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与陈冠希(Etalier des Chene)和摩登天空于2018年1月12日至2月11日期间共同呈现展览“音术”。适逢其新专辑《一只猴子第一部曲》发布之际,展览共展出22件艺术作品,其中包括由陈冠希自己独立创作或与其敬仰的艺术家合作创作的作品以及陈冠希个人收藏的艺术作品,而每一件特定的艺术作品都与新专辑中的一首歌曲相呼应。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现场报道。

艺术?音术?让我们先短暂地忘记这两个词语在读音上的双关,或许人们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同样忘了,音乐,同样是严肃艺术的重要一分子。在古希腊神话中,歌唱女神阿俄伊得是最古老的三位缪斯之一。

2017年,时隔七年之后,陈冠希发布了他的全新国语专辑《一只猴子》。与陈冠希以往所有的专辑不同,《一只猴子》堪称是陈冠希的“传记式”作品,整张专辑以前所未有的“三、二、一”倒叙的三部曲方式发行,将三部曲全部联系在一起后,《一只猴子》成为了一部以“陈冠希”自白为叙事逻辑的舞台剧。

2018年1月11日,《一只猴子·第一部曲》在798尤伦斯正式发布。不过与以往不一样的是,伴随着这些音乐的,还有许多酷炫的艺术作品——绘画、装置、影像、VR新媒体......作为三栖乃至多栖的陈冠希,在这片场地的身份,则变为了艺术家,并将他的创意性完全发挥,将尤伦斯的场馆变为迷幻灯光的未来之地。

▲ 陈冠希在展览现场

这次展出的作品与《一只猴子》系列三部曲交相呼应,彼此间有着严格又直接的对照。这不仅仅是说每件作品旁的墙壁上,都有一个二维码供观众扫描,聆听对应的歌曲(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建议你在观展时带上手机和耳机)。更是因为每一件作品背后的意义都源于陈冠希的故事、想法与感受,也因此与他所创作的、和过去完全不同的音乐产生共鸣。每章都包含了陈冠希/孙悟空的成长、痛苦和更新的不同阶段,并实现艺术和音乐的“完美婚姻”。

▲ 陈冠希(右)与薛梅(左)

▲ 左起:UCCA馆长田霏宇,薛梅,陈冠希

陈冠希将这张专辑命名为《一只猴子》,并且在封面上放上了自己童年的照片,这使得《一只猴子》三部曲更具寓意和自白式的真诚。陈冠希所指的一只猴子,既是指猴子王孙悟空——代表了一种极端的矛盾和渴望,暗示着陈冠希身上同时存在着自由和责任、独立和妥协、真理和规则、自我和从众;

也是“小屁猴EDC”——它那狡诈的笑容和它特定的行为举止,既让它成为了陈冠希最为喜爱的玩具,也为本次展览定下了基调:一个轻松、有趣而又让人思考的旅程。

▲ Medicom Toy和陈冠希:《这只小屁猴EDC》, 2017, 塑胶

展览以这位猴子王进入了天堂为开端,在那里,它曾“爽”上天:

▲ 鲁塞利·麦克莱克林:《那种不能言喻的感受》,2016,影像, 陈冠希收藏。

《那种不能言喻的感受》由陈冠希与国家地理摄影师鲁塞利·麦克莱克林合作完成;作品并不是在展示人类的天性,而是人与人之间共处的愉悦。通过描述动物的世界,来展现人的情感感受,也在“Get down”的呼声中碰到藏于自心的魔鬼。

▲ 马克·贾斯蒂尼亚尼,《洞》,2017,反射材质、光、木头、其他物件

它需要拿一箱的飞机票根(《请绑好你的安全带》),来向他的姑娘们证明自己真的忙于奔波。

▲ 陈冠希:《请綁好你的安全带》,2017,综合材料

也在太多的奔波中,孤单地看着大海,一浪一浪,不知下一步又要做些什么。

▲ 《无间道》,2016,影像:《无间道》是艺术家在最低谷的时刻,前往北极探险期间拍摄的视频

在作品中 ,这只猴子既将自己的真心献给伴侣秦舒培。

▲ 陈冠希,《雅存》,2017,布面油画

也同样感激家庭的力量

▲ 陈冠希一家

它曾受到摧残,饱受痛苦。

▲ 数字王国:《血同》,2016,全息投影,血同》呈现“作为殉难者的艺术家”的全息图。

受到了过世饶舌歌手全息投影的启发,描述过去的陈冠希,一个被迫害、并苦苦挣扎的他。正如观者所看到的,鲜血不断地从陈冠希的身体中流出,这寓意着他选择去承受生命的沉重与苦难,也在情欲中无法自拔。

