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任伯年的“大俗”“大雅”

任伯年的“大俗”“大雅”

2020年是海派书画巨擘任伯年诞辰180周年。

徐悲鸿吴昌硕浮世绘葛饰北斋八大山人任伯年

艺术家:谁还是不是个“宝宝”

艺术家:谁还是不是个“宝宝”

当现实的世界带你顺时针生长,愿艺术的世界陪你逆时针生活。

毕加索梵高蓬皮杜艺术中心自画像杰夫·昆斯杜尚

尚未完成的“包裹” 大地艺术家克里斯托辞世

尚未完成的“包裹” 大地艺术家克里斯托辞世

当地时间2020年5月31日,大地艺术家克里斯托·弗拉基米罗夫·贾瓦契夫(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在纽约市的家中去世,享年84岁。

公共艺术蓬皮杜艺术中心大地艺术科罗拉多大峡谷珍妮-克劳德

原来是她启发了穆夏的“穆夏风”

原来是她启发了穆夏的“穆夏风”

尽管在他去世以后,他曾经一度被认为是不再流行,但是事实证明,穆夏的作品在不同的时代仍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文艺复兴艺术教育哈姆雷特穆夏美少女战士

是他将红磨坊打造成“百年网红”

是他将红磨坊打造成“百年网红”

现实也很讽刺,正是他经历的一切苦难成就了今天被我们所知的劳特累克。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梵高博物馆后印象派劳特累克

朱利安·施纳贝尔:天马行空的尝试

朱利安·施纳贝尔:天马行空的尝试

“我非常清楚而坚定地知道自己是一位画家,包括电影在内的、我的所有艺术表现都源于我是一名画家。” ——施纳贝尔

油画威尼斯双年展安迪·沃霍尔朱利安·施纳贝尔

怪才们的“灵魂伴侣”

怪才们的“灵魂伴侣”

天才并非曲高和寡。

超现实主义波普艺术达利巴斯奎特新表现主义濑户内国际艺术节

“S v Z”到“分流” 一位艺术家的一点追求

“S v Z”到“分流” 一位艺术家的一点追求

陶芭·奥尔巴赫(Tauba Auerbach)是一名可以完美代表今日旧金山的艺术家。

现代艺术立体主义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新美术馆

文徵明:不急不躁的“笨小孩”

文徵明:不急不躁的“笨小孩”

虽然走得慢些,却取得了最大的成就。

艺术创作文徵明唐伯虎祝枝山翰林院陈淳

弗朗西斯 · 培根:脸之于我

弗朗西斯 · 培根:脸之于我

脸,我盯着它看,想找到一个理由,让我去经历这“毫无意义的意外”,这生命。

肖像画莎士比亚弗朗西斯·培根画室乔伊斯

约瑟夫·康奈尔的微型艺术世界

约瑟夫·康奈尔的微型艺术世界

他外表腼腆而不张扬,却因其独特而精美的艺术获得了同时代那些最张扬的名人的友谊。

现实主义草间弥生私人博物馆大都会歌剧院苏珊·桑塔格康奈尔

“飞翔”的Kaws:从街头涂鸦到天价拍卖

“飞翔”的Kaws:从街头涂鸦到天价拍卖

KAWS制造的卡通形象受很多人喜爱,跨界众多,离不开他多年在SVA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插画系的艺术生涯,也是纽约作为世界艺术中心的又一颗璀璨的明星。

设计师艺术品市场插画波普艺术街头艺术KAWS

安东尼·葛姆雷:带你领略空间的“混沌”

安东尼·葛姆雷:带你领略空间的“混沌”

对我来说,身体与其说是一个物体,不如说是一个地方:身体“在”空间里,身体“作为”空间。——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

威尼斯双年展艺术创作3D澳大利亚卡塞尔文献展

浮世绘:日本江户时代的风物

浮世绘:日本江户时代的风物

浮世绘版画,通常指日本的木刻水印风俗画。它是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7年间)兴起的一种独特的民族艺术,主要描绘人们日常生活、风景和演剧,深得人们喜爱。

浮世绘葛饰北斋歌川国芳月冈芳年歌川广重

波纳罗蒂·米开朗基罗的“颂歌”

波纳罗蒂·米开朗基罗的“颂歌”

谁来拯救我,我快要画死了,无所谓荣誉,我在这么一个糟糕的地方,我不是画匠……

米开朗基罗佛罗伦萨西斯廷教堂意大利文艺复兴美第奇梵蒂冈

“白阳青藤”的写意人生

“白阳青藤”的写意人生

陈淳和徐渭是明代两位富有创造精神的个性派绘画大师,他们创立了大小写意花鸟画风格,开拓出花鸟画的新天地,在画史上并称为“白阳青藤”。

上海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南京博物院首都博物馆陈淳徐渭

马蒂斯的“交响乐”

马蒂斯的“交响乐”

这个一生画了大量女人并与色彩相伴的艺术家,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我好像被召唤着,从此以后我不再主宰我的生活,而它主宰我。”

亨利·马蒂斯艺术品收藏油画作品新印象派

艺术家的星座表达

艺术家的星座表达

如果将艺术家按照星座来分门别类,从他们的故事里我们也许能反过来得到一些关于星座的新见解。

毕加索梵高莫奈草间弥生达·芬奇马蒂斯葛饰北斋萨尔瓦多·达利

让·杜布菲:半路出家的叛逆者

让·杜布菲:半路出家的叛逆者

41岁的让·杜布菲最终下定决心踏上艺术之路,但没有人会给他打上“大器晚成”的符号。

当代艺术雕塑家抽象绘画版画家让·杜布菲

他把沙子和蝴蝶翅膀“变”成了美丽的艺术作品

他把沙子和蝴蝶翅膀“变”成了美丽的艺术作品

“我相信野蛮的价值,我指的野蛮是直觉、热情、情感、暴力与疯狂。”——让·杜布菲

当代艺术让·杜布菲抽象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