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近日,“守望原乡-2018广安田野双年展”发布会在四川省广安市武胜县的朝门民国风情大院举办。此次双年展以“守望原乡“为主题,试图以当代田野艺术样本的国际化建构方式,邀请国内、国际艺术家参与公共艺术创作与展示,实现一种以当代艺术的创新意识引领中国乡村建设、乡村转型的文化实践。展览将于2018年12月16日正式拉开帷幕,届时国内外四十余位知名艺术家将携其作品参加。

1

▲ 发布会现场合影

2018年8月3日,祖祖辈辈生活在广安市武胜县的村民们突然发现了一个新奇的事情,在这个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小村庄里瞬间出现了一大批艺术家们前来考察、体验当地生活,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天外来客”的精神生活世界似乎与祖祖辈辈的背朝黄土面朝天的这种乡土气息的生活相去甚远,村民们也从来未想过自己某一天竟然也可以与国际化前卫的当代艺术双年展所接触,虽然有些不适应这些外来的人文文化,但也还是好奇的睁大了双眼准备一探究竟。

2

▲ 考察行程中

大家一边以新奇的眼光去探究这些“外来宾客”,同时也以既热情又原汁原味的方式——“坝坝宴”招待了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宾客们,“守望原乡-2018广安田野双年展”发布会就这样在四川省广安市武胜县朝门民国风情大院拉开序幕。

世界上每一个双年展都会伴随着一个策展团队的不同梦想,而此次广安田野双年展则是基于总策展人一山的乡村情怀所开展,作为从政界跨界做艺术的总策展人一山来说艺术化乡村的选题是他一直非常想尝试的一个主题:

“我从从政经验来讲,当过知青也当过兵,下过乡扛过枪,还当过两个县、三个市、四个省级的领导,对我来说和农民的感情是非常深的。其实我以前也和别人专门做过一次艺术化乡村的选题,都是原自骨子里对农民的情义。

而且这次双年展和当地村民的关系对我来说好像有点儿阳春白雪跟下里巴人包办婚姻的感觉,在地性、参与度、现场感都是我比较注重的点。我还在想虽然找志愿者来参与也可以,但如果有农民的参与才显得更有意义,这同时也体现了我所说的参与性。

另外国家提倡的”振兴乡村“是指五个振兴,其中文化振兴是我个人最重视的。文化振兴我想一方面是它自身的文化振兴,我们农村的文化需要振兴,那我们就从源头抓起,从原野,原乡开始,它本身包含农耕文化、乡土文化、院落文化等很多丰富的原生态文化内容。如果艺术家的创作能够从这些文化生态中挖掘出线索,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当代性的转化,我们的”守望原乡——广安田野双年展“就起了一定的孵化作用。不是停留在过去的简单复古的那种文化,而是开启了新的乡村文化内容,并跟随着我们的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协调一致统一发展。

当然,我们的艺术形式到底怎样跟农民跟当地文化生态进行对接,还有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我们现在只是万里长征中走了第一步,但是这一步走出来也是很值得的。”

3

4

5

6

7

▲ 现场景色图

如今,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速与发展,西方成熟的双年展体制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中国本土兴起风潮,艺术双年展的形式层出不穷。从世界三大艺术展(威尼斯双年展、德国卡塞尔文献展、巴西圣保罗双年展)直至用艺术节复活乡村最成功的典例——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都成为中国本土双年展所借鉴的模范。正是如此,中国本土艺术双年展也逐渐向“乡村”、“古镇”、“原生态”等靠拢。而这些非城市化的双年展作为一种代表着当代艺术探索前沿的开放展览结构,中国本土特色双年展的安家落户似乎也面临着众多挑战。

8

9

▲ 威尼斯双年展 中国馆现场图

10

▲ 巴西圣保罗双年展现场

目前,不仅是在中国,国际上双年展的数量基数也十分庞大,人们大多以参展艺术家和艺术作品的数量、质量以及艺术家的声望来评判一个双年展的质量,但如何走出这种封闭式观念并重新考虑双年展的意义与艺术家及其作品的体验上是需要首先考虑的。双年展似乎已经成为周期性展览的代名词,每年层出不穷的双年展、三年展和其他系列年展经常会受到大量关注,比如每两年举办的威尼斯双年展、每五年举办的卡塞尔文献展。即便如此,也并非所有双年展都会享有同样的国际地位。它们有着不同的形式和规模——一些双年展由国家承办,而另一些则由地方政府负责,同时也有一些则主要由美术馆等学术机构组织、企业或是个人发起的。而展览的地点更是有所不同,美术馆空间、展厅或是流动公共空间等,这其中也包括旅游景区、古镇等地。

