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原标题:姜俊:反思地方文化艺术节 2 —— 从花鸟岛开始

近日,花鸟岛国际动画艺术节于舟山花鸟岛举办,本届花鸟岛国际动画艺术节由艺术家驻留项目、展览单元、游戏单元和流动展映四个版块构成。其中,2020年的艺术家驻留项目邀请艺术家为曹澍&李昂,两位已于2020年9月初分别登岛,完成为期一个月的驻地创作,此期间内,他们除了在花鸟岛的户外公共场域、历史遗留建筑内呈现作品,也将展开文化交流及公共活动。

1

花鸟岛国际动画艺术节开始前,我便受到来自东海上这座美丽小岛的邀请。它位于离上海最近的蓝色海域,东经122°40′,北纬30°50′,距嵊泗本岛25.9千米。地处国际航道,位于马鞍列岛北部,四面环海,东邻公海。花鸟以岛设乡,隶属嵊泗县,下辖花鸟村与灯塔村两个行政村。亚热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气候宜人,光照充足,温差较小。

我早上6点起床折腾到了下午2点才终于登岛,在碧蓝的海天之间,明媚的阳光下,心境豁然开朗,感觉不负此行。海岛不就是“诗和远方”吗?它的确是对城市中受异化的我们的某种补偿。整个岛的建筑呈现为白蓝相间,确实让人眼前一亮,感到了整体规划的诚意,特别到了晚上,现代主义的几何建筑被灯光映射得美轮美奂,海浪在黑暗中来回拍打的声音让人忽感恍如隔世。

1

由于我迟到了一天,错过了开幕式,上岛以后就看了两件由驻留艺术家曹澍和李昂创作的在地艺术项目。它们都位于游客服务中心附近的一个防空洞中,曾经是岛上的粮仓。

2

▲ 防空洞

曹澍的作品由一个大投影屏和置于其前方一联排层层递进的液晶电视机构成。他通过影像装置的方式在3D虚拟和现实拍摄的双重混合中再现了海岛上10年前建成的一个招待所。近10年后的今天,这个招待所在一片废墟中静候拆迁,而原地将建起一座新的会所,等待着中国经济内循环的旅游大潮。 

0

每个地方都会有通过方言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它们往往根植于一个地点,一个事件。在这里,当招待所被会所代替,很快关于它的故事也就成为了遗失的记忆,新的故事也即将上演。艺术家通过他超现实的方式记录了这一个即将消失的精神遗迹。他称其为对于在地性寓言的研究。

3

4

▲ 曹澍,《无限和无限加一》,装置,3D渲染影像与4K实拍影像结合

在曹澍边上的是由李昂创作的另一组影像装置《丽丽花女士》、《茶花会》&《抚摸》。其中她虚构了一种叫丽丽花的植物。

5

“丽丽花(学名:LILIHUA)是百合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原产于北半球的温带地区,分布地域广阔,以吸食人类的情绪为营养来源。顺序开花,一次会开出2-3朵花。单朵花直径为8~10cm,花瓣呈白色,雄蕊2枚,花丝细长。”

6

▲ 李昂,《丽丽花女士》,装置,粘土、木材、泡沫

这个作品是李昂用岛上枯萎的植物枝干与海洋垃圾为原材料制作的一片在防空洞中的花田。在28平方米内的隔间中“长满”了200多朵“丽丽花”。它们处于另一件投影动画《抚摸》之前。运动的影像和不断摇曳的仿制花相得益彰。

艺术家将海洋垃圾和在地材料重新组合,并使其拟人化,和她一以贯之的女性主义创作联系在一起。她是这样说的:

“丽丽花是一种人造生物。丽丽花女士,是一群情感丰富的女人。嫉妒心强但性情善良。因为沉迷细腻、可爱的事物,而被大众所讨厌。她有一双粗壮的小腿,常年穿着彩色浮夸的高跟鞋。丽丽花的精神是传播所有可爱、细腻、琐碎、生活中容易被忽视的小瞬间。丽丽花最早来源于我2015年制作的一个 GIF形象,它代表着我作为一个女性对整个被男性化审美操控下的「主流」文化的态度。是我情绪的一种宣泄。” 

0

▲ 李昂,《丽丽花女士》,装置,粘土、木材、泡沫

这两位80和90后的青年艺术家通过在岛上40多天的驻留,做了几件非常在地性的作品,她们通过一个外来者的视角切入本地故事,通过一种时髦的、来自大都市的表现手段去重新叙述一个地方性故事或神话,或者将自己的故事嫁接到地方,创造出新的版本。

当然这种在地性艺术委托和创作并非什么新的玩法,在1977年的明斯特雕塑项目展中,策展人卡斯柏-柯尼斯就宣称,在地委托艺术项目制是他们展览的首创。之后出现了很多这样与地方结合和对话的艺术项目,到现在以各种公共艺术节的形式在世界各地普及开来,其中对于国内观众最为知名的就是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和濑户内海国际艺术祭。它们都是通过艺术项目来拉动地方旅游的国际案例。花鸟岛是否也遵循了类似的逻辑呢?

