘时代风云,塑造时代典型,弘扬时代精神,把新时代中国美术事业的格局做得更大,把新时代中国美术的力量发挥的更强,按照习总书记的要求,“以大美之艺绘传世之作”,创作出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优秀作品,攀登时代的艺术高峰。

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文艺需要人民,人民需要文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脚踏人民生活的热土,深入现实生活的现场,用心、用情、用力表现生活的丰富多彩,为人民抒写、抒怀、抒情,提高中国美术的思想性含量,展现中国美术的人民性特色,提升中国美术的艺术性水平。在经历了现代中西方文化碰撞之后和面对中外文化新的交流交融情境,我们更加意识到,中国美术只有植根中国大地,传承中国文化基因,聚焦生机蓬勃的社会现实,描绘人民群众的奋斗追求,才能在主题、观念、内涵、形式语言和价值阐述上形成国际文化对话,讲好新时代的中国故事,为世界美术发展作出有文化影响力的贡献。

我们要努力弘扬中国美术家“爱国为民,崇德尚艺”的优良传统,做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中国美协主席团成员和全体理事要身为表率,团结广大美术家和美术工作者坚守初心,坚定理想,淡泊名利,求真务实,自觉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坚决抵制和反对低俗、庸俗、媚俗,沉下心来研究美术学问,树立高尚境界,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为自身留清名。

范迪安的其人故事

2005年12月,范迪安出任中国美术馆馆长之时,即被看好。范迪安作为美术史论家,因策划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等,被认为是中国艺术界具有国际话语权的最活跃者之一。当时就连言辞一向苛刻的陈丹青说:“范迪安出任中国美术馆馆长,我非常高兴,我了解他,他是一个非常有文化远见的人,有好奇心,很少有偏见,适合做馆长。”

范迪安擅长油画,也喜欢书法,但他更为厉害的是美术评论。他擅长从美术史进程中分析和阐述艺术家的思想观念与风格语言,聚焦艺术家在实践上的探索创新,评价重要艺术现象和作品的社会文化意义,并发表了诸多重要美术观点。同时,他也是知名策展人,并深谙美术馆经营,利用各类展览和美术馆,传播艺术文化,普及美学教育。

▲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

在艺术教育方面,参与创建全国美术学院第一个艺术管理专业,率先开设和主讲《艺术博物馆学》。 在中国美术馆馆长任上近九年,范迪安致力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以提升国家美术馆的公共化服务水平和专业化建设为目标,按照艺术博物馆的应有标准大胆改革,谋求完善功能,形成对全国美术馆的引领。他在上任不久就提出“以公众为中心”的办馆理念,从社会文化需求角度形成美术馆的业务提升规划,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策划、收藏与研究、公共教育、社会传播、国际交流各方面制定新的业务准则。

他提出“学术立馆”的要求,改变被动接办展览为主动策划展览,一方面加强馆藏作品研究,推出一系列馆藏作品专题陈列和展览,一方面关注当代美术发展,组织策划类型丰富和有主题的当代美术展览。他重视美术馆收藏,提出美术馆要展示“看得见的美术史”,以充实完善20世纪中国美术序列为目标,加大收藏力度,借助“国家美术捐赠收藏”项目的支持,积极争取老艺术家及亲属的捐赠,扩大常规收藏,为国家艺术宝库增添了大量美术精品。他高度重视美术馆公共教育,认为“美术馆是社会美育的终身课堂”,建立了学术讲座、志愿者导览等制度,曾举办“十万大学生走进中国美术馆”、“我在中国美术馆画画儿”等活动,使美术馆有了“亲民”形象,观众量大为提高,社会影响力不断扩大,美术馆成为社会美育的大课堂。

▲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野外写生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范迪安一直奔波于全世界各国的文化界,积极推动中国当代艺术运动与国际艺术交流。担任中国美术馆馆长一职之后,他策略性地将这一方式和资源带入美术馆,使得原本以展示经典艺术为主的国家级美术馆逐渐承担起当代艺术传播和普及功能,让当代艺术从地下半地下状态走入官方和大众面前。

