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艺术商业 2021-02-05 08:01

原标题:美术馆的咖啡厅,比艺术还好看!

咖啡与艺术一直都有着深厚的渊源。

奥地利诗人彼得·艾腾贝格曾说“我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这里的“咖啡馆”所指的就是维也纳的重要文化地标——中央咖啡馆,卡夫卡、茨威格、霍夫曼斯塔尔、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等等都曾是这里的常客;四只猫咖啡馆因为毕加索而声名远扬,毕加索更是为其亲手设计了第一份餐单。

1

奥地利中央咖啡馆

位于巴黎左岸的花神咖啡馆一直以其知识分子精英光顾著称,人们常能在这里看到萨特与西蒙·波伏娃这对情人的身影。直到今天,花神咖啡馆依旧是巴黎文化界名流聚会的场所;熟悉印象派的估计会对盖尔波瓦咖啡馆不陌生,这里曾是“失意者”的联盟,日后大名鼎鼎的印象派画家马奈、莫奈、西斯莱、德加、塞尚、毕沙罗……都曾在这里饶有兴致地谈论着艺术和理想。

2

花神咖啡馆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咖啡馆,艺术史会是怎样?

对于美术馆来说,咖啡厅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它不光是一个休憩的场所,更提供了一种无可替代的体验,承担着思想的碰撞和交流。

咖啡厅对美术馆来说意味着什么?

美术馆的咖啡厅在今天看来已经司空见惯,但其实并不一直如此。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最早提出了在博物馆提供食物的概念,并于1856年开设了世界上第一家博物馆的咖啡馆,在当时被称为“茶点室”( Refreshment Room),为参观者提供茶点和一些面包。

3

The Centre Refreshment Room (later named The Gamble Room), late 1860s.©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一家一流的咖啡馆,并附设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博物馆。”这是1988年上奇公司印在六张宣传V&A海报上的广告语,这句话直到三十年后仍然被人津津乐道,以至于常常被博物馆餐厅营销时所引用。

4

V&A The Gamble Room      

直到20世纪,才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文化机构注重游客基础设施的建设,其中最主要的莫过于咖啡馆、餐馆和酒吧,而它们共同的目标是:吸引公众延长参观时间,当然还有引导游客消费。

以博物馆最多的美国为例,博物馆/美术馆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三个渠道:24%来自于政府支持;38%来自于私人部门的捐赠;其三才是博物馆/美术馆自主运营的收入,运营收入又包括门票、餐饮、衍生品商店等等。而其中,靠门票所带来的收入微乎其微,仅仅占5%,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美国文化机构选择升级餐饮体验,其中一些更是由名厨亲自上阵管理。其背后的战略意图是让博物馆餐厅本身成为一个地标,从而帮助建立与博物馆之外的社区联系。

5

位于蓬皮杜艺术中心顶层的Georges餐厅

2020年初,泰特以将近39500英镑的薪水刊登广告招聘一位咖啡师,这一消息让艺术界大跌眼镜,因为这一薪资超过了伦敦艺术策展人的平均工资——37300英镑。虽然社交网站中不乏“骇人听闻” “郁闷”等评价,但从另一个侧面也证明了咖啡对美术馆的重要性。

6

卢浮宫咖啡厅

想象一下,在经历了几个小时的徒步观展后,有一个视野开阔、风景优美的地方可以让你小憩一下,饱餐一顿,暂且从古希腊、文艺复兴、新古典主义、巴洛克等厚重的艺术史中得以解脱出来,或者和你的同伴一起讨论让人困惑的杰夫·昆斯、达明安·赫斯特……

咖啡厅可以让美术馆接触到新的受众自然毋庸置疑,更重要的是,它提供一个开放而舒适的空间来引发交谈,反思想法。

美术馆如何开咖啡厅?

咖啡厅作为美术馆的标配,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但是想要成功运营一家咖啡厅恐怕并不是一件易事。咖啡好喝当然是前提,除此之外,还要善于营造环境氛围、找准定位、进行跨界融合等等。为了营造一个良好的“第三空间”,美术馆们也纷纷使出了绝招。

A.氛围感的营造

走进美术馆的咖啡厅,一杯咖啡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饮品,而是环境本身。

7

雅克马尔·安德烈博物馆咖啡厅

巴黎最有腔调的咖啡厅可能藏在博物馆。雅克马尔·安德烈博物馆(Jacquemart-Andre museum)由19世纪银行家Edouard André与他的妻子Nélie Jacquemart创立。雅克马尔·安德烈博物馆闻名的不只是其珍贵收藏品,还有博物馆内的咖啡厅。夫妻俩用餐的房间现在成为巴黎最美的咖啡厅之一,咖啡厅保留了原有的艺术风格,墙面与天花板被古典画环绕,精致繁华的家具让咖啡厅更显高贵奢华。

