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拍卖

Artsy官方 2021-01-14 07:28

原标题:2020年拍场成交最贵艺术品,中国艺术家占几席?

1

A guard walks past Barnett Newman’s Onement V as Christie's presents ONE, a global 20th-century art auction spanning four cities in one relay-style format.

Photo by Timothy A Clary/AFP. Image via Getty Images.

在受 COVID-19 严重影响的变革之年,艺术市场不得不适应新常态。5月和11月在伦敦和纽约举行的传统大型拍卖会被一系列数字活动以及混合线上和线下销售的新型模式所取代,更有多场全球直播的拍卖会成功举办。数字化革命与私人拍卖的蓬勃发展势头不谋而合,成功阻止了拍卖会成交额的进一步大幅下挫。尽管如此,佳士得和苏富比2020年的拍卖成交额仍下跌了27%。

这是自2016年以来,首次没有拍品能够突破1亿美元大关;与此同时,最高成交价也明显低于往年。尽管如此,我们也依然见证了在线艺术市场发展的分水岭——受到 COVID-19 防疫措施的直接影响,线下聚会不再可能,正逐步展开的虚拟转型便进一步加速。事实证明,数字拍卖平台是最受欢迎的,这也解释了2020年1月至8月苏富比、佳士得和富艺斯的线上艺术品销售量为何出现猛增。2019年,全年的线上销售额从1.682亿美元蹿升至5.967亿美元。

2

Ren Renfa, detail of Five Drunken Princes Returning on Horseback, displayed at Sotheby's Hong Kong on September 23, 2020.

Photo by Isaac Lawrence / AFP. Image via Getty Images.

一方面,在线竞拍数量急速提升,而另一方面,对高价位交易的信心也一度激增。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有许多:首先,出于现实的需要,人们对技术的信任度不断提高;同时,40岁以下的买家群体正不断扩大;此外,新艺术藏家的崛起更不容小觑。2020年1月至11月,苏富比的在线拍卖共斩获4.37亿美元,使其有望比上一年增长500%。与2019年相比,佳士得在线销售的新买家数量增加了89%,首次在线购买艺术品的买家更同比增长了228%。2020年,富艺斯举办了29场线上拍卖,高于2019年11场的记录。

以下是2020年对外公开的拍卖会上,斩获价格最高的10件藏品。与2019年一样,前十名的榜单为清一色的男性阵容,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和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等名家再度入榜。与往年只由西方艺术家组成不同,2020年有三位中国艺术家入围十强,这也意味着亚洲收藏地位的不断提升。三人的画作分别由中国最大的国有拍卖公司北京保利拍卖(Beijing Poly Auction)以及连续五年成为亚洲艺术品市场领导者的香港苏富比经手销售。值得一提的是,亚洲在苏富比的全球拍卖业绩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3

2020年6月29日,纽约苏富比拍卖行

$84,550,000

4

Francis Bacon, installation view of Triptych Inspired by the Oresteia of Aeschylus, 1981,in the June 19 Evening Sale at Sotheby, 2020. 

Photo by Cindy Ord. Image via Getty Images.

这幅三联画的灵感来自于公元前5世纪埃斯库罗斯(Aeschylus)的希腊悲剧三部曲,不仅是弗朗西斯·培根最雄心勃勃的作品之一,也全面体现出培根的象征手法。这位现代主义大师试图重现自己在阅读埃斯库罗斯时内心的澎湃之感。作为培根创作的28幅大型三联画之一,这幅作品是2014年以来首次在拍卖会上亮相的三联画。在此之前,该画作已在挪威收藏家汉斯·拉斯穆斯·阿斯特鲁普(Hans Rasmus Astrup)手中长达三十余年,一直藏于他位于奥斯陆的私人博物馆中。