2008年,借北京奥运的大好时机,范迪安在中国美术馆开展一系列大型的中外艺术展,包括与德累斯顿美术馆合作的“灵动的风景:穿越德意志艺术时空”;“格哈德·里希特艺术展”等等,都成为年度大展中的亮点;另外为著名当代艺术家举办的个展,如“马诺罗·瓦尔代斯艺术展”、“园林乌托邦——展望艺术展”开拓了美术馆与画廊机构合作的范例;同时,范迪安积极地将最新的艺术形式通过展览介绍给大众,比如“合成时代:媒体中国2008”国际新媒体艺术展的开幕(虽然展览质量评价褒贬不一,但毕竟在美术馆举行的此类展览尚属首例)。而“我想要相信——蔡国强个展”的举办,无疑在奥运期间为美术馆树立良好的口碑和国际形象。

2008年,中国美术馆继续坚持举办美术馆学术讲座,让公众了解美术发展的特征。范迪安还带领中国美术馆将国内外展览在全国各地轮回展出,以在普通群众普及艺术。在他的努力下,2008年年末,政府相关部门已经批准了中国美术馆新馆的建设申请,在“鸟巢”附近建立一个全新的中国美术馆,从而将鸟巢周边逐步发展成为一个21世纪新的文化中心。范迪安的这些行动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被认为是迄今最好地将中国当代艺术介绍给普通群众的馆长。

▲  北方秋天的田野  150X320CM  2014年

▲  冬日太行  80×110cm 2013年

▲  凡尔赛夕照 50×60cm 2014年

▲  京郊冬雪 80×65cm 2014年

范迪安是中国美术界的资深策展人之一。在“策展人”这一职业和身份在中国萌发之时。他就以美术评论的视角进入美术发生的“现场”,开始展览策划的实践。在策展的生涯中,他坚持中国文化的主体立场,弘扬优秀的美术传统,注重展览的主题思想,提高展览的展示水平,在策划的展览中反映了中国美术发展的主旋律,也观照多种风格样式的艺术探索。

他策划的《水墨本色》、《从延安走来》、《走向西部》、《“工”在当代:中国工笔画大展》、《向祖国汇报:新中国美术60年》、《文明的回响》等大型展览,将美术馆藏品与当代美术新作相结合,激活了美术馆藏品资源,展现了当代美术新的趋势。在国际艺术交流上,范迪安以展览策划为方式,积极引进国际优秀艺术,大力推动中国美术“走出去”。他坚持通过主渠道走向主平台,使中国美术参与国际重要艺术展览,展现中国美术的蓬勃生机和文化形象。

▲  闽西早春 80×100cm 2014年

▲  阳春-100X80CM-2014年

▲  《平潭大福湾》200x120cm 2018

他曾策划在柏林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馆举办的《生活在此时:中国当代艺术展》、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的《中国怎么样?中国当代 艺术展》、在德累斯顿国家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中国水墨艺术展》、在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举办的《新境界:中国当代艺术展》、在德国卡塞尔举办的《大道之行:中国当代艺术展》、在比利时皇家美术馆举办的《再序兰亭:中国书法大展》、在美国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举办的《中国当代艺术展》、在德国鲁尔区8个博物馆举办的《中国8》等大型展览。

他曾担任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上海双年展策展人,在中法文化年、中意文化年等活动中担任总策展人。在引进国际项目上,他参与策划和组织的有《美国艺术300年》、《俄罗斯艺术300年》、《德国8》等展览。在国际艺术交流中,他坚持中国艺术的“正面出场”,并通过参加学术论坛与研讨会,让世界了解和认识中国当代美术在反映时代变迁和语言探索上的文化新貌。

