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苏富比亚洲 2020-07-16 08:47

原标题:逐邪石榴花艳红:明永乐剔红缠枝石榴花盖盒

于7月11日举行的香港苏富比2020年中国艺术珍品春季拍卖会欣呈明永乐剔红缠枝石榴花盖盒。此剔红漆盒硕大华丽,雕刻细致入微,其珍雅之处,无庸费墨。遥想明初之时,御庭大兴多项艺作,广招巧匠,奉命制器供御,成就如此佳作,定必让人赞叹不已。

1

明永乐 剔红缠枝石榴花盖盒

《大明永乐年制》款

31.5公分

估价:16,000,000 - 18,000,000港币

蒙元一朝,工艺器物多以豪迈奔放著称,不仅是雕漆,青花瓷器、鎏金铜像、丝绸织锦等也是,这些作品却往往忽略小处,有欠细腻。及至朱明,御作一改前风,深雕细琢,去芜存菁,布置极尽巧思。永乐盛世,漆作成就空前绝后,奠下他朝难以企及之典范。也正正为了精益求精,始弃黑漆,崇尚剔红之艳。

有别于瓷器,雕漆费工耗时,不适合流水作业式的大规模生产,是以漆雕纹饰大多各适其适,不拘一格。然而,如同景德镇御窑绘瓷,永乐年间内府似乎也为御制漆器「定夺样制」,好让艺匠依样而造。比对北京故宫博物院一件清宫旧藏漆盘,同样罕以石榴花为饰,花姿回异,观其风格,应出自另一艺匠之手,但盒面花叶布局与此几近一样,尺寸也极为接近(《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元明漆器》,香港,2006年,图版28;以及《故宫经典.明永乐宣德文物图典》,北京,2012年,图版65)。我们可藉此推断御作漆匠虽据样本制器,但一定程度上仍有展现个人风格的空间。如同许多永乐年制漆器,故宫漆盘底有针刻永乐年制款,却并没有后刻宣德款(1426-1435年),此盒亦然。

2

明永乐 剔红缠枝石榴花盖盒

《大明永乐年制》款

(局部)

石榴花艳红,在剔红漆器上饰之,尤为合宜,配以黄漆素地,对比更是鲜明。明初漆雕四季花卉图案中,常见石榴花姿,但却罕有独作主饰。盛绽石榴花,瓣片沿边曲皱,柔嫩细腻,花萼末端锐尖,结子后便成果实顶冠,易于辨识。古云「榴开百子」,寄子孙满堂之美意,且其花瓣殷红,传有驱毒之效,详见谢瑞华,《中国吉祥图案》,旧金山,2006年,页76。

此类盖盒或乃最能考验艺匠雕刻工夫之器形。圆盒平顶,满饰花叶,枝茎蔓生,覆迭互掩,叶脉正反并见,虽得茂密,却又不许拥挤,繁中必须有序,高下之品,一目了然,失误难藏。此盒盖上花姿灵动若舞,从含蕾待放,至娇然盛绽,尽蕴其中。

3

明永乐 剔红缠枝石榴花盖盒

《大明永乐年制》款

面积越是宽敞,所需布局设计便更富挑战性。小盒往往只需娇花一朵,稍加叶子相伴便成,但较大之器,则要求三、五或更多妍葩,以成花团锦簇之效。此盒上饰,论布局,当属最繁复之类。尺寸较大之盒或盘,花儿多数平均分布,一朵盛放居中,加缀四妍等距分散,间饰花蕾。此盒则舍易取难,未受规范所限,不论是怯弱羞蕾,还是怒绽芳华,共绕中央红葩为饰,犹若摘花成束,别有意趣。

4

明永乐 剔红缠枝石榴花盖盒

《大明永乐年制》款

此盒硕大,论尺寸,名列前茅。与之大小相约者,可参考另一永乐署款盖盒,却以牡丹为饰,曾展于《雕漆》,德川美术馆及根津美术馆,名古屋及东京,1984年,编号88,图录中指标示底层的一道黑线上,共髹十五层朱漆。京都南禅寺另藏大小相近的永乐署款盖盒,同样密雕华饰,但盒上仅见盛开花儿三朵,或为月季,收入特别展《东洋の漆工芸》,东京国立博物馆,东京,1977年,编号504,同展并见三件较常见、尺寸偏小之花卉漆盒,当中两盒带永乐年款,属东京根津美术馆藏品,另一则同署永乐、宣德年款,为大阪藤田美术馆存珍,编号505-507。

著名漆器学者兼藏家李经泽和胡世昌细读明宫旧档,钻研永乐帝赐日本足利幕府国礼清单,归纳洪武、永乐雕漆风格,指洪武漆器喜雕四时花卉,而永乐器则多仅饰一类,又指洪武年制之品,右沿后刻永乐年款,有别于此盒之左方年款。据此推论,本盒当属永乐年制,加上未有加刻宣德年款,年代清晰,不存争议之处。

(图片来源苏富比亚洲,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