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HauserWirth画廊 2020-05-25 07:42

原标题:H&W快件: 线上展览「阿希尔·戈尔基与杰克·惠滕」现已上线

线上展览

Online Exhibition

阿希尔·戈尔基与杰克·惠滕

Arshile Gorky & Jack Whitten

2020年5月20日上线

两位艺术家来自不同的世代,但都在自己的作品中发展出高度个性化的视觉语言。戈尔基在对二十世纪美国艺术造成重大影响的抽象转向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并将超现实主义与抽象表现主义联系到了一起。通过吸收并回应历史大师以及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他确立了自己的理解与想象,以及一种处在美国先锋艺术脉络中的传统感性。惠滕通过对材料、工艺与技法的实验,颠覆了艺术史的准则,并卓有成效地搭建起姿态抽象与过程艺术之间桥梁。

1

▲ 戈尔基坐在他位于联合广场36号的工作室的《夜间,谜与怀旧》(Nighttime, Enigma and Nostalgia)前,约1932年,摄影:艺术家好友及邻居Alexander Sandow © (2019) 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 / 艺术家版权协会(ARS),图片: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豪瑟沃斯 

在惠滕亲切的献辞中,他强调了戈尔基作品中的精神、色彩与绝佳的控制力,及其作品所产生的共鸣,并解释道:“我也曾遭受过人类之间的不人道之苦。而戈尔基知道这会对心灵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从他的颜色结构中便可读出这一点”。杰克·惠滕生前创作的最后一件作品《量子墙,VIII(献给阿希尔·戈尔基,我的绘画初恋)》[Quantum Wall, VIII (For Arshile Gorky, My First Love In Painting),2017]既是对阿希尔·戈尔基的一次致敬,也揭示了两位艺术家之间深刻的联系。这件作品由一系列彩色丙烯颜料片构成,并从物质与隐喻的层面,反映着戈尔基的作品在艺术家的头脑与想象中所留下的光线、感情与印象。

2

▲ 杰克·惠滕(Jack Whitten),《量子墙,VIII(献给阿希尔·戈尔基,我的绘画初恋)》[Quantum Wall, VIII (For Arshile Gorky, My First Love In Painting)],2017,丙烯酸 画布,122.6 x 122.6 x 6.5厘米/ 48 1/4 x 48 1/4 x 2 1/2 英寸 © 杰克·惠滕艺术资产,图片:杰克·惠滕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3

▲ 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无题》(Untitled),约1947–1948,油彩 画布,111.8 x 137.2 厘米 / 44 x 54 英寸 © (2019) 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 / 艺术家版权协会(ARS),图片: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豪瑟沃斯 

戈尔基与惠滕都曾转向自然世界去寻求慰藉与灵感,并经常使用风景主题来表达背后的情感。1943年至1946年间,戈尔基曾经在弗吉尼亚州的Crooked Run农场待过很长时间。他陶醉于当地的田园风光,并开始将自己的反应表现在那些充满活力的作品之中。对此,他自己曾解释说,“我并不是在自然面前作画,而是身处其中”。由此产生的作品——包括1944-1945年间创作的《无题》(Untitled)与《弗吉尼亚风景》(Virginia Landscape)——充满着有机的形态与强烈的表达自由,标志着他与自然之间联系的深刻觉醒。

4

▲ 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无题》(Untitled),约1944–1945,油彩 画布,铅笔,蜡笔,粉彩,纸上,48.3 x 96厘米/ 19 x 37 3/4英寸© (2019) 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 / 艺术家版权协会(ARS),图片: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豪瑟沃斯 

5

▲ 杰克·惠滕(Jack Whitten),《纽约战场》(NY Battle Ground),1967,油彩 画布,152.4 x 213.1厘米/ 60 x 83 7/8英寸 © 杰克·惠滕艺术资产,图片:杰克·惠滕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1946-1948),戈尔基仍继续创作了一批最具标志性的作品,比如在2010年被重新发现的杰作《田园》(Pastoral,1947)。在这些作品中,艺术家使用姿态性的色彩平面来为负空间赋形,使其跃然纸上。在其技艺精湛的《灰色田园画》(Gray Drawing for Pastoral,约1946-1947)之外,艺术家尚未定形且引人联想的直觉符号也塑造了一种包含重复形式的独特创作语言。

6

▲ 杰克·惠顿,克里特岛(Crete),1972年。摄影:Mary Whitten © 杰克·惠滕艺术资产,图片:杰克·惠滕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7

