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自2009年起,美国Createquity网站每年年终站在全球角度,对艺文界一年的新闻报道进行总结,并根据影响力排名筛选10大重要报道。在结合社会学测量方法的同时,Createquity以明确的标准考察新闻报道重要性,如多少人受影响、影响的深度和持续时间、产生的具体后果等。2017年12月,这个已经进行了10年的栏目推出了10年回顾专题。今天正值“惊蛰”时节,仲春伊始,万物复苏,艺文界也将开启一年的热闹。

1

▲ Createquity回顾专题

虽然中美两国国情迥异,但在全球化浪潮席卷而来今天,以10年回顾的形式了解美国当代艺术10年来重要事件,有利于我们以更加多元、全面的视角理解所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一切。而美国作为“文化大熔炉”,无异于全球化的缩影,当中国日益卷入全球化进程中时,其轨迹也许可以帮助我们决定是踩着“禹步”周旋抑或与共舞一曲探戈。

2

种族平等成艺文政策和慈善帮扶重点

艺术上的多元、平等和包容在近十年来取得了实质性进展,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有色人种艺术家及其支持者的努力。而资助者评估标准的重构也为改善艺术生态中长期存在的不平等现象奠定了坚实基础。基金会和国家机构,如加拿大艺术委员会(Canada Council for the Arts)和英国艺术委员会(Arts Council England)等都积极采取措施,督促各大艺术机构在工作人员招募上更加开放多元,这涉及人种、文化背景、性别、性取向等台前幕后各项标准。由此产生的影响很难评说,例如好莱坞虽已意识到其多元化困境,“白人的奥斯卡”运动(#oscarssowhite)促使2017年的学院奖(Academy Awards)候选人名单成为有史以来最多元化的一届,但最终,这些人也只不过是雷达上一闪而过的小光点,而2018年毫无疑问将证实“奥斯卡依旧是白人的”(#oscarsstillsowhite)。

3

4

5

▲ 网络上关于奥斯卡获奖者种族比例的讨论

除了电影领域,农村与有色人种社区获得的艺术资金也极其短缺。虽然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文化正面临巨大转向,但人们对种族平等和社会正义的关注度却越来越高。过去十年来,我们见证了首位非裔美国总统的诞生,也经历了种族间关系紧张,反移民情绪高涨。在美国,“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点燃了种族平等关系的论战。而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则主要聚焦于土著人的矛盾调和,今年尤其显著,就土著文化出版和新闻的拨款问题的争论此起彼伏。

6

7

8

9

10

11

12

▲ “黑名贵”运动

鉴于持续升温的民族主义必将影响艺文界的种族平等,目前争议的重点集中于如何在既定艺术机构和组织的资助下所产生的文化艺术内容中重构文化平等。然而,许多艺术家、艺术机构和政策制定者似乎都已经做好准备说出隐藏了10年的真心话,网络上如火如荼的关于种族平等的讨论,加之对于种族平等和包容的资助政策,使白人中心主义必将被瓦解,多元化的文化实践者必将获得广泛认可。

亚洲政府投身文化基础设施建设

过去十年,发展中国家对于艺术的资金投入取得了实质性突破,特别在亚洲,大型当代艺术展馆不断涌现,公共艺术如日中天。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投入270亿用于阿布扎比(Abu Dhabi)复合城市空间建设,香港拨款23亿发展西九龙文化区(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中国耗资20亿打造重庆电影基地,韩国的艺术家福利计划(Artist Welfare program)将造福24000名常驻艺术家(关于中国近年来艺文产业发展的详细报道,请回顾上文第二条)。相反,西方由于“大萧条”造成艺术资金的缩减,尤其在英国和荷兰,国家的艺术资助相应减少了22%和25%,其他欧洲国家情况也不容乐观。在南半球,澳大利亚裁剪了艺术家70%的政府津贴,巴西甚至撤除了文化部。在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领导下,加拿大计划在2016年至2021年间增加19亿用于艺术发展局(Arts Council)的预算。

13

14

▲ 香港西九龙文化区规划

许多国家在财政捉襟见肘的情况下,希望通过改革资助方案来确保每一分钱都花到点上(意大利和巴西发行国家债券,英国的“质量测量系统(Quality Metrics program)”备受争议)。当然,如果仅从国家对艺文的资金支持来评判,未免有失偏颇。有些国家近年来成为推进艺文发展的排头兵,但却以非人道主义的方式对待艺文从业者,而虽然一些传统老国国家实力有所衰减,然而其民间私人团体对艺术的资助却迎难而上。

15

▲ 加拿大第23任总理贾斯汀·特鲁多,现年37岁

无休止的网络中立争论继续水深火热

“网络中立(net neutrality)”在2010年出现在Createquity网站“10大艺文界新闻”名单中时,甚至有点老生常谈的意味。但今天,我们还是不得不再次提起这个话题。2003年,吴修铭(Tim Wu)首先提出了这一现象,此后相关争议便不绝于耳,而且似乎仍将继续,特别是近期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废除了奥巴马当政时制定的针对该现象的政策。

16

▲ 吴修铭是出生在美国的70后,父母分别来自台湾和英国。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现为哥伦比亚法学院教授。他曾被《科学美国人》杂志评为50位科学和技术领袖之一;被《01238》杂志当选为哈佛100位最具影响力毕业生之一。他是新美国基金会的董事,同时也是一家媒体革新机构自由出版(Free Press)的总裁。吴修铭是位作风前卫的学者,参与过以荒诞著称的“燃人节”;他也坦承破解过iPhone。最为大家所知的是他提出了“网络中立”(Net Neutrality)理论。另外,他曾是帮助奥巴马选举的亚裔之一。