11

▲ 艺术双年展从1895年到2018年4月的数量变化 图片来源:雅昌艺术网

12

13

▲ 德国卡塞尔文献展现场

因此,将这些不同展览连结在一起的并非是双年展这个名字本身,而是活动组织所遵循的形式原则和结构,这些包括国际范围、规模、周期性、资金链及策展团队等。每个双年展急切的标新立异之举现在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双年展与世界上其它商业企业无异,它们都需要创造缺口市场(niche market),稳固特定的身份,并建立能使其立足于世界和艺术领域的名声和威望。

14

▲ 双年展在各大洲的分布(部分国家属于两大洲) 图片来源:雅昌艺术网

无论是对于举办城市或整个国家的文化战略来说,双年展不仅对所在地区、还包括地区周边环境都能形成类似全民艺术狂欢的盛宴,并同时影响着该地区的人文文化。对于策展人和艺术家而言,双年展则提供了一个理念实践的平台和训练场;而对于公众来说,双年展是拉近民众与艺术的沟通桥梁,人人都可以接受艺术的洗礼,使普通民众都可以成为艺术中的“一份子”;而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而言,双年展亦是开辟了新的发展道路和方向。

如今首届广安田野双年展参展的艺术家们已经开始驻地考察创作,今年年底将正式开幕,但是到底能不能持续举办下去也是此次展览中所有参与者所重视的问题。经久不衰的威尼斯双年展与持续了十八年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关键点:艺术展都带动了当地的旅游业发展,使之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对此艺术家刘建华也有自己的观点:

“越后妻有艺术节在当初建立的时候其实困难也挺大的,当地民众不理解,政府也都是处于观望状态,但策展人确实有很大的恒心,又拉了很多赞助,选的艺术家也都是非常好的。所以他在做第一届的时候,其实在媒介宣传方面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索性在日本推广的也比较成功,所以第一届的很多作品也都保留下来了,后来持续开展第二届、第三届,一直做到现在。日本当地政府如今给他们设立了专用资金,而当地民众对待每一次的大地艺术节也都像过节一样,像布馆、运输这些流程当地居民都是很热心地参与其中的。所以我觉得这类的艺术展对当地的文化、旅游、民生、经济等很多方面,其实是提高了很多的。”

事实上,对于武胜县度假旅游区作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来说,在这里举行双年展是占有极大优势的,通过在乡村设立艺术阵地,使更多的艺术资源可以向乡村转移,让村里的乡亲们也能体验享受不同于城市的人文艺术生活。同时又让文化战略去融合艺术的这种形式既可以带动当地的乡村旅游业发展,又对当地村民思想的解放和观念的更新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15

16

17

18

19

▲ 现场景色图

此次广安田野双年展的关键点要从原点、原乡抓起,而这其中的内涵则包含农耕文化、乡土文化、院落文化的结合。在这个迅速发展的新时代,如果将文化可以转化为新生产力、创意、乡村度假农业等从而促进各个方面的发展振兴,那么这个双年展也将会持久性的举办下去。艺术家孙原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表示比起其他方面自己更注重的是双年展的持续性:

“不要太在乎第一届会做成什么样,我们首先需要定一个小目标,先做十届,做十届已经需要二十年了,而参加第一届的那些艺术家可能也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换句话讲,如果艺术家都不在了,但是这个双年展却还存活着,那它一定是个非常厉害的双年展。所以第一届对我来说做成什么样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是否会持续做下去?是否有第二届、第三届?”

因此,双年展最大的问题并不是如何开始,而是如何持续下去。而随之涉及的持续性资金与地方资源的配合又是一个需要长期考虑的问题。艺术家宋冬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双年展,我觉得就像孙原说的一样,既然叫双年展,就持续性的两年一举办,但是我们在过去可能看到过多种类似展览,不管是年展还是双年展也好,只要加上首届两个字的,但是后面却看不见第二届,也看不见第三届,现如今很多年展也都只有首届,所以我觉得持续是非常重要的。”