一位来自中国的在线竞拍者与一位意志坚定的电话竞拍客户同时相中了这件藏品。在长达10分钟的激烈竞争中,这幅画打破了所有在线拍卖的历史记录,一度创下7310万美元的高价。最终,电话竞拍者成功购得这幅作品,实现了该艺术家在拍卖会上的第三高成交价。当晚拍卖会的现场拍卖由苏富比欧洲主席兼拍卖师奥利弗·巴克(Oliver Barker)在伦敦远程主持,并从指挥中心式的工作室向全球直播——对苏富比而言,这种模式尚属首例。买家可以通过电话或在线的方式,与纽约、香港和伦敦的专家连线竞拍。

5

2020年10月18日,北京保利拍卖

$75,436,800

6

Wu Bin, Handscroll of Ten Views of Lingbi Rock, 1610.

Courtesy of Poly Auction.

这幅罕见的明代手卷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激烈竞价,打破了中国古代书画的世界纪录,成为2020年亚洲拍卖会上价值最高的作品,成交价在5.06亿至5.129亿人民币之间。它上一次被拍卖还是在1989年,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以12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拍给一位美国的藏家,也同时打破了当时的纪录。这是继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1925)斩获9.315亿之后,成交价格第二高的中国艺术品,亦是2017年全年成交价第二高的作品,仅次于《救世主》(Salvator Mundi,约1500)。这是中国山水画家吴彬的作品第三次创下中国古典绘画的拍卖纪录。

《十面灵璧图》被誉为中国有史以来最奇特的石头画作,它以安徽省发现的一块灵壁石为题,从不同角度描摹灵璧的十景。《十面灵璧图》是由明代藏家米万钟委托创作的,他对灵璧参差交错的石峰与缝隙非常着迷,这些璧石因其瑰丽、奇特的山形以及敲击时发出的乐响而长期受到中国人的喜爱。对于这幅长卷的真实长度有很多不同的解读——长卷上书米万钟的题词,每一图均有注解,更有诸位艺术大家的题跋,纷纷表达对这件佳作的欣赏。这块奇石在1644年清军入关之时不幸失传,《十面灵璧图》也便成为灵璧外形唯一的记录。

7

2020年7月10日,纽约佳士得拍卖行

$46,242,500

8

Roy Lichtenstein, Nude with Joyous Painting, 1994.

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2020.

从香港到巴黎、从伦敦到纽约,作为首场利用流媒体技术依次实时转播的拍卖会,混合概念的“One ”拍卖会体现出极高的全球参与度,展现了佳士得强大的适应变化的能力。作为本场拍卖会的头号拍品,这幅艺术家生涯晚期的杰作描绘了一位美丽的金发女郎,她独处于卧室之中,除了蓝色的头带和红色的口红外一丝不挂。作品以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标志性的本戴点(Ben-Day dot)风格绘制,与20世纪中叶用于印刷漫画书的微小彩色圆点相呼应。

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联合负责人安娜·玛丽亚·塞利斯(Ana Maria Celis)认为,这件作品是“利希滕斯坦遗世的裸体系列画作中,出现在拍卖会上的最重要实例”。该系列共有20幅画作,是这位波普艺术家最后一批完成的作品。他重新审视了那些在20世纪60年代初首次帮助他获得知名度的漫画书女主角——但这一次,她们已不再需要之前必须陪伴她们出场的英俊男性。该系列参考了提香(Titian)、马蒂斯(Matisse)和毕加索(Picasso)的女性裸体作品,希望借由利希滕斯坦自己标志性的美学,重新直面与诠释艺术史。

9

2020年12月7日,纽约富艺斯拍卖行

$41,067,500

10

David Hockney, Nichols Canyon, 1980.

Courtesy of Phillips.