▲ 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弗吉尼亚风景》(Virginia Landscape),约1944,铅笔,蜡笔,纸上,47 x 60厘米/ 18 1/2 x 23 5/8英寸 © (2019) 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 / 艺术家版权协会(ARS),图片: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豪瑟沃斯 

8

▲ 杰克·惠滕(Jack Whitten),《国王的愿望(马丁·路德的梦)》[King's Wish (Martin Luther's Dream)],1968,油彩 画布,172.4 x 129.7 x 4.5厘米/ 67 7/8 x 51 1/8 x 1 3/4英寸 © 杰克·惠滕艺术资产,图片:杰克·惠滕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惠滕理解吸收了克里特的古代景观,并将其中的色彩与地形视角表现为被他称作“结构化感受”的艺术元素。惠滕曾生动地描述了感官所受到的影响:“无论好坏,记忆都可以有力地激活情感。新鲜的松木、甘蔗、桑葚、野黑莓、越橘浆果、李子、西瓜、柿子、野葡萄与马斯卡丁葡萄的气味,也会通过感官的记忆而变得鲜活起来”。惠滕此次展出的作品《贝塞默花园 VI》(Garden in Bessemer VI,1968)直接受到了戈尔基的作品《索契花园》(Garden in Sochi,1941)的影响,标志着艺术家将丙烯颜料用作拼贴的转变,而这种变化也创造出了一种接近几何的自然景象。

9

▲ 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无题》(Untitled),约1944-1945,铅笔,蜡笔,纸上,33 x 50.8厘米/ 13 x 20英寸 © (2019) 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 / 艺术家版权协会(ARS),图片: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豪瑟沃斯 

10

▲ 杰克·惠滕(Jack Whitten),《阿吉亚·加里尼的风景》(View from Aghia Galini),1969,丙烯酸,画布,276.9 x 257.8厘米/ 109 x 101 1/2英寸 © 杰克·惠滕艺术资产,图片:杰克·惠滕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戈尔基的绘画天赋在其艺术实践中核心作用,集中体现在了此次展出的一件创作于1933-1934年的重要早期作品《无题(壁画研究)》[Untitled (Study for Mural)]之中。这件作品是一系列由抽象或具象形状及物体构成的插画,也是艺术家仅有的三副笔墨素描作品之一。纵观惠滕的职业生涯,他曾使用过许多不同的风格与技法,并不断尝试,以创造一种微妙的、徘徊在机械自动化与精神表达之间的绘画语言。1970年代,我们可以从《钢铁城市 I》(Steel City I)这类作品中看到,惠滕已经开始尝试机械自动化,并逐渐从姿态性的创作手法中脱离。

11

▲ 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田园风》(Pastoral),约1947年,油彩 铅笔 画布 ,111.8 x 142.2厘米/ 44 x 56英寸 © (2019) 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 / 艺术家版权协会(ARS),图片: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豪瑟沃斯 

12

▲ 杰克·惠滕(Jack Whitten),《贝塞麦六世花园》(Garden in Bessemer VI),1968,油彩 画布,109.2 x 201.3 x 5厘米/ 43 x 79 1/4 x 2英寸 © 杰克·惠滕艺术资产,图片:杰克·惠滕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主席萨斯基亚·斯班德(Saskia Spender)与常务董事派克·菲尔德(Parker Field)也对此次展览作出了回应:“尝试将戈尔基与惠滕进行比较是一次及时而动人的行动。戈尔基与惠滕在很多方面都显露出一种和谐,特别是他们作品中的用色与构图结构,而他们两人也都是拥有多种面向与风格的艺术家。当我们继续把他们的作品并置欣赏时,我们也期待着能够进一步研究两位艺术家作品之间微妙的共振。分处二十世纪的上下半叶,两位艺术家之间的亲密联系,正讲述着一个引人瞩目的美国艺术故事。”

13

▲ 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无题(壁画研究)》[Untitled (Study for Mural)],1933-1934,墨水 纸上,24.1 x 73.7厘米/ 9 1/2 x 29英寸 © (2019) 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 / 艺术家版权协会(ARS),图片: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豪瑟沃斯 

