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南方日报 2020-03-19 08:16

原标题:疫情催生博物馆“直播热” 撬动博物馆“IP宝藏”

疫情之下,博物馆的门关上了,云端的入口却意外敲开了。

1月23日,故宫博物院在微博上发出闭馆公告,恢复开放时间待定。次日,全国博物馆、美术馆悉数宣布闭馆。随之而来的,是2000多个展览以线上展的形式呈现,讲解员变身主播带观众逛馆。

这场数字化“大考”中,一些博物馆试图抓住“救命”稻草,填补闭馆以来的损失,结果会怎样呢?被疫情催生的“云看展”,带给观众怎样的体验,会不会开启博物馆业新的变革?

疫情催生博物馆“直播热”

1

今年2月,有网友发现,上海博物馆(以下简称“上博”)“放大招”,直接将去年初闭幕的“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特展搬到线上。这是2019年上博的年度大展,开幕仅3个多月,共接待了60万人次参观,每天络绎不绝。

很多意犹未尽的市民上网点击“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却惊喜地发现,这个线上版本别有洞天。上博并非将线下展厅全景式搬上网,而是为网端量身定制了一套交互式的观展模式。屏幕上,董其昌乘着小船,三次南下游历山川名胜,观众点击地名,便能一览他品鉴创作书画的过程;进入“全景漫游”,还能乘着竹筏,“闯”进名画《秋兴八景图》,以第一视角赏其沿途所见之景。

据统计,疫情期间,国家文物局先后推介了五批共250个网上展览,几乎所有的博物馆都在“云”上和观众见面。故宫博物院推出“全景故宫”“V故宫”“故宫名画记”多种“云游”方式,中国国家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馆等纷纷上线重磅大展。

博物馆之间也在“赛跑”。春节以来,广东省博物馆信息部几乎全员没休息过,用副馆长陈邵峰的话来说,就是没日没夜地在调试线上展览。“19个数字展览中,有4个是新制作的,工作量很大。”

陈邵峰在一次调研中发现,接触过线上展览的观众更有意愿到馆内参观,好比现在大家旅游前都会先做攻略,云技术可以给展览提供更立体化的传播。“前期提起观众的兴趣,后期还能继续延伸推广,新技术在这两个环节恰好发挥效用。”

看展之余,史上最密集的博物馆直播轮番上演。各大新媒体社交平台也纷纷瞄准博物馆,各出奇招。2月20日,抖音APP宣布联合国内九大博物馆进行“云游”,通过直播方式实现足不出户看展。快手APP联合大英博物馆推出中国直播夜,邀请了大英博物馆的金牌解说常吉,设计了不同于现场浏览路线的独家直播路线。在平时不提供讲解的古埃及木乃伊馆,常吉全程解说,“死亡之书”等镇馆之宝悉数呈现,让网友大呼过瘾。这场大英博物馆在国内的首次直播,吸引了200万“老铁”涌入直播间,刷屏式留言互动。

“这次疫情对博物馆界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在敦煌研究院院长赵声良看来,通过这次“云展览”及线上产品的尝试,对博物馆界如何讲好故事、激活文物的持久生命力、融入时代发展都有所启发,“促使博物馆更大步伐地运用人工智能、虚拟漫游等新技术,借助5G和云计算带来的高速率传输,线上线下融通、输出更多精品内容。”

互动性成“吸粉”关键

2

“碑林就是这么任性,让大夏石马这么珍贵的文物看厕所!”“有机会再给你们讲讲凌波微步、五岳剑派、降龙十八掌,这些我们馆的碑里都有。”因为一场直播,西安碑林博物馆的讲解员白雪松成了“网红”。

在他的直播里,看不到展柜,也没有文物,特立独行的他就坐在自家客厅,用一部手机和一台平板电脑,完成了一场脱口秀式的讲解。超500万人蜂拥而至,听他侃侃而谈。

虽然都以“云博物馆”为名,多位博物馆受访者称,和最“吸”流量的直播相比,线上展览的实际效果可谓“有人欢喜有人忧”。

公开数据显示,头部博物馆流量可观,仅2月当月,多家线上展厅点击量在10万以上,“云游敦煌”小程序上线十天内浏览总量达600万;故宫博物院将“雪中故宫”的IP延伸至线上,36万人次在“全景故宫”在线赏雪;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兵马俑数字展馆有28万以上人气……然而在不少地方性博物馆,斥资搭建的线上展厅点击量甚至不过百,无人问津。

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系教授魏峻分析,一些线上展是前期做好的存量,虽然数量很大,但是总体内容开发的深度不够,没有对展品内容、展览主题、包括文物背后的故事进行长期的研究和积累,找准开发的方向,观众的满意度必然大打折扣。

“线上展览根本不同于线下游览,与其说靠的是技术,不如说靠的是产品思维。”腾讯集团市场与公关部总经理、“云游敦煌”产品负责人李航发现,与线下观展相比,线上的用户时长和入口都非常有限,必须有一种有价值的产品创新体验,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展品线上化展示。

他建议,未来线上博物馆采用新技术,要看用户的哪些游览需求还没有得到满足,产品体验还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