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原标题:凤凰艺术 | Hyundai Blue Prize2020,6强选手已诞生,初评评委怎么说

近日,由现代汽车文化中心举办的Hyundai Blue Prize2020青年策展人大赛,已评选出最终入围的6强选手。本次大赛以“谐振之城”为主题,大赛自5月公开招募以来,历经提名、海选及长达一个多月的专业评审等选拔过程。

1_副本

▲ Hyundai Blue Prize 2020线上发布会

最终,8位初评评委和6位来自全球的资深专家评委通过选手提交的参赛材料及其以往的专业表现,从学术、实践、研究成果/方向三方面结合Hyundai Blue Prize的多领域实验理念对选手进行审核,最终选出6组选手入围决赛,他们分别为:陈抱阳 & 邵晓明、常兰 & 卢川、何竟飞 & 曹舒怡、李静怡、李思雨、王尤(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2_副本

▲ Hyundai Blue Prize 2020入围六强(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3_副本

▲ 专家评委(从左到右):凯瑟琳·大卫(Catherine David)、克里斯蒂安娜·保罗(Christiane Paul)、高名潞、陆蓉之、邱志杰、斯蒂芬妮·罗森塔尔(Stephanie Rosenthal)

4

▲ 初评评委(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科技方向教授、策展人、艺术家费俊;曾任今日美术馆馆长、伦敦艺术大学博士研究访问学者、北京大学博士后高鹏;四川美院美术馆馆长、四川美院美术学系副主任、教授,四川美院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艺评家、策展人何桂彦;策展人,中国美术学院展示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跨媒体艺术学院当代艺术与社会思想研究所(ICAST)博士、研究员刘畑;独立策展人孙冬冬;《美术》杂志副主编、艺评家、策展人盛葳;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教授、艺评家邵亦杨;OCAT当代艺术中心西安馆公共学术项目策划人、独立策展人、批评家于渺

“凤凰艺术”在此,特意与6位初评评委进行了一次访谈,听听他们心中的策展与策展人究竟为何。

*以下Q代表凤凰艺术

初评评委回答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01 “投稿在展览风格上有某种趋同性”

Q:Hyundai Blue Prize 2020自5月公开招募以来,历经评委提名、大众海选及长达一个多月的专业评审,对此您有何感想?

费 俊:HBP的招募、提名、海选以及评审等系列事件得到了更多专业策展人尤其是对于策展感兴趣的年轻人的广泛关注,这对于促进和培育策展行业是十分有益的。

1

▲ Hyundai Blue Prize 2020线上策展论坛

另外我觉得2020年评审工作中设置的针对入选选手的辅导环节特别有意义,一方面选手的方案通过辅导得到了专业反馈,同时又帮助选手建立了和各位专业评委的关联,从评审工作中拓展出了策展孵化的价值。

高鹏:最大的感想是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艺术发展,策展人与策展机制慢慢成熟起来,一代又一代的年轻策展人不断为这个生态贡献力量,不断给行业带来希望感。

通过Hyundai Blue Prize 2020年5月以来的评委提名,海选,评审等环节,感受到年轻策展人的跨领域协作能力,跨学科的学习能力不断在提高。越来越多的年轻策展人面对复杂问题的观察力和洞察力在加强。

5

▲ 策展人龙星如导览展览“机器人间”

何桂彦:这个展览很严肃,主办方也非常重视,2020年因为疫情,客观上给评审带来不少困难。评选顺利完成,十分不容易。

刘畑: 提名的覆盖面,提交方案的数量、丰富程度,题目“谐振之城”吸引了不少从建筑、城市领域背景切入的选手,都令人印象深刻。 2020年由初选评委而不是终选评委担任决赛选手的指导,在程序设计上进一步实现了优化。

6_副本

▲ Hyundai Blue Prize 2020线上发布会

邵亦杨:这个奖项给青年策展人、艺术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展示他们的创造力。在专业评审中,资深策展人和艺术评论者各个角度对策展方案进行了认真、公平和学术的评定。总体参赛者水平很不错,从艺术观念、展示形式和与观众互动等方面上考虑,选出大众海选选手在各有独特之处,都能够针对一些现实问题提出策展计划。

