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原标题:凤凰艺术 | 钟飙:习画又四年,一张画就是与整体相连的灵魂

钟飙1968年生于中国重庆,1991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同年起任教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当代画家,艺术家。亦擅长哲学思辨及写作。

他一贯追求从人文的角度寻找不同时代事物之间的聚合规律,并以此作为方法论,用视觉的方式创造出这个时代不断变化的新的图象记忆。以独特的构图方式和切入当代艺术的视角著称。跟其他同时代的艺术家迥乎不同,他的平面创作在很早的时候就进入了多维景观的世界。钟飙近二十年的创作,经历了对社会观,历史观,到宇宙观的哲学进程。他的视点基本是跟他的时代一起前行的,但他的艺术,超出某个具体的时代和具体的精神源头。他追求的,不仅仅是终极的艺术,而是终极的认知和跟这种认知的深度和谐关系。

▲ 纸上丙烯 Acrylic on paper 2016

▲ 动的静物1号 Still Life in Motion No. 1 75x55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8

▲ 物演2号 Evolution No.2 45x60cm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2016

习画又四年

曾经在艺术潮流中冲浪的年龄,夜以继日不舍昼夜,每翻过一浪就获得临时的安全感,但前面总还有接踵而来的浪,无边无际没完没了……

到2014年,我这尊37亿个细胞簇拥的身体终于报警了!浪潮仍在汹涌,我的身心却静了下来,开始重新审视绘画这件事儿。

多年来喜欢追问终极的习惯把我带离了现实世界,笃定走下去的同时,无暇旁顾,都不了解这个时代的人们已经画成什么样子了?在网上搜出不少资料,好多我并不知道的艺术家画得太好了!好到怀疑自己浪得虚名,仿佛在扮演钟飙,因而担心总有一天会被识破真面目。从潮流高处跌入马里亚纳海沟,巨大的落差把我带到了另一个维度。

一直以来,我的绘画都是从旁观者的角度讲述浩瀚的时空故事,现在却发现,物理上的二维平面,并不仅仅是“用来”转述的载体,有灵魂的绘画主体本身就拥有平行宇宙的多维时空。换成大白话来说就是:我以前是用画来说事儿,现在发现画画本身就是个事儿,高潮转述永远无法与高潮体验相比,原来问题就出在这儿。

在绘画上,抽象是本质之象,代表事物背后的隐性关联;具象是物质之象,代表隐性关联所对应的显性事物;意象是意念之象,包含了人类潜意识深处共通的集体无意识,是主观介入。所以,抽象、具象、意象本质上是一个整体,作为主客观一体化的视觉世界,是分不开的。这三层视象构成的绘画肌体,是连接更大整体的灵魂接口。

每个当下,都是由所有的过去合力制造的,连接着宇宙全部的信息和它们的相互关系,但生命个体受到感知的局限,只能接收到极小的部分,这部分就叫现实。现实深处的那个浩瀚整体,才是我们无尽的来源和归宿,超越所处的时代。

我们说一张画有灵魂,就是通过与整体的连接,成为整体本身;如同一滴水汇入大海,这滴水就是海。要想把这些认知沉淀到血液里,转化为直觉和方法,是一次没有终点的旅程,有时候神离你很近,你想努力更近,结果远了。

这四年用画画来修行,迈过50岁,涛声如昔。——钟飙 2019.1.10 北京

▲ 物演4号 Evolution No.4 45x60cm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2016

▲ 与神对话 Conversation with God 200x150cm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2015

▲ 当下 The Present 150x12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5

▲ 救赎 Salvation 120x15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5

“宇宙把我们带到当下,所有的发生都相互关联,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如果能够建立起万物一体、古今一体的整体观或者信念,那么,我们收到的任何信息就具有了牵一发动全身的潜质。万古开今,经过显形。”——钟飙

从广义来说,当下此在的时空以外,全部是彼岸。我们是宇宙整体的一个极微局部,在整体中没有彼此的分别心,而彼岸意识恰恰是我们还没有融入整体的认知局限,把当下此在从宇宙整体中分离出来。整体是自足的,分离出来的当下此在是残缺的。彼岸太浩瀚,现实中没有的东西那里一定有,这就产生了希望。

▲ 能量狂欢 Energy Carnival 120x15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5

▲ 今夕何年 Tonight is the Night 75x100cm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2015

▲ 地久天长 To Eternity 200x28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5

▲ 西游记 Journey to the West 280x20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5

▲ 后海 Houhai Lake 150x12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5

只要我们还没有真正融入整体,认知局限分化出来的彼岸意识就不会停止追求,阴差阳错的大戏就会频频登场。所以恰恰是缺陷,在生动地成就圆满,就像我们每天都要饿,饿是一种残缺,当它等来了理想中的饱,饱便不再是愿望,但晚些时候饿还会再来。

▲ 天幕 Velarium 100x75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5

▲ 起飞 Take off 150x12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5

▲ 彼岸 Faramita 280x60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5

▲ 皇后的新装 The Empress' New Clothes 150x12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5

▲ 卢沟狮吼 Lion's Roar at the Lugou Bridge 80x8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5

钟飙的作品就像炙热的岩浆通过火山口喷发,形成新的地貌一样,情感和思想连接的大千世界通过画框的出口涌现,固化为艺术品。画框仅仅是出口而已,当出口不够时,钟飙寻找更多媒介的出口,海市蜃楼、致未来、幻真的宇宙这些集绘画、影像、装置于一体的个展,就是潜能由多个出口涌现的结果。

