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dbk2018-04-01 17:26

时值如火如荼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的最后一天,来访者们抓紧着宝贵的每一分钟,在这场纵高多层的展会中奔波。他们中有来自西方世界的藏家、艺术家与机构馆长们,有在大中华地区扎根深耕多年的从业者,当然也少不了香港民众。在某一方面,也正是这些每年都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的人们,才真正见证着香港巴塞尔、乃至整个亚洲艺术世界的发展与变化。

1

2

3

4

5

▲ 2018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

春江水暖鸭先知。在这些发展与变化中,那些在今年刚刚进入香港的国际画廊,就仿佛是乘着亚洲艺术大潮而来的弄潮儿。他们追随着艺术世界的趋势,来到了这座可以被称为亚洲艺术中心点的城市。在此时,无论是内地画廊,亦或是西方的大牌空间,希望在这个世界艺术拍卖市场和博览会成交额最为火热的年份,不满足于仅是追随者和参展商的身份,而是以香港的实体空间为踏板与世界见面。而研究他们的决策与时机,同样是在研究世界艺术市场的走向趋势。

6

▲ 伊万·沃斯和曼努埃拉·沃斯(摄影/HugoRitsson-Thomas)

其中,刚刚过完自己第二十五个生日的豪瑟沃斯画廊似乎是比较特别的一个。“香港巴塞尔出现多少年,我们就参加了多少届”。而经过了十年左右的时间在亚洲培养人际关系,今年伊万·沃斯再次将带到香港巴塞尔上几百万美元的作品中的大部分留在中国——这不仅仅源于路易斯·布尔乔亚“前所未有”的销售状况,在首日现场的展签中,出现的还有汉斯·阿尔普、保罗·麦卡锡、大卫·史密斯、张恩利等国际大咖的名字......

7

▲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WS,白雪公主持花少女 #2》(WS, White Snow Flower Girl #2),2016,黑胡桃木,91.4 x 61 x 45.7 厘米 / 36 x 24 x 18 英寸,© 保罗·麦卡锡,摄影:Walla Walla Foundry,图片:保罗·麦卡锡,豪瑟沃斯

8

▲ 张恩利,《张力 1》(Tension 1),2013,油彩 画布,200 x 230 x 4 厘米 / 78 3/4 x 90 1/2 x 1 5/8 英寸 © 张恩利,图片:张恩利,豪瑟沃斯,香格纳画廊

9

10

11

▲ 豪瑟沃斯于香港巴塞尔,2018。摄影:JJYPHOTO,图片:豪瑟沃斯

12

13

14

▲ 香港巴塞尔展位现场

而如果将时钟拨到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VIP预览日之前的一天,豪瑟沃斯画廊的高管们也终于可以坐在香港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中,庆祝画廊在香港H Queen's大厦中这场全部售罄的首展。作为一场“前哨站”,这场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的个展和随后的派对彻底点燃了沃斯夫妇的激情。除了展出中仅有的一件作品外,其它所有作品都在短短几天内被亚洲的机构和私人收入囊中,其中包括了上海的龙美术馆。

15

▲ 豪瑟沃斯香港画廊所在地——新恒基大楼(H Queen's)© CL3 Architects / Henderson Land Ltd.Courtesy Hauser & Wirth

16

17

18

19

20

▲ 豪瑟沃斯香港画廊展览现场,图片来源于画廊

布拉德福特以大型、抽象、混合媒材的绘画著称,其画作中常融入都市生活中转瞬即逝的、被废弃的元素。此次将于豪瑟沃斯香港空间呈现的全新系列作品,是布拉德福特在整个艺术生涯中探索的延续,它们重点强调了社会结构中权利的分配与体现。

21

▲ 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女士,您的石头有多重?》,2018,混合媒材 画布,182.9 x 243.8 厘米 / 72 x 96 英寸,© 马克·布拉德福特,摄影:Joshua White,图片:马克·布拉德福特,豪瑟沃斯

