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2015年12月3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中华艺术宫、中国美术学院共同主办的“东方葵Ⅱ——来自葵园大地的报告”许江艺术大展在中华艺术宫开幕。十二年来,许江一直跋涉在一条与葵相伴的创作与生命旅途之上。从小亚细亚高原的“远望当归”,到内蒙古雪原的“沧桑如醉”,从象山葵园的“重生之炼”到阿尔泰荒原的“群葵即人”,再到嘉兴南北湖的“此在即诗”。此次展览是许江近十二年创作生涯的集中展示,共展出大型油画六十余幅、系列水彩百余幅,以及一系列大型雕塑作品。

开幕式现场

5O0A3337

▲开幕式现场

5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致辞

 刘大为在致辞中说,许江通过葵抒怀、言志、畅神,他所绘的葵,不是这一代人的故事,而是一个可以超越代际的主题。向阳花充满了历史感、指向性,是一种发人深省的植物。许江选择这个主题,是有着哲学的思考和诗意的表达,他的创作赋予了葵深刻的内涵,让观者激动,让观者感同身受。刘大为说,自己十分佩服许江的坚持,在十二年中,许江只坚持这一个题材进行创作,他不仅用手,用笔,更是用思想,用精神进行创作。

6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致辞

范迪安在致辞中说,本次展览,是许江画葵12年的总结。在许江的艺术生涯中,他一直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思想,生根大地,坚持文艺创作既要接地气又要攀高峰的理念。他的言和行,他的思想和实践,有着突出的一致性。几十年来,许江把自己的思考和实践和这个时代的变迁发展结合起来,他的身上有着塑造人民精神的理想,有着植根大地的情怀。

范迪安认为,许江的葵,可谓是塑造了时代视觉的一部史诗。一方面,许江始终把自我的情怀和时代体现的精神相结合,从早期表达的都市、现实生活,到后来集中到精神象征的葵的主题,许江一直关注对时代的思考,把自己融入到时代的变迁发展伟大进程。许江在有限时间里提纯思想,这和他宽广的意识是分不开。

说葵是一部史诗,还因为许江的艺术思考始终站在中国美术在全球美术碰撞中谋求发展的大背景之下。他一面坚守油画从心到手,一面放开眼界,兼容今天艺术发展的特质。他的作品首先能打动人,引人入胜,同时也提示我们在今天视觉图像创作中如何坚守艺术价值。他的视野、视角如同影像般流动,也有俯瞰大地的宽阔感,在油画领域里打开了更多维度。

同时,许江将自己的作品落实在诗的范畴中。他追溯传统,挖掘中国艺术美学中的诗性关怀。一卷葵,展开的不仅是历史,更有诗性。先秦《诗经》中的”七月流火“,《长歌行》中的“青青园中葵”,王维的“松下清斋折露葵”……古人们曾经描绘过的葵的意向,如今在许江的作品中有了可视的形象。

简而言之,许江的“葵”,由诗意展示了个性,由语言方式展示了当代性,由内涵体现了精神性。

7

▲中国美协副主席、上海市文联主席、中华艺术宫馆长施大畏致辞

许江的作品很大给观者一种深沉的历史观和浓烈的沧桑感,因为它隐含着一代人的记忆,有幸福的,有苦涩的。许江的葵,是生活磨练之后的顿悟,是一代人骄傲的理想,是对生命的敬畏,是一代人坚定信念理想不死,是守望者的良知……

施大畏说,画家是一片土地的儿子,许江的成果是他满腔热血和家国情怀融化在笔下,化作的永不凋零的葵。艺术家都是做梦的人,葵园是许江的梦,是一首诗。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葵园,那里是梦开始的地方。许江用画笔重塑了中国精神,重建了一代人的精神家园。

8

▲中国美院教授、著名油画家全山石

全山石老先生幽默地将许江称为是“超人”,是美术界的“达人”。因为许江除了正常的教学工作之外,还有繁重的社会工作,与此同时保持了高质量高数量的创作,还每年都坚持举办一次大型展览。全山石说,这样努力工作着的许江令他感动,如果不是有使命感,有担当的人,是无法具有这样大的能量。