▲ 诺厄·舍伯恩:《R. KELLY》,2017,综合材料。

与诺厄·舍伯恩合作的装置《R. KELLY》中包含一组散热器和加湿器,影响了他年少时对情欲的认识。通过让观众置身其中挑逗感知,闭上眼睛,聆听《热身》这首歌,来感受作品,甚至,它还会在舞台上嘶吼,与观众们振臂相呼

▲ DJ Prepare,《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2017,影印照片。

作品展示了现场音乐会所蕴含的无限可能性。这幅拍摄于草莓音乐节上的作品,手握拳头站在正中间的陈冠希,希望能传达这样的信息:拳头代表着力量,而不是争斗,当这股力量团结在一起的时候是最为强大的,人们应为更美好的未来挥拳。

作为数年后的重新回归,《一个猴子》系列不但是全国语的创作内容,同时也是陈冠希第一次在大陆发行电子唱片。一些媒体评价到,尽管这一系列在所谓的“主流浪潮”中难以判断, 但陈冠希充分发挥了他在新的互联网时代的巨大优势,新型的网络原住民们成为了他新作的巨大助力。

在另一方面,数字化的生存时代中,信息的爆炸化与碎片化是其显著特征。但正对于陈冠希来说,这也在过去为他带来了极为两端分化的影响与评价。

他曾亲身感受过网络的力量,那是一种巨大的、情绪化的、又无处不在的对抗。

于是,在《以牙还牙》中,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他的生活里受到了过多的关注,和无处不在的镜头。于是,他去偷拍那些曾偷拍了他的人,以此来作为一种戏谑的反抗。

▲ 陈冠希:《以牙还牙》,2017,智能手机、影印照片、综合材料

但事实上,网络的力量不仅限于“偷拍”。在展览开幕后的三天里,陈冠希将在UCCA的展览空间内搭建起一个玻璃房间,进行三日的行为展示。这件限时行为艺术作品命名为《我拉和吃都在这儿》,以此来探讨在公众审视之下生活甚至睡眠的无尽压力。

▲ 陈冠希,《我拉和吃都在这儿》,2017,行为艺术

这不免让人想起中国著名行为艺术家阿昌于2016年的作品《长生果》:艺术家持续三天在美术馆的展厅中不吃不喝,接受观众的随时注视与观看。

▲ 阿昌,长生果,行为,2016

然而,即便两场行为都是三天,也都是在公众的检视下吃喝拉撒。但它们仍具有本质区别,阿昌的行为更多的是某种个人修行;而陈冠希则是在作品中直接指向了他真实且现实的生存状况。

作为一名充满争议性的明星,自2008年始,陈冠希被大量粉丝以外的目光所注视。他们想看他的一切,也想扒出他的一切。而如今,我们就像处于杰弗里·罗森所说的“全视监狱”一般,多数观看多数——生活在这样的全视监狱中,我们被任何人看到也能看到任何人,被满足窥私欲的同时又被消费窥私欲。

就像本次的VR作品《妳》一样,人们戴上眼镜、透过数字,以自己为中心,肆意地、从各个方向看着他唱来唱去、跳来跳去。

▲  数字王国,《妳》,2016,虚拟现实影像

但他就在那里唱着,跳着。

你想看我,好啊,我就让你来看我是怎么做事的。“做我自己”,正如陈冠希在其同名歌曲中所言,“不然你想让我成为谁呢?”这似乎也可以在陈冠希的微博上有所体现:两千两百万名微博粉丝个粉丝,却只有一个关注——他的伴侣秦舒培。

这一切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陈冠希,他的直爽和无所束缚,他领先于时代的敏感和东西方文化的矛盾,在各种力的纠缠中让他屡屡成为争议人物。而当世人冷静下来看回看这一切,看见的终归是那个不愿被陈腐习惯束缚而坚持自我的猴子王,而这位猴子王,也渐渐地在与自己、与家庭、与世界相互和解,并把自己的过去作为未来故事的一节篇章。

