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教育 >机构

美术报 作者:朱圭铭2020-04-14 09:44

原标题:当代高校书法专业研究生教育现状之我见

有学者将现代意义上的书法教育追溯到上个世纪初的上海美专、国立艺专及北平美专等,若以此观照,书法高等教育实已走过近百年左右的历程。新中国成立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院)于六十年代初率先设置书法本科专业,又开当代高等书法教育之先河,标志着书法专业教育在现代高等教育体制下正式走向独立,堪谓功莫大焉!而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伴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步伐,书法教育亦稳步前进,渐次形成了本科、硕士、博士梯次分明的教学体系。2011年2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通过新的议案,使艺术学脱离文学门类,成为高等教育的第13个学科门类,美术学上升为一级学科,书法藉此与中国画并列成为美术学下的二级学科。这一重大举措,显然为高等书法教育开辟了更为广阔的未来。

国内高等院校的书法研究生教育,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南京艺术学院等专业院校率先培养的一批研究型人才,早已成为当今书学研究与创作领域的领军人物,而九十年代至二十世纪初在各类院校培养出的众多人才,也已成长为当今书学研究、书法创作、书法教育等诸多领域的中坚力量。

毛峰 书法四拼尺牍

根据最新调研数据的统计,目前招收书法方向研究生的国内高等院校已达115所。书法这门古老的艺术,在现代高等教育体制下,似已比较顺利地完成了教育方式层面的发展转型,且正逐步走上专业化、规范化、系统化、科学化的学科发展道路。具体而言,较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书法专业研究生教育,笔者以为当今高等院校的培养方式和现状有如下几个方面的特点值得总结和关注:

1.各个高校依据自身优势学科,专业方向设置的灵活性与多样性

从目前招收书法研究生的高等院校,大多能比较合理地整合利用自身资源,依据任职导师之学术专长,在文学、历史学、教育学、文献学、美术学、艺术学、美学等多种学科背景下灵活设置专业方向,使得当前书法研究生人才培养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多样化态势。若深入分析出现这一景象的原因,一方面说明书法教育虽然完成了教育方式层面的现代转型,然其自身的学科知识体系还比较薄弱,缺乏一定规范性和系统性,有点夹缝中求生存的意味,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现代高等教育制度下学科建设的灵活性以及书法研究的开放性。同时,我们也很理性地认识到,书法作为学科地位比较低且知识体系尚未成熟的学科,其在建设发展过程,必须勇于低头向其它更加成熟的学科体系借鉴学习,从而逐步提高自身基础理论研究水平,提升自己的学科地位。

2.书学研究水平大幅提升,理论成果频出并引领学术方向

较之其它学科领域,由于现代学术意义上的书学理论研究起步较晚,加之八十年代培养的书法研究生较少,尽管也有部分其它学科参与到书学研究的队伍中来,但是书学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存在很大不足,研究成果较少且不够突出,故很难与其它学科媲美。若丛文俊先生在十六年前即曾以全国第五届书学讨论会为例,指出书学研究虚假繁荣的窘境,直言当时除了书法史研究情况稍好外,书学研究的其它方面皆有较大不足,故只能是圈里热,难于墙外香。

丛先生所说的诸多不足状况,随着新世纪高等院校书法研究生教育的拓宽发展,亦得到很大的改善。在近几届的全国书学讨论会和各地举办的各类书学讨论会上,高校书法教师和硕博研究生的学术论文逐渐占据了大多数,纵观历届兰亭理论奖获奖名单,可以发现其中有很多理论成果事实上也正是书法专业的硕士、博士毕业论论文。应该说,在当今书界,书法专业研究生的学术成果和论著,从研究范围到研究深度,从研究方法到学术规范,都使研究状况发生了深刻的改变,引领着本领域的研究方向,使书学领域研究的水准无愧于美术史论的研究水准。

3.生源学科背景不同,拓宽书法研究视野

按照常理,书法专业的研究生似乎应该有着较好专业教育背景,亦即对书法技法、书法史、书法理论、书法鉴赏、文字学等专业基础知识有比较扎实的基础,方能有利于导师在研究生阶段指导教育及自身开展学术研究。但是,从三十几年来的书法研究生教育状况看,事实却并非完全如此。在一些传统艺术类院校中,研究生来源于本校书法本科专业的毕业生之比例可能要高点,而在一些综合性大学,来自文学、历史、哲学、文献学等学科的生源甚至要更大些,出现这种情况,既缘于这些其它学科的生源本身的确对书法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另则表明书学领域的研究除却有着自身的专业性,同时还有着很大的广阔性,与很多姊妹学科有着密切的互通性。

4.研究生教育阶段之艺术创作和学术理论研究逐渐分离

八十年代前期由艺术院校培养的书法专业研究生,绝大多数都是艺术创作与学术研究兼擅的复合型高素质专业人才,他们中的很多人在艺术创作和学术研究两个方面都已站在了当今时代的某个制高点。与之相较,九十年代以后,特别是新世纪以来的十五六年,随着书法专业研究生教育的迅速发展,在很多院校都存在着研究生教育阶段书法创作和理论研究相分离的现状。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显然来自多个方面。另外,国家教育部近年来大力推行的硕士专业学位教育(包括已经停止招生的艺术硕士学位教育),似乎也加速了书法专业研究生教育领域创作与学术理论研究的分离。

针对上述情况,国内诸多重量级专家学者皆给予了关注并发表自己的看法。比如黄惇教授即曾预见且非常深刻的指出,未来在完善书法在二级学科层面的建设时,有可能形成担任书法技法、创作的教师与担任书法史论的教师“分家”,但是,课程可以分家,教师的能力在创作与史论研究上却不宜分家,同样,在硕、博研究生培养能力上也应持同样的立场。吉林大学丛文俊教授则亦提出以技法补书学的教学观点,他认为要想真正研究好书法, 必须要对书法本身即书法创作有深刻的理解,作为研究书法的硕士生、博士生或者博士后,在进行学术研究的同时,还要扎扎实实地临习古代的经典法书,要把对古代书论的理解充分运用到书法技法的临摹与创作中,要成为既有学术又擅艺术的真正书法人才。

总而言之,书法专业研究生教育作为高等院校书法教育领域培养高层次专业人才的关键环节,就其当下的培养现状来看,尚有许多方面的内容值得大家仔细探讨,诸如专业方向设置的科学化和规范化,研究生培养目标的明确化,学科知识理论体系建设的系统化和专业化,师资队伍素养的进一步提高,研究生教育阶段基础理论教材的建设,研究生教育方法的改进和创新等。

本文列举的这些现状中,除了值得积极肯定之显著成效外,的确还存在着很多问题,但是,我们若考虑到书法学科建设起步较晚,以及在高等教育学科体系中处于比较低的学科地位,便能理解问题的存在亦是情理中事。当前高等书法教育能有如此成就,已属不易。如今,艺术学既已脱离文学成为独立门类,书法学已成为美术学下的二级学科,那么,高等院校书法研究生教育则必须顺应时代发展之需,其任务和目标理应是多方面多层次的。我们既要培养更多更好的高素质专业人才,使书法艺术得以弘扬、传承和发展,同时还要使书法专业教育符合高等院校学科发展建设的总体要求,形成专业特色,完善自身体系,唯有如此,方能提高其在现代高等教育学科体制下的地位,得到其它学科领域的广泛关注和高度认可。而此,也正是当下高等院校书法教育工作者难得的历史机遇与使命。

(图片来源用户美术报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