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艺术与设计 作者:商译婷2020-07-03 17:00

原标题:从Nike到Kanye的运动鞋文化  

你真的了解你脚上这双穿了很多年的Air Force 1s吗?很多时候人们并没有意识到每一双运动鞋都有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这就是“运动鞋文化的兴起”之所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原因。

从第一双Air force 1 到 stan smith;从Kanye West的Yeezy XAdidas到Chitose Abe的Sacai X Nike……价格昂贵的限量版运动鞋可以让人们心甘情愿排队几个小时,独特的运动鞋爱好不再仅仅是个人街头服饰的收藏品,而是越来越被人们视为一种艺术形式。

Air Force 1s

伦敦设计博物馆计划在2020年5月6日到9月6日举办的聚焦运动鞋文化的展览“运动鞋开箱:从工作室到街头(Sneakers Unboxed: Studioto Street)”因为新冠疫情被推迟,但人们对运动鞋的热情是无法阻挡的。展览原计划展出来自 Nike、Adidas、Puma、Colette 和 Comme desGar.ons 等著名品牌生产的代表性运动鞋,通过表演、街头文化、时尚三个单元,展示运动鞋的设计和制作过程,及其对当代流行文化产生的影响。偶像文化、限量版设计和稀有配色……一双运动鞋有许多值得关注的闪光点。还有魔术贴、3D打印、100%可回收环保材质等新世代创新性的运动鞋玩法。发现挑战性能设计,启发新的亚文化和动摇时尚世界,这就是如今的运动鞋文化现象。

运动鞋文化实际上开始于上世纪70到80年代之间的美国,并在30余年来席卷世界,受到无数年轻人的追捧。从城市社区的青年时尚到后来得益于篮球运动和说唱音乐的蓬勃发展,运动鞋文化一路高歌猛进成为最具活力和代表性的青年文化。运动鞋文化史上有两个重要的分水岭:球星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与Nike的签约以及Air Jordans的首次亮相,以及黑人说唱乐队Run-DMC与Adidas的签约。这两件事都不同程度地促进了运动鞋文化的传播,使运动鞋文化从城市中心传递向更广泛的受众。乔丹决定在1984-85 NBA赛季之前与Nike签约震惊了整个运动鞋界,像科学怪人一样的组合带来了无限的惊讶与惊喜。这些名称已成为流行文化的代名词,更重要的是,代表了热衷运动鞋的kicks群体的成长和商业化。

独特的运动鞋爱好不再仅仅是个人街头服饰的收藏品,而是越来越被人们视为一种艺术形式

嘻哈运动鞋的革命始于黑人说唱乐队Run-DMC梦想着拥有世界上每种颜色的Adidas,因为它们的风格和颜色协调性。1983年,Run-DMC直接将街头打扮带上了表演舞台。1986年,Run-DMC邀请Adidas高管前往纽约麦迪逊广场,听他 们表演热门单曲“My Adidas”,全场2万名观众都举起了他们的Adidas。此后,Adidas达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份音乐表演和运动公司的代言协议,大公司开始在这一即将到来的嘻哈革命中收获好运气。Run-DMC的追随者们仍然是Adidas最大的业务之一。

他们在流行音乐文化中对贝壳头Superstar运动鞋的青睐标志着青年时代的变化,为Adidas品牌高性能专业运动鞋以外的世界增添了活力,并将品牌带到了最重要的街头领域。

Tinker Hatfield和Air Jordan的合作球鞋

Air Jordan那个跃起扣篮的jump-man标志是每一个运动鞋迷都熟知的,但是他们很可能并不熟悉背后的汀克 ·哈特菲尔德(Tinker Hatfield)。著名鞋履设计师汀克 ·哈特菲尔德将运动鞋设计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曾为Nike设计过多款著名的创新型运动鞋,成为日后运动鞋文化中的标志,包括 AirMax 1、Air Mag、Air Jordan XI 和最新的Air JordanXX8……他专业的建筑设计背景使他成为影响运动鞋文化的重要原因,为运动鞋设计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思考角度。灵感来源于博物馆建筑的Air Max 1、喷气式战斗机的Jordan 5代,甚至取材于割草机的Jordan 11代。从Air Jordan III开始,汀克和乔丹的组合在质量和创新方面都是无与伦比的。许多年后,Jordan品牌的任何鞋子发售即刻便售罄都有这个原因。像凯文·杜兰特(Kevin Durant)、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和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这些出色的球员,为品牌吸引了无数消费者。根据《福布斯》报告,仅勒布朗·詹姆斯一个人就为Nike创造了3.4亿美元的收入。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真实的数据证实了运动鞋文化的崛起变得多么真实。

阿迪达斯三叶草Falcon女款复古撞色拼色老爹鞋

1917年,Converse推出了第一款All-Stars。从一开始,它的高帮设计和样式就一直保持不变,使其成为美国乃至全球的经典之作。1921年,著名篮球运动员查克·泰勒(Chuck Taylor)看到了篮球鞋的潜力,Converse在鞋帮上贴上Chuck Taylor签名徽标取得了巨大的成功。Converse还为1936年奥运会推出了带有红色和蓝色装饰的白色高帮鞋。很难想象,曾经球场上基础的Chuck Taylor All-Stars世界中涌进了许多像拥有多个配色的LeBron系列一样的联名。这种现象可以将其称为“马克·扎克伯格效应(Mark Zuckerberg effect)”。当今社会在时尚方面变得宽容许多。在许多情况下,人们被允许穿自己想要的衣服。从技术怪才的到来,从马克·扎克伯格到史蒂芬·乔布斯,运动鞋走进了商务会议,这也是不容忽视的力量。公平地讲,对于创新者和设计师来说,如果没有今天的运动员,也难也实现如今这种现象级的运动鞋文化。

说唱明星和成就卓越的运动员穿着运动鞋时,他们为某些运动鞋比其他运动鞋更受欢迎的原因定下了基调,并以一种比周末洗车时穿的普通运动鞋更有意义的方式进入男性衣橱,并将成功男性的形象多样化。

耶稣鞋

男装时尚的重燃活力和明星联名的火爆使运动鞋有了再一次茁壮成长的机会。坎耶·韦斯特(KanyeWest)— —球鞋联名届的红人,从Adidas到LOUISVUITTON,世界上至少有15种不同款式的KanyeWest运动鞋,尤其是Yeezy系列几乎是款款发售即售罄。品牌Common Projects的皮革运动鞋为商务男女的职场运动鞋带来了新的选择,普通的白色低帮运动鞋具有复古风情,对追求极简主义运动鞋和生活的人眼中是现代经典休闲运动鞋的代表。2018年开始,上世纪90年代老爹鞋开始回潮,笨重的轮廓版型在时尚界大受欢迎。

运动鞋文化的普遍性跨越了世代、社会、种族和性别界限,为穿用者提供多功能性、舒适性和独特的休闲风格,未来运动鞋的流行趋势将继续闪耀并凸显出来。

(图片来源于艺术与设计及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