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原标题:王艺:我尊重规则,但更愿意有更多的情绪表达

近日,“调调——王艺2018研究展”于北京现代民生美术馆举办。本次展览是继2016年作品研究展之后的新作学术研究展,围绕存在的情调、艺术的调性、生存境况的调节,乃至于作品的语调,在Tiao/Diao这汉语特有的“双关”调性中展开,这既是一种独特的“调调”(Diaodiao:独特的调性与语气),也是一种调调(Tiaodiao:调节走调的调性)。

高一点,再高一点……

在电影《听风者》中,梁朝伟扮演的钢琴调音师以一种极尽优雅的姿态出现,为一位富家小姐调试钢琴(虽然是在台下)。在目盲的另一面,他的耳朵敏锐地感知到每一根弦上的颤动与细微差别,并紧握着调音扳手拧动、旋转,将琴弦拧紧或者放松,调试钢琴的每一个音使其达到国际标准音。

在王艺于民生美术馆的本次大展上,艺术家与策展人夏可君抛出了杜尚所酷爱的同字双关——“调调”。一般而言,这个词语带来的直观感受通常会是Diaodiao,一个带有点诙谐、又有点小资气息的名词;而在展览中,它也被赋予了动词的属性:调调(Tiaodiao:调节走调的调性)。

于是,无论使用何种音标,本次展览都具有了一种奏鸣曲式的结构,它有着对立的两个主旋律,在嬉笑与庄严之间,在走调与定调之间,在调性的转换中,在生命质感的协调中,从开始部的谐谑曲,到展开部的庄严,再到生命的冷感与幽秘,直到存在的狂欢与爆炸。

1

▲ 开幕式合影

2

▲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理事长李文华开幕式致辞

3

▲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纪连彬开幕式致辞

4

▲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周旭君开幕式致辞

5

▲ 评论家鲁虹开幕式致辞

王艺在接受“凤凰艺术”专访中表示,”在一个整体里,用规律性的排列组合,你能特别容易的发现不规律、不符合规定的一个事件的存在,但是你要判断它是不是符合整体的大致发展方向,是不是在一个允许的范围内?如果他在一个允许的范围之内,我们又该怎么看待它,怎么调整它?”

在此时,首先产生的问题是,钢琴需要调音,是因为它有一个音准;而无论调试何种事物,是否必定会有某种标准与规则?是否当“它”偏离于此,才需被调整?还是“它”永远在偏离,永远需要调整?我们是否要回到古时先哲们的古典主义,还是指向未来,达成某种演化的终极目的未来主义?

6

7

▲ 展览现场

在夏可君看来,或许对于王艺而言,两者都不是最终可以解决问题的答案。于是,当结果无法成为结果,过程便成为了目的。而在前往”彼岸“的路途中,艺术家的个人思考与经验便成为了横渡其中的泛舟。在本次展览中,多个展厅可被视作一个节奏共同体,但其中又分为三个变奏:强大的组织性与一致性来源于王艺的军乐生涯与经济学背景;富有形体爆发性张力的儿童塑像,则来自王艺的儿时经验——在乡下解决问题的方法只有一个:挥舞拳头,谁的硬谁就有道理;最后,在其个人经验与时代的摩擦中,属于王艺的独特情绪便由此产生,再通过其艺术寻找”共鸣“。

在德语中,“情绪”一词Stimmung也有给乐器“校音”、“调音”的意思,“使之具有情绪或某种心情”(stimmen或gestimmt sein)就同时有“给……调音”和“使之相称”的意思。处身于某种情绪中就是以某种特殊的方式看待这个世界,这会实质性地影响到我们与世界打交道的方式,以及对世界中的实体作出反应的方式——在展厅那些姿势各异的躯体里,或许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在面对时代时的个体情绪,无论何时、何地,抑或何种阶段。

8

▲ 《合影》300x1000cm 不锈钢 2017年 王艺

9

▲《合影》(局部)300x1000cm 不锈钢 2017年 王艺

10

▲ 《疲惫不堪》500x218x84cm 玻璃钢烤漆 2018年 王艺

11

▲ 《疲惫不堪》(局部)500x218x84cm 玻璃钢烤漆 2018年 王艺

12

▲ 《让我们一起快乐地玩耍1》H175cm 玻璃钢烤漆 2018年 王艺

13

▲ 《让我们一起快乐地玩耍2》H175cm 玻璃钢烤漆 2018年 王艺

林风眠曾在文章中如此说道:“艺术是以情绪为发动之根本原素,但需要相当的方法来表现此种情绪的形式。形式之构成,不能不经过一度理性之思考,以经验而完成之,艺术伟大时代,都是情绪与理性调和的时代。”实际经验产生了情绪,情绪又催使着我们进行调调,因而,方法论便成为完成调节的最后一步。