在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驾驶与道路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标志性的《尼科尔斯峡谷》(Nichols Canyon)一作以一条他驶入洛杉矶必经的好莱坞山庄道路命名,山路蜿蜒且绵长。这幅画作在霍克尼搬至该区域不久后完成,是对他每日短途通勤的描写,霍克尼的工作室就坐落于下方的圣莫尼卡大道(Santa Monica Boulevard)上。画上有马蒂斯式的红色、绿色、黄色和蓝色,以及对该地区茂盛植被的描绘。霍克尼对穿越景观的体验非常着迷,他提出,观众的视线“在画中移动的速度,应与汽车在路上行驶的速度相似”。他避开直线道路,对驾车行驶过的好莱坞山庄弯曲大道情有独钟,而这些通衢也自然而然地进入了他的作品之中——在帆布中间随意画出的晃动线条,标志着这幅画作的开始。

这件高水平作品的出处也非比寻常,霍克尼将《尼科尔斯峡谷》和1980年的另一幅画作《对话》(The Conversation)一同卖给了纽约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商人安德烈·艾默里奇(André Emmerich),以换取自己迷恋的一幅毕加索晚期作品。1982年,一位美国收藏家从艾默里奇的手中买下了这幅作品,此后就再也没有转手过。在这次富艺斯晚间拍卖会上,《尼科尔斯峡谷》创下了该拍卖行纽约拍卖会的最高纪录,与去年秋季的20世纪和当代艺术拍卖会相比,本次拍卖总额增长了近25%。这是《尼科尔斯峡谷》首次在拍卖会上亮相,甫一面世便创下了霍克尼风景画的拍卖纪录,其价格直逼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肖像画。

11

2020年10月8日,香港苏富比拍卖行

$39,553,800

12

Ren Renfa, Five Drunken Princes Returning on Horseback, n.d.

Courtesy of Sotheby's.

这幅长近七尺的中国画《五王醉归图》是香港苏富比拍卖的最珍贵的作品。作品描绘了唐玄宗及其四位兄弟在四位侍从的陪同下醉酒骑马,尽兴而归的情景。这幅被广泛复制的画卷是任仁发的杰作,他既是著名的画马专家,亦是元代高官,其作品主要被博物馆或私人收藏。

《五王醉归图》的出处令人印象深刻:它曾被清朝皇室收藏,在清朝覆灭后,这幅画于1922年被中国最后一位皇帝溥仪运出紫禁城,并最终被著名的中国艺术品经销商沃尔特·霍赫斯塔德(Walter Hochstadter)收购。在 “中国古代书画 ”(Fine Classical Chinese Paintings)拍卖会上,这幅画在75分钟的“争夺战”中引发了共超过100次的竞价;最终,画作被上海龙美术馆买下,该馆拥有世界上最杰出的中国古代艺术收藏。

13

2020年10月6日,纽约佳士得拍卖会

$38,685,000

14

Cy Twombly, Untitled [Bolsena], 1969.

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2020.

“Bolsena”系列共有14件作品,将绘画、素描和文学创作融于一处。10月6日,作为该系列的其中一件作品,佳士得拍卖会的头号拍品以对时间和空间的思考为主题,向阿波罗11号太空任务完成的首次登月行动致敬。1969年夏天,身为观看人类在月球“跨出第一步”的数百万痴迷观众之一,赛·汤布利(Cy Twombly)置身托斯卡纳山区博尔塞纳湖畔(Lake Bolsena),在颇为偏僻的16世纪 Palazzo del Drago 宫殿内创作了这一系列作品。自从搬到那里后,他对意大利的艺术史更加着迷。作为蓝筹大师,汤布利对当代事件的指涉非比寻常。这幅不朽的画作展现了苍白的背景,充满了各类形式、线条、测绘、矢量和纹理,丰富的元素在画布上爆炸,而对角线上物件的快速移动则暗指火箭的推力,让人感觉仿佛漂浮于太空之中。

该作品原属于萨奇收藏(Saatchi Collection),成交价略高于其3500万美元的低估价,但却远低于2015年苏富比拍卖会上《无题(纽约市)》(Untitled 【New York City】, 1968)创下的7050万美元的历史拍卖纪录。

15

2020年7月8日,香港苏富比拍卖行 

$33,333,200

16

Sanyu, Quatre nus, 1950s. 

Courtesy of Sotheby's.