争论的始末如下:支持网络中立方提出应该建设一个免费、快速、公平的互联网,确保每个人都能平等享受互联网资源。他们认为互联网是一项基本人类权力,以及社会运动、小企业和创业者的重要工具。【Netflix、易集(Etsy)、Kickstarter等互联网内容供应商都在此阵营。】反对者辩论道互联网的本质仍是自由市场。【多是像AT&T和威瑞森(Verizon)这样的宽带提供商。】而所有的一切则发端于2005年布什执政时,联邦通讯委员会主席麦克·鲍尔(Michael Powell)就网络中立制定的一项政策。这项政策在接下来一年便经受了严峻考验,联邦通讯委员会下令Telco解除对网络语音对话(VoIP)的禁令。此后,联邦通讯委员会相继对AT&T、苹果、MetroPCS、威瑞森等其他运营商展开轻度监管。2008年,白宫(White House)易主,奥巴马执政后,联邦通讯委员会继续加大力度。2010年,“互联网开放条例(Open Internet Order)”颁布(其中包括禁止有线网络服务价格歧视的新政策);2015年,与威瑞森一案败诉后,联邦通讯委员会按照党派投票赞成将宽带业务归类为公用服务。这被支持网络中立者认为是历史性的胜利。

17

18

19

▲ 线上与线下关于“网络中立”的运动与讨论

然而,就在2017年初川普当选这一消息传来之后,联邦通讯委员会主席阿杰特·帕伊(Ajit Pai)开始退缩,并于同年11月宣布了一项计划,取消2015年将宽带业务归类为公用服务的决定。同年12月14日,虽然联邦通讯委员会内传出延迟执行的消息,但最终,其仍然正式废除了2015年的决定。此次投票与上次一样,皆为依循党派惯例,同时,也被认为是一次历史性的胜利,但这次赢的人却是反对网络中立方。

20

21

22

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只能寄希望于通过诉讼或国会决议扭转局面吗?但现在已经不是2003年,而是2018年了,我们所面临的是谷歌、亚马逊、脸书的寡头专断,而这些科技巨头必然对此默不作声,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正如爵士音乐家玛丽亚·施耐德(Maria Schneider)所言,“网络中立已经完蛋啦,我们已经输给了谷歌,互联网企业已经剥夺了我们平等获取内容的权力,即使奥巴马时代的政策仍在,结局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在AT&T与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一案中,权力的间隙已经产生。该案最终判决,任何一家处于联邦通讯委员会监管下的企业,无论企业大小,不受联邦贸易委员会管辖。唯一一点共识便是,互联网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它的重要性越高,其中的利益也就越大,而我们需要捍卫的权力也就越多。

23

艺文新闻将或消亡

2017年1月,杰德·戈特利布(Jed Gottlieb)在一篇分析艺文评论现状的文章中写道:“书评人的现状并没有比市政报道记者好多少,而仅是勉强赶上了那些不入流的娱记。”艺文新闻将死的论调自2008年便不绝于耳(而先前的种种迹象更是提供了绝佳论据)。从《圣何塞水星报(San Jose Mercury News)》、《休斯敦纪事报(Houston Chronicle)》等报纸,到《时代(Time)》、《新闻周刊(Newsweek)》等杂志都因为订阅量缩减、直线下降的广告收入等原因,取消“艺文娱乐(A&E)”版面。很多人认为,在互联网泛媒体时代,人人都是批评家,而以上所言将是必然趋势。《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等各大新闻巨头也不可避免地在撤销艺文和娱乐报道。

24

▲ 街头艺术家bambi讽刺特朗普的涂鸦

媒体在面对日益下降的阅读量时,倾向于让作者产出更加大众化和娱乐化的内容,以期吸引更加多元的读者群体,让不断下滑的广告收益得以提升。但艺文评论的重要性则在另外一些领域显现,各大基金会和机构近年来都投入相应资金、创办项目支持艺文评论和非营利新闻的创新发展,例如支持艺术家在创作的同时,撰写评论文章。然而,有些人认为这只是利益团体的内部冲突。目前,各方争论的重点在于独立艺文评论的客观性是否已经丧失,虽不愿承认,但其根基已然动摇。

25

奥巴马医改将息未息

“病人保护和平价医疗法案(The 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也就是为人熟知的“奥巴马医改(Obamacare)”曾问鼎Createquity网站2010年“10大艺文界新闻”,也就是在当年,这项政策正式立法。在其确立伊始便受到最高法院的质疑,同时,不断增加的费用也使其运营日益艰难,但“奥巴马医改”仍是过去10年联邦众多立法中对美国艺文生态产生最深远影响的法案。其原因有三:第一,为低收入和自由职业者提供多种医疗方案,“奥巴马医改”降低了艺文从业者普遍面临的财务风险,使得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的人也可以进入该行业。其次,将此前无医疗保障的艺术家纳入“医改”方案,减少其医疗费用(以补贴的形式),从而使艺术家可以更专注于艺术创作。第三,通过降低医疗费用,艺文从业者将有更多可支配收入用于艺术创作。川普上台后曾多次试图与此届国会联手废除“奥巴马医改”,但都以失败告终。近期确立的新税法取消了保险授权,从而将极大增加“医改”成本。国会的目的在于以此为理由,从联邦医疗保险和补助计划(Medicare and Medicaid)中裁减1300亿美元,而这两项计划都涵盖了艺术家。即便如此,“奥巴马医改”仍将继续造福艺文从业者,虽然其前途未卜。

0

文章来源:Createquity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