那么,在技术上,当我们谈论调调(调音)时,我们在讨论些什么?——将信号进行放大、对各种信号进行频率调整、信号的合并、再次分配。如果说没有经过调整的自我是一件未经调音的乐器,其共鸣箱里充满了混乱难听的无用噪音,让人听不清真正的旋律;那么,如今数字碎片化的当下时代,一切“音准”与“旋律”都似乎已然磨灭——没有好、坏,没有对、错,也没有美、丑,每个人都是被裹挟其中。在此时,艺术家如何能确定这个不是好的,那个调调才是好的?艺术与艺术家们又如何在精神超越时代的基础上,带有些许引领性和矫正性?

14

15

16

▲ 展览现场

——听王艺说:这个世界不是脱节了,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是走调了,需要新的艺术来重新调节。

——听王艺说:存在的勇气减弱了,仅仅剩下些许存在的语气,需要艺术来赋予生存的情调。

——听王艺说:艺术都已经终结好久了,满世界都是走调与走音的喧嚣,需要艺术家来重新定调。

——听王艺说,不,听他的作品说,不,不是去听,你什么都听不到,满世界都已经是商品与赝品,存在已经消音,需要我们每个人在面对王艺的这些作品时,重新找回个体存在的语气与语调。

围绕“调调”( Modification/Modulation)汉语特有的存在双关性以及作品中回响的生命音调(Fuge),围绕调性(tonality)转换的可调节性,从广义的“雕塑性”也是生命的“可塑性”(Plasticity)的哲学本体出发,王艺在两个对立的调性“之间”展开自己的创作,让我们看到也听到了存在本身的语调(intonation):1,小孩的天真与老道的狡黠。看似玩偶调皮实则暴力无比,看似调侃(teasing)实则别有味道(taste)。2,复制与取消。无尽重复直到自我取消,绝对严整却必然有着例外破坏。3,世俗与庄严。看似世俗搞笑实则具有生命反思的彻底性与生命救赎的渴求。4,规则的操纵与危险的不可控。看似一切都有着严格的规则与秩序,实际上不可控的危险无处不在。(夏可君)

20

21

22

▲ 展览现场

在采访中,王艺曾举出了机器人弹钢琴与真人弹奏钢琴的例子。在他看来,与毫不出错、一切都是被设定好的机器演奏相比,真人弹奏钢琴或许在指尖强弱停顿上并不完美,但也正是这种不完美,才能造就独属于人类的温度与感情。

在此时,艺术便成为了这么一种差错,但其于生命中的差异性与独特性也因此喷发而出——它来源于个人情绪和情调的表达,也来源于自我与时代间的某刻错位。而其中的背反在于:在时代发展中,人类社会变得愈加规则化与固定化,但真正改变时代的,却又是那些多样性之外的意外和巧合——

而或许,在这极精极微的缝隙处,或是技术凶猛时代的错步间隙,艺术作品就是在此张力中展开微妙的调节,这体现出王艺最为独特且最为迷人的个人调校,也倾听到时代艰难转型中,需要正义来调节(adjust)的隐秘召唤。(夏可君)

23

24

25

26

▲ 展览现场

在本雅明的《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中,独属于人的“灵光”(aura)至少具有以下四个特征:具有一种神秘性;具有一种模糊性;具有独一无二性和本真性;具有不可接近性和膜拜性。而在现实实践中,或许人永远也无法到达“彼岸”去探索世界的真实,但跨越自我体验与终极真实间的巨大鸿沟的过程,却真正成为了人之所以为人的价值体现。

同样的,世界或许也并不存在一个恒久的“音调”,但在调校自我与时代的过程中,我们至少知晓的是,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27

▲ 《小号研究6》49.5x29.9cm 金属 2018年 王艺

关于艺术家

28

▲ 王艺

王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数字艺术研究所所长,国家一级美术师,美术学博士、经济学博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举办《非常自我》、《王艺2016研究展》等个展,多次参加国内外艺术展览。2017年获凤凰艺术年奖“最佳雕塑艺术奖”。出版有多部艺术类学术专著、文章,诗歌及杂文等。

29

展览信息

调调——王艺2018研究展

艺术家:王艺

学术主持:范迪安

总策划:周旭君

策展人:夏可君

展览地点: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展览时间:2018.9.26-2018.11.18

28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