盛葳:参赛选手都非常优秀,提交的方案也都可圈可点,不少方案在创意方面非常独特,集中体现在对社会和艺术发展认知方面的敏感度。

但在艺术家及作品的选择方面,广度需要扩展,一些属于某个主题具有代表性的作者没被重视,而有一些艺术家及作品实施的可能性较弱,这是需要注意的。方案的文本和视觉都很棒,这也让我谨慎的考虑展览最终的可实施度,因此需要更详细的考虑方案的全面性和策展人的既有经验。此外,投稿在展览风格上有某种趋同性,较少关注到底层的、本地的、现实的课题。活动在组织和推广方面非常成功,对投稿者和评委都产生了吸引力,希望未来继续保持这种力度。

7

▲ Hyundai Blue Prize 2018 获奖展览现场,策展人魏颖带领媒体进行《准自然——生物艺术,边界与实验室》导览,图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孙冬冬: 我只参与了海选策展人的评选,有一个强烈的感受是Hyundai Blue Prize设立海选环节的必要性,因为在行业推荐人的视野之外,仍有很多有志成为策展人的从艺青年,并且有的方案是极具专业性与竞争力的。

于渺:Hyundai Blue Prize的主办方非常认真地设计、把控每个评审环节,保证每一个选手都被看到,潜力得到充分的施展。也保证评审结果能够体现多方、多层次的综合意见。这其中付出巨大的时间和人力成本往往是不可见的。然而,只有这样评审才能保证Hyundai Blue Prize的公正和专业高度, 这个奖项才不愧为业界标杆。

02 “2020的主题不可复制”

Q: 在2020年这个特殊的年份,在“谐振之城”这个特定主题下,2020年参加海选的选手和方案与以往相比,有何不同?(针对往年也担任评选的评委)

费 俊:2020年参加海选的选手和方案比往年整体上都有明显的质量提升,印象比较深的有两点,一是有相当数量来自科学、医学和戏剧等跨学科背景的选手参选;二是方案的呈现质量明显提升,大部分方案都能从概念阐释、空间设计、艺术作品和展览执行的综合层面给出有效的文本表达和视觉呈现。

AD9B525B089B70AC6092FC6EBEDE0339A44FC7E6_size70_w1080_h720

▲ Hyundai Blue Prize 2020线上策展论坛,现代汽车文化中心艺术总监徐静,图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高鹏:Hyundai Blue Prize 2020经历了疫情。也是因为疫情,2020年评委在评选手方案过程中,就和往年的思考不同。从提名到专业评审过程因为疫情只能被迫选择网络沟通形式,这与为了方便沟通而主动选择网络形式,大家有了不一样的感受。网络沟通既有方便性也有误读性,让我们每个人都不得不思考,我们做好迎接数字时代挑战的准备了吗?

正如2020年的主题“谐振之城”,需要我们重新审视情感意识,思考如何确保我们未来生活的可持续性,世界变得越来越不确定,在这样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我们如何培养信任感?这些因素,都注定了2020年的选手和方案与以往相比有了不同的意义。这样的经历不可复制,非常期待2020年选手最后的策展方案落地。

何桂彦: 2020年海选的水平总体质量比较高,甚至有几个方案做得非常好。从主题的切入,展览结构,包括邀请的艺术家与作品,都很能体现2020年的展览主题。再有就是,海选的申请者中,有海外留学背景的比上一届多,还有一些申请者已经取得了博士学位,所以展览背后的思想性也比较强。

盛葳:这是一个很棒的主题,在学术性和现实性两面都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今天我们面对是一个逐渐被撕裂的全球状况,而新冠病毒造成的疫情又进一步加剧了这一趋势。因此,通过艺术如何去思考、面对和应对现实,很值得去做。

“谐振之城”恰好提供了一个立足点。参赛选手提交的方案有很多都相当不错。不过,尽管与此前的主题完全不同,但策展人投稿的风格仍有较强的可比性。

3

▲ Hyundai Blue Prize 2020线上策展论坛

于渺:与往年相比,2020年的海选选手更加敏感于当下世界的危机和断裂,也更加自觉地将这次疫情危机化为思辨的契机。2020年的选手也更加具有空间的设计能力。很多优秀的方案首先考虑到了现代汽车文化中心的空间特质,展览理念和空间设计之间有着高度的互文关系。看来年轻策展人以空间来展开展览叙事的能力在不断提高。

03 青年策展人的评选标准?

Q:您推荐和选择选手的标准是什么?

