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苏富比亚洲 2020-06-29 07:33

原标题:香港苏富比今夏呈献明初佛教二珍

早于蒙元一朝,中国帝皇已对弘扬藏传佛教之事不遗余力。及至明初,永宣盛世,两帝对藏传佛教的虔信无庸置疑,他们大弘其教,未遗余力,除邀多名藏僧留住京师,治下更御制不少佛教艺术精品。香港苏富比有幸于2020夏呈献明初佛教二珍,分别为明初掐丝珐琅莲纹僧帽壶和宣德青花藏文缠枝花卉纹盌,虽也以番莲为饰,形、质迥异,却同证明朝帝君崇信之心。

明初佛壶奉神明

1

明初 掐丝珐琅开光莲纹带盖僧帽壶

22.5 公分

估价:20,000,000 - 30,000,000 港币

永乐帝经靖难之变篡国登极,笃信佛教,力兴其寺,任命国内巧工艺匠参与修建装潢,艳色华彩,金碧辉煌。成祖且修复南京执恩寺,并以亡妻之命建造琉璃宝塔,又屡邀高僧住京,冀藉此屏除诽议、巩固君权。尝邀格鲁派(又称黄帽派)创始人宗喀巴(1357-1419年)往赴南京,然屡试不果,祖师仅派遣膝下弟子面圣。然及至永乐五年(1407年),终邀得西藏噶举派第五世噶玛巴德新谢巴(又称哈立麻,1384-1415年)前赴南京觐见,并为成祖往生父母作普渡大斋,行各种圣迹,如五色圆光、彩云满天。

如此盛大法事,必须赠礼供奉,是以成祖特命御作巧制各式瓷器、漆雕、织品及掐丝珐琅,促使作坊大兴其制,开启工艺盛世,风延宣德,造就许多十五世纪初佳作绝品,当中更有不少佛器,专为法事而造,彰显虔敬诚心,此掐丝珐琅莲纹僧帽壶当为其中佳例。

2

明初 掐丝珐琅开光莲纹带盖僧帽壶(局部)

藏传佛教相信色彩的神圣,认为得道高僧涅盘时肉身虹化,转五蕴为五色光耀成就,蓝、白、红、绿、黄,各含佛理。此僧帽壶以传统孔雀蓝为地,添缀五主色:土黄、碧绿、靛蓝、赭红、乳白。如此精致缤纷之器,御赐佛教高僧作赐赉器,尤为宜适。

3

明初 掐丝珐琅开光莲纹带盖僧帽壶(局部)

明初掐丝珐琅器极为珍罕,与此器类同之僧帽壶仅见拉萨西藏博物馆藏例,其形制与此大同小异,除体型略较娇小外,细节上有些微差别。

中国掐丝珐琅工艺的起源,至今仍存争议,但普遍相信技术在元朝抵华,或从拜占庭传入。碍于资料匮乏,就传入初期的嬗变所知有限,但相较之下,有关十五世纪初掐丝珐琅技艺的研究甚丰,涵盖署款及无款器。无款之掐丝珐琅器,可依永宣年间其他材质艺品之风格断代,此壶正为一例,其器形、纹饰、珐琅质素,均与同代所制吻合。所填珐琅表面砂眼细碎,尤显早期掐丝珐琅器的特征。

究竟是哪种僧帽让艺匠引巧思、发奇想,终制得如此雅致执壶,至今仍未可知。然而,细观传世图像,藏僧如德新谢巴,以及代表宗喀巴进宫面见成祖之释迦也失(1354-1435年)多头戴黑帽,帽沿轮廓与壶边凸棱极为接近。

4

明初 掐丝珐琅开光莲纹带盖僧帽壶

合上盖子,即可把流口封住,如此天衣无缝设计,或为在佛典上装盛如藏族酥油茶一类之温热液体而作。

宣德御盌沐功德

5

明宣德 青花藏文缠枝花卉纹碗

《大明宣德年制》款19 公分

估价:12,000,000 - 18,000,000 港币

宣德帝延其祖父之业,续种善因,对密教尤为重视,与永乐时便入京觐见者往来频繁,特别是藏传僧人与西天梵僧,如藏僧班丹札释(1377-1452年后)与释迦也失,深得宣宗崇信。宣德一朝,上承永乐之业,藏传佛教或铭有藏文之鎏金造像及瓷器制作不断,既为赐予僧人作赐赉器,供御上用,同样宜适。

此宣德青花盌,器形大方,精制妙画,浓笔绽清莲。盌内藏文心咒读音为「嗡阿吽哈吙舍」,每一种子字均以青花书之,流丽雅致,彷佛夺莲而出,秀逸脱俗,缠枝环卷,份外清朗悦目,诚十五世纪初瓷器典范,炫耀当时瓷艺的登峰造极。五百春秋,未损其华,左证宣宗对藏传佛教的崇信,延溢明初宫廷雅风。

6

明宣德 青花藏文缠枝花卉纹碗《大明宣德年制》款

书有心咒之器,应为荟供而制。藏传佛教中的荟供,包涵一众仪式,信徒向密教本尊、护法、空行及上师祈请,以收修持之效。如同其他藏传佛教经文与仪典,荟供旨在普渡众生。每一种子字均可衍生多字多义,包罗万象无限,荟供仪式上,信徒念颂以这些种子字所编成之心咒。「嗡阿吽」分别代表诸佛之身、语和意,「哈吙舍」则是喜乐的赞叹,二者相配,洗涤心灵,修行加持。这类法会备有丰富食物,经净化后根据指定的仪轨献供。过程中行者观想自身为坛城,祈请诸佛菩萨等至坛城集会,已受三昧耶戒之密教修行者又可循上师指导,把自己观想成本尊,以「入我我入观」起修,观本尊入我、我入本尊。此盌或为赐赉释迦也失或其他西藏高僧之器,但据典可悉,班丹札释曾为宣宗传授多种灌顶,因此这盌也可供皇帝御用。

7

明宣德 青花藏文缠枝花卉纹碗

《大明宣德年制》款

(图片来源苏富比亚洲,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