14

▲ 杰克·惠滕(Jack Whitten),《谜的诞生》(Birth Of An Enigma),1964,粗麻布拼贴 油彩 画布,127 x 213.4 x 2.5厘米/ 50 x 84 x 1英寸 © 杰克·惠滕艺术资产,图片:杰克·惠滕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与此同时,玛丽·惠滕(Mary Whitten)在对展览的回应中称:“即使是通过电子屏幕,能够看到杰克对戈尔基的喜爱与钦佩,也将显现出这两位艺术家之间明显的联系。此外,成对展出的风景作品相互呼应,作品之间的对话也令人动容。我认为,随着杰克年龄的增长及其感情的不断深入,贯穿戈尔基作品中的美与悲伤也继续影响着杰克的表达。”

15

▲ 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田园灰色图纸绘画》(Gray Drawing for Pastoral),约1946-1947,木炭 纸上,128 x 156厘米/ 50 3/8 x 61 3/8英寸 © (2019) 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 / 艺术家版权协会(ARS),图片: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豪瑟沃斯 

16

▲ 杰克·惠滕(Jack Whitten),《钢铁之城一》(Steel City I),1973,丙烯酸 画布,152.4 x 181.6厘米/ 60 x 71 1/2英寸 © 杰克·惠滕艺术资产,图片:杰克·惠滕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此次展览之后,即将面世的还有《阿希尔·戈尔基全集》(The Arshile Gorky Catalogue Raisonné)——这是一项基于网页的宝贵资源,其中首次全面呈现了戈尔基所有创作的记录。第一期内容将于2021年初上线,并将在随后的几个月里逐步推出其他部分内容。此外,豪瑟沃斯苏黎世还将举办一场以杰克·惠滕此前少有展出的作品为主题的展览,而豪瑟沃斯艺术出版也将在2020年重新发行艺术家2018年出版的重要写作集《杰克·惠滕:棚间笔记》(Jack Whitten: Notes from the Woodshed)。

关于阿希尔·戈尔基

17

▲ 戈尔基在克鲁克德农场(Crooked Run Farm)下面的一块地里画画,摄影:Mougouch Fielding © (2019) 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 / 艺术家版权协会(ARS),图片:阿希尔·戈尔基基金会、豪瑟沃斯 

阿希尔·戈尔基1904年左右出生于奥斯曼的安纳托利亚半岛,是一名亚美尼亚人的后裔。为了逃避夺去母亲生命的种族大屠杀,还处在青少年时期的他在1920年便移民美国。在马萨诸塞州与亲戚共同生活了五年之后,戈尔基移居纽约并改名以纪念那位著名的俄罗斯诗人。戈尔基认为,任何艺术或政治的领域都不应被简化,于是他放弃同化并转而庆祝自己的差异性,成为了现代主义初期纽约文化场景中的核心人物。在纽约工作的十年,奠定了戈尔基作为一名重要艺术家的地位。此后,他开始创作一系列与观察自然有关的习作与绘画,期间他先是在康涅狄格州度假,后又在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农场生活了两个夏天。戈尔基经常回顾自己早年生活中那些破碎而理想化的元素,并将童年记忆以及成年后的恐惧与欲望融入了周遭的现实之中。

关于杰克·惠滕

18

▲ 杰克·惠顿于工作室 © 杰克·惠滕艺术资产,图片:杰克·惠滕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杰克·惠滕1939年出生于阿拉巴马州贝塞默。他因在画布表面施用颜料的独特方法及其对颜料物质特性的改变而为人所知。尽管惠滕最初曾与活跃于1960年代的纽约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们结盟,但他的作品却逐渐远离了该运动的审美哲学与形式焦点,转而更多地关注过程与技术的实验性,并以此定义着自己的实践。

惠滕作品中所蕴含的微妙的视觉节奏与形式技巧,回应了其早年生活的各种环境。1950年代末,在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基吉研究所短暂地学习医学之后,惠滕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了艺术,先是在巴吞鲁日的南方大学就读,后移居纽约,在1960年入学库柏高等科学与艺术联盟学院,并在那里获得了艺术本科学位。

1970年代,惠滕对颜料物质性的实验达到了顶峰——通过从支架上取下一层厚厚的丙烯颜料,惠滕意识到这种媒材可以被做成独立的物件。后来,惠滕利用这种实验模式来挑战绘画中已有的维度观念,并在湿漆不均匀的区域反复层叠丙烯色带,模仿出马赛克镶嵌在湿砖石上的效果。在长达六十年的职业生涯中,惠滕的作品成功地跨越了姿态抽象与过程艺术这两个领域。

(图片来源HauserWirth画廊,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