▲ 范迪安在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启动日上致辞

在中央美术学院迎接百年校庆的“百年辉煌”规划中,他主持策划了徐悲鸿、董希文、罗工柳等名家大师的系列展览,梳理和呈现了央美优秀的传统。他推动招生考试改革和教学改革、学科建设,注重巩固优势学科,拓展实验艺术、艺术管理、艺术品修复等新兴专业。央美通过建立研究生院、举办“毕业季”等举措,一方面加强高端人才培养,一方面使教学成果服务社会。在国际艺术交流上,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第34届世界艺术史大会”、“国际美术教育大会”、“相约丝绸之路”、“EAST科技艺术季”等活动扩大了国际学术影响。中央美院的美术学、设计学两个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建设轨道,成为百年学府迈向新征程的标志。

范迪安积极拉近美术馆与院校之间的互动,“美术院校在一定程度上也承担着美术馆的收藏、展示、研究等功能。美术馆常年举办展览,校园的各个公共空间也有极高的展览使用率,各类学术讲座更是常年不断,美术学院在无形中已经与美术馆融为一体。”他也推动科学与艺术的结合,在央美举办的“EAST-科技艺术季”、“未·未来”全球教育计划,被喻为是“中国高等艺术教育在科技与艺术融合创新发展方向上的一个新的起点”。由于范迪安的调整和布局,精英艺术与公共文化,艺术创作与文化传播在中央美术学院得以交映。

▲ 三十二古长城 ,200cm X 300cm,2017

▲ 杀虎口古长城,150cm X 200cm,2017

▲ 杀虎口古长城,200cm X 300cm,2017

在回到央美之前,范迪安曾有过一次“出走”——2005年4月至2014年9月期间担任中国美术馆馆长。当年徐悲鸿留学德国,曾看到许多画廊的名作“廉于原价二十倍”,于是他便四处奔波,“谋四万金,而成一美术馆”,希望将流失海外的中国作品及优秀的外国作品带回给国人,可惜最后没有成功。走访国内外各色各样的美术馆时,范迪安同样感受到了艺术与公众的距离,他任馆长期间,积极响应”三馆”免费开放政策,推进中国美术馆文化惠民的免费开放,让公众与经典真正有了可以随时沟通的便利。免费开放的第一天,美术馆参观人数超过五千人,三个月便积累了50万人次的参观量, 可以说是一个历史性数据,当年的总参观人次甚至破了百万大关。

“美术馆应该成为人们终生的‘审美课堂’,要加强的是‘学校美育’和‘社会美育’的互动。”范迪安任馆长时期,美术馆形成了一系列展览品牌,包括油画、中国画提名展,书法邀请展,新媒体艺术展等各具时代特色的展览。他将以往以艺术家为中心转向以公众美学教育为重心,这也改变了传统认知下所谓的“精英教育”,范迪安认为:“不管是学艺术还是其他的专业学问,自己的出身并不重要,世界上许多的艺术大师也并非含着金汤匙出生,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宽阔的视野胸怀和笃守隽拔的艺术品质。”

▲  闵海潮 油画 120X80cm 2017

▲  贡利山 油画 100x160cm 2015

▲  黄河紫烟 油画160X400cm 2017

如今,同时兼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策展人、艺术评论家等身份的范迪安,为当代美术撰史、为国家艺术代言、为中国文化在全球范围内传播与推广是他主要的工作,而他作为一名油画家的身份似乎鲜有人知——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之前,范迪安是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科班出身。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也常常利用节假日到各地进行油画写生。在范迪安眼里,有着人文历史积淀的风景,充满生机的自然,都值得用油画展现。

从学习油画到从事艺术批评,从展览策划到艺术机构管理,从中国艺术研究到国际艺术对话,范迪安在不同的场合通常展现出不同的“角色”形象,但他都能够应付自如。近年来,范迪安带领着学院团队重新建立校史馆,同时策划了“历史的温度——中央美术学院与中国具像油画”、“文明的回响”之“穿越敦煌”、“中华匠作”、“时代肖像”三部曲等大型展览及徐悲鸿、董希文、罗工柳、王临乙、王合内、冯法祀、文金扬、韦其美、王逊、张凭、宗其香、李桦、伍必端等美院名家名师的个展和研讨会……校史馆中,范迪安指着玻璃窗内的文献说:“这可是我们自己真正的精神财富啊!”身为院长更作为校友,范迪安眼神中难掩激动与自豪。