作为本次展览动线的最后一件作品,装置作品《神=你》与时装摄影师尼克·奈特合作设计,探讨自我中心与不敬神等命题——陈冠希明白,尽管自己背负着光芒,但仍然不是为他人而活,他人的评价也不是一切,芸芸众生皆是如此,你我亦神亦人。

陈冠希 X 艺术

▲ 韦斯·朗,《祈祷者—画纸研究版本》,2016,布面油画及丙烯,由艺术家提供

陈冠希的私人收藏也在展览中呈现,如teamLab创作的视频装置《水粒子的世界》对应歌曲《旋律中的眼泪》;时尚插画家凯莉·比曼创作的两位悲哀女性的肖像《面纸用光了》对应着《别再哭》这首歌;雕塑家东信的《植物学雕塑“杂交植物”第三卷》是一件半有机半合成的组合作品,它与陈冠希的《装》搭配;艺术家韦斯·朗的作品《祈祷者—画纸研究版本》与歌曲《潜意识》对应,莎拉·休斯的表现主义绘画《彷如凝视太阳》则与《承诺》这首歌相对应。

▲ 陈冠希说:“找到真爱之后,其他女人都不想再看……”

事实上,陈冠希早已在大家还没注意到的时候缓步踏入了艺术的领域,他通过自己创建的潮牌接触了许多日本的艺术大师和美国的街头艺术。08年娱乐圈的大新闻让他彻底离开了娱乐圈,从这里开始专注做自己喜欢的艺术,开始记录、讲述他与艺术的故事:

▲ 陈冠希与村上隆合照

2010年,新加坡举行了一个主题为“叛逆的痕迹”的三人联展,展览展出了包括油画、装置、雕塑作品共近十件艺术作品:

▲《叛逆的痕迹》展览海报

在展览的海报里,陈冠希以法文名ETALIER DES CHENE出现,而这也是他的第一个展览,其作品主题为“我讨厌你的注视”。

▲ 陈冠希用6千支香烟组成的“眼睛”

2011年,陈冠希第一次以艺术家的身份出现在第8届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这是他的作品在内地的首次展示:

▲ 陈冠希和没顶公司合作的装置作品《光天化日》。

艺术和生活,在陈冠希这里似乎分的并没有太开。在去年VICE为他拍摄的《触手可及》中,人们可以看到他洛杉矶办公室中最抢眼的“物件”是一件名叫《Paparazzi Machine》的装置作品:

▲ 《Paparazzi Machine》

这是当代著名摄影师Terry Richardson的作品:整个画面充斥着闪光灯和镜头,整片深色的背景中闪光灯显得格外刺眼。不仅如此,它在通电后还有闪光灯的效果,并伴有咔咔的拍照声,仿佛真的在被闪光灯包围一般。

在陈冠希的收藏作品里很多充满潮牌特色的大师作品:当代艺术家Kaws2006年创办了潮牌Original Fake,进军潮流服饰市场。还与陈冠希自己开的潮牌发布联名设计,下面这幅作品就出自他之手。

办公室一楼转角处的放着的巨大恐龙,则来自纽约的艺术家Phil Frost之手。

Phil Frost擅长以其粗犷、暴戾的街头风格进行创作;其纸上作品也非常有张力,他能恰如其分地刻画平静表面下深藏的乖张、愤怒。

热爱摄影的陈冠希同样不会放过艺术家的摄影作品。陈冠希将一幅Sam Friedman的摄影作品挂着过道的右侧,作品中,一对情侣在夕阳中拥抱,整个画面充满落日暖暖的色调。

关于艺术家

陈冠希(Etalierdes Chene),1980年出生于加拿大温哥华,是一位艺术家、音乐人、时尚设计师和企业家。“3125C”是一间展出现代艺术作品、一次性时尚设计和陈冠希私人档案中具有纪念意义的物品的限时画廊,它于2015年在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首次亮相,并于2016年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呈现。他曾与N.A.S.A组合的山姆·斯皮格尔、音乐人詹姆斯·方特勒罗伊和制作人诺赛·辛等著名人物展开音乐合作。他是唱片公司Clot MediaDivision的创始人,其音乐形象已为他在Instagram上赢得了逾一百万粉丝,他也拥有超过两千两百万名微博粉丝。

展览信息

展览名称:音术

艺术家:陈冠希

展览日期:2018.1.12-2.11

展览地点: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