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artvoi艺术星球 2020-05-06 13:02

原标题: 马蒂斯,一人就是一支交响乐  

盛夏正在召唤你我,每个五月都是令人兴奋的开始,因为万物生长并绽放,就像来到马蒂斯的色彩世界一样斑斓多姿。

“我所梦想的艺术,充满着平衡、纯洁、静穆,没有令人不安、引人注目的题材。一种艺术,对每个精神劳动者,像对艺术家一样,是一种平息的手段,一种精神慰藉的手段,熨平他的心灵。对于他,意味着从日常辛劳和工作中求得宁静。”

提到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让人最先想到的可能是毕加索,但实际上与他同时期的另一位艺术大家也颇有自己的调性。他就是被称作野兽派代表人物的——亨利·马蒂斯。

仅看这位艺术大师的作品很难让人想象他竟然生活在欧洲历史上非常残酷的一段时期中,经历了一战到二战的腥风血雨,却很难让人直接从他的画作中找到阴暗面。他说莫罗对自己影响很大,因为莫罗在对色彩的探索中,非常具有参透性,他表示:“美的色调不可能从自然中照搬,绘画中的色彩必须依靠思索、想象和梦幻才能获得”。而马蒂斯正好也是这样做的。

“野兽派”的出现让马蒂斯成为了现代西方美术史中不可或缺的人物,但实际上这位天赋秉异的艺术大师是半路出家,早年他一直从事法律事务,直到23岁才确定拿起画笔,投身艺术。不过野兽派只是他艺术生涯中的一个短暂时期,从之前的画作来看,他也深受点彩派的影响,从这幅作品中不难看到新印象主义的身影。

当然,不仅仅是印象派,他还汲取了亚洲和非洲艺术的表现手法,这在他后来的画作中有强烈的体现。马蒂斯运用大胆的色彩和简练的造型构成了他独有的画风,1908年,马蒂斯发表了他的《画家札记》,可以说很清晰明了的表达了他的艺术观点:“奴隶式地再现自然,对于我是不可能的事。我被迫来解释自然,并使它服从我的画面的精神。如果一切我需要的色调关系被找到了,就必须从其中产生出生动活泼的色彩合奏,一支和谐的乐曲。颜色的选择不是基于科学(像在新印象派那里)。我没有先入之见地运用颜色,色彩完全本能地向我涌来。”

这也正是他一直以来所追求的艺术表现,并且始终进行着大量的实验性探索,体现在他除了绘画以外的艺术形式表达中。他一生中共创作了约70件雕塑作品,并不多产。在不改变观点的前提下,将大块的鲜明色彩作抽象的安排,达到既富有装饰性又具有空间深度的效果。

如果说马蒂斯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那么《生活的欢乐》一定位列其中。这幅创作于1905到1906年的油画作品,或许比其他作品更清楚地体现了野兽派绘画的特质:平涂的色彩,弯曲起伏的线条,原始拙趣的人体造型。显示出高更的影响。甚至画中的主题——人在大自然中的生活状态,也让人联想到高更在塔西提岛所向往的原始生活。

其实,这幅油画源于马蒂斯1905年夏季在西班牙柯里欧尔渔村的生活,同时他也与多少世纪以来一直萦绕在欧洲人头脑的,摆脱尘世丑恶与烦恼的神秘乐园——阿尔卡迪亚乐土的古老梦想,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仔细看画面近景的海滩及草地上,点缀着各种姿势和动态的人体。画中人物的姿态像极了修拉《大碗岛上的星期天》中倦怠无力的巴黎人的姿态,不是吗?

可以说,马蒂斯的一生都在不断探索着,虽然野兽主义作为一场现代主义思潮曾经风靡一时,但却转瞬即逝,1908年后就销声匿迹了。不过对马蒂斯来说似乎没什么影响,因为这才是他艺术世界的真正开始,马蒂斯也曾经历了立体主义时期,但很快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路上。1911年,他创作了《红色中的和谐》,这幅作品可以说进一步抛弃了传统的透视方法,使用色彩关系以及蔓藤花纹的暗示来建立新的空间幻觉,创造了一种充满异国情调的、神秘奇特的新境界。桌上像烧酒瓶一般的两个瓶子与果盘十分和谐,大块的使用绿色和红色,用窄窄的黄色过度,一切显得并不冲突,桌布与墙纸的呼应,女士衣服的鲜明对比,这样的色彩使用看似随意,实则是马蒂斯通过精心的设计一遍又一遍反复琢磨出来的。

“色彩的目的,是表达画家的需要,而不是看事物的需要。”

《舞蹈》和《音乐》作为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冬宫)的镇馆之宝可以说是非常有看头,1910年,沙皇时代的富商,莫斯科的大慈善家,法国艺术品收藏家谢尔盖·舒金为了装饰豪宅,向马蒂斯预定了两幅油画。这样看似单调似乎还有些笨拙的构图,实际上却并不是那么简单。

据记载马蒂斯在创作时,曾把模特儿带到地中海岸边,因为他认为这件作品跟地中海给予他的喜悦情绪紧密相连,画中背景的蓝色,寓意着仲夏八月南方蔚蓝的天空,人物的铁红象征着地中海人健康的棕色身体,五个手拉手的裸体人物围成圆圈跳舞,看似简单的蓝绿红却构成了极具节奏感的画面。《音乐》也使用了这样的手法,用强烈的颜色对比,凸显了每个人所坐的位置和彼此之间的对应,让色彩与音乐相融合。

晚年,马蒂斯的眼睛大不如前,加上肠道疾病手术,身体非常虚弱,但他依旧没有放缓自己的艺术探索之路,开始采用剪纸来试验色彩关系。

纸片根据其要求先涂好色,然后剪下来,用以拼组画面。

并且后来又为旺斯小礼拜堂作室内装饰。

这个一生画了大量女人并与色彩相伴的艺术家,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我好像被召唤着,从此以后我不再主宰我的生活,而它主宰我。”

(图片来源于artvoi艺术星球及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