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原标题:英国白金汉宫翻修,提香、维米尔等65件王室收藏出宫展出

白金汉宫是英国王室位于伦敦的主要寝宫及办公处,因为翻修,包含提香、维米尔、伦勃朗、凡·戴克,鲁本斯等艺术家的65件作品将于12月首次在女王画廊展出。

在过去的200多年中,它们一直悬挂在建筑师约翰·纳什(John Nash)为乔治四世设计的白金汉宫47米高的“国王收藏厅”的墙上,除了每年夏季开放日外,仅有有限的受邀者才能一睹这些几个世纪以来的英国王室收藏,展览中有一张伦勃朗的作品是英国女王的最爱。

提香和他的工作室,《玛丽亚和孩子在风景中》,约1535-1540

提香和他的工作室,《玛丽亚和孩子在风景中》,约1535-1540

白金汉宫的大修即将涉及建筑内部老化的线路和陈旧的铅管,这意味着这些作品必须暂时移除,这也成就了即将于2020年年底在女王画廊举行的《白金汉宫杰作》展览,且展出将持续一年多直至2022年1月。

英国女王的艺术品管理人戴斯蒙德·肖·泰勒(Desmond Shawe-Taylor)认为,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它们在美术馆环境中和在宫殿中的观感肯定是不同的。“您可以在美术馆中安静地感受这些作品,虽然美术馆也是艺术的圣殿,但美术馆没有豪华的内部,是更合适欣赏艺术品的地方。”

彼得·德·霍赫,《房间里的纸牌玩家》,1658

彼得·德·霍赫,《房间里的纸牌玩家》,1658

维米尔与伦勃朗的不变与创新

展览中将呈现世界上仅存的35幅维米尔的作品之一——《音乐课》。这件作品被认为是1660年代完成的,再具体也只能推测至1662-1664年。这件作品在1762年进入英国王室收藏,最初被认为是弗朗斯·范·米耶里斯(Frans van Mieris)的作品,直至1866被证实为维米尔。

维米尔,《音乐课》,1660年代

维米尔,《音乐课》,1660年代

画面中的女性正在弹奏乐器,构图以严格的透视将观众吸引到房间深处一位年轻女子的背影上。一如维米尔的其他作品,光线从左侧的窗户进入并充满整个房间,仅投射出柔和细微的阴影;墙上的镜子,模糊地反射出年轻女子的脸、桌面的一部分和艺术家画架的腿。镜中的画架似乎是维米尔想要表达自己和所描绘的人物共享空间,却又像观众一样站在空间之外。维米尔画面中室内的气氛也通过精心挑选的物体产生,用英国艺术家劳伦斯·高威(Lawrence Gowing,1918-1991)的话说,“在这里休憩,像空气一样温柔,这是自由和束缚的寓言,正如题字告诉我们的,这寓言着爱的快乐和忧郁。”

《音乐课》画面上的题字是“音乐是快乐的伴侣,悲伤的慰藉”(MUSICA LETITIAE CO[ME]S / MEDICINA DOLOR[IS])。这表明艺术家正在探索画面中年轻男女的关系,从男子脸上全神贯注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的入迷。事实上,乐器的摆放也意味着一种潜在的和谐。

伦勃朗,《造船者和他的妻子》,1633

伦勃朗,《造船者和他的妻子》,1633

展览中还有两幅伦勃朗,其中一幅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女王最喜欢的画——《造船者和他的妻子》(1633年),“这是一幅绝对壮观的画。”肖·泰勒认为, “不仅仅是因为光线所表达出的现实主义,两位老人的肢体也表现出非凡、可触及的现场感,尤其是对夫妻之间一种温柔并带‘漫画化’的描写更显现代性。”

伦勃朗笔下的这对夫妇传统上被称为《造船者和他的妻子》,在1970年被确定为扬·里克森(Jan Rijcksen)(1560-1637)和他的妻子格里特·扬斯(Griet Jans)。扬·里克森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股东,并从1620年开始经营造船厂,画面中的他们似乎在讨论一个突发的事件。在传统中,已婚夫妇通常以两张左右对视的单独肖像表现,在伦勃朗创新了另一种互动构图形式,观者似乎可以想象妻子突然闯进房间(她的手仍在门上)打断了丈夫安静地观看。她的呼吸似乎带着焦虑,这种戏剧性也启发了后来各门类的创作。

创作这件作品的1633年,属于伦勃朗作为肖像画家最成功的时期。他的艺术也以最自然的,最真实的方式表述,画中人饱经风霜的皮肤和白色的头发不掩饰、也不陶醉地表现。自此以后,伦勃朗的光成为了他的代言,隐喻了不可见的灵性。