全山石说,许江艺术本身也体现了他的使命和担当。他画的不是自己,是一代人,一段历史。这种历史的使命担当对艺术家来讲是极其可贵的。本次展览中还展出了百余幅许江平日创作的小尺幅纸上作品,全山石认为,这些作品不亚于大作品,很多都是现场写生。这意味着许江的作品和他本人的生活紧密相连,不断在生活中进行美的发现、美的创造,增进道德判断力,道德荣誉感,不断深化东方葵。全山石最后表示,在时代潮流中,许多画家都忘记了时代感和责任性,如今正是重畅艺术应该人民服务,应该将时代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之时。

IMG_7353

▲艺术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油画学会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致答谢词

许江在致辞中说,自己画葵,从48到60岁,这人生中最富精力的十二年都给了葵。从2006年开始,许江几乎每一年都举办一次有关葵的大型个展,葵已经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在这十二年持续的葵园劳作中,葵成为了肉身,不仅象征着已逝的让人热泪盈眶的青春,也记录着缓慢持久的生长。多少世事会被尘埃湮没,葵被画入了图中,转化为切肤的生命体验。许江说,“这些缓慢生长的生命,也蕴含我们在其中的存在,是今天仍然延续的情意结。这是否能让葵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肉身,为一代人造型立像。”

葵是许江的心灵家园,他希望观者穿行在葵园,能够被唤起心灵的沟通和感怀,能够在葵园中聆听人民史诗的钟声。

IMG_7033

▲上海美术馆副馆长、艺术家、策展人李磊主持开幕仪式

凤凰艺术专访

2059768306

▲艺术家、中国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许江接受“凤凰艺术”记者采访

许江用葵园借喻一代人的精神内核,精神守望。对许江而言,葵的坚强与炙热燃烧,别具东方性,比梅兰竹菊更能象征这一代中国人的意象与情怀。

许江说,东方葵内在的燃烧的内涵,可能会与西方的葵不同。作为50年代出生的中国的这一代人,有革命、文革的经历,曾经是向阳花开的一代人,因此这种群体的燃烧可能是西方人很难体会到的。后来改革开放,到了一个新的时期,这一代人继续昂首怒放。如今三十多年过去,历经沧桑,仍然怀抱理想,可能有一些糟粕,但是依旧坚强。中国人有咏物的传统,但是用梅兰竹菊无法表现这一代的中国人。葵可以,因为它燃烧、坚强、草根、炙热,是一种充满激情炙热的植物,它在任何贫瘠的土壤里头,都能够生根开花结果。葵特别具有一种东方性,这种东方的意象,东方的诗性,足够让我们拥有内在的情怀去追怀葵园深处的那样一种四季,那样一种风光,那样一种生命的人民诗史的钟声。

追溯传统,挖掘传统美学中的历史与诗性关怀。许江的“东方葵”展开的是一部视觉史诗,既有古代诗歌中一唱三叹的诗性,同时也带着个人与家国命运同构的大惆怅,和对历史与精神根源的大追问。

许江在接受采访时说,因为中国的诗经有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它一唱三叹,比如说《黍离》,三段只改了六个字。这种一唱三叹的方式是非常东方式的,所以在许江的绘画当中,有很多重复,有很多层叠。葵被编制成一堵铁壁铜墙,从这个铁壁的深处,长出一些顽强的花朵。葵的内在性格被外化出来,但是它始终保持着一唱三叹的诗性。诗经《黍离》中的周大夫喟叹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他在寻找一个根本的东西,一个永远依靠的东西,这个也正是许江绘画里所追寻的,精神的根源。葵会老去,逝去,但葵代代生长。但是它内在的精神,它的向阳,它的燃烧,它的坚强,与人的精神内核是一致的,许江在这里找到了自己。所以,葵是一代人的肉身,是群体肉身。人在葵园中生长,葵也在人心里生长。若是了解到这一点,无论是年轻人、老人都能够沟通,都能够形成一个精神的共同体。

对话凤凰艺术

2042629632_副本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士明对话“凤凰艺术”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士明,作为本次展览的主要策展团队成员之一,在展览现场与“凤凰艺术”对话中,对本次展览的结构与许江的创作历程做了进一步的介绍。本次展览从结构上看是葵园的发生现场。