22

▲ 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 《我终于触碰到了天空》,2018,混合媒材 画布,76.2 x 61 厘米 / 30 x 24 英寸,© 马克·布拉德福特,摄影:Joshua White,图片:马克·布拉德福特,豪瑟沃斯

23

▲ 马克·布拉德福特讲解作品

作为凤凰艺术对于国际画廊进入亚洲的观察专题之一,“凤凰艺术”专访豪瑟沃斯画廊总裁暨联合创始人伊万·沃斯(Iwan Wirth)和合伙人暨副总裁马克·佩约特(Marc Payot)。看看这家具有二十五年历史的国际知名画廊,在面对当下复杂多变的世界艺术市场、技术与商业形式的革新,以及诸多交错复杂的问题下,如何进行应对与改变,而这又为中国的艺术行业提供何种启示?

Iwan Wirth 伊万·沃斯,总裁暨联合创始人

Marc Payot 马克·佩约特,合伙人暨副总裁

豪瑟沃斯 X 凤凰艺术

(以下为了方便阅读,“凤凰艺术”= Q 豪瑟沃斯 = H&W

24

▲ 马克·佩约特(左)和伊万·沃斯(右)

Q:在与中国艺术界的多年交道后,为什么选择2018年作为开放第一个中国空间的时机?

H&W: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非常感兴趣,除了参加众多的艺术博览会之外,我们在过去几年中的来到中国参观访问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在某一天,我们意识到在香港开设永久空间的时机和条件到来了,这受到几个主要因素的影响:首先,亚洲的艺术市场现在已经达到了成熟的地步,我们的画廊发展计划在市场不太成熟时通常被认为太具挑战性,但现在足以受到新一代收藏家的赞赏。这一点从我们的销售中可见一斑,因为我们看到自2013年以来,中国的销售额每年翻番,并且预计明年所有艺术品销售额的四分之一将分配给亚洲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

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发现了H Queen’s大楼,这实在是Hauser&Wirth香港的完美画廊空间。它充满了自然光线,并且拥有艺术家可以自由发挥的灵活而中性的展览空间。最后一个因素则是经过长时间的搜索,我们已经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团队来领导我们的亚洲扩张——郭慊慊和蔡荔馨拥有丰富的艺术领域及商业发展领域的经验,同时具备互补的技能。我们确信,香港空间一定会发展地越来越好。

25

▲ 豪瑟沃斯资深总监:郭慊慊(左)与蔡荔馨(右)

Q:近两年来许多西方大牌画廊也选择进入中国,那么中国当下成为商业艺术的另一个“战场”的原因是什么?

H&W:我不会用“战场”这个词,而是一个更积极的词语——中国现在是一个“国际文化交流地区”! 它已经引起了我们和其它全球参与者的兴趣。因为它有一个积极和充满好奇心的收藏家基础。收藏艺术的人数一直在增长,他们同时具有开放的态度,致力于发现和学习新的艺术家和创意。

Q:香港,北京和上海等地空间和办事处的运营策略有何不同?

H&W:三座城市正在经历一场文化大潮,但每个城市都有其独特的气质。作为政府所在地,北京有潜力成为未来的大型文化中心,上海的西岸发展代表着巨大的艺术投资。香港的地理位置使其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几乎像是一个亚洲的“汇合点”,它创造了一个多元文化环境,让艺术真正蓬勃发展。

Q: H&W在改造历史建筑方面也受到广泛赞誉,这次香港空间的特别设计是什么?