在作品《纸牌屋》《中国梦》中,那些动态、抽象、模糊的笔触代表了什么?在钟飙看来,它们不仅仅是建筑本身,而是历史发展长河中的临时造型,静态的建筑蕴含了全部发生在它们身上的故事,包括遗忘的部分。作品《中国梦》和《纸牌屋》里那些动态抽象模糊的笔触不仅是对现实的描绘,更是对幕后历史大势的视觉追溯。

▲ 春风得意 Bullish 100x75cm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2015

▲ 金牛座 Taurus 100x75cm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2015

▲ 轮回 Karma 150x 12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5

▲ 归去来兮 The Soul Homecoming 195x30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7

▲ 纸牌屋 House of Card 150x12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6

▲ 中国梦 Chinese Dream 150x12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6

在钟飙看来,每个当下,都是全部宇宙的临时结果。由此,他提出了一个概念:“万古开今”,我们被宇宙带到当下,全部的发生与我们相融,古今一体,甚至包括未来也在其中。每个个体都连接着所有历史和未来,如果能够深深置入这种感受,就融入了整体,不再有彼岸,而那个天人合一的整体就是灵魂。那些各色形象,都是整体的具体变现。

经过抽象语言的穿针引线,把那些看上去互不相干的具体形象有机连接,使得多维结构浑然一体。我们只能通过已知信息去探秘浩瀚的未知,就像我们看到树动而知有风,但风本身是无形的。

▲ 早安,新加坡!Good morning, Singapore! 180x13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8

▲ 然并卵 All in Vain 280x60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6

▲ 世界尽头 The End of the World 120x15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6

▲ 内向 Inner Strength 120x15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6

▲ 信念-80光年外的长征 Faith -80 light years away from the long march 100x75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6

对于超现实而言,钟飙认为现实深处浩瀚的普遍联系,被人们认知到的部分变成因果逻辑的常识,没有认知到的部分被称为潜移默化。所以,真正的创新是不断地把现实深处的秘密变成常识,把潜移默化的趋势变成波澜壮阔的潮流。在这样的艺术旅程中,个体生命自会与客观世界融为一体,从而与自由随行。这就是超现实精神。

而作品中的模糊和撕裂,钟飙认为我们面对的世界时时刻刻都在变化,而我们,只能生存在不断变化的平衡点上,永无宁日。即便进入梦乡,也是那一刻的平衡点所需。

▲ 天蝎座 Scorpio 200x15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7

▲ 黑桥时代 The Era of Heiqiao 200x15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7

▲ 仿佛 Simulacra 120x15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6

当艺术界还在趋势与潮流中挣扎的时候,始终有一些微波,揣着诗意的密码,不断把神曲带到人间,给出与未来律动的机会。正如世界经典《小王子》里所说:“重要的东西,眼睛是看不见的。”现实深处的潜移默化,一刻都没有停歇过,我们看到的全是闪现的表象。而真相只能无限接近,却不能真正抵达,魔幻和虚无,都是对真相不确定留下的试探痕迹,它们也是一种存在。

▲ 铁观音 Guanyin Bodhisattva 97x13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8

▲ 和光同尘 The Light of This Mortal Life 150x12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8

▲ 舍得 Give & Take 195x30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8

画画之余,他在工作室里自得其乐地搭建自己的“哲学小王国”。他自编了一本《钟飙词典》,“一件披着词典外衣的艺术作品”。辞典里收录了他的重要绘画作品 以及按照字母索引编排的词条,充满了艺术家对现实世界的各种古怪表意,诸如:“大信任”--包括对谎言的信任,因为谎言虽然违背了所陈述事件的真实性,但 却铺陈出相互关系的真实情况;“方向感”--有方向感的努力,展厅和倒退都是前进的一部分;“看不见当下”——即使再近,眼见为实的都是过去,我们永远看不见当下的景象。

▲ 无常 Impermanence 300x195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8

▲ 枉凝眉 Melancholy in Vain 130x97cm+75x55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7

▲ 龙场悟道 Wang Yangming Long Chang Enlightenment 250x25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7

▲ 武当山 Wudang Mountain 195x30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7

▲ 三合图 Three Zodiacs in One 195x30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8

而对钟飙来说,幸福是什么呢?对他而言,不管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快乐往往都来自有效性。打游戏总能过关,钓鱼屡屡上钩,写文章下笔有神,有效性带来快乐:

“关于幸福,记得有句谚语 :‘人生有两大悲剧:第一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第二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句谚语真正的悲剧是围绕‘得到’,而幸福,恰恰是付出和放下。找到了热爱并且可以为之不断付出的对象和方向,就可以超越那句谚语的宿命,放下亦然。因为得到而获取的快感转瞬即逝,由于付出和放下而达到的幸福境界却持久相伴。”

▲ 三合图—雍布拉康 Three Zodiacs in One:Yumbu Lhakhang 195x30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7

▲ 信息岛 Information Island 200x430cm 布面油画、丙烯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17

▲ 万古开今 The Past is the Cradle of the Present 97x130cm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18

关于艺术家

▲ 艺术家钟飙,摄影:高飞,图片来源:中画文化

钟飙,1968年11月11日生于中国重庆,1991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现为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重庆油画学会副会长。钟飙致力于透过现实深处的隐性关联,对历史和未来展开双向追问,并运用创造性的视觉语言,把现实世界的人生观与能量世界的宇宙观结合起来,在多维时空中建构现世的理想国。

640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