▲  范迪安书法作品

▲  范迪安书法作品

▲  范迪安书法作品

▲  范迪安书法作品

▲  范迪安书法作品

▲  范迪安书法作品

▲  范迪安书法作品

对于如何看待美术与美术馆,范迪安认为:“美术”一词是现代文化产物,“美术馆”一词则来源于希腊文“Mouseion”,准确说是“美术博物馆”,属于博物馆的一种。英文的“Art Museum”一词,翻译成中文就是“艺术博物馆”或“美术馆”。我国的博物馆和美术馆事业是伴随着20世纪现代美术的发展而诞生的,建于1925年故宫博物院,整理陈列古代文物就包括美术品,最早的美术馆则是1936年8月在南京建成的“国立美术陈列馆”,翌年4月便在这里举行了声势颇大的“第二次全国美展”,但在本质上这所“国立美术陈列馆”尚算不是上美术馆,只能称为展览馆。

早在1913年,任职于教育部的鲁迅就起草了一份《拟播布美术意见书》,明确提出建立美术馆和美术展览会的计划。他说:“美术馆当就政府所在地,立中央美术馆……所列物品,为中国旧时国有之美术品。”1917年,蔡元培发表《以美育代宗教说》,1922年发表《美育实施方法》,都提出要建立美术馆,把人类的精神财富公之于众。1932年林风眠发表《美术馆之功用》,大声疾呼建立美术馆,并且满怀憧憬地畅想:“如果在中国的各大都市都有着好的美术馆,使那些以各种目的来到中国的人们毫不费力地看到了我们数千年文化的结晶,毫不费力地看到了我们的历史的表现,谁不相信对于我国的荣誉是有绝大帮助的?”

徐悲鸿先生在留学欧洲期间立志在国内设立美术馆,他认为“国家唯一奖励美术之道,乃在设立美术馆。”央美美术馆的徐悲鸿大展刚刚闭展,从整理徐悲鸿先生的过往资料中我们了解到,当时他看到德国许多画廊的名作非常便宜,“廉于原价二十倍”,便四处奔波,“谋四万金,而成一美术馆”,可惜最后没有成功。

但从另一方面说,美术院校在一定程度上也承担着美术馆的收藏、展示、研究等功能。20世纪初所成立的一批具有现代形态的美术院校。既是经典艺术作品的创造天地,培养艺术人才的教育园林,更是传播现代美术思想、介绍西方艺术、整理传统艺术的思想重镇。林风眠在担任央美前身国立北京艺专校长之时,曾发起“艺术大会”,举办大规模的展览,可以说是把学府校园当做美术馆向社会开放的最初实践。

今天的央美同样继承贯彻着美育先贤们的文化宏愿,一方面致力创作,使艺术常新;一方面致力宣传,使社会了解艺术的创造。美术馆常年举办展览,校园的各个公共空间也有极高的展览使用率,各类学术讲座更是常年不断,美术学院在无形中已经与美术馆融为一体,在角色和职能上可谓相互叠映的。范迪安此次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将对中国当代艺术生态的发展和变化带来重要的影响。

关于范迪安

▲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

范迪安,男,汉族,1955年9月生于福建,1973年参加工作,197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史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文学硕士。现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席,全国政协委员。

履历:

1969—1973年 福建省浦城县第一中学学生

1973—1977年 福建省浦城县余乐大队知青

1977—1980年 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学生

1980—1985年 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教师

1985—1988年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中国美术史专业硕士研究生

1988—1993年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师

1988—1992年 中央美术学院团委书记、学生处副处长

1992—1993年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访问学者

1993—1994年 中央美术学院研究部负责人

1994—1998年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助理

1998—2005年 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

2005—2014年 中国美术馆馆长、党委副书记

2014—2015年 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委员、院长

2015—2017年 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常委、院长

2017年— 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

640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