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2018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在这一年,又有多家艺博会诞生,从艺术成都、艺览北京、北京当代到杭州国际水墨博览会。这种高频的艺博会,自2015年开始,就如雨后春笋般进入了上升期。那么,如果密集的博览会,是否会造成过度拥挤的市场饱和?

一开始很难想象,无论是作为画廊、艺术机构还是艺术媒体,你在一年之内有可能会收到多少场艺博会的邀请?如果我们把整个一年的时间好好梳理一下,整个年度之中,我们的日程似乎都排在这些艺博会密密麻麻的林立之间。

1

▲ 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2

▲ Art Central

3

▲ 艺术北京

3月:香港巴塞尔、Art Central、影像澳门;4月:艺术成都、艺术北京;5月:艺览北京、艺术厦门、艺术南京、杭州国际水墨博览会;8月:北京当代;9月:影像上海、艺术深圳;10月:Art Taipei;11月:Art 021、西岸艺博会;12月:香港水墨艺博会。以上还仅仅只是部分而已,2018年共计艺博会达到20多场,艺博会遍地开花,各家博览会的竞争力如何,画廊又该如何选择,成为人们所关注的焦点。

4

▲  ART021

5

▲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6

▲ 首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

资本是逐利的,是热钱涌入的动因。毫无疑问,中国艺术市场存在着资本洼地,它表明了一种市场潜力的可能性,这种潜力是具有经验主义特征的,而往往久经沙场的国际资本似乎更有嗅觉。当2013年香港巴塞尔入驻之际,国内艺博会便爆发式激增,而国内资本往往紧跟国际资本,上了艺术市场这张牌桌。在国际资本的动向逐渐明朗之时,Art 021和西岸艺博会、影像上海陆续登陆上海市场,抢占市场先机。这种动向立即抓住了更多国内资本的注意力,其他的一线和二线城市也在随后跟进了市场蛋糕的瓜分。

 

▲ 首届JINGART艺览北京完美收官

直到2017年,对艺术市场的进一步细分和深挖,是第二轮的资本逐利。提前一年,布局政治中心北京,成为资本进一步深挖的目标,它展现的是对市场的洗牌和重组。如果作为北京本土老牌的艺术北京正在近几年逐渐走出高端定位,而向大众领域倾斜,那么逐渐退出高端市场所留下的空白,则成为了艺览北京和北京当代所逐鹿中原的战场。而中国西南地区,艺术成都的崛起,也无疑是市场进一步细分和开荒的结果,是否还有新的荒地可以开垦?艺术成都无疑作出了大胆的尝试。

 

▲ JINGART艺览北京创始人之一应青蓝接受“凤凰艺术”采访

回过头来看北京市场,艺术北京、艺览北京、北京当代的三足鼎力。无论三者如何在口头上消弱彼此竞争的说辞,而三者之间的竞争性,在既定市场份额的争夺中将展露无疑。如何留住老藏家,吸引新藏家,如何留住老画廊,吸引新画廊。藏家的精力和资金是有限的,画廊与艺博会的选择是双向的。谁能把握住最优质的画廊和最优质的藏家群体,谁就是市场的胜利者。

近几年,一窝蜂一样诞生的艺博会,如何找准定位和寻找自身调性,以符合市场为基调,成为新入场玩家的战略基准。2018年诞生的艺览北京、北京当代及艺术成都都将参展画廊数目定在30左右,小而精细,成为新艺博会主要的布局方式,一方面有利于市场试水,一方面可以通过较小的结构迅速塑造调性,有利于品牌的形成和建立。

7

▲ 北京当代顾问代表上台祝酒,左起:主持人尤洋(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王音(艺术家)、赵趄(广东时代美术馆执行馆长)、林天苗(艺术家)、王光乐(艺术家)、田军(收藏家、设计师)、田霏宇(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孙冬冬(独立策展人、评论人)、张子康(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隋建国(艺术家)、王彦伶(798艺术区创始人)、鲍栋(北京当代艺术总监)、史焱(北京当代发起人)

8

▲ JINGART艺览北京团队

北京当代致力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推广,建立与中国密切相关的当代艺术画廊为核心的共同体,打造一个顶层平台。换句话来说,北京当代不仅仅将自身局限于艺博会的“大卖场”形式,更重要的是中国当代艺术价值话语体系的建立,以价值塑造带动市场。而艺览北京似乎更注重于市场本身,在画廊参展作品建议中,特别提到了一个时间概念是:二十一世纪之前。可以说,艺览北京延续了其上海 ART 021的商业视角模式,以消费者或藏家为主导。而老牌本土艺博会艺术北京则更加走向了多元化和大众化,让艺术走进大众生活,成为艺术北京对自身的定位。

9

▲ 香港水墨艺博会

10

▲ 杭州国际水墨博览会

在其他的领域中,如艺术成都,除打造本土品牌外,也更注重于将国际画廊及全国优质的画廊引入本地,可以说,作为一种市场开荒,首届艺术成都的表现是比较引人注意的,至少向全国秀出了其地域性藏家群体的市场潜力,为未来的发展展示了肌肉和动力。而杭州国际水墨博览会则对试图对水墨市场打开一扇新的大门,在水墨拍卖市场的逐渐升温的背景下,注重当代水墨艺术,兼济传统和经典水墨,不仅融合国内,也融合国际,以中国南方水墨之都的杭州作为在地性优势,塑造关于“水墨无极”的多元化水墨概念和品牌。

11

▲  2007-2017全球艺术市场成交额与成交量 Arts Economics(2018)   