费俊:我的评审会关注策展视角的独特性和展览表达的有效性,前者考察原创能力,后者考察叙事能力。

高鹏:推荐和选择选手的标准是以下三个能力判断,

具有分析和预判未来社会发展趋势的能力。

具有系统化和策略化,跨界思维,综合解决问题能力。

具有面向新型数字文化,勇于自我突破,自我终身学习的能力。

8

▲ Hyundai Blue Prize 2017 "Creativity"(创意能量)大奖得主李佳(左),"Sustainability"(创新未来)大奖得主李杰(右)参观泰特现代美术美术馆

何桂彦:首先要考虑到这次展览总的主题,切题是第一位的。第二是看展览的内部结构是否能充分的、多层面地呈现策展人的展览意图。第三就是展陈效果要有特点。最后才是经费预算,及其安排。

刘畑:选手自身的洞见,思考的原创性、深度、真诚度,表达的准确及新颖。有独立的策展实践经验,对“谐振之城”的主题能产生有趣的回应或深化,与这个平台和机会相匹配。

邵亦杨:有活力、有观念、懂一些艺术理论的年轻策展人。

盛葳:首先当然是看方案本身,尤其是参赛者所提出的主题以及对主题的理解,其创造性决定了一个展览的基本价值。 其实是艺术家和作品的选择,是否能够支撑他所提出的主题和观点。 同时,还会考虑是否有类似的展览主题、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参赛者是否对这个主题下的艺术作品有着足够全面的了解。

再次是实施方案,如果好的想法和具有支撑度的艺术作品缺乏一个优秀的展览思路和具体框架,也很有可能变得平庸。最后,参赛者的经验也是需要参考的一项内容,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展览是否能够顺利的推进。

5

▲ Hyundai Blue Prize 2018 获奖展览现场,龙星如策展《撒谎的索菲亚和嘲讽的艾莉克莎》,图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孙冬冬:我这次主要寻找与推荐的是有志拓展到策展领域的年轻艺术家,希望他们能从艺术实践者的角度,给予我们一个不基于常规策展思路、具有想象力的方案。恰好我在看海选方案时,也看到了类似的策展方案,而这位参选人也最终入选六人的决赛环节。

于渺:我希望选手能够具有宽阔的国际视野和强大的研究能力、对于理论有着广泛的涉猎、对艺术家的工作保持着敏感和好奇、对于艺术现场抱有体认、对于空间具有把控能力、还有就是独特的策展叙事。

目前来看,那些脱颖而出的策展人往往是用空间进行叙事的高手,他们的艺术家名单也往往不局限于艺术圈,而包括建筑师、设计师、写作者和舞者等跨界的实践者。

9_副本

▲ Hyundai Blue Prize 2020线上发布会

04 “并非指导,更确切的是一种交流过程”

Q:在接下去的决赛辅导过程中,您对您所指导的选手有什么辅导计划和策略?

费俊(指导何竞飞&曹舒怡):主要是以下三个方面,

加强策展方案的在地性,建构与本地社区、生态、文化之间的连接。

增强策展方案的落地性,帮助推荐与候选人方案相关的国内艺术家及作品,降低展览执行成本及风险。

提升策展方案的体验性,建议采用情景式的空间设计方向,有效的处理好场景构建与作品展示的互文关系。

4

▲ Hyundai Blue Prize 2020线上策展论坛

何桂彦(指导陈抱阳&邵晓明):我还是希望多与两位策展人沟通,然后从理念到展览文本的写作,再到选择艺术家。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次向年青策展人交流、学习的过程。

刘畑(指导常兰&卢川):首先是整体的观念、概念:要凝练,最终收敛于标题以及章节,并投射于空间划分与叙事。以及体现在艺术家和作品选择中,从而架构起展览,也完成相应的演讲和表达。进一步则是激发和自身的长期脉络的联通、共振。

邵亦杨:我会从艺术观念、展示方式和社会影响力等几方面,给选手一些意见建议。

盛葳(指导王尤): 主要分为两个方面,首先是纯粹坐而论道的思想对话,这主要集中他的主题设定和对主题的理解方面。 不过这很重要,而且是基础性的工作。毕竟,一个展览的最终价值在于它是一种精神生产。

然后是技术性的处理,包括艺术家和艺术作品的选择,这些艺术家及作品是否可能在展览中展出。

最后是展览的思路和框架,以及实际的和视觉方面的展陈设计,以便于更好地完成最初对主题的设定。

10_副本

▲ Hyundai Blue Prize 2019评委研讨会,图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孙冬冬(指导李静怡): 初选评委辅导决赛选手是本届评奖新增的环节。 但我不好意思说辅导或者指导,在我这里确切的说是一种交流的过程。