伦勃朗,《阿加莎·巴斯(Agatha Bas,1611-1658)》,1641

伦勃朗,《阿加莎·巴斯(Agatha Bas,1611-1658)》,1641

相比之下,伦勃朗在1641年所绘的《阿加莎·巴斯》就是单张夫妇像,他的丈夫羊毛商人尼古拉斯·范·班贝克(Nicolaes van Bambeeck, 1596-1661年)的肖像目前藏于布鲁塞尔皇家美术馆。《阿加莎·巴斯》肖像也是英国王室收藏中最漂亮的肖像画之一。

伦勃朗在这幅画中引入了一种新的构图手法:人物借助画框摆出姿势,模糊了画面中想象的空间与外部现实世界之间的界限,也让人对画布尺寸产生了错觉。画中,伦勃朗的用笔也是多层次的,比如,用笔尖在画中划入卷曲的线条,描画发际边缘的细小的头发,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阿加莎·巴斯的皮肤和眼睛的描画非常微妙细腻。

英国王室共收藏有五件伦勃朗的画作,最早的一件是1633年之前赠予查理一世的礼物,这也是伦勃朗最早抵达英国的作品,1811年,乔治四世购买了三幅伦勃朗的作,这可能是乔治四世最著名的一件收藏。

洛伦佐·洛托,《安德里亚·奥多尼》,1527

洛伦佐·洛托,《安德里亚·奥多尼》,1527

乔治四世的收藏

说起英国王室收藏,乔治四世(George IV,1762 –1830)不得不提,因为大部分收藏是他购入的。众所周知,他毕生醉心于艺术及建筑,并且收藏了全欧洲规模数一数二的画作及装饰艺术品。虽然乔治四世是个不受爱戴的君主,即使在英国经历政治动荡和经济困境的时期,他依旧保持着奢侈豪华、与现实完全脱节的生活方式。他用收集的艺术品布置府第,而这些住宅本身也是顶尖建筑师所设计的代表作。他精心铺排的视觉飨宴展示出王室的华贵威仪,他购得的珍品至今仍是王家珍藏中一些最伟大的艺术品。

CRISTOFANO ALLORI ,《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1613

CRISTOFANO ALLORI ,《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1613

在他的私人时光中,他也欣赏不同类型的印刷画和绘画,包括戏剧情节、挂墙画和讽刺画,并会与一小群挚友坐下来欣赏一套套印刷画。乔治的收藏品给予他一份在现实生活中享受不到的自由。从他的书籍、印刷画和绘画作品里可了解那些他无法亲临的国家,并且追踪那些他父亲不准他参与的军事行动。 他的藏品印证了他对法国历史与文化的那份特殊关怀,而这份兴趣对他终生选择收藏的物品具有重要的影响。

凡·戴克,《基督治愈疾病》,约1619

凡·戴克,《基督治愈疾病》,约1619

而他对建筑的眼光和品位则创造了位于伦敦和温莎、时至今天尚有实际功能的宫殿。其中,卡尔顿府位于伦敦的蓓尔美尔,是1783年乔治成年时父亲赠予他的。在其后的四十年间他在府中营造了格调高雅的一连串缤纷室内空间,里面大量运用纺织品,出自大师之手的家具、雕塑、瓷器和画作,其中很多是在法国大革命之后于巴黎购得,其中就包括如伦勃朗、鲁本斯以及特尼尔兹(Teniers)等荷兰与弗拉芒古典大师的画作。

克洛德·洛兰,《日落时分的港口》,1643

克洛德·洛兰,《日落时分的港口》,1643

1821年,即位后的乔治继承了温莎城堡和白金汉宫。随后他立即请顶尖的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展开把这些宫殿脱胎换骨的工程。在建筑师纳什的指挥下,他童年的居所白金汉府变成了华贵的白金汉宫,这座宫殿至今足以和欧洲任何一座皇宫媲美。在温莎城堡,亚特维尔(Jeffry Wyatville)掌管建造一系列高雅而舒适的新套房,并由 Morel & Seddon 公司负责装潢布置。而亚特维尔(Jeffry Wyatville)的复古哥德式风格让1086年以来就是王室官邸的温莎城堡充分展现它悠久的历史。与乔治这些建筑工程相配合的室内设计,将他典藏的精致画作及装饰艺术品容纳于厅堂,展现王室的威仪。

加纳莱托,《耶稣升天日的圣马可大教堂》,约1733-1734

加纳莱托,《耶稣升天日的圣马可大教堂》,约1733-1734

即使在执政后期,乔治四世因健康欠佳而越来越少公开露面 ,但是仍然持续大量收购艺术作品,来支撑他公开的形象。时至今日,参观王室宫殿的访客都会看到乔治四世所获得的艺术品,而展示的空间也是这位赞助人、收藏家与国王留给英国的文化财富。

白金汉宫国王收藏厅

白金汉宫国王收藏厅

值得关注的是《白金汉宫杰作》展览将从2020年12月4日展至2022年1月31日。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及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