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悦游CondeNastTraveler 2020-04-23 11:06

原标题:无法逃离朝阳区的日子,朝阳群众没有在怕的

这是朝阳群众忐忑不安的两天。一下子被列为全国唯一的高风险地区,没有人知道会有什么应对——跨区会被隔离吗?五一还能去郊外吗?

但另一方面,朝阳人也很淡定。朝阳区很大,这里除了楼很高,夜很美之外,它比你想象中更多元—— 它是东城、西城人眼中最近的郊区,昌平人眼中到不了的远方,石景山人眼中另一个有万达的地方。

我们每天生活在这儿,很忙也没有存款,但如果你细心留意,甚至会发现,朝阳也有自己的一方山水。即使五一就留在朝阳,哪儿都不去,好像也能看到很多错过的风景。

这个区域位于小红门,公园西边的牌坊村路去到尽头,就是朝阳区的最南端。鸿博公园是免门票的,这个季节非常适合遛弯放风。

你以为13号线的立水桥,或者14号线尽头善各庄就是朝阳最北?不,开车的话得沿着来广营北路,一路向北,直到跨过清河,才算来到最北端。如此一来,「朝阳北路」真的不知道哪儿北了?

朝阳区东边与通州区接壤,最东端位于温榆河和坝河交汇处的温榆河大桥。这里还建成了一条绿道,从京密路孙河大桥延伸至此,全长约28公里,以河滨景观、花卉绿植和骑行运动为主题,因为靠近首都机场,在骑车的过程中,还能捕捉到飞机贴地飞行的镜头。

朝阳区的最西端以清河和京藏高速为界,范围落在林萃桥的西北角,清河南岸,京藏高速东侧,基本上位于奥园高尔夫俱乐部内。其中13号洞的果岭更是整个球场的最西端,这个五杆洞如果挥杆用力过猛的话,还有可能会打去隔壁的海淀喔。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当时的顺义县还属于河北。为了方便机场修建,在开工时就将机场土地及周边的进场道路划归北京朝阳区,所以T1和T2航站楼一直以来就属朝阳区管辖。随着北京发展,之后整个顺义也都划入北京,但T1、T2依然属于朝阳区,新建的 T3 航站楼则属于顺义。如果算上这块飞地,那么朝阳区的最北端应该在首都机场西跑道的最北侧。

朝阳区的平均海拔只有34米,但528米高度的北京中信大厦却是北京的第一高楼。它也被称为中国尊,建筑外观是自上而下的菱形机理,犹如中国传统器皿“竹器”,古风融合当代摩登设计而成。顶部空间设计,取自“孔明灯”的形态意向。夜晚亮灯后,群体空间错落有致,在视觉中形成冉冉上升之态。

九龙山站是地铁7号线和14号线的换乘车站,位于东部三环路和四环路之间,呈“T”型交叉。竖井深度达35米,是北京地铁在建车站中最深的一座。

奥森位于林萃路,分南、北两园,共占地680公顷。主山“仰山”是利用鸟巢、水立方等周边场馆建设以及公园挖湖产生的土方堆筑而成的,海拔86.5米,相对高度48米。

公园属于温带大陆型半湿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植被也根据北京的生态群落设计,春天会有百花齐放,夏日有向日葵花海,秋天有银杏,冬日有枯萎的芦苇群。

亮马河现在是CBD的一部分,但在明代为皇家养马之地。

由于河畔水源充足、牧草丰盛,明代皇家在此设御马苑。每当需要使用御马时,御马苑太监将所选用的马匹进行冲洗,清洗后要先晾晒干净,所以将附近的南坝河称为“晾马河”,后谐音为“亮马河”。

通惠河,是连接北京城和通州的一条河流,历史上曾是运输漕粮的。但它不是一条自然河流,而是人工开凿的运河,最早可能是在金代金口河的基础上挖成的。

通惠河发源于东便门,流经东城区、朝阳区、通州区,在北运河新北关闸北侧入北运河。通惠河曾是北京城的排污河道,近年,随着河流水系治理工作推进,通惠河水质逐渐好转。

温榆河是北京地区最古老的一条天然河道,也是北京五大水系(永定河水系、潮白河水系、温榆河水系、拒马河水系、泃河水系)中唯一常年有水的河流。

河水流经顺义区,在通州区注入北运河,全长47.5公里,每次走首都机场高速都会有机会经过。

朝阳群众名声在外,早就被大家戏称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组织”。他们基本由治安志愿者、党员巡逻队、专职巡逻队(24小时上岗)、义务巡逻队和治保积极分子组成。

虽然这些群众力量在人员构成上存在交叉,部分人士可能是“身兼数职”,但庞大的群众队伍在社区里形成了一股有效的安防力量,只要发现可疑情况,便可向民警报告。

“朝阳群众”APP注册用户已经有5万余人,通过相关线索,朝阳警方破获各类案件63起,消除各类安全隐患245件。

朝阳区是北京市、乃至中国的主要外事活动区,160个外国驻华使馆、联合国办事机构都设在朝阳区。外国驻华使馆中除俄罗斯、卢森堡外,都在朝阳区境内。形成了建国门外、三里屯、亮马河三个使馆区,望京新区还将兴建第四个使馆区。

各国驻京新闻机构的90%以上,世界500强入驻北京的158家企业中,有2/3落户朝阳。

从1992年中韩建交至今,已经有大批韩国人选择定居在曾经满目农田的望京地区。

最早来京工作的韩国人大多居住在马甸桥一带。后来望京地区开始发展,由于距离机场近,房价相对便宜,渐渐地这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韩国人,成为北京最大的韩国人聚集地。