8

Jacquemart-Andre博物馆咖啡厅

咖啡、茶、轻食、早午餐、儿童餐都是这个咖啡厅的特色餐点,尤其不要错过博物馆的侯爵夫人糕点。咖啡厅的菜单也会随着馆内的展览而不定期变化。

9

位于蓬皮杜艺术中心顶层的Georges餐厅

同样,俯瞰巴黎最佳景观的不光有埃菲尔铁塔和蒙马特高地,还有蓬皮杜艺术中心的顶层的Georges餐厅,这是一家集咖啡和餐饮于一体的高端餐厅。餐厅由法国jakob+ macfarlane建筑事务所设计,通向宽敞的室外露台。

10

位于蓬皮杜艺术中心顶层的Georges餐厅

jakob + macfarlane 认为,(咖啡馆)的作用是将视觉、味觉、嗅觉、声音和氛围等体验感官化。因此,在创建屋顶餐厅时,他们充分考虑了空间的背景。改造后的空间由多个不规则的体积组成,形成了室内和室外环境的新景观。就像蓬皮杜本身所带有的独特态度和观念一样,Georges餐厅也带有一种轻松好玩的气氛,没有确定的规则可言。

11

根津美术馆庭院

根津美术馆是日本少数创立于二战前的私立美术馆之一。其创始人著名实业家根津嘉一郎,生前热衷于收藏日本、中国和印度的古代艺术品,逝世后其藏品全部由根津美术馆馆藏。

12

根津美术馆庭园

由隈研吾重新修建的根津美术馆是一座隐于闹市的“世外桃源”,除了展出东方艺术品的内部展厅外,根津美术馆还拥有一个超大的私人庭院,小桥、流水、木屋以及各种造型的石像点缀其中。

13

根津美术馆咖啡厅

在根津美术馆,一定不能错过的体验就是在Nezu Café的窗边来一杯咖啡。Nezu Café的设计亦秉承了隈研吾「负建筑」的一贯理念,整个建筑像是一座放在庭院中的玻璃盒子,自然光从白色和纸建造的屋顶倾泻而下,通透明亮。身处在充满东方日式和风气息的美丽庭院中,享受一番被绿色环抱的惬意,让人不禁忘却尘嚣。

14

丰岛美术馆

对于丰岛美术馆来说,咖啡厅也是如艺术品一般的存在。丰岛美术馆由迄今为止最年轻的普利兹克奖得主西泽立卫主持设计。整个美术馆的设计以内藤礼的「母型」作为灵感来源,外形似一颗从绿色山间坠落的巨型水滴。在大滴水的旁边,还有一颗更小的一滴水,那便是丰岛美术馆的咖啡馆。

白色圆弧的造型规整而静谧,纯净的阳光从屋顶天窗倾泻而下,客人脱了鞋席地而坐。咖啡厅提供的餐点大多选自当地食材,简单而不张扬,流连其中,可以来一场和自身的对话。

15

丰岛美术馆咖啡厅

B.品牌理念的传达

拥有姣好的颜值自然是一方面,在超脱于“网红性”之外,咖啡厅也是一种理念和情感的表达。

16

佩吉·古根海姆美术馆咖啡厅

位于威尼斯的佩吉·古根海姆美术馆曾是大藏家佩吉·古根海姆居住了30年的家。20世纪80年被改造成当地重要的艺术地标,以展示佩吉重要的二十世纪艺术收藏,包括立体派、超现实主义、抽象表现主义作品。伴随着新博物馆建设的重要项目还有一个完全现代化的咖啡厅。

17

佩吉·古根海姆美术馆咖啡厅

咖啡馆的翻新由HDG构思设计,其目标是在博物馆内创造一个轻松、现代的空间,并符合纪念佩吉的精神。譬如装饰咖啡厅中央是名为“佩吉”的吊灯,枝形吊灯的完美平衡由一系列玻璃和金属球体构成,体现了现代主义的空间观。 

18

佩吉·古根海姆美术馆咖啡厅

墙上亦挂着佩吉·古根海姆的大型肖像摄影,让参观者可以亲密地了解这位伟大收藏家的生活和家。整个空间可以说是对佩吉·古根海姆和其对20世纪艺术史影响的致敬。

19

Bar Luce

走进由著名导演韦斯·安德森设计的Bar Luce,就像进入了他电影中异想天开的世界。浅绿色的桌子配上粉红色的水磨石地板和花纹壁纸;服务员穿着白衬衫,打着黑色领结;从角落里的复古自动点唱机里传出古老的意大利歌曲……你甚至会怀疑这个一个咖啡厅、酒吧还是电影布景。