在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经过四轮、10分钟的竞价,常玉从一组三幅构图相似的画作中脱颖而出,成为当日的头号拍品,并一举超过了《翘腿的裸女》(Nu, 1965)在2019年10月创下的2520万美元的纪录。这幅作品中的四名裸体女性斜躺在绿色背景下,代表了艺术家在二战后的风格转变——和平时期促使他重新审视早期职业生涯中的重要主题。他最初的女性裸体画主要以单个人物为主,而其后来的作品则多是女性群像,这标志着常玉在构图、风格和透视法上的演变。常玉的女性群像裸体画很少出现在市场上,终其一生,他只创作了六件这样的作品。这幅他晚年创作的特殊大尺幅作品恰好在人们对其兴趣最为高涨的时期,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17

2020年10月6日,纽约佳士得拍卖会

$31,275,000

18

Mark Rothko, Untitled, 1967.

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2020.

佳士得打破传统,并没有选择在11月于纽约举行惯常的拍卖会,而是选择在10月推出新的全球拍卖日程。当晚,《无题》(Untitled)以第二高的价格成交,仅次于前文中提到的汤布利的作品。这件画作是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职业生涯后期最引人注目的画作之一。温暖、鲜艳的色调围绕着黑暗的空洞,反映出艺术家自己的心魔——从由洋红和大红构筑的生命力十足的色域,跌落到黑色的绝望深渊。通过渗入邻近的区域,这些色块边缘拥有了更强的力量——恰是在这些边界处,最能真正感受到罗斯科画作的意义。这幅杰作展示了他复杂的创作过程,罗斯科用不同的笔触将水彩涂料层层叠叠地涂抹,不仅创造了存在感,也引发了情绪反应。这幅作品是他为罗斯科教堂创作了冥想画作之后,在其人生最后一个系列 “黑灰图”(Black on Gray)之前完成的四幅作品之一。

20

2020年7月10日,纽约佳士得拍卖行

$30,920,000

19

Barnett Newman, Onement V, 1952.

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2020.

在佳士得的“One”拍卖会上,斩获第二高价的作品共有两件,但以3090万美元拔得头筹的作品却没有争议——巴内特·纽曼六幅 《Onement》作品中的一幅夺下当日的桂冠。该系列被认为是艺术家的突破之作,纽曼首次将其标志性的“拉链”(zip)融入画作之中。“拉链”是一条对比色的垂直条纹,它从画布的中心穿过,切开纯粹的单色颜料池,似乎色彩正撞击其上,不断回响。纽曼在谈到这个系列时说道:“我意识到,自己一直在清空空间而不是填充空间;现在,我加入的线条让整个色块变得生动起来。”作为罗斯科(Rothko)和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等同时代画家中的一员,纽曼不用肩负欧洲的固有美学,以颇为独立的方式创作。他坚信,美国艺术家可以重新开始,以绘画好像从未存在过的态度重新绘画。这批艺术家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艺术方向,从对美的痴迷转向对真理的追求。

21

2020年7月10日,纽约佳士得拍卖行

$30,920,000

22

Brice Marden, Complements, 2004–07.

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2020.

当别人都在宣告绘画的死亡,摆脱画框的束缚时,一位在60年代初崭露头角的纽约人却表示:“长方形是人类的伟大发明。”布里斯·马登(Brice Marden)的双联画与巴内特·纽曼(Barnett Newman)的《Onement V》在同一场拍卖会上以同样的价格成交,橙色和深蓝色的长方形被多个蜿蜒的线圈联结在一起,为艺术家在拍卖会上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这幅作品展现了他晚期充满活力的风格,平坦的色彩平面被曲折的线条所打破。马登用调色刀对其进行深度加工,刮下无数的颜料层,直到几乎看不到它们的痕迹。马登指出:“我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作品中,一旦作品真的会呼吸了,我就会停下来。有的时候,一件作品会超越我,成为一种新的、我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那便是最令人欣喜的完工时刻。”

(文字、图片来源Artsy官方,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