H&W:在过去的26年中,我们在纽约市中心前的溜冰场,伦敦银行以及萨默塞特农村农舍之类的地方开办空间。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并且持续地寻找不寻常的空间来承载当代艺术。我们一直与非常棒的建筑师合作,比如路易斯·拉普拉斯(Luis Laplace)和安娜贝尔·塞尔多夫(Annabelle Selldorf)。这些空间的使用通常对于艺术家来说非常困难,因为充满历史性的建筑有时会与艺术品彼此相冲。相比之下,H Queen’s的吸引力在于我们可以在更传统的画廊环境中为我们的艺术家提供灵活性。但在同时,我们同样再次与安娜贝尔合作,他们在最小限度的干预下为这个空间增添经典的豪瑟沃斯风格。

26

▲ 在英国西南方萨默塞特郡(Somerset)的萨默塞特艺术中心

Q:网络和社交媒体今天是否对画廊的商业模式造成重大改变?

H&W:社交媒体和数字平台让我们可以欣赏到画廊独特的气质和艺术家的风格。它们主要是用来不断发展新的观众,同时可以用作教育资源和展示橱窗,就像是一个现代的“商场橱窗”。 然而,艺术事业仍然建立在人际关系的基础上,我们与忠诚的藏家以及艺术家之间的深厚关系才是我们工作中最具价值的部分。

Q: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艺术博览会在世界各地盛行。是否画廊的形式也需要随之改变,比如进入虚拟空间、使用电子商务渠道或开放网上商店等?

H&W:在线渠道显然越来越重要,我们看到这个相当保守的行业内创新带来的巨大潜力。中国对我们来说意味着数字创意和创新的地位,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探索新形式和商业模式的欲望和才能。我们正在推出一家网上商店,它将出售艺术家的创作物、我们的出版物和本土产品,这些产品是由艺术家领导进行独特合作的结果。例如由艺术家设计的羊绒毯子,他使用了苏格兰农村小型工作室的传统编织技术。

Q:你对《金融时报》曾把你们称为“观点的市场”(The Marketplace of Ideas)怎么看?

H&W:我们对自身的创新能力感到自豪,并且试图不同超越现有的画廊模式。例如,当艺术世界的其他艺术家在扩大他们在当代艺术市场传统中心的业务时,我们忙着恢复18世纪萨默塞特的一个农场,并把它重新开放为艺术综合体,其中包括画廊、餐厅、酒店和商店,所有这一切都得到了全面的教育计划的支持,而这对一些人来说似乎只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在4年的时间里,我们迎来了近五十万的参观者,他们既有当地农民,也有享誉国际艺术界的大咖,同时还有约100所学校和教育机构。

Q:西方艺术世界近日一直受到世界事件和政治问题的影响,这是否会影响画廊在欧洲和亚洲的艺术家和展览的选择? 比如如今#MeToo在艺术界的盛行?

H&W:我们选择艺术家举办展览时,主要关注两件事:一件是他们的作品质量,以及他与我们其他艺术家的适合程度;第二个是我们和艺术家之间的化学反应,只有彼此气味相投,才能确保可以合作出丰富的成果,政治并不真正占据作用。当然,我们的一些艺术家创作政治性的作品,我们也会支持他们的工作,不管我们是否必须认同或分享他们的政治观念。

Q: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画廊,你如何看待未来时代的艺术?

H&W:我们已经运营了超过25年,并且我们的业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如今的艺术世界还未存在,而现在它已经慢慢演变成一个具备专业性的产业。始终如一的是,艺术家必须创造出与现实发生关系的作品来传达新想法。所以我相信艺术的未来将由艺术家来推动,而不是由画廊或行业推动。

27

▲ 伊万·沃斯邀请多位艺术家赴香港共同庆祝25周年。由左至右为:Sean Shim Boyle、Martin Creed、Anouchka Grose、Mark Bradford、创办人Iwan Wirth、Tate Dougherty、亚洲总监Vanessa Guo与Steve

Q:娱乐、时尚和艺术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这是否会影响画廊的策略?

H&W:对于视觉艺术而言,这是一个有趣的时代,艺术家与各行各业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而设计师和充满创意性的人们提供了新的灵感来源。我们当然在不断研究其它行业如何创新,以了解我们作为企业可以学习并采用的策略。在我们自己的企业中,那些散落各地的空间也恰恰说明我们也实现了多元化。

Q:你是否打算在中国的其它地方开放空间?你认为北京和上海这两个城市已经足以成熟到开放一个新的H&W空间吗?

