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上海当代艺术馆 2020-04-28 13:58

原标题:看电影or看展?这些剧情片让你同时享受在电影院和艺术馆的乐趣!

看电影应该是很多人宅在家中时会选择的娱乐方式,电影所在的银幕是一个有限的平面,但是在这个平面中我们可以接收到很多信息。今天我们就来看看,电影作为一个平面空间,如何“展览”艺术,一起在电影中看展!

电影《方形》( The Square)中的展品《方块》是电影角色阿根廷艺术家、社会学家洛拉·阿里亚斯的作品。

电影《方形》( The Square ),鲁本·奥斯特伦德,2017 via frieze.com

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尼古拉·布里奥,以及他关于关系美学的思想。而电影中展品的原型,是瑞典导演鲁本·奥斯特伦德(RubenÖstlund)与制片人卡尔·博曼(Kalle Boman)在2015年创作的艺术作品《方块》。

《方块》,鲁本·奥斯特伦德、卡尔·博曼,2015 via vandalorum.se

鲁本认为,我们可以创建一个象征性的空间来打破旁观者的影响,这个象征性的空间有点像人行横道,因为在人行横道这个空间中,我们已经达成了一项非常强有力的协议,即汽车驾驶员应该顾及行人。而《方块》的呈现就是在人行道上4米 x 4米的白色轮廓,想法就是在周围建立一种文化,使这个象征性的空间提醒我们成为负责任的同胞的重要性。2015年,位于瑞典小镇韦纳蒙德Värnamond的设计博物馆邀请鲁本和卡尔实现该项目,现在,在包括哥德堡在内的四个不同城市中有了四个《方块》。

“方块”是信任与关爱的场所,在它之内,我们同权共责。可以假设我们正处在一座城市的公共区域,比如城市广场,周边街道熙熙攘攘,我们向下看去,突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界限明确、边长四米的方块中,这便是“方块”的物理存在,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一个正在等待填补内容的空框。而鲁本把“方块”比作人行横道,暗含着不言自明的寓意:与司机要顾及行人一样,在这个方块里,我们要照顾彼此,互帮互助,也就是说,如果你踏进“方块”中寻求帮助,一定会有人向你伸出援手。

电影中还有一件展品是《你一无所有》( You Have Nothing ),该作品的起点是身边日常的物品,来探索人类个体对艺术的回应,通过艺术的提炼,让司空见惯的物品发出别样光芒。风景画挂在画廊会怎么样,与画廊的空间关系如何?这个空间与脑中的空间如何关联?看到这里,观众也会跟随电影节奏一同思考起来。

耐人寻味的场景(电影剧照)

电影《莫娣》( Maudie) 则是根据加拿大民间艺术家莫德·路易斯(Maud Lewis) 生前故事改编,她专注于自然和普通生活中的主题以及民俗绘画风格,是加拿大历史上最著名的艺术家之一。

莫娣自小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四肢并不灵活,但是因为有一段童年与母亲手绘圣诞卡片的经历,她非常喜欢画画。34岁后,莫娣嫁给了鱼贩埃弗雷特·路易斯(Everett Lewis),开始了他们平凡又伟大的爱情,埃弗雷特卖鱼,莫娣跟着一起卖自己的画。

《白猫(2)》,莫娣·刘易斯,1960年代,纸板油画 via thoughtco.com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莫娣的画作都专注于自己生活环境中的场景和物品。动物经常出现在她的作品中,主要是家养或农场中的牛、猫、鸟等。她还描绘了室外场景,如划船、乘雪橇、滑冰以及平常生活中类似的时刻。虽然莫娣行动不便,没办法四处游历,但是莫娣画里的猫咪、花卉、拉着雪橇的鹿,好像让人马上能闻到春天阳光的味道、听到冬天踩在雪地上的“吱吱”声。莫娣从不混色,她直接使用颜料管中的颜色作画,色彩明亮,看了画常常让人忘记前一秒在忧愁什么。

《与鹿一同坠落》,莫娣·刘易斯,1950年,纸板油画 via thoughtco.com

《莫娣·刘易斯故居》,莫娣·刘易斯,混合媒体 via artgalleryofnovascotia.ca

电影《坠入》( The Fall ) 的海报致敬了达利的画作《梅·维斯特的脸》( Face of Mae West )。

《坠入》(The Fall )电影海报

《梅·维斯特的脸》( Face of Mae West ),萨尔瓦多·达利, 1934~35

这是达利于1934~1935年创作的超现实主义画作,其中,梅·维斯特嘴唇( Mae West Lips )沙发是达利制作的超现实主义雕塑,参照女演员梅·维斯特的嘴唇制成,而整个画面也是利用位置制造错觉,呈现出了梅·维斯特的脸。

梅·维斯特嘴唇( Mae West Lips )沙发

据说,当时达利在思考要如何装饰他的小公寓套房,东想西想,就是想不出来,最后只好无聊在桌子上看报纸,拿起来看的报纸(法国《费加洛》报)又刚好是明星版面,又正巧刊登当时美国梅·维斯特的脸。于是达利想到,她的鼻子可以当壁炉、嘴巴可以当沙发、头发可以当窗帘…后来,达利为菲格雷斯戏剧博物馆再创作《梅·维斯特的脸》,将画作变成了装置。

根据《梅·维斯特的脸》设计的装置

同时,电影《坠入》中这一场景的构图,与约翰·艾弗雷特·米莱的画作《奥菲莉娅》( Ophelia ) 极为相似。

《奥菲莉娅》( Ophelia ) 约翰·艾弗雷特·米莱,1851年左右 via tate.org.uk

奥菲莉娅是《哈姆雷特》中的角色,她的父亲被自己的爱人哈姆雷特所谋杀,失去理智的她非常悲伤,整日喃喃着古怪的歌。她用荨麻、雏菊编成花环想要挂在树枝上,但是树枝折断,她和梦幻般的花环一起坠入溪水中,衣服在水中散开,奥菲莉娅像美人鱼一样漂浮在水中。但是,奥菲莉娅的死并没有出现在表演中,只能从王后与奥菲莉娅兄弟的对话中得知。这一段没有被表演定义的“死亡”成为了艺术家争相表达的主题,大家纷纷描绘自己心中的奥菲莉娅。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约翰·艾弗雷特·米莱的《奥菲莉娅》。画中出现的植物,都分别有独特的象征意义:罂粟象征死亡,雏菊代表纯真,而紫罗兰是无果的爱。

同时,米莱的《奥菲莉娅》中的构图与元素,也曾多次出现在其他摄影与设计作品中,如电影《忧郁症》( Melancholia ) 的海报:

电影《忧郁症》海报

最后,还有一些其他艺术家笔下形象各不相同的奥菲莉娅。

《奥菲莉娅》,亚历山大·卡巴内尔(Alexandre Cabanel),1833 via m.ranker.com

《奥菲莉娅》,爱丽丝·派克·巴尼(Alice Pike Barney), 1909 via m.ranker.com

正因电影与艺术作品都属于创作的一种,所以它们才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相信除了以上几个例子,还有许多导演也曾在自己的影片中致敬艺术家作品,你又看过哪些值得推荐的电影呢?

(图片来源于上海当代艺术馆及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