20

Bar Luce

2015年,当由OMA承建的Prada基金会新展馆开放时,由电影导演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设计的Bar Luce也向公众开放。空间再现了老米兰咖啡馆的典型氛围,它的美学让人联想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意大利,与导演2013年的短片《卡瓦尔坎蒂城堡》的氛围相呼应。

21

Bar Luce

不过,安德森并没有让咖啡馆成为一个过于理想化的角落,它是为真实生活准备的。正如他本人对Bar Luce的评价:“这里应该有许多适合吃喝、谈天、阅读等等的位置。虽然它会是一个很棒的电影布景,但我认为它更是一个适合写剧本的地方。我希望我能在这儿度过一些‘非虚构的下午。”

22

Bar Luce menu

这不是Prada首次表示对韦斯·安德森的青睐,早在此前,Prada已经与安德森合作了多部广告影片。譬如Bar Luce薄荷色游戏机正是选用2013年安德森与Prada合作的一部8分钟短片为主题。与安德森的合作从表面看是一次对时尚的追随,但从深层看,与基金会的理念一脉相承,即跨越当代艺术界限,拥抱广阔文化领域,汇聚设计、电影、音乐、文学领域,促成跨界交流的意图。

23

Cafe aA

有时候,咖啡厅也是美术馆的组成。譬如首尔的aA设计博物馆由私人家具收藏家金明翰(Myunghan Kim)创办,这是一家家具博物馆,每一层都有不同的主题,包括工业设计、世纪中期复古、当代设计等等。位于博物馆一层的Cafe aA 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设计博物馆咖啡馆之一。它不仅是人们用来休息的休息室,也在时刻向人们传递aA的收藏和理念。步入其中,你可以轻松体验英国设计师Tom Dixon设计的灯具、著名的伊姆斯椅、美国建筑师Marcel Breuer设计的家具等等。

C.必杀技:明星主厨

颜值决定第一印象,理念决定高度,但对于一个咖啡厅来说,咖啡好不好喝,东西好不好吃,才是把人留住的关键。

24

The Magazine

这一点上,伦敦肯辛顿花园蛇形画廊旁边的The Magazine可以说内外兼修了。The Magazine由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设计,采用流动的屋顶和天窗,让自然光可以渗透到餐厅区域。

25

The Magazine

The Magazine既提供咖啡小点,也是该地区的一家知名餐馆。主厨Emmanuel Eger特意研发了苏格兰三文鱼鞑靼、烤章鱼配西班牙辣肠、棕黄油烤安康鱼配烟熏腊肠等佳肴美馔以吸引游客前往。在周围的公园漫步过后,邂逅一家精致的画廊和餐馆可以说是难得的享受了。

26

Café Sabarsky

纽约新画廊主要收录20世纪早期的德国和美国艺术品。而其所属的Café Sabarsky也被设计成一个知识分子相聚的维也纳式的咖啡馆。Café Sabarsky餐厅的菜单是由米其林星级厨师Kurt Guttenbruner设计,他也是纽约最著名的奥地利美食专家之一,这无形中为新画廊增添了亮点。

27

Urs Fischer和米娜·斯通

2019年9月,米娜·斯通在MoMA PS1的一楼开设了自己的咖啡馆Mina's,这是她第一家餐厅,也是备受瞩目的一家餐厅。此前,米娜·斯通为艺术家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工作了近十年,每天为他和他的员工烹饪。费舍尔还为斯通设计了广受赞誉的第一本烹饪书。

Mina's拥有着明亮的白色空间,由斯通与希腊艺术家Alex Eagleton重新设计,其定位为一个“观看艺术的喘息之所”。

28

Mina's

为了适应中午12点到下午6点之间的尴尬时间,Mina's提供了一个完整的地中海式菜单:小吃,每日特价,热餐,三明治和拼盘——塔希尼巴布卡法式吐司,strapasada(炒鸡蛋吐司配西红柿和羊奶干酪),peinirli(船形奶酪面包)和肉桂丁香塔希尼炖鸡。特调饮料包括一杯希腊法拉沛咖啡。除了餐厅,餐厅还会出售米娜·斯通特调的希腊橄榄油。

很明显,这是一个完美的组合:一个职业生涯横跨艺术和食物的明星厨师,以及一个世界著名博物馆的酷姊妹。

29

Mina's

不得不说,咖啡厅对于美术馆来说是另一种理念化的呈现。想要运营一家完美的咖啡厅,其难度并不亚于专业的艺术策展,既要有好的选址,又要有设计的加持,还要研发特色菜单。当然,对于新进的美术馆来说,寻找已经成熟并且调性一致的合作伙伴不失为一计良策,而从美术馆的长远运营来看,如何做好游客基础设施建设,提升品牌附加值,仍是一项需要持续探索的工程。不管出于哪种情况,作为艺术生活化的延续,咖啡厅已经成为我们越来越不能忽视的存在。

(文字、图片来源艺术商业,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