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李鹏2018-06-16 19:45

“交错着混乱的凄惨呻吟,被映射出极限状态的景象是人间堕落的崇拜,死亡与毁灭的臭味与精神的净化一起漂浮着。”就像日本评论者深泽庆太所评价的:

“奇特形状的机型与重叠交配、混杂着曾经缠绕的记忆,反复描绘出这些记忆,成了持续追求奇想的田名网先生的人生。两者之间的维系超越了时空,描绘出无数的轮回。”

1

▲ 艺术家田名网敬一(Keiichi Tanaami)Photo by Keizo Kioku ©Keiichi Tanaami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2018年6月15日,“田名网敬一作品展”在广州K11开幕。现年82岁的田名网敬一(Keiichi Tanaami)被誉为日本前卫艺术的先驱。自1950年代起,田名网敬一便活跃于纯艺术、平面设计、插画、电影等多个领域,且至今仍保持着强大的创作激情与艺术生命力。

田名网敬一的才能在学生时代已广为人知,在大学二年级(1958年)的时候,就已获得当时对设计师来说是最高奖项之一的“日宣美特选”奖。后来他到了纽约,田名网接触到美国式繁华文化下大胆前卫、色彩斑斓的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他感到这种崭新的艺术形式将衍生及设计领域。回国后,他便创作了以好莱坞女演员为原形的表现情、色、性、爱的系列作品,成为以日本人的眼光反映以纽约为代表的美国文化的重要作品。1975年,田名网接受邀请出任《PLAYBOY花花公子》(日本版)刊物的第一任艺术总监。

2

▲ 艺术家田名网敬一与策展人、K11 Art Foundation艺术总监刘秀仪,致谢艺术家及chi K11艺术空间

他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艺术创作,对波普艺术和前卫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其作品曾在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美国哈默美术馆、费城艺术博物馆、沃克艺术中心等世界著名艺术机构广泛展出并被收藏。

此次展览,将通过展示艺术家创作中对波普像景的视觉研究与表达,剖析纷繁奇幻的视觉之下艺术家内在的心事呓语,呈现艺术家通过艺术语言转化,对自身幻想与生命经验进行视觉重组的过程。艺术家将梦境、回忆、幻觉和童年经验融入流行文化图像,通过重复出现的图像元素衍生出多种风格,并力求探索艺术更多的可能性。

3

4

5

▲ “田名网敬一作品展”展览现场,致谢艺术家及chi K11艺术空间

田名网敬一以荒诞奇幻的图像风格闻名,被誉为“视觉的魔术师”。其创作具有强大的视觉冲击力,且与艺术家个体记忆有着密切的联系。童年经历的战争画面与日本志怪绘本风格相结合, 形成了他独特的色彩斑斓的波普图像;重疾期间的药物幻觉,又激发了他超现实风格创作;阅读、文化和旅行亦为他提供了创作灵感。好像视觉轰炸一样,田名网敬一的画面异常浓烈密集,红、蓝、金、橙、黑甚至荧光黄、荧光粉红,往往是最猛烈、最绚烂的原色,构图几乎没有一点空隙。策展人刘秀仪评论道:

“他的作品中有不断重复出现的意象,都来自他的创伤经验,与其说是自我疗愈,不如说是重组回忆。正如他曾在当设计师时把不同图像拼贴后在复印机中整合,比起Wade Guyton捣鼓印刷机器,硬性开拓印刷术的灰色地带,他更像是向回忆本身开刀。”

6

▲ 《金鱼》墨, 彩铅, 纸,56.5 x 76.4 cm,1982,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田名网敬一在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光怪陆离的景象,其来源于60年代嬉皮士时代中所出现的迷幻剂风潮有关。在那个时候,迷幻音乐是一种风潮,田名网敬一曾给著名迷幻摇滚乐队Jefferson Airplane画过封面。这些迷幻音乐家在房间中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服用迷幻药LSD之后,开始创作。而60年代迷幻风格就是如此的旋转和扭曲的表现手法,这些风格的目的不是为了广告封面,而是在使用药物之后,将画作中的图像作为一种感官中介,从而来获得超越现实的体验和经验。

除此之外,田名网敬一的儿时经验,也为这样的迷幻风格奠定了经验,而这正是关于画作中经常出现的金鱼形象的来源。关于金鱼的童年记忆,田名网敬一的家中有一个很大的鱼缸,里面养的全部是金鱼,他童年就是趴在鱼缸前写作业的。当“二战”接近尾声的1945年,金鱼的记忆便从温馨变成了恐怖,由于美军大空袭,东京被炸成一片废墟:

“在我家养金鱼的鱼缸前有自家挖的防空洞,我和妈妈就藏在这个防空洞里。当时我在防空洞里躲空袭。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美军袭击时,在轰炸之前飞机会先投放照明弹,看他们投放的炸弹要炸的地方是哪里。当照明弹投放下来时,即使是晚上也会变成像白昼一样,这些光照射在金鱼上,这些鳞片在照明弹的光反射下有光怪陆离的美,对幼年的我来说,既是恐怖的战争经历,同时又是非常美丽的景象。”

7

8

9

▲ “田名网敬一作品展”展览现场,致谢艺术家及chi K11艺术空间

炸弹投下来,爆炸的强光与街上的火光映到鱼缸上,反射出一条条“水泡眼”游弋的身姿。田名网敬一对曾说:“对我来说,金鱼不是什么可爱的东西,谈到恐惧感,我的头脑中就是这样一幅景象。”炸裂的强光被赋予了奇幻的人格,如同发光的奇异生物;那些只有骨骸的怪物代表着战争中的罹难者,同时也代表着每一个对战争麻木、不知恐惧是什么的人;作品中反复出现的金鱼形象,源自他儿时看见祖父所养的金鱼鳞片上折射出的炸弹爆裂的光芒。将这些战争片段以不同符号呈现在画中,是艺术家借由艺术方式,不断整理记忆的过程。

10

11

12

▲ 艺术家田名网敬一,致谢艺术家及chi K11艺术空间

艺术家田名网敬一的作品中关于出现这些大量迷幻元素图景的另一个来源,则是他在80年代得肺水肿,整整住院4个月的经历。这对于艺术家来说,是一场濒死体验。在他与生死进行搏斗的时候,医生给他每天打完针后,药物的副作用就会使他每天半夜发高烧:

“我就会在床对面的白墙上看到各种各样的幻觉、产生各种各样的幻想。我看到很多像达利画里流水溶解的时钟和时间,抽象的意象。这些幻象来源于我朋友看望我时,送来的达利画册。我生病的时候,旁边有一扇窗,窗外有一棵松树,窗的形状就好象画框一样将松树框住。我住院的地方在日本六本木,传言这里有六棵很有名的松树,其中最有名、最粗的那棵就在窗外。夜晚有很强烈的灯光,照射在上面,我通过窗的画框看那棵树,就会产生幻觉,那棵树开始扭曲变形倒在房子上。歪曲的形象,就像是达利《扭曲的时钟》,这种扭曲的意象开始跟我的幻觉结合在一起,而松树就是我个人找到的,属于自己的视觉表现,然后产生出这样独特的画风。”

回忆当时,田名网敬一这样说到:“望着我窗外的松树,不知不觉中,我被带到了一个玄幻的东方天堂”。因此,松树也像金鱼一样,成为了他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意象之一。在这次经历之后,田名网敬一的绘画、版画以及立体作品开始关注“生与死”的主题,他的创作运用了大量寓意美好的喜庆图案,诸如五色的常盘松树、蓬莱山、七色的海洋等。这时的田名网敬一开始直面生命中沉重的经历与记忆,他不断质疑自己的记忆,又对这种怀疑予以肯定——在这个过程中,他在四溢的想象中获得了创作的灵感,并借由艺术语言,将这些记忆通过具象而极具视觉张力的艺术方式表达出来。

13

▲ 《常磐松(C)》纸上丝网印,103 x 73 cm,1986,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14

▲  田名网敬一,《升天之家(F)》,版画,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15

▲  田名网敬一,《纽约艺术博览会_B》,版画,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16

▲   田名网敬一,《常磐松(D)》,版画,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作为一名波普艺术家,田名网敬一也曾经前往美国,跟当时的波普艺术家们在一起,那么,东方与西方的波普艺术究竟还有哪些不一样呢?田名网敬一表示,他作为日本波普艺术的一个代表,他的作品常常会和波普艺术史上有名的欧美画家的作品放在一起展览。他认为欧美的波普是非常明快的,画面内容构成也比较简单,但是日本波普艺术有一种泥腥味:

“小时候我在日本杂志上看到登出介绍美国波普艺术,都是很小的,黑白的图像,这是我最早接触到波普艺术。当时日本对欧美文化有一种憧憬感,从形式上开始发展出来的属于自己的艺术形式,我个人的理解,很多时候就是亚洲对于欧美发源文化吸收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亚文化,这些东西造成了这样两种波普艺术中不同的点。”

