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15rooms 1

图注:展览海报

《15个房间》是由MoMA PS1馆长兼首席策展人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和蛇形画廊联合总监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共同策划一个关于现场艺术的项目的第五个版本,将会为观众营造一场关于传统艺术和现场艺术,西方文化生产和亚洲文化生产,观众和艺术品,以及过往和未来之间的持续性对话。而这个全新的版本,即将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的一层隆重登场。

8月21日,在龙美术馆(西岸馆)举行了《15个房间》新闻发布会,宣布该项目将于9月25日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正式开幕。该项目由克劳斯·比森巴赫和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共同策划,首次以《11个房间》于2011年7月在曼彻斯特国际艺术节呈现,原由曼彻斯特国际艺术节、鲁尔国际艺术节2012-2014、以及曼彻斯特艺术画廊联合委任。

在2015年龙美术馆的版本中,将比上一个在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中展现的版本新增加一件作品,并将被呈现于由著名的“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建筑空间中。新版本由横跨不同时代和大陆的艺术家共同实现。策展人将会邀请15个国际及中国艺术家来让每一个房间充满活力,同时探索一种把人作为“材料”的艺术作品与空间、时间和物质之间的关系。这会为观众带来一种更加有表演和互动体验的洞察力,观众每进入一个的房间都会遭遇一个新的处境,并置身于一系列不同的沉浸式的和亲密的体验之中。

新闻发布会现场

DSC01357

图注:策展人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视频发言

DSC01361

图注:策展人克劳斯·比森巴赫视频发言

DSC01363

图注:劳伦萨·贝伦赛丽,作为策展人与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发言

作为策展人与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代表,劳伦萨·北仑赛丽发言并介绍本次《15个房间》的参展艺术家及空间设计方案。其中参展艺术家和作品公布如下: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艺术必须是美的》

DSC01367

图注: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视频发言

在作品《艺术必须是美的》中,表演者用力地、无间断地梳理她的头发50分钟以上,在这期间,她会像念咒语一般不断地重复一句话:“艺术必须是美的,艺术家必须是美的。”

多米尼克·冈萨雷斯-弗尔斯特

grey

图注:多米尼克·冈萨雷斯-弗尔斯特(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多米尼克·冈萨雷斯-弗尔斯特(作品暂不剧透)

阿洛拉和卡尔萨迪利亚《旋转门》

Revolving Door

图注:阿洛拉和卡尔萨迪利亚,《旋转门》(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旋转门》以一组舞蹈者一字排开形成人墙阻塞观众的参观路线。人墙缓慢地以圆周运动进行旋转,迫使观众像通过旋转门一样,从房间的一边移动到另一边,矛盾的是该阻碍又具有可穿透性。舞者精心设计的动作来自于政治抗议和军事游行合唱团等,观众在舞者的阵型移动中逐步环绕空间。我们使不同舞姿的协调一致,这其中诗意的反思在于《旋转门》创造了集体和个人间复杂的动态关系。

琼·乔纳斯《镜面检查》

joan_jonas_02

图注:琼·乔纳斯,《镜面检查》,1970(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表演者从一个小型手持圆镜中观察和审视自己的身体。这面镜子既可以被看作是一个自画像的象征,也可以被作为一个用来分解和碎裂的工具。它只能反射一部分而非完整的肢体。

劳拉·利马《男人=肉体/女人=肉体-女人》

laura_lima_02

图注:劳拉·利马,《男人=肉体/女人=肉体-女人》,1997(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这个房间的高度只有45厘米。在房间后方的地板上躺着一个身体有残障的人,旁边放着一盏台灯。参观者必须蹲伏或者躺下才能看到这个作品。

布鲁斯·瑙曼《墙-地板的位置》

Wall-Floor Positions图注:布鲁斯·瑙曼,《墙-地板的位置》,1968(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表演者将演绎一套由28个与地板和墙面互动的动作所组成的表演。表演的动作顺序完全取材于艺术家的原创录像。表演者必须从录像带里学习原创的编舞,并一丝不苟地按照正确的顺序模仿重复每一个动作。

