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HauserWirth画廊 2021-09-23 09:32

2021年9月26日至11月28日,龙美术馆(西岸馆)将推出展览“乔治·康多:图像殿堂”,这是乔治·康多(George Condo)在亚洲迄今为止最大规模个展,由马西米里亚诺·吉奥尼(Massimiliano Gioni)担任策展人,并与知名建筑师安娜贝尔·塞多夫合作布展,呈现200余件绘画、雕塑及素描作品,聚焦于康多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重要的周期创作与作品系列。康多并没有顺应观念艺术的趋势,而是勇敢逆行,成为七十年代以来回归绘画潮流的先锋之一。

乔治·康多:图像殿堂

策展人:马西米里亚诺·吉奥尼

展览时间:2021年9月26日至11月28日

展览地点: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

1

▲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图像殿堂》(The Picture Gallery),2002,油彩 画布,152.4 x 142.2 厘米,© 乔治·康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本次展览由⻢⻄⽶⾥亚诺·吉奥尼策展,聚焦于康多⾃上世纪七⼗年代末以来重要的周期创作与作品系列,这些作品定义了康多的艺术。此前的⼏⼗年,观念艺术盛⾏,⽽康多在七⼗年代末作为先锋之⼀引领了回归绘画的潮流。 

展览标题取⾃康多2002 年的⼀幅画作,整个展览将成为⼀座展示虚构肖像的殿堂:想象中的远古祖先与虚构的堕落贵族肖像,悬挂在⻰美术馆(⻄岸馆)主展厅洞⽳般的空间内,宛如⼀座腐朽的未来主义城堡⼤厅。

展览以全新的绘画作品“蓝调图像”系列为起点,拉开帷幕。在该系列作品中,康多结合自由的笔触和象征符号,重塑了传统的画面语言,灵活运用蓝调与自由爵士等音乐元素来谱写一曲视觉的“哀伤挽歌”。谈到这些作品,康多形容它们为“在新冠疫情时代下被迫适应‘新日常’的无奈与悲叹”。

2

▲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A小调布鲁斯》(Blues in A Minor),2021,油彩 亚麻布,203.2 x 177.8 厘米,© 乔治·康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Lance Brewer

康多的“蓝调图像”系列与此次展出的早年重要作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过去他热衷于刻画虚构生物、卡通形象、和他标志性的“对映体”,他如同传统绘画大师一般一丝不苟地专研这些人物的形态。康多精通传统绘画技巧,却不拘泥于形式,因此在这次展览中观众也可以一睹康多变化多端的风格。他在过去四十年间创作的30多幅人物肖像画以强大的视觉冲击力几乎填满了龙美术馆一整面展墙,琳琅满目,让观众宛如走进巴黎沙龙的会场。康多以敏锐的洞察力和对人物面相的疯狂想象力,创作出一幅幅怪诞角色的肖像画。这些角色不一而同都散发着神秘气息,却又像荒谬的小丑,演绎着一出出悲喜交加的人生戏剧。

3

▲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小比莉》(Little Billie),2004,油彩 画布,127.0 × 101.6 厘米,© 乔治·康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Martin Parsekian

康多的雕塑作品展现了他对人类心理一贯的探索,并将这个理念延伸到了三维的物理空间,创作时采用了金属浇铸工艺来展现他的传统雕塑技巧。然而,康多具象的创作手法无拘无束,他利用切割法分解阶级性与习俗性的叙事,随心所欲地重塑艺术史与年代学。

4

▲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亚特兰大》(Atlanta),2002,铜绿 青铜,14.0 × 14.0 × 15.2 厘米,© 乔治·康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他内心里未来主义和拟古主义的对峙在“黑色图像”系列里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是一组康多创作于2019年、鲜少被展出的系列作品,描绘了众多生化人和机器人对自身的存在感到疑惑和恐惧,乃至被推至生存的边缘奋力挣扎的景象。

5

▲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非人类》(Inhuman Being),2019,油彩 亚麻布 颜料棒,208.3 × 213.4 厘米,© 乔治·康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Martin Parsekian

在“美国之翼”系列中,康多以油画与大型丝网印刷描绘出了美国垃圾食品、B级片电影及电视角色,这些形象往往被康多手绘的角色所覆盖。康多对美国文化刻薄的演绎在“美国之翼”中体现无遗,也反映出美术馆在塑造民族认同感与文化自信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6

▲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好时》(Hershey's),2003,丙烯 布面,177.8 × 203.2 厘米,© 乔治·康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Martin Parsekian

康多与艺术史系统性的对峙同时体现在他的创作媒介与艺术主题两方面,这一对峙也延续到了描绘虚构贵族人物肖像的“新文艺复兴”系列。在这些作品中,康多再次混合了他精湛的作画技艺与反传统的创作手法。

7

▲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移动艺术家》(The Portable Artist),1995,油彩 布面,495.3 × 464.8 厘米,© 乔治·康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同时展出的还有一系列以2020年悲剧事件为灵感的油画棒作品系列。其中《带着口罩的父女》与《碰壁》,康多反思了关于孤独、亲密关系、距离等在过去一年半中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种因素。

8

▲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戴口罩的父女》(Father and Daughter with Face Mask),2020,丙烯 亚麻布 颜料棒 金属漆 蜡笔,208.3 x 203.2 厘米,© 乔治·康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Thomas Barratt

除了首次与观众见面的“蓝调图像”系列作品外,本次展览还将首次呈现康多的全新系列作品“玩具头”。在这个系列中,康多继续探索主观视角的构建与重塑自我的无限可能性。

9

▲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巨型玩具头》(Monumental Toy Head),2021,油彩 亚麻布,300.4 x 266.7 厘米,© 乔治·康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Thomas Barratt

展览末尾将展出70余件素描作品,其中既有艺术家少年时代创作的草图,也有近年来为创作油画与大型作品而潜心研究时创作的底稿。这些绘画跨越了四十年的岁月,让观众能够以独特的视角一览康多热情洋溢的创作过程。

(原标题:H&W艺术家:乔治·康多亚洲最大规模个展即将于上海龙美术馆揭幕。文字、图片来源HauserWirth画廊,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