近几年双年展的机制受到了学术圈和策展界的进一步反思和讨论,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国际策展人都在考虑双年展的出路到底在哪儿?各国各地的双年展各自的学术发展方向又是什么?在近几年内出现了很多特别的双年展,例如:印度的科钦双年展,宁夏的银川双年展,四川成都的安仁双年展,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等等,同时还有一些欧美发达地区的国际双年展,这些双年展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发展方向,它们不再把威尼斯双年展作为唯一的模板来研究模仿,而是发挥一些自身所拥有的优势,例如发展中国家的优势或是跨边界、民族等的特点来作为自己独特的主题和发展战略,这种新型融合创新获得了艺术圈和学术圈的讨论和关注,而这种情况也对广安田野双年展起了一个重要的指向作用,策展人顾振清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认为:

“广安田野双年展如若可以举办成含有学术含量、使命的中小型双年展的话,可能就有机会加入到大型双年展的角色中,同时也会给当代艺术的展览机制带来一些活力和可能性。若是这样,那么广安田野双年展就会年复一年的持续下去,甚至是可以像越后妻有一样延续十几年。

但其实越后妻有是有一个官方制度保障的,国家政府支持策展人北川先生去做这个事之后,有很多赞助机构也一如既往地支持他,包括那些雕塑落地以后,不会像是在中国的一些乡村所做的一些作品等,出现丢失、被农民偷了以后变卖的情况。所以我认为我们目前除了缺乏越后妻有所能够仰仗的一种制度优势之外,还缺乏的便是他们的社会秩序感,如果我们能拥有这些制度优势和社会秩序感的话,我们的展览也许会带有一种符号性,它是有很多象征的意义的,例如:我们知道了中国能够连接田野文化,并且能够鼓励更多艺术家去将眼光放在农村这种腹地来考量,继而考虑乡村和当代艺术的节点在哪里。”

据2015年第六届大地艺术节的统计,仅在51天里,就有超过50万人次参观到访,综合经济拉动超过50亿日元,为当地带来了巨大的经济价值和声誉回报。北川先生也因而获得了日本“艺术振兴乡村之父”的美誉。

第五届大地艺术节结束后,对大地艺术节除行政志愿外的执行委员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93.9%的委员认为大地艺术节对激活当地活力有积极效果。97.9%的委员认为大地艺术节应该继续举办。

20

▲  越后妻有当地景观

在对承担布展的村落进行的问卷调查,同样有89.8%的人们选择了继续举办,这一数字比上一届的调查增加了19.8个百分点。对直接能预想到经济效果的餐饮店、住宿业、加油站、便利店等行业进行的问卷调查现实,86.4%的相关业主表示大地艺术节期间销售额有所提升,95.7%的业主希望继续举办大地艺术节,这两项调查数据都比上一届有所增加。对此另一策展人冯博一则表示:

“我觉得艺术是一个长线,越后妻有如今做到此种程度,都已经18年了,其实它是一个慢慢积累的过程,如果说通过一个展览,或者说一次展览就能达到多大的改变,那其实挺难的。尤其是当代艺术在城市都很难被理解,那么在这样一个缺乏艺术观念基础的地方就更难了。也许当地村民都不知道艺术到底是什么,就更不用说是当代艺术了,所以这对我来说既是一个问题,又是一个挑战。”

艺术也许是世上最大的公益项目,它和物质性的公益活动最直接的区别便是它会直击人类的精神层面,一旦提升了精神追求,那么随之改变的便是观念问题。总策展人一山和策展团队以及参展艺术家们,他们是带着一种艺术理想和信念来广安武胜开展此次广安田野双年展的,在这个前提下,如果双年展成功举办,那么或许可以设想一下,未来广安市武胜县的村民们会不会人人端着一盏清茶或一杯高粱酒,漫步在田野间的小路上却又在畅谈分析着当代艺术和生活的关系呢?

展览信息

“守望原乡”——2018广安田野双年展

总策展人:一山

策展人:顾振清、冯博一  

联合策展人:Martina Köppel-Yang(德国)

执行策展: 谢蓉、张海涛、米诺

顾问:高名潞、贾方舟、郑胜天、清水敏男(日本)、Claus Mewes (德国)、Felicity Allen (英国)

参加此次实地考察的艺术家:冯峰、管怀宾、何工、焦兴涛、李波、李枪、刘建华、刘旭光、巴特尔佐力格Baatarzorig Batjargal(蒙古)、孙原、宋冬、王度(法)、王思顺、肖昱、杨千、杨牧石、杨心广、尹秀珍、张震宇(按姓氏拼音排序)

执行机构:艺琅国际  

开幕时间:2018年12月16日

展期:2018年12月16日-2019年5月10日

地点:中国广安 ∙ 武胜 

36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