葵园十二景-西风瘦Ⅰ布面油画Ⅰ180cm×200cmⅠ2005

▲葵园十二景 西风瘦 布面油画 180cm×200cm 2005

许江与葵园的第一次邂逅是2003年8月,在马尔马拉海附近的小亚细亚高原上。那是他生命中的重要时刻、艺术生涯的决定性瞬间,许江把这次邂逅称作是命运的礼物。那一瞬间,令葵成为他延续12年的创作主题。2006年葵系列作品第一次在中国美术馆展览的时候,主题叫“远望”。那时的葵是对荒寒大地的描摹,对“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这种中国古典情怀的抒发。高士明强调说,许江从最初切入到葵这个主题的时候,他就不是在画一种植物、一片风景,而是把它当成“大地”来画的。这不是风景画,而是历史画。

青葵Ⅰ布面油画Ⅰ280cm×900cmⅠ2008

▲青葵 布面油画 280cm×900cm 2008

秋葵会否变红Ⅰ布面油画Ⅰ280cm×900cmⅠ2008

▲秋葵会否变红 布面油画 280cm×900cm 2008

晚风为谁而追Ⅰ布面油画Ⅰ280cm×720cmⅠ2009

▲晚风为谁而追 布面油画 280cm×720cm 2009

高士明认为,如果说早期的葵园系列作品还带有许江个人的抒怀和抒情,到2009、2010年前后,许江的作品则有了一个转折。原本鸟瞰式的大地,历史性、废墟感的风景,慢慢变了,葵开始竖立起来,耸立起来,开始具有纪念碑的意识。

长空艳Ⅰ布面油画Ⅰ180cm×200cmⅠ2011

▲长空艳 布面油画 180cm×200cm 2011

仲夏叶Ⅰ布面油画Ⅰ180cm×200cmⅠ2011

▲仲夏叶 布面油画 180cm×200cm 2011

无地花Ⅰ布面油画Ⅰ280cm×1080cmⅠ2010

▲无地花 布面油画 280cm×1080cm 2010

高士明介绍说,许江每一次看到葵园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从小亚细亚高原的“远望当归”,到内蒙古雪原的“沧桑如醉”,到象山葵园的“重生之炼”。在象山葵园,他看到无地花,看到葵被从大地剥离了之后,所剩下的肉身和躯体。此时的葵园有几分矛盾,一面是生如夏花的灿烂,一面是迎向死亡的献祭。

东方葵-如噎 Ⅰ布面油画Ⅰ280cm×540cmⅠ2015

▲东方葵 如噎 布面油画 280cm×540cm 2015

东方葵-逆生Ⅰ布面油画 The Oriental Sunflower-Against the Currents Ⅰ oil painting 280cm×540cm Ⅰ 2015

▲东方葵 逆生 布面油画 280cm×540cm 2015

在新疆阿尔泰荒原,国土西北角的大地上,许江再一次见到了葵,那是满山遍野如同燎原火焰一般的老葵。它们在历史的荒原上,在阳光的箭羽下经历着生死轮回。在这里,葵的献祭意味更强烈,那里又像祭坛,又像剧场。这一批作品构成了东方葵系列的主题。

高士明进一步阐释到,此时许江的葵从抒情诗变成了史诗,个人的情怀慢慢开始转化为悲悯的、大的历史性关照。东方葵有双重东方性。一方面,这是典型的中国油画笔性,许江还特意使用长卷的形式向中国传统手卷致敬。这一种东方性是用当代的、但是带有东方意味的笔性去形成一种新的具有东方气质的油画语言。另一方面,东方性是指“群葵即人”。葵就是他这一代人的象征。传统文人讲“梅兰竹菊”,但是它们似乎无法恰当匹配20世纪的中国人。在这段历史中,文人世界消失了,那一代人是经过革命,文革,经过各种泥沙俱下的历史锻造、洗练、磨砺出来的群体。许江希望呈现这种历史经验,并且从这里面获得一种诗性。他笔下的葵,带着20世纪中国人所塑造出来的非常特殊的一种东方性。

静候Ⅰ布面油画Ⅰ50cm×300cmⅠ2015

▲静候 布面油画 50cm×300cm 2015

09 倾覆者之一Ⅰ布面油画Ⅰ50cm×300cmⅠ2015

▲倾覆者之一 布面油画 50cm×300cm 2015

而当2015年,许江在嘉兴南北湖写生的时候,有了新的感受:他捕捉到了台风刚过的遍地狼藉。对画家来说,那里有现场感、戏剧性,好像是戏剧的刺点在那时那刻那地发生了。

古人讲:“画师造化,画夺造化。”高士明说,“作画要夺过来,要把现场的气息夺过来,不仅要把眼前的画面夺过来,也要把造成画面的事件夺过来,南北湖的这几张写生是有这样的感受的。”高士明从许江的画面中,感到了艺术家呼之欲出的冲动,一种迫不及待想进入下一步创作的欲望。所以这个展览是许江前12年创作的一个总结。

