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原标题:凤凰艺术 | “借我一双慧眼,让我把这纷扰看的清楚明白真切”:图像研究 —— 以钟飙的世界观为例

“一切早已存在,只有经过时显形”,钟飙这样说。

对于从2008年开始顿悟并获得的新思路,也许是他步入不惑之年得到的礼物。从年轻时就以史为鉴的钟飙,对于自己的创作,一直不忘纵观时间与空间的调性;他將众多时间节点上的片断收集起来,在沉淀与整合之后,作为自己绘画的主题和表现元素。

2020年10月16日下午,艺术家钟飙的个展“显形—— 钟飙的图像世界”在武汉合美术馆开幕,展览呈现了艺术家在过去30年不同阶段的作品,顺着这些自然连结的绘画、装置与手稿文献,合美术馆馆长、策展人鲁虹再一次带公众回顾了“图像的图像”这一俱臻成熟的表现形式。

D51F5B886D9CCFF01280DDD9292BB5420B0668D9_size1296_w1080_h810

▲ 开幕式上,艺术家钟飙致辞

用照片作为绘画的素材和模型,是一种经典的创作手法。人们对于“画得像”的追求,从风景、静物一直到动物与肖像,在胶片显像的技术“被发现”之后也没有削弱很多,甚至还发展出“照相写实主义”(超级写实主义)这个流派,即完全基于相机和照相来采集视觉信息并以此创作画作到现实主义画风。

极端精准的绘画,固然可以让画家“避免形成固定的风格和错误的观察”(鲁虹转述),但“所谓特性,也让事物失去了更多可能性”(钟飙),相片更加如是,定格的不过是一个个片断。对其解读和再创作,才是看起来更好的应用。在钟飙的作品中,组合不同时空的图像以进行自定义叙事表达,是其一贯的风格。不过随着艺术家在时间和空间中的流转,其关注和创作主题一直在发展。在合美术馆的展览中,我们可以尝试攫取其中的几个片断,借助艺术家的自述对其中的图像进行解构。是否能完整获悉艺术家的思维脑图尚未可知,然而借助其提供的留白,观者倒是可以对自己的世界观进行梳理。

89E82FB2CB6D7DD9F13601AEB9604C583F4816BD_size44_w1080_h810

▲ 展览现场

他用一张图做了全球事件报告

时隔十个月,再次抵汉,除了绵绵秋雨提醒人们季节的变化,上下班高峰的堵车和路人操着硬朗方言的谈笑风生似乎告诉我们,一切如常。开过长江大桥,江景仍然壮阔,夏天的痕迹只留在江岸上开始泛黄的叶面。2020年,仿佛就像过去的每一年,按部就班地步入了第四季度。

465C4D7FF151B026DEEAEABEA167AF26F2A7363F_size1049_w1080_h486

▲ 《公元2020》布面油画,400*900cm, 2020

可是,站在宽四米、长九米的布面油画《公元2020》近前,我们努力不多提的发生在汉市、全国以及全球的连续爆炸性新闻,再次成为无法回避不能逃避的人间现实。在浩渺的宇宙空间作为背景的巨幅画面中,经历了三次隔离、三次核酸检测,以及因为发热而被送往小汤山医院的艺术家把横跨亚欧有惊无险的见闻和感受都融入了画面中。

“(第三次)隔离的时候,我觉得这个经历好像必须要画一个什么。但是怎么画?因为病毒是无形的,怎么画都还是很难。后来慢慢地就想到把这些历史和人文的东西结合起来。当然凡是出现(在画面中)的都是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

其间,我们可以看见如古早动漫《阿基拉》预言般推迟的日本奥运会吉祥物,空无一人的广场和剧院,沉默矗立的历史遗迹,被迫封闭的美术馆和博物馆,无人到场祈祷的教堂,身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摘下口罩拥吻的医护情侣,以及从德国归来前、身着防护服比心的艺术家本人。具象的拼接,抽象的衔接,万花筒一般的令人目不暇接的画面组合成能量世界与现实世界混沌成一体的意象。正面打开的巨型口罩横亘在画布正中,仿佛为其后各种激烈紧张的场景加上了注脚。仿佛世间无常之上,自有正义与秩序。仿佛提醒我们,是如何被白衣天使默默守护着。