奥托邦戈·恩坎加《植物繁殖体》

14.06.20.14 ROOMS_OTOBONG NKANGA_0888 def

图注:奥托邦戈·恩坎加,《植物繁殖体》,2014(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这件参展作品在表演中会有一到三位女性始终头顶一盆“夜香木”,一种也被称为夜晚的女王的植物。她们一边持续与植物对话,一边根据地板上的地图指引走穿过不同的区域。

罗曼·欧达科《交换》

Swap

图注:罗曼·欧达科,《交换》,2011(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表演者将像小贩一样,携带一个物品坐在桌后。当第一个观众走进屋子之后,表演者将尝试用他的物品与观众带来的物品进行交换。这个无止境的物物交换链及交流将会在整个展览期间内持续进行。

小野洋子《触片》

yoko_ono2

图注:小野洋子,《触片》,1963/2014(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观众被鼓励在黑暗中互相触碰。其中一些人可能会被蒙住眼睛,一些人则会找到铅笔在墙上留言。这个表演挑战了每一个参观者对亲密和隐私的观念。

提诺·塞加尔《这是交易》

徐震《只要一瞬间》

2005 In Just a Blink of an Eye-14R_Photo_Credits_Mark_Niedermann3

图注:徐震,《只要一瞬间》,2005/2015(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在徐震的参展作品中,一个人神秘地漂浮在半空中,就像无视物理的限制般凝固在时间与空间中。这件作品涉及了把身体作为一种物质和身体的物质性的概念。当我们试图去理解我们所看到的事物的同时,我们也正在探求身体的极限与认知的可能性。

曹斐《即将到来》

Cao Fei_Portrait_IMG01_2015

图注:曹斐(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曹斐的参展作品将展现与空间有关的声音演出。

张洹《12平米》

12 Square Meters-bw

图注:张洹,《12平米》,1994(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演员将蜜蜂和鱼肚内的腥液分泌物涂满身体、嘴唇和眼睛,在厕所里蹲坐一小时,直到上千只苍蝇爬满全身。这件作品的灵感源于日常生活中最普遍和琐碎的事物,例如吃饭、睡觉和上厕所。艺术家试图探索和体验人类在日常生活中的本质。

双飞艺术中心《奶之纯爱》

DF_奶之纯爱

图注:双飞艺术中心,奶之纯爱,2011(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奶之纯爱”是双飞在2011年的“全明星项目”里的一部分,他们在一个五星级酒店里租借了一间每个晚上花费500000人民币的豪华套房。在那里,双飞一起居住了为期两周,在那里他们进行了减肥和健美体格,做美容,而且还通过对自己的礼貌言辞方式进行改变使自身修养得到提升。在这个居住期间还进行了“奶之纯爱”的表演,双飞在浴缸里装满了水,然后添加了一些便宜的纸盒牛奶,他们一起挤在浴缸里沐浴。

胡向前《两个男人》

Two Men 2

图注:胡向前,两个男人,2008(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两个男人》是以两个站在斑马线上的人为灵感,他们其中一个身着绿衣,另一个身着红衣。艺术家说:“红衣人和绿衣人是邻居,但是他们之前从来没有机会相遇。因为当其中一人被物质化时,另一个人就会消失。我觉得如果能让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应该会很有趣。所以我举办了一场舞会让他们自由地跳舞。”

《两个男人》是一场极具表现力的舞蹈,最初在室外的斑马线上进行的演出。但当绿衣人和红衣人被放置在“15个房间”的密闭空间里,进行每天例行8小时的演出时,他们将如何适应这个新的处境?对“两个男人”进行解构的语境正是让艺术家为之着迷:当没有交通可言的时候,红绿灯会做些什么呢?