东方葵-黍离Ⅰ布面油画 The Oriental Sunflower-Drooping Heads Ⅰ oil painting 280cm×540cm Ⅰ 2015

▲东方葵 黍离 布面油画  280cm×540cm 2015

高士明认为,许江的葵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是诗性。他的葵带着一种天问式的喟叹,一种将个人和家国命运同构的大惆怅。高士明说,这一点在是中国文化中是极其重要、源远流长的精神内核。这种“悲从中来”并无对象性,不是为了某一件事而感伤,而是与更巨大的时间单位、更大的历史命运联系在一起,完全超出个人的抒怀,把自己承接在大的历史性感知中。所以,许江的葵不是风景画、宁可是历史画。同时,它不是去呈现一个历史事件,而是把自己在历史中呈现出来,呈现的是“我在其中”的历史,是历史的“有我之境”。

高士明说:“个人生命经验就是历史的经验,历史必须从我的肉身、我的切身生命中流淌过去,泥沙俱下。这种感受是东方葵的历史性所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葵其实不仅是许江这一代的造像,而是一个可以超越代际的东西。”

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依照中国艺术传统中特有的观物方式,分为四个主题板块:“俯仰-共生”、“重屏-东方葵”、“层览-葵平线”以及“综观-百塑百葵”。这四个板块以雕塑、油画、水彩等艺术形式,发显出中国传统的艺术精神与美学特质。

7O8B7290

▲展览现场

其中,“俯仰”是指展览序厅中訇然耸立着的雕塑葵群,它们如同暗夜中的流火,奔涌、升腾,凝聚而为一代人激越的精神塑像,展现出“俯仰一世”的人生兴怀和历史感慨。

5O0A2636

▲展览现场

7O8B7046

▲展览现场

7O8B7039

▲展览现场

7O8B7052

▲展览现场 

“重屏”部分则以十四道大型画屏展示了许江最新创作的油画巨制《东方葵》系列,呈现出层峦叠嶂、黄钟大吕般的恢宏气度。

7O8B7115

▲展览现场

7O8B7151

▲展览现场

“层览”以阵列般的油画长卷向中国画的手卷传统致敬,展现出一个辽远而隽永的横轴视界。

5O0A2645

▲展览现场

5O0A2640

▲展览现场

第四部分“综观”中则展出了凝重奇崛的铸铜雕塑《一花万果》以及百余件纷纭群化的水彩作品,探讨东方美学中“浅深聚散,万取一收”的观象之道。

此外,本次展览还特别呈献给观众一个题为“此在即诗”的文献展,该板块是由许江教授的数位硕、博士生制作完成,他们系统梳理了艺术家十二年来所经历的葵园发生现场和展示现场,并以图文结合的方式对许江创作中的十个关键词进行了深入解读。

 展览作品

绿云Ⅰ布面油画Ⅰ50cm×300cmⅠ2013

绿云 布面油画 50cm×300cm 2013

东方葵Ⅰ狂飚Ⅰ布面油画Ⅰ280cm×540cmⅠ2014

东方葵 狂飚 布面油画 280cm×540cm 2014

藿风Ⅰ布面油画Ⅰ50cm×300cmⅠ2013

藿风 布面油画 50cm×300cm 2013

东方葵-涌葵Ⅰ布面油画 The Oriental Sunflower-Gushing Sunlfowers Ⅰ oil painting 280cm×540cm Ⅰ 2015

东方葵 涌葵 布面油画  280cm×540cm  2015

东方葵-铜壁Ⅰ布面油画 The Oriental Sunflower-Bronze Walls Ⅰ oil painting 280cm×540cm Ⅰ 2015

东方葵 铜壁 布面油画  280cm×540cm 2015

 展览信息

东方葵Ⅱ 展览海报

东方葵Ⅱ 展览海报

展期:2015年12月4日-2016年2月28日

地点:中华艺术宫中厅、20、21号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