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美食

cup 作者:麦敬灏2018-06-15 11:56

shutterstock_1109630117_19

樱树是北半球常见植物,北美洲、欧洲、亚洲也有。樱的果实,现代人叫樱桃,港人俗称「车厘子(cherry)」,在古代又称含桃,名中虽有「桃」字,但与桃是不同的植物品种。

樱桃在古时候是贵果,「礼记.月令」记载仲夏(夏历五月)的祭祀规矩时说:在祭祀宗庙时,要进献含桃。有注者称,整篇月令中,就只有仲夏这一段有提及进献的果名,为何含桃异于其他生果?估计是因为樱树早结果,在春末夏初已经有收成了,所以在仲夏祭祀时,含桃就显得特别可贵,故古人不得不为之一记。

CHERRY_19-600x424

清代「植物名实图考」载有樱桃与山樱桃的外貌,可见各樱树果实的大小差距。

贵果味美,历代从无半减贵气,究竟樱桃在古时有多受人喜爱呢?白居易诗「吴樱桃」有说,樱树一结果,飞鸟与人就即涌来争食,鸟要偷飞,人争樱桃时也踩烂跌在地上的樱桃,诗云:「鸟偷飞处衔将火,人摘争时蹋破珠。可惜风吹兼雨打,明朝后日即应无」。曾有人设樱桃宴,买十几棵樱树到宴会之处,人人手执一盎樱桃,与各进士一边食樱桃一边谈笑。据闻曾有富家公子因为吃樱桃食上瘾,「每日啖一、二升」,居然中毒而死。

据「本草纲目」载,以前樱桃分 4 种,有朱樱、紫樱、蜡樱、樱珠。樱珠是小果,味道不及朱紫蜡三种大果香甜。樱树品种繁多,不是所有樱树的果实也好吃,有些樱桃例如山樱桃,则因味道酸涩而「不堪入口」,人只宜观赏,但有鸟类以此为食。

而在日本,樱令人珍爱之处,则在于其花而不在果实,因大多品种的果实也是小果,味极酸,难以入口。樱树在春天开花,故樱花是春季的象征物。传说在古时伊予国(Iyo),有一位军人,自小就住在某棵樱树旁,幼时常在树下嬉戏赏花,到年老退役回来后,每逢春季也坐在此树下赏花,因妻儿不幸早逝,此樱树在这位军人心目中,就如家人一样。某日此樱树枯死,这位军人竟亦在枯树下切腹自尽,临死前向枯树说,求樱树再开一次花,愿为花而死。以后,每逢这位军人的忌日,樱树不论暖寒,都必然开花。

在美国坊间也有传说与樱树相关,估计多数人也耳熟能详了。话说总统华盛顿年轻时,砍掉某棵樱树,有人问是谁砍树的,华盛顿坦白自认。不过,有谓此传说,其实是华盛顿的传记作者杜撰,初版没有记述,在第 5 次出版才增写。

YaeZakura_Cherry_20170617_Takayamainari_16-1200x900

八重樱结出的果实。 图片来源:あおもりくま/Wikimedia Commons

Kanzan_Cerasus_lannesiana_16-1200x800

日本的栽培品种,八重樱「关山(カンザン)」。 图片来源:Arashiyama/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