447.1_CI_1508_002_c

图注:空间设计效果图(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关于空间展陈,劳伦萨·贝伦赛丽介绍道届时在龙美术馆(西岸馆)一楼中央的结构墙上将安装上镜子,在视觉上会消失在整体的搭建中,同时两排墙面的两个末端也将安装上镜子,视觉上无限地衍生白色的立面和门。镜面的设计将使整个展览看起来不止15个门,而是2倍、3倍或4倍的数量。

DSC01380

图注:自左往右:参展艺术家代表李富春、张乐华、胡向前与主持人顾灵 对谈

龙美术馆通过将这个特别的项目带到上海,不仅映像出观众和作品之间的融合,同时表达了这样一个信念:视觉艺术家能够像运用青铜、画布、喷墨、油画颜料、影像或其他形式的物理材料那样来运用“人体”创造他们的艺术作品。

正如策展人声称的,这个展览的概念来自于现场艺术既可以是雕塑又可以和物理对象一样被持续展示。也就是说,现场艺术的展示将会从早晨持续到晚上,并贯穿整个美术馆的开放时间。但是当观众离开,美术馆晚上关门之后,这些“雕塑”也会走出美术馆。

《15个房间》也反映了行为艺术如何可以创造一个展览重新上演,或者是事物不断被再生产的可能性。艺术不仅仅是通过实物和文献来传递,也可以在时间里游历。绘画一直是一个持久的有价值的艺术形式。教学艺术创造了一种有效的可能性让艺术游历和持续。《15个房间》就像是这样:好比是基本文本,它可以在全世界不同地方被重新展示,也可以在50年或者当我们都去世的100年后被重新展出。

缓慢不仅对策展的过程来说很重要,在《15个房间》的展览体验中也同样重要。《15个房间》的展览体验为参观者的观展方式创造了与加速相反的感觉,即变成了一个减速。事实上,当你必须打开一扇门的时候,运动将会变慢,就像进入一个人的家,是一种亲密的邂逅。

由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展览空间对展览的塑造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像承担中间缓冲结构那样,将一系列美术馆空间中的亲密感受捆绑在了一起。这个理念不仅仅关注了展览的现场情况,也关注了展览周边的环境。令策展人和建筑师都感兴趣的是对外部开放的理念,创造公共空间,以及创造类似空间的可能性。

关于策展人

HUO-by-Kalpesh-Lathigra-1

图注:策展人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1968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现为伦敦蛇形画廊联合总监。曾任巴黎现代美术馆策展人。自1991年策划了第一个展览《世界的汤》(“厨房展”),他至今已策划了250多个展览。

Klaus Biesenbach

图注:策展人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现任纽约皇后区MoMA PS1总监,纽约现代美术馆馆长。任职期间策划了一系列重量级回顾展,如2012年发电站乐队《回顾:1 2 3 4 5》(Kraftwerk: Retrospective 1 2 3 4 56 7 8),2010年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艺术家在场》(Marina Abramovic: The Artist is Present)。除此之外,他还是柏林当代艺术研究所创始总监(1991),柏林双年展联合创办人(1996)。

关于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

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Herzog & de Meuron)创建于1978年,目前由雅克·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皮埃尔·德·梅隆(Pierre de Meuron)、克里斯汀·宾斯万格(Christine Binswanger)、阿斯坎·梅根塔勒(Ascan Mergenthaler)、以及斯蒂芬·马尔巴赫(Stefan Marbach)五位高级合伙人联合管理。事务所设计的项目涵盖小型的私人住宅及大型的市政公共项目。其已完成的大型项目包括体育场和美术馆在内的获得了高度认可的公共设施,同时也完成了许多著名的私人项目,如住宅建筑、办公建筑以及工厂建筑等。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曾获得许多奖项,其中包括2001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美国)等。

关于龙美术馆

龙美术馆是由中国收藏家刘益谦、王薇夫妇创办的私立美术馆,目前在上海浦东和徐汇滨江同时拥有两个大规模的场馆——龙美术馆(浦东馆)和龙美术馆(西岸馆),构成独特的“一城两馆”的艺术生态,是目前国内最具规模和收藏实力的私立美术馆。以推动艺术发展和文化传承为己任,扎根本土的同时,注重古今艺术、东西方文化的对比展示与研究,以全球性的视野呈现视觉艺术的多元性,全面系统地展现中国艺术的辉煌成就和当前世界艺术的新鲜活力。        

展览信息

15个房间

策展人: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克劳斯·比森巴赫

空间设计: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

开幕式:2015年9月25日,周五

地址:上海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龙美术馆(西岸馆)

展览日期:2015年9月26日到12月6日

地址:上海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龙美术馆(西岸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