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原标题:剧院大量裁员,“甘道夫”伊恩·麦克莱恩设紧急基金救助同行

全世界剧院裁员、剧场艺术工作者普遍遭遇求生困境,很多人在为房租和食物挣扎求生,甚至有艺术工作者考虑过自杀。最近这段时间,英国剧场界和全世界一样,面临很多因为疫情带来的困境和难题,包括伊恩·麦克莱恩等明星都开始设立慈善基金展开行业自救。但剧院行业面临的长久负面影响却依然严重。

有人提出,疫情过后,由于剧院裁员、政府救助能力有限、行业从业者内部结构不平等原因,很多低收入人群将无法留在这个行业,英国艺术行业的多样性恐降到历史最低点。

根据英国政府的计划,从8月1日起,英国剧院和场馆允许举办保持社交距离的演出,但业内人士对这一举措提出质疑。

英国剧院咨询机构剧院信托基金(Theatres Trust)的主管摩根(Morgan)认为:“对大多数剧院来说,由于社交距离的限制,只有30%-40%的观众才能重开,这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

与此同时,一项调查指出,有77%的英国剧院表示这一措施不可取,他们将持续关闭一年。有行业人士称,若想在8月1日恢复演出,剧院需要更多的财政补贴。

剧院工作者挣扎求生,伊恩·麦克莱恩等明星设立慈善基金

谢菲尔德剧院的Crucible剧场和Lyceum剧场。来源:《卫报》

谢菲尔德剧院的Crucible剧场和Lyceum剧场。来源:《卫报》

最近一段时间,英国的很多剧院开始陆续裁员。诸如位于英国第四大城市的谢菲尔德剧院(Sheffield Theatres)已经着手进行裁员磋商。这个剧院是英国最大的剧院之一,由The Crucible、The Lyceum、The Crucible Studio三个剧场组成。而这一次,其29%的员工将面临失业风险。受疫情影响,剧院现已经要求所有员工减少工作时间。

在剧院的一份声明中,其首席执行官丹·贝茨(Dan Bates)表示:“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些令人心碎的决定,才能应对Covid-19的毁灭性影响。”因为自3月16日,英国各地的剧院关门时,谢菲尔德剧院“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收入”。

此外,历史悠久的约克皇家剧院(York Theatre Royal)上周也宣布正在进行裁员磋商。尽管自1744年以来,约克郡的人们一直喜欢、支持和赞赏这座剧院。

剧院大量裁员,很多剧场艺术领域的工作者因此面临着巨大的失业乃至生存危机。

成立于125年前的戏剧工会(Theatrical Guild)是一家行业慈善性质机构,旨在支持那些拥有各种职业技能但却默默无闻的舞台艺术工作者。这些演出者大都是低收入的个体经营者或临时工,也因此,许多人没有被纳入到政府在大流行期间的失业救助保障计划中。

据戏剧协会的说法,在全国剧院关闭的情况下,剧院的招待员、舞台工作人员、化妆师和后台工作人员正在挣扎求生,封锁举措导致许多人无法支付房租,有些人甚至还考虑自杀。戏剧工会总经理亚当·班布拉说:“不幸的是,在过去的几周里,我听到有9到10个人一直在考虑自杀。还有很多人在为食物和房租发愁。”

现在,著名的舞台和影视明星伊恩·麦克莱恩已经协助启动了一项紧急基金来向他们提供帮助。慈善基金是为了那些面临贫困、不符合政府救助条件的尚不能演出的员工而设立。他最近在英国剧院启动了80岁生日的巡回演出,并从收入资金中筹集了4万英镑。

伊恩·麦克莱恩 人民视觉 资料图

伊恩·麦克莱恩 人民视觉 资料图

演员埃迪·雷德梅尼(Eddie Redmayne)和普拉沙娜·普瓦纳拉贾(Prasanna Puwanarajah)也对此次筹款活动表示支持,他们表示,剧院的前台和后台工作人员目前确实都非常缺钱,包括服装供应商、假发生产商、道具助理、场景画家、灯光和音响操作员、票房处、酒吧工作人员以及清洁工等各个部门。

疫情过后,英国艺术行业多样性或降至历史最低点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削减艺术发展经费在英国成为了新趋势,小剧院和当地图书馆被迫关闭,减少了许多人接触各种形式文化的渠道。与此同时,无薪实习等情况增加,使得许多来自低收入家庭的人不再考虑在这些行业工作。

冠状病毒的影响可能会加剧这种已经不平衡的情况。尽管政府已经为艺术行业提供了15.7亿英镑的资助,但英国国家剧院最近还是宣布将在8月31日之前解雇400名临时工。

许多自由职业者担心政府救助资金将被花在机构和管理人员身上,而低收入的创意人员将成群结队地离开这个行业。

英国某剧院被贴了封锁带 来源:《卫报》

英国某剧院被贴了封锁带 来源:《卫报》

戴夫·奥布莱恩(Dave O 'Brien)是《2018年创造伦敦报告》(Create London report)的合著者,也是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文化与创意产业学院的研究员。他认为,“英国文化和创意产业已经出现了危机。毫无疑问,Covid-19将使这些问题变得更糟。”他描述了文艺团体的流失、工作岗位的减少、项目的减少以及就业和资金竞争的加剧将如何影响冠状病毒后的英国文化景观。他说,赢家“将是那些已经拥有经济、社会和文化资源的人”。

伦敦南部两家当地艺术推广组织的创始人尼古拉斯·奥库鲁(Nicholas Okwulu)在谈到政府的纾困时表示:“如果你(每年)的营业额不到2.5万英镑,你就别想它了。”当奥库鲁被问及政府救助计划是否会帮助到他时,他笑着说:“我们拿不到。”他说,尽管艺术机构试图让文化和艺术形态多样化,但最终资金还是进了许多规模较大的公司的腰包。

疫情对英国文化的打击是多方位的。从短期来看,成千上万为英国创造性生活做出贡献的人将失去生计。从长期来看,英国的艺术和文化行业有进一步向少数富有群体倾斜的风险。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及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