日本大使馆位于东三环外亮马桥路,这里也是日本外交公寓集中区域,周围的燕莎商圈以及麦子店区域分布着大量的日本企业以及日式餐饮店铺。

除了“日本烧肉”、“东京料理”,这里也耸立着那些带有时代印记的标志性建筑。比如位于亮马桥路的二十一世纪饭店,全称是“中日青年交流中心二十一世纪饭店”。

雅宝路市场是从80年代开始就从事服装交易,因为附近是北京的使馆区,每年到雅宝路的俄罗斯、东欧国家以及非洲、阿拉伯国家的商人超过6000人。

在雅宝路商圈,买卖最开始是以摆地摊儿的形式出现的,高峰期每天的交易额超过100多万美元。后来因俄罗斯经济衰退,很多北方边境口岸,也对俄罗斯贸易商推出很多优惠政策,更多商人就直接在北方边境城市采购了,生意也逐渐萧条。

朝阳区的招牌,北京的曼哈顿,却是北京人口中的大北窑。这里以前是工业区,后来工厂外迁到通县,才腾出空地建成国贸。如果说,西二旗属于码农,金融街属于金融民工,那么国贸的属性则很难粗暴地一言蔽之——形形色色的人,赋予了国贸复杂的性格和丰富的内里。

明星们出没于人均1000元的「北京亮」,白领们则流连于人均50的快餐店。地下车库里的豪车一字排开,十字路口的小摊小贩一哄而散。街边略过优雅女士的衣香鬓影,发传单的小哥在身后紧追不舍:“健身游泳、美发打折卡了解一下。”

1989年,三里屯北街开设第一家酒吧,经过三十年发展,三里屯周边三公里一带已经聚集了北京70%的酒吧。这里是宇宙中心,是「灯红酒绿」的代名词。

在宇宙中心的中心,连接三里屯太古里南区和北区的街道,却没有官方名字。地图上没有,导航里它被叫做未知道路,老炮儿管它叫「后街」,老外人称呼它「back street」,大部分人叫它「脏街」。但它却往往是外地人认识帝都夜生活的第一站。

鬼市,一种特殊的地摊文化,入夜开市,拂晓即散。北京东五环大柳树市场,就保留了鬼市文化,而且只在每周三午夜。

凌晨12点,这里开始热闹非凡,各个角落摆满摊位,前来「淘宝」的人络绎不绝,有的拿麻袋,有的拎行李箱,手中的电筒照清货物。据说鬼市上的东西,大多来路不明,且很神秘,不过除了古玩旧货外,如今的鬼市上还售卖电子产品和时尚潮牌。

“登长城、游故宫、吃烤鸭、逛秀水”,是海内外游客来京的四大必去的行程。从珍珠丝绸到工艺古玩,这些中国特色的产品,让秀水街成为颇具影响力的国际旅游购物市场。

早在七八十年代,这里就形成市场。2005年,建成商业大楼的「新秀水」开业。每间店铺门口随时都有精通各国语言的商贩,若你是华人脸孔就会用日语、中文、汉语轮番轰炸。若是西方面孔,则用英文招呼,非常国际化。

20年前望京小腰诞生于望京花地湾。当时创始人刘春理在京城北漂,从事烤串,每天都切好一篮子羊肉,然后带上炉子、框子、炭等家伙出摊儿。可经营了一段时间后,眼镜叔发现,腰子的销量并不高,他认为,腰子个头过大,烤制出来的成品粗犷,卖相差。而且除了肉要好,关键还在于酱本身。

于是他尝试把腰子切成小块,既能符合路边摊的低售价,也能让烤串更入味,加上明星艺人品尝的加持,望京小腰由此而一炮而红。

最开始老张是做油条的,但是他嫌累,正好又有人愿意教他拉拉面,便就换了拉面的营生。最开始时骑着三轮车在现在419 路公交(当年还是115 路)站牌处卖面,后来有了钱租了门脸。起先老张拉面只卖早点,年轻干劲足,起得早。就在这一次次早起中,他发现了起得越早,顾客越多,那索性就从半夜开始卖吧,这样赚得多。

住在这附近的人们许多都是从事着传媒,娱乐相关的行业,他们随便在网上发些关于老张面馆的东西,慢慢堆积起来的影响力便不容小觑。

位于朝阳区朝外大街141号的东岳庙,为祭祀东岳大帝而建,始建于1322年。朝廷赐名“东岳仁圣宫”,香火盛极一时。

庙宇在元末战乱中曾受到毁坏,在清朝康熙年间又遭遇火灾,然而由于得到历代皇室成员的重视和该庙主持的努力,庙宇历经数次重修扩建,成为享誉京城的华北第一道观。

而因为门口匾额上书写的是繁体的“嶽”字,所以许多受是非叨扰的信众,都会来此烧香祈福化解。

京城东南西北有四个坛,分别是天坛、地坛、月坛、日坛。

日坛,位于朝阳区建国门地区,又名朝日坛,与阜成门的月坛对应,是明清两代帝王朝拜太阳神的地方,建于明朝嘉靖九年。附近有使馆区。

虽然被划成了“高风险地区”,但朝阳的春天已经来了,住在有声有色的朝阳,还是令人羡慕的一件事啊!

(图片来源于悦游CondeNastTraveler及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