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漆:从中国到列支敦士登 一滴泪的华丽旅程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安娜·高美2016-03-23 13:55

安娜高美

雕塑艺术家安娜·高美

我出生于莫多瓦河岸的捷克克鲁姆洛夫,与布拉格紧密相连,我是布拉格城市的小孩。当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美丽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城堡和巴洛克式教堂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当我们不得不离开我们的祖国时,我最后的,也是最有感触的告别来自于著名的查尔斯桥上的那些朋友们。

我的少年时代是在奥地利的萨尔斯堡和维也纳度过的,我一生的母语和护照也来自此地,即后来的欧盟。

在家里的四个女孩中,我是唯一继承我父亲这个艺术家的天分的小孩。他的音乐一直陪伴并影响着我在艺术方面的学习。尽管我在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学习素描和绘画,我的家庭没有能力送我到艺术学校学习。我不得不等到与我丈夫抵达巴黎后开始正规的学习。一个崭新的世界冲击着我的感觉——罗浮宫、法国文化,以及像达利和毕加索那样的作家、出色的哲学家和外籍艺术家们选择了“光明之城”作为他们的家。如果我不想自爆的话,我必须将这种冲击转变到我的作品中。因此,我选择到公立美术学院和大茅舍画院进修。这两间画院在塞纳河的左岸,距离很近。

由于我的三维画风,我的教授很快便引导我转向雕塑方面的学习,但是这并无益处。我只是想画画,仅此而已。无论我在法国受到什么样的影响,我的中欧血统很快便浮现表面。埃伦斯特、雷内·玛格丽特以及萨尔瓦多·达利这些超现实主义艺术家是我在绘画艺术中的初恋,他们使我逐渐走向更加理想化,我慢慢开始运用柔和的、特纳式风格,接近于捷克和斯洛伐克艺术家以及维也纳学校幻想写实主义的色彩。

但是人生总是不可预知的,而且通常非常的残酷。一个严重的事故使得我六年无法进行绘画创作,因此我也无法继续走幻想主义的路线,最终,我决定尝试雕塑。于是我便定居在临近意大利边境的蓝色海岸。这里距离雕塑中心——彼得拉桑塔和卡拉拉都非常近。在意大利,我又一次深切感受到我的源泉的一部分—强烈的宗教信仰,一个生活便是舞台的国家,这里遍地都是艺术瑰宝。

生命就像一个大圆圈,美丽再一次以神秘的方式重现。古希腊和罗马、梅第奇和罗马教皇的文艺复兴和巴洛克艺术,所有的一切好像告诉我:“安娜,不要动摇,用美丽与邪恶和丑陋做斗争。通过耶稣基督回到欧洲的根源,回到古老神话得到救赎。”圣方济各和平花园入口处的“和平斗篷”礼拜教堂、“挑战”或“奥林匹亚精神”、“尤丽迪丝变形”、“科林斯王”和“尤利塞斯”,在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首次出展的“神话重游”的全部,以及“欧洲”神话当代诠释见证了我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