7

▲ 曹澍,《HI》,3D渲染影像 ,投影装置,7分08秒

2

本次花鸟岛国际动画艺术节就是花鸟岛经营方是微度假平台公司(由漫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嵊泗旅投共同经营开发,后文简称为“微度假平台”)的一次文旅尝试。在上一篇艺术节的讨论中,我们提出了一个三角形模型,一个成功的艺术节或文化节的关键在于如何协调好三个环节:一个长期根植于地方的文化艺术机构,一个积极有为的政府和一个健康的、积极参与的社区。而三者的互相协商、配合、支持、有机融合才是我们未来希望在地方艺术节中不断持续探索的。

8

我们也希望可以从三个环节去理解花鸟岛的文化节。第一项,一个长期根植于地方的文化机构,这一项尚未成型,但的确在本次花鸟岛国际动画艺术节中有这样通过艺术家驻地形成的在地性艺术作品。它可以被认为是三方机构合作的结果,根植地方的经济主体“微度假平台”,联合外来的阆风艺术和几点当代艺术中心。“微度假平台”作为动画艺术节的委托方,阆风艺术是执行方,国际驻地计划和内容则由几点当代艺术中心负责。这三方的合作结构或许能成为某种未来在地性艺术机构的雏形,即外来的艺术机构结合本地的经济主体孵化一个在地的文化艺术部门,运营在地的文化艺术项目。而从“微度假平台”对于花鸟岛整体的经营理念来说,他们也的确有这个愿景。

首先花鸟岛将自我定位为致力于打造一个距离江浙沪包邮区最近的海上旅游度假圣地,吸引周边,特别是上海的中高端游客,重点打造差异化的旅游体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对于旅游业来说,在历史相对稀薄的花鸟岛上创造故事,打造人工景观(Attraction)就非常重要,这无疑赋能于商业旅游和地产的增值。因此“微度假平台”对于文化艺术的投入,以及未来建立自己的地方性文化艺术机构并不难预测。这样根植于地方的艺术机构方便对接外来的各种资源,帮助外来的项目落地和运营,以及本土化。它可以应用在未来各种形式的艺术家、设计师、音乐家、摄影师、电影人驻地项目上。

9

10

▲ 展厅现场

第二项,一个积极有为的政府,我们可以将其分为两个层面,政府和企业对于地方的共同治理。浙江的混合经济所有制在舟山群岛新区的开发中有很强的实验性,而“微度假平台”自2018年开始在岛上的经营就是以由非公主导的混合所有制方式展开的,这一方式在其他省都不易见到。这也导致了非公部分在效率和执行细节性上的优势可以被更好地发挥,政府和企业可以在花鸟岛的开发和经营上被看作一个在我们的三角模型中的统一的环节。

另一个经营的特点就是平台管理。整个岛被作为一个生态系统,“微度假平台”的工作就是开发地产,经营好生态,吸引、服务和调配好各种小微企业,如民宿、咖啡厅、茶馆、酒吧、餐厅……。我们可以将“微度假平台”和岛上的各种小微企业之间的关系比作是一座购物娱乐中心和其各种商业租户之间的关系,或者其二者的关系也可以类比为Apple Store和其中app的关系。

11

▲ 陆离民宿

“微度假平台”除了对于公共硬软件基础设施实施总体规划、建造和管理,还致力于尝试对包括类似本次动画节的文化基础设施的策划。这和运营好一座购物娱乐中心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有基础流程性管理,如从交通、上岛人流的控制(每天客流严格控制在600-650之间)、岛内业态的占比、公共设施的建设和维护、还有更为文化性的事件性营造和组织,如公共艺术节、啤酒节、电影节、音乐节……。它可能会超越普通意义上的购物娱乐中心的管理和运营,进入到各种业态内部运营标准的设定和管理上,即所谓中台的工作(企业互联网中台架构,简称中台。在现代,中台和前台、后台对应,指的是在一些系统中,被共用的中间件的集合。常见于网站架构、金融系统。所谓的中台就是:通过制定标准和机制,把不确定的业务规则和流程通过工业化和市场化的手段确定下来,以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成本,同时还能最大程度地提升协作效率。),从而确保各个小微企业在运营和管理,以及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品质上达到一定的水准。

第三项,一个健康的、积极参与的社区,这在花鸟岛上就是作为app的各种小微企业。他们每个都是独立的经营主体,虽然都受到平台一定的管理和制约,但在中台统一的支持和赋能下,他们着重于个性和独特性的创造,努力塑造自我的网红气质。岛上任何统一的活动,比如本次动画艺术节都是一次对每个经营主体的赋能,他们在商业利润的驱动下绝对构成了一个积极参与的社区群体。在本次动画节开幕前,除了“微度假平台”的官方宣发,各个民宿也积极响应,通过私下的各种途径给他们的客户推荐展览,这构成了复杂的网络和个性化宣传。

12

▲ 曹澍,《羊的循环》,金属,反光材料,灯塔的光,7.8米 x 0.6米

虽然花鸟岛的经营主体们大多都并非是岛上的原住民,他们很多来自江浙沪,特别是上海,但多经营主体模式也导致了原住民的参与性,和单一大公司的统一规划和承包有明显的不同,这为原住民的个体自主和在地性表达留下了更多的空间。同时原住民也可以在岛屿整体的经营中分到一部分利润,这一设置也符合我们的三角关系模型中对于本地社区的提议,即创造一种更优待原住民的分配机制。虽然外来人和原住民之间的关系如何协调还需要长期的博弈,但在花鸟岛中平台和多经济主体这一模式毕竟能使得协商可以展开和进行。同时如何将原住民纳入整个岛的经营也是一个对于经营者来说必须面对的挑战和抉择。他们必须要自问,我们是要一座空降的人工度假村、主题乐园;还是要一座基于本土在地性,有生长感和历史温度的文化景观?

