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达·芬奇的伟大和普通

达·芬奇的伟大和普通

在法国,虽然生活变得平静安逸,但曾中风、且右手开始麻木的达·芬奇以左手持续不懈、争分夺秒地投入工作中。

文艺复兴达·芬奇蒙娜丽莎卡拉瓦乔自画像装置

19世纪传统绘画的新秀

19世纪传统绘画的新秀

萨金特、索罗亚、佐恩等作为同时代的画家,在19世纪末赴法学习绘画时,正是印象派与学院派并存的时代。本就有着严格造型训练经历的他们,对于当时巴黎所谓的先锋派艺术始终保持着冷漠的态度。他

摄影师肖像画萨金特学院派哈尔斯安德斯·佐恩

不要把丢勒丢了

不要把丢勒丢了

1471年5月21日,神圣罗马帝国的纽伦堡 (今日德国) 诞生了一位北方文艺复兴最重要也最优秀的艺术家之一:阿尔布雷希特·丢勒 (Albrecht Dürer)

文艺复兴版画风景画水彩画丢勒卢浮宫博物馆

吴冠中:被“线”串起的艺术人生

吴冠中:被“线”串起的艺术人生

如作品中绝无抽象、不写意,那便成了放不上天空的风筝。但当作品完全断绝了物象与人情的联系,风筝便断了线。我探求不断线的风筝!——吴冠中

文艺复兴法国艺术创作山水画水墨创新吴冠中中国美术馆

孤独的艺术家

孤独的艺术家

也许你的孤独会成就你的才华,可是我由衷的希望,这世界上不会再有孤独。

印象派高更自画像格陵兰静物

他用色彩再现人类自然的美妙

他用色彩再现人类自然的美妙

委拉斯开兹,又译名委拉斯贵支,全名迭戈·罗德里格斯·德席尔瓦-委拉斯开兹,是文艺复兴后期西班牙最伟大的画家,对后来的画家影响很大。

文艺复兴肖像画西班牙委拉斯凯兹

北宋崔白与九只麻雀

北宋崔白与九只麻雀

崔白一生,几乎都是在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情况下寒酸度日的。好在,苍天有眼,因所绘《夹竹海棠鹤图》被宋神宗首肯并赏识,到图画院任艺学,后来又升为待诏。

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花鸟画宫廷画崔白

擅长画肖像画的谢洛夫

擅长画肖像画的谢洛夫

瓦伦丁·亚历山德罗维奇·谢洛夫是巡回展览画派后期著名的画家,列宾最有才气的学生。

印象派肖像画俄罗斯素描写意画谢洛夫

一纸海报 让他在巴黎一夜成名

一纸海报 让他在巴黎一夜成名

人们或许不知道,在知天命的年纪,正当风靡西方的新艺术运动将穆夏推上个人名望的巅峰,他却毅然放弃商业性绘画给自己带来的盛誉和安逸,决绝转身。

自然插画艺术创作建筑设计版画海报阿尔丰斯•穆夏

盛名之下的王献之

盛名之下的王献之

盛唐以后儒家思想教条在消退,人们的观点又发生变化了,重新看到王献之的重要性,发出与唐太宗不同的声音。

表现主义魏晋狂草王献之书法

王羲之的“另类”解读

王羲之的“另类”解读

你知道,王羲之的优秀书法作品是在人生最后10年中完成的吗?

中央美术学院王羲之书法作品书法家兰亭序陈老莲

你需要知道的10位20世纪的艺术家

你需要知道的10位20世纪的艺术家

英国主流媒体《泰晤士报》评选出 20 世纪最伟大的 200 位艺术家。

毕加索莫奈安迪·沃霍尔克里姆特蒙德里安

达明·赫斯特开启“创作模式”

达明·赫斯特开启“创作模式”

樱花短暂的花期常常使人将其同死亡联系在一起,但是在赫斯特看来,一切事物中都同时蕴含着生与死。

特纳奖泰晤士河画布创作达明·赫斯特

不断“突围”的克里斯·马丁

不断“突围”的克里斯·马丁

日前,马丁在洛杉矶大卫·科丹斯基画廊举办的旧作展“八十年代”,让这位多产,并且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成功的艺术家重返其在布鲁克林默默探索的1980年代。

涂鸦极简主义街头艺术克里斯·马丁大卫·科丹斯基画廊

月亮先生:保罗·高更

月亮先生:保罗·高更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一个画家的追问,全人类都在寻找答案、他便是保罗.高更(Paul Gauguin,1848-1903)。

梵高印象派高更毛姆

徜徉在惠斯勒音符般的色彩中

徜徉在惠斯勒音符般的色彩中

“惠斯勒的母亲”传递的是一种库尔贝式的写实,一种对具象的真切和记录,一种充满故事和情感的叙事。事实上惠斯勒也曾一度靠近过库尔贝。

印象派美学抽象艺术绘画作品惠斯勒唯美主义

金农:笔墨之间的“超然人生”

金农:笔墨之间的“超然人生”

你们那么成功了,我失败一下下怎么了 ?

书法碑帖雍正金农扬州八怪乾隆

达·芬奇:当开挂成为一种习惯

达·芬奇:当开挂成为一种习惯

500年间,随着对列奥纳多材料的不断挖掘,人们对于他的认识相比500年前其实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达·芬奇蒙娜丽莎建筑师几何图书馆佛罗伦萨最后的晚餐

帕哈里笔下的印度宗教艺术

帕哈里笔下的印度宗教艺术

说起宗教文化,不同国家的神明大多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印象。印度教中的神却不一样,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视觉艺术印度民间艺术细密画

跨界给艺术圈带来了什么?

跨界给艺术圈带来了什么?

一个风景本身并不存在,因为它的外观随时都在变化;但周围的气氛将它带入生活,空气和光线,这对我来说不断变化,只有周围的气氛才是给予受试者真正的价值。

装置艺术艺术创作德国公共艺术灵感城市景观沃尔夫冈·莱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