17

18

19

20

▲ “田名网敬一作品展”展览现场

而这种泥腥味,可能正是田名网敬一作品中所出现的金鱼、松树及其他各种东方传统泛神论中的鬼怪形象所带来的。关于生死问题,在田名网敬一的作品中经常可见,那些如牢笼一般的房子,与松树一起扭曲而上升,其来源,正是艺术家小时候读到的一个故事:“大象在老的时候、死的时候会走到瀑布里面,瀑布后面有一个洞是象冢,老年大象会藏身其中,不让人们发现自己死亡。我创作的关于象的作品,包括像牢笼这样的东西,是对于死亡的一种掩护,或者说一种隔断。”

21

22

▲ “田名网敬一作品展”展览现场

关于艺术中冲突性表现手法,在田名网敬一看来,最集中体现的艺术表现形式就是拼贴画,将不同年代的东西,或者不同色彩、不同明暗的东西放在一起,自然而然就会产生戏剧性的冲撞,使人们产生联想,形成自己脑海中的一些故事。在田名网敬一的作品和意象中最大的对撞或者说冲突性对比是什么呢?田名网敬一说:“就是桥,可以看到在我的很多作品中,会出现桥的意象,日本文化中,桥是生死或是阴阳之间的连接,生命和死亡这个主题的对撞和冲突是我作品中表现出来最强烈的对照。”

在田名网敬一82岁的高龄时,现在对于他来说,创作的核心不再是面向外部世界,或者说是与当下的外部世界产生什么关系和影响,而年轻艺术家往往会思考着自身主体与当下世界的关系。田名网敬一现在的创作已经完全走向了内部,他如今所有的元素都指向着过去的记忆,如一个幽暗中的行者,叩开自己精神世界中的森林大门。

23

▲ 《不要再有战争_3》纸上丝网印,63 x 48 cm,1967,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24

▲ 《镜面》有色墨水、丙烯丝网印、碎玻璃、油画布,172 x 200 cm(双联画)2015,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在他的人生中,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很多回忆。对于田名网敬一而言更感兴趣的,创作作品更关心的东西,不是现在此刻外界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事,而是他过往的回忆,这些成为他创作的灵感源泉。无论是那些小时候所见的空袭日本的美军飞机中,嘲笑戏弄的脸,还是那些战争中的死亡,恐怖的回忆,还是那些深受美国流行文化影响的日本,都给了田名网敬一无穷的想象力和创作灵感:“这些恐怖的印象和回忆,对我造成了很深刻很深刻的强烈影响,比起关心现在外界发生的事情,我寻找自己创作源泉和灵感来源,总是向自己的内心挖掘、向自己的回忆挖掘。”除了和金鱼有关的战争创伤性记忆外,还有青春期的窥视经历。年少时在家里收藏室中违背母亲“不得入内”的规定,偷看叔叔留下的收集物,其中包括一堆性感女明星的裸体照。

25

▲  田名网敬一,《无题》,家具,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26

▲  田名网敬一,《无题》,家具,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27

▲ 《身体装飾》玻璃钢、铁、丙烯和聚氨酯涂层、镀金,246 x 150 x 90 cm,2014,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ANZUKA

正如在田名网敬一的作品中所发现的,跟心理学、跟很多意象的关联。有一个滴墨的心理学实验,在一张纸上滴上一滴墨水,合上再打开就会形成两个对称的画面,然后对受试者看到它所产生的联想,进行分析。这种心理学的手法和结构,对田名网敬一的艺术创作也有相当大的影响。

而所有这些因素,在他后期的如此复杂构图的作品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它们是关于各种回忆与意向的无穷组合,在似对称的图景中,探讨关于此世界空间与彼世界空间的关系,如同镜像,或者说是现实与超越现实之间的关系,或许这正是生命与死亡的隐喻,也正是田名网敬一的世界观。

28

29

30

▲ “田名网敬一作品展”展览现场

儿时关于残酷战争的记忆、战后推行的娱乐电影、在家乡观察到的和服面料的颜色、在中国发现的亚洲文化的魅力,以及游走于生死边缘时所见的幻觉……他以荒诞叠置的方式重构着这些对他来说意义深远的记忆碎片。

田名网敬一是谦逊且真诚的艺术家,他的精神有着丰富而又多彩的不可言说的神秘世界。在他近期的作品中,那些关于洞悉万千奥秘的全视之眼,是田名网敬一的智慧之门、灵魂之窗。田名网敬一正通过自身的灵魂,向人们说话,向人们展现,关于生命与世界的奥秘。

展览信息

31

田名网敬一作品展

艺术家:田名网敬一

策展人:刘秀仪

开幕式:2018年6月15日

展览期:2018年6月16日-9月2日

展览地点:广州 K11 购物艺术中心 4 楼 chi K11 艺术空间

32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