BEDA82427394903599281B4146B71542319766E3_size345_w1080_h1439

▲《公元2020》布面油画(局部),400*900cm, 2020

十月初的假期,大概是全国人民2020年第一个正式的“假期”,之后的复工,才真的有了些以往的模样。思绪随视线游走,愿公元2020余下的时光,不被辜负。

他也发现了“发现”的秘密

001BBBFCA3F1DB000F6B279EE03B142CB3D1FB04_size239_w1080_h804

▲ 能量波,布面油画,丙烯,97_130cm,2018

钟飙把顿悟的奥义,写在了作品的标题。面对笔者,他袒露了自己关于时间空间以及宇宙的思考。

“其实我们的每一个当下,都连接着宇宙的全部信息,包括宇宙大爆炸以来的所有信息,但是由于我们生命个体受到感知的局限,所以只能接收到宇宙能量极小的一部分,其实这部分就是现实。顾名思义,它就是一个显现的部分,就是我们的局限性能看到的那部分存在。”

策展人鲁虹指出,艺术家在关于世界的思考中,不但强调了宗教对现实的内在影响,也强调了一切都是因缘际会又会终归于空无的观念。

艺术家说的是人类的实践,笔者想到的是人类的理论—— 众所周知,物理学就是“发现的科学”。所有的证明和运算,都是为了早已存在的地球和宇宙能量之间的关系。余下的,都是人类如何与之共存的实际问题。

已经超速发展的人类社会,是时候稍微慢下来一些,在又一次“地球免疫”启动的时刻,仔细思忖未来的路要如何走。因为我们只能看到一些趋势和现象,所以认真把握每一个当下,让一个又一个的选择带着我们免于没顶之灾,才是可持续发展的上签。然而众生百态,个体抉择的出发点难免不同,如何使合力最优,才是“混沌”的意义。

再一次,所谓“观看之道”其实囿于观看者的能力和视角。记得有则轶闻故事大概是这么讲的:

欧阳修渡船回家,同船一人侃侃而谈大放厥词,不时还向欧阳修征求肯定。欧阳修避之不及。末了问起对方要去哪里,对方竞答要去拜会欧阳修,并问欧阳修是否识得此人。欧阳修连连摆手。下船时赋打油绝句一首,最后两句是:

“修已知道你,你却不知修(羞)。”

这又何尝不是现在许多人的状态呢?然而“吾生有涯,而知无涯”,作为融合了“知与不知”的任何个体,都应对自己的“混沌”状态有所察觉,保持警惕。如果“视而不见”无法避免,至少抱有谦逊之心,尽量做到”管中窥豹“ —— 虽不见全身,但窥一斑而知有全豹—— 的元认知。毕竟,学问见识之外,人类的悲欢也不尽相同。

21581ED6F7D642C45340322AAF0C9DE1A713AB6A_size186_w422_h1920

▲ 海市蜃楼 , 布面丙烯, 400 × 1800 cm, 2009 年

他在具象和抽象之后决定留白

直到2008年之前,钟飙都没有舍弃画面整体的具象感,但是对其中的人物和形象,他逐渐开始放手一些空间—— 如果没有在画布上,那么就在悬挂画作的背景里。

16189703F4C9785735FE41175D35078597120C8F_size1568_w1080_h890

▲ 《枉凝眉》,布面油画、丙烯, 130 × 97 cm+75 ×55cm, 2017 年

这些留白让画面的超现实感增强,留给观众的想象空间也加大了—— 对于大量收集图像素材的艺术家来说,这种“赋权”并不容易。

钟飙在谈起与山东鲁木匠古典家具厂的合作时坦言,民间艺人的手工活一开始并没有让他满意,然而打开思路后,意识到“这是当代艺术与民间艺术的双向出界”,这意外的结合,带来的是全新的具有社会学意义的产物。对于一直表现社会现实的艺术家而言,这是一次更接地气的堪比行为艺术的集体跨界创作。

《和光同尘》是作品的名字,毋庸置疑,光与尘,都需要空间而存在。具象与抽象的连接,是抽象符号与笔触,是无尽宇宙星空,是艺术家在巨幅画布上有意为之的留白,让观众停下脚步,仔细端详,阅之,思之,令之显形。

2B502F18946C16365D5416FC76E730DA9831D57F_size42_w1080_h810

▲ 展览现场

在拥有悠久历史、2020年经历了数个月各式波折考验的武汉,合美术馆与艺术家共同为公众提供了一个鉴古知今而望未来的大型图像回顾展。去现场吧,有没有慧眼不重要,看不看得穿也没什么,这图像的印记一旦植入,就像宇宙中的某一颗星体,会在未知的时空,绽放力量。

关于展览

1D38603A211D3C77B3462533BC536C4D20A300CF_size1964_w944_h1350

显形——钟飙的图像世界@武汉·2020系列展览

艺术家:钟飙

出品人:黄立平

策展人: 鲁虹

展览助理: 王玮琪

设计:柯明、王玮琪

主办单位:

合美术馆、中电光谷

协办单位:

成都传媒集团澜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国创互联(北京)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展览日期: 2020年10月16日-2021年04月16日

展览地点: 合美术馆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