可以说,在这一轮一轮的艺博会诞生的进程中,我们看到了艺博会基于自身的审视而不断发生变化,正是前者的历史成为后者的经验。新艺博会对各自的定位,预示着这些资本背后运作的智慧和对当下的诊断及未来的预言。毫无疑问,每一个新艺博会的诞生,都可能意味着对前行者经验总结之后的,对当下市场的判断和前瞻。

市场是否被充分表现出潜力,成为是否还有新玩家入场的前提,当然,市场分层的空隙,所形成的需求与供给的缺位,使得资本仍然对市场的重组和细分有着强烈的兴趣。总之,正如一句话所叙述的那样:当利润达到20%的时候,资本就活跃起来,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资本就开始铤而走险。

12

▲  2007-2017全球艺术市场份额构成 Arts Economics(2018)  

13

▲  2017年全球新设立与停业画廊数量统计 Arts Economics(2018)   

利润与风险是挂钩的。资本的兴奋,来源于当下已经发生过的利润盛宴,资本的入驻,来源于还未发生的,对未来具有想像性和推测性的利润期货。而每一场新艺博会的入驻,它的下注,开动引擎,都至少是对未来数年的利润的期望和预测。而这些收益并不简单仅仅只是画廊参展租金和赞助商费用收入,资源整合也是艺博会看重的一大无形资产收益。

拢合资源,作为艺术圈的具有平台性质的艺博会而言,画廊、藏家、艺术家乃至艺术行业整个链条上的各方各面,都会在这一平台上,随着艺博会的盛况,过一道火候。它展现出一种关于资源拢合器的概念,而这些资源最终的变现渠道,就不仅仅是艺博会热闹的那几天了。

14

▲ 2004-2017年中国拍卖市场上拍量、成交量和流拍率统计 Arts Economics(2018)with data from AMMA

中国的市场现象,不能简简单单用市场的分析方法来看待,实则上,中国的市场现象背后还隐藏着非市场因素。这些市场与非市场的因素结合下,通通在这强有力的资源粘合器上,发挥着重要的催化作用。香港巴塞尔画廊参展费动辄百万元,简直追上部分画廊自身一年的场地租金,而艺博会主办方的资金投入,也往往数量巨大,靠参展画廊和赞助商的费用往往亦难填沟壑,更何况初创艺博会对画廊的场地免费,仅艺术成都这样的露天搭建的艺博会,都花费700多万。这种现象与艺博会主办方取消公开销量统计数据形成了某种耐人寻味的对照。

15

▲ 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非理性繁荣》作者:罗伯特·J·希勒(Robert J. Shiller)

有一个理论叫做“有效市场假设”,认为在这个市场中,存在着大量理性的、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投资者,正是他们的存在,使得在任何时候,市场的价格都反映了已经发生的和尚未发生、但市场预期会发生的事情。而另一种理论在《非理性繁荣》中,为上面这条论断敲响了警钟,它表明了,在我们实际生活的现实中,市场中非理性的存在,使得市场价格并不一定准确反映了已经发生或预期尚未发生的事,它展现了关于市场危机的切实存在。

16

▲ 2018 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17

▲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18

▲  ART 021 上的基弗作品

19

▲  艺术北京展览现场

中国的艺博会是否已经过热?要回答这个问题确实太早了,市场的进一步重组和细分仍然还在进行之中,中国的艺术普及教育和中产阶级的消费潜力仍然具有大量的空间有待挖掘。应当注意的是,中国艺博会的现象并不能简单用市场来解释,正如资本的本性是逐利,在中国这片大地上,资本仍然嗅出了极具诱人的利益及资本洼地。不过,我们仍然可以知晓的是,无论各个艺博会的自我细分和定位看上去有多么差异性,但它们之间的目标市场仍然具有交集性。正如主张价值带领当代艺术市场的北京当代,未必不和以市场为主导的艺览北京,以及走向大众的艺术北京所部分重合?以水墨为主题的艺博会未必不和当代艺术为主题的艺博会有所交集?而以地域为划分的,在交通如此便利的情况下,未必不存在各个不同地域之间的相互竞争?国际艺博会,又何不尝是对画廊和藏家群体具有更强的磁力?

20

▲ 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现场,从左往右:特邀主持尤洋(UCCA副馆长、专栏作家、策展人),ArtChengdu创始人黄予,Art ChengduArt创始人黄在,ArtChengdu艺术总监石筝。

21

▲ “北京当代·艺术展2018”UCCA首发晚宴会场

22

▲ JINGART艺览北京,收藏家希克在现场

23

▲ 杭州国际水墨博览会,墨斋画廊展位

不过,资本最终能否在其循环的过程中成为良性,交易仍然是最重要且最根本的指标。只有交易,才能实现资本的流动的转移,而市场的活性,正是在这样的活跃的流动性上才得以产生。2018年可能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年份,国际贸易的形势,国内经济环境的变化,艺术品关税的降低,内需与投资的分水,社会政治面貌的微妙,公权力及司法的压力,这些种种因素,在艺博会如此一窝蜂四面开花的局面之下,市场环境及市场本身所带来的效应将在未来几年之内逐渐显现并慢慢清晰。

不过,无论怎样,危与机总是同时存在,时局变化总是风云变幻,而智慧者,总是可以在大风大浪之中安然自得,并化险为夷。无论怎样,艺博会所带来的,对公众的社会效应仍是存在的,艺术是心灵的灵药,它让人们沉思,让人们思考,让人们重新观看世界,重新审视生活,而它所带来的,对世界和生活得以革新的价值,是金钱所远远无法衡量的。

微信截图_20180527224417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