花鸟岛共有62家民宿,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崇尚“诗和远方”的江浙沪中高产文青成为了这里主要的消费群体。特别由于今年疫情期间海外游的萎靡,地方旅游产品的粗糙和同质化问题暴露无遗,国内是否可以提供和海外相提并论的差异化文化旅游项目,从而满足越来越挑剔的城市中产阶级的文化消费需求呢?因此这反而使得国内的一批早早注意旅游精细化、个性化的网红新名胜崛起,从而代替不可触及的海外的“诗和远方”。对于海岛游这一品类来说来花鸟岛可以算是非常好的替代,因此花鸟岛今年10月黄金周的旅游收益比去年翻了一倍。从大来说它整体的基础设施都有一定的现代化水平,特别是设计感上也可圈可点;从小来说各个经营主体独立、有个性,为自由发展留有很大的空间。由于经济的发展,工作岗位被创造出来,这也逐渐改变了岛上“留守”的特性,本地的年轻人也陆陆续续开始回岛,回到自己的家乡从事和旅游、海产相关的工作。 

4

正是以上的三角关系的配置和构造,让我看到了花鸟岛在做公共艺术文化节上的潜力,它这些非文化的经济和政治基础才可以使得它能够超越国内很多艺术节,特别是雕塑节的传统做法——没有将艺术家工作室中既有的作品直接放置在公共空间中。这一种文脉脱离的作品在西方被称为drop sculpture(空降雕塑),它是最近几年各大火急火燎、短周期文化艺术节的标配,这导致了展览的开幕即闭幕。这样的艺术节不重在运营,也不创造地方经济的内循环,它就是“富裕”的地方政府或者地方企业对城市装饰性雕塑的一次性采购。

13

▲ 展厅现场

花鸟岛选择了另一种经营模式,也符合今天流行的内循环概念,它的文化艺术节重在经济的再生性(旅游业和地产增值的回报),即我们所谓的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也导致了作为平台的“微度假平台”选择了和两家外来的艺术机构合作,即我们之前提到的阆风和几点,以驻地方式来执行,也就是说他们放缓了艺术节的策划和实施周期,让艺术家和地方直接形成了某种物理和情感上的关联。这也使得最终呈现的艺术作品有一种和地方生长在一起的效果,并使得地方突然被艺术赋予独特的魅力,从而实现对于更多游客的吸引。

总之今天一种全方面的精细策划变得越来越重要,它不只是发生在经济、政治和社会治理的端口,也发生在文化艺术策划之中。对于地方艺术和文化节的思考,我还是跟随马克思的基本逻辑,即从经济基础,到生产和交换关系,最后再转向上层建筑。如果没有社会的中产阶级化这一全国性的经济趋势,也不可能使得粗放型的旅游产业走向精细化、个性化和差异化,那么也不会使得文化和艺术成为旅游和地产业需要争取的标准配置,更不会讨论在地化,参与式的文化艺术项目。而相反文化艺术本身的茁长成长的基础也来自于这一经济基础和生产-交换关系,文化艺术只有被工具化,被利用,异化才能成就自己,这无疑是一个非常讽刺和悖谬的现实。但当它完全被工具化了,也就丧失了意义,成为了某种意识形态的构件,最后遭到贬损和抛弃。因此文化艺术为了保持自己存在的意义和对于外界的吸引力必须要强调自己的独立性和不羁,它只有在他律和自律之间努力挣扎才能使其魅力四射。

14

15

▲ 展厅现场

展览信息

16

展览时间:2020年10月16日-11月15日

展映时间:2020年10月16日-10月18日

活动地点:浙江省嵊泗县花鸟岛

主  办 方:嵊泗县委宣传部 嵊泗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  嵊泗县花鸟乡人民政府

承办方:嵊泗县花鸟微度假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联合机构:阆风艺术、几点当代艺术中心 

艺术顾问:李振华、曹恺

统筹:姜蕾

策展人:卢川、杜晨艳

联合策展:杨静

展览空间设计:常兰

媒体联络:童珈琪

现场执行:王雁飞、徐志辉

摄影摄像:姚纯纯、易连、何方成

视频剪辑:姚纯纯文字校对:李铱涵

鸣谢:中国美术学院、南京艺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学院、皇家艺术学院(英国)

特别鸣谢:幻方科技、橄榄石广告、观纸创意、上海澜影、Shanghai Wow!、优酷视频、今日头条视频、Mag誌、凤凰艺术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