这位选手的方案考虑的很全面,她对展场的设计规划让我耳目一新,非常有挑战性。 我所能做的就是不断激发她潜在的可能性,让她的这个方案更聚焦更具想象力。

于渺(指导李思雨) : 2020年增加了初选评委对于候选人的辅导环节,我觉得很有必要。在社交隔离的时代,我们对于学术共同体的建立依然抱有很大的渴望。 不管是参选的选手还是评委,胜负只是这个旅程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在这一聚合中我们彼此之间学习到了什么,获得了哪些启发,这种获得是双向的。

首先我会让选手对终选评委逐一进行了解,包括他们近年策过的展览、近期的学术面向和研究兴趣等等。 提早让这位选手思考在与终选评委的交流中期望获得哪些具体的帮助。 我会鼓励选手与熟识的艺术家合作,增加几个委托创作的作品。 委托作品与具体的问题和情境相结合,增强在地性。

6_副本

▲ Hyundai Blue Prize 2019 获奖展览现场,陈旻+张业鸿策展《游戏社会:狼、猞猁和蚁群》展,图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我辅导的这位选手方案的方案优势是展览理念和空间设计之间有着高度的互文关系,已经具有了情景式的体验属性。 我会继续帮助选手细化空间之间的区分和串联,在空间中重新分配作品。 帮助选手管理风险是我的一个重要工作,保证每个艺术家都是可控的,没有超出策展人的能力和成本预算。

另外,我还要强调的是,现在展览稀缺的不是理性,也不是炫酷的科技,稀缺的恰恰是情感、是想像力、是身体感受、是讲故事的能力。希望我能够帮助这位选手传递出用语言难以言传的独特感知。

05 “更细思,更狂想”

Q:您对中国青年策展人的未来发展何建议?

费俊:我认为策展人的角色更像是Creative Negotiator(创意融通者), 策展在今天不仅仅是一种有趣的职业方式,更是一种有效的思维方式。 期待更多来自跨学科领域的青年人来参与策展工作。

高鹏: 我们将面对一个更加不确定的未来,中国年轻的策展人需要面对更加复杂的社会问题。 伴随新技术的出现,世界正在走向新的生活方式,其特征是更加多元而模糊。 策展人们就需要更加积极的去阅读与预判社会新的发展方向,掌握新的语言,互动共建新的交流模式。 这一切即是挑战,又是留给他们的机遇。

何桂彦:国内青年策展人总的水平都是不错的,并且慢慢形成了一个群体,有基本的学术认同,这是很重要的。近年来,国内为青年策展人提供了许多好的展览平台与展览奖项,他们成长得非常快,发展前景也很广阔。

刘畑 :更细思,更狂想。

邵亦杨: 希望青年策展人能够保持全球视野,结合中国的现实问题,既重视艺术表达也注重社会效益,在形式和观念上都有所创新。

EA77043C86544146B1F1B80D5C941FEC7FE9D766_size526_w1080_h483_副本

▲ Hyundai Blue Prize 2020线上策展论坛,图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盛葳: 由于宏观经济和艺术市场的调整,留给策展人的空间不会像前些年那么大,因此,年轻策展人的竞争将会比较激烈,就像我们HBP的竞赛一样。

通常说来,策展人的进阶之途是从画廊或者小型艺术空间的展览干起,然后在一步步走向美术馆和大行公共艺术机构。 不过,现在的方式比以前要多元化,各种策展竞赛和青年策展人支持计划较多,所以也提供了不同的新可能。 对于年轻策展人而言,应对竞争压力和挑战的较好方式首先要有某一相关领域的深度知识和思考(未必一定是艺术史),然后是实践经验的积累,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7_副本

▲ Hyundai Blue Prize 2020线上发布会

孙冬冬: 我对中国青年策展人的未来发展很难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因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研究兴趣与侧重的学术方向。

我能说的,就是希望艺术系统能多提供一些机会给这些有志成为策展人的年轻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策展工作其实是个社会性工作,无法一个人完成,累积实践经验对于策展人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

8

▲ Hyundai Blue Prize 2020线上策展论坛,图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于渺: 不断打破既有的展览模式、警惕正在固化的知识、持续地去发现, 这些都是策展人的未来发展应该具有的精神。 期待这个大赛中脱颖而出的年轻人能够冲破某些固化的范式和套路,以比赛契机,促成新的展览语言和叙事的涌现。 这也正是Hyundai Blue Prize的价值所在。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