H&W:我们在上海和北京建立了办事处,那里的团队将专注于中国各地的合作和短期项目,同时也更广泛地向日本、韩国和印度尼西亚等亚洲其他地区发展。但我们当然不排除会在中国设置其它的永久空间!

Q:你们在当下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上呈现了什么?

H&W:为了向H Queen’s的15楼和16楼的新画廊空间致敬,今年的展会上我们展示了一组基于失重概念的作品,以及其它类的丰富种类。其中的一些亮点包括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将他的实验形式与抽象相结合;Arshile Gorky的独特晚期田园绘画; Roni Horn制作的圆柱形玻璃作品,以及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空灵而优雅的手机。

28

▲ 豪瑟沃斯于巴塞尔香港艺博会,2018。摄影:JJYPHOTO,图片:豪瑟沃斯

29

▲ 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无题》(Untitled),1947-1949,青铜 不锈钢,131.5 x 30.5 x 30.5 厘米 / 51 3/4 x 12 x12 英寸,© 伊斯顿基金会 / 纽约VAGA及伦敦DACS 授权,摄影:Christopher Burke,图片:伊斯顿基金会,豪瑟沃斯

30

▲ 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无题》(Untitled),1946,油彩炭笔 色粉笔 画布,91.4x 61.3 cm 厘米/ 36 x 24 1/8 英寸,111.8x 81.3 x 4.4 厘米 / 44 x 32 x 1 3/4 英寸(带框)© 伊斯顿基金会 / 纽约VAGA及伦敦DACS 授权,摄影:Christopher Burke,图片:伊斯顿基金会,豪瑟沃斯

31

▲ 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细胞(舒瓦西 二号)》(Cell (Choisy II)),1995,粉色大理石 钢 镜子,216.5 x 194.3 x 198.8 厘米 / 85 1/4 x 76 1/2 x 78 1/4 英寸 © 伊斯顿基金会 / 纽约VAGA及伦敦DACS 授权,图片:伊斯顿基金会,豪瑟沃斯

32

▲ 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谐和 I》(Accord I),1962,油彩 画布,173 x 198.8 厘米 / 68 1/8 x 78 1/4 英寸,176.8 x 202.9 x 6.4 厘米 / 69 5/8 x 79 7/8 x 2 1/2 英寸(带框)© 菲利普·加斯顿艺术资产,摄影:Genevieve Hanson,图片:菲利普·加斯顿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33

▲ 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无题(兜帽)》(Untitled (Hood)),1969,丙烯 板上,74.9 x 79.4 厘米 / 29 1/2 x 31 1/4 英寸© 菲利普·加斯顿艺术资产,摄影:Genevieve Hanson,图片:菲利普·加斯顿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34

▲ 罗妮·霍恩(Roni Horn),《无题(“她在不自知的状态下死去了”)》(Untitled ("She died without knowing it.")),2013-2017,实心铸玻璃 磨砂玻璃表面,高:38.1 厘米 / 15 英寸,直径:106.6 厘米 / 42 英寸 © 罗妮·霍恩,摄影:Ron Amstutz,图片:罗妮·霍恩,豪瑟沃斯

又是一年巴塞尔,即便本届整体销售情况火爆,但不可避免的仍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在展会现场,以豪瑟沃斯画廊等为主的几大国际顶级画廊依然占据着香港巴塞尔一层展区最中心的位置,其余中外画廊也都分享着当下市场的繁荣,而不仅仅只是陪跑的角色。与往年相比,展会同期各大国际画廊与艺术机构的晚宴派对显得更为热闹,同样也在暗示着每一个能进去或不能进去的人:艺术市场,该向何从?

35

36

37

38

39

40

41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