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原标题:“疫”情艺观【三】艺术中那些治愈人心之物——大自然篇

好多天没有出门,去上班的路上,忽然发现几场春雨让楼下的小草冒了新芽。原来春天已经悄悄到来。

武汉大学的樱花也开了,校长邀请医护人员明年来赏花。

武大樱花盛开

近日,玉渊潭的樱花节也宣布取消了,有网友说“樱花年年有,明年看也不迟”,有网友说“希望可以直播云赏花”。

玉渊潭樱花节取消

现在国内的疫情一直在好转,但随着疫情的全球爆发,国外形势越来越严峻。似乎离我们想要到达的夏日炎炎,想要去到的美好远方,还需要一些时间。

玉渊潭2019年3月的樱花 拍摄:孟孟

玉渊潭2019年3月的樱花 拍摄:孟孟

你是否常常控制不住自己,抱着手机一直不停刷各种关于疫情的信息,越看心情越不好?你是否已经开始在网上办公,或者已经正式复工?你是否已经开始上网课,或者你是老师已经开启主播生涯?

虽然不知道手机或者电脑前的你是否能看上一场玉渊潭的云赏花,但艺术中国想带您暂时放松一下,在艺术中找到那些治愈人心之物。今天那些治愈人心之物,是艺术家笔下的大自然,那里有繁花似锦,有琼林玉树,有巍峨山峦,有蔚蓝大海。

《并木林道》 霍贝玛 1689年

作为荷兰风景画派的代表,霍贝玛的作品犹如优雅的田园情诗,展现了荷兰宁静的乡村美景。那里阳光明媚,绿树成荫,两排向上生长的树木延伸向远方。1668年他在结婚后担任了酒与油度量衡器检验员,几乎放弃了绘画。这幅作品是他在1689年创作的,广阔的天地间,一直延伸的道路正是他无法割舍的艺术之路。

09ca9caf-aa56-433b-a04b-3b84562e1372

弗里德里希《云海上的流浪者》1818年

德国浪漫主义艺术家弗里德里希的这幅作品中,艺术家将自己的背影放在画面的中央,就仿佛观者能借用艺术家的双眼在山崖上俯瞰云卷云舒。这里远离喧嚣,远离世界的一切纷扰,在这里似乎只有你和大自然。不知弗里德里希当时是否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慨?

17391f16-1ddc-42ed-9fdd-58537ceceb6b

特纳 《蒸汽和速度——大西方铁路》 1844年

特纳的作品中不是纯粹的风景,还有他对于哲学的思索。他认为大自然永恒而壮美,人的生命历程相比则短暂而又虚幻。他的风景中有古典主义艺术中悲壮雄伟的戏剧性力量,也有浪漫主义的激情,那是一种人与自然的史诗。

西奥多·卢梭《橡树林》 1852年

枫丹白露的森林给巴比松画派的艺术家们带来了无数滋养的灵感。西奥多·卢梭笔下的树木沉郁浑穆,他擅长描绘树木深邃的性格,那些蜿蜒曲折的树枝,遮天蔽日的树叶,在阳光下,与草地上悠闲饮水食草的牛群相映成趣。

库尔贝 《暴风雨后的峭壁》 1869—1870年

法国现实主义艺术家库尔贝通常会用调色刀替代画笔,因此他画作中的线条会显得粗旷又厚重。在这幅风景画中,库尔贝描绘了暴风雨后海边的风景,天空中翻涌的云浪似乎显示暴风雨刚刚过去不久,但缝隙中漏出的蓝色天空预示着阳光的到来。海岸边静静漂摇着几艘小船,远处是峭壁,大海此时平静而又壮阔。

亨利.卢梭 《沉睡的吉普赛人》1897年

亨利.卢梭的画作中有一种天真之感,作为象征主义的代表画家,他的作品中往往像是一个个在原始热带森林里的甜美梦境。在这幅作品中,一个女子以维纳斯斜倚的经典造型,安卧于丛林之中。一只狮子趴在茂密的树丛中,但与以往凶猛的狮子形象不同,这只狮子似乎前爪趴在地上,屁股翘起尾巴直指向天,瞪着一双大眼睛,显得有些呆萌。女子似乎正它伸出手,召唤它回到身边,就像在叫自己家中的宠物猫。

高更 《欧拉纳的玛利亚》 1891年

在1891年,高更找到了自己的理想之地——塔希提岛,这里的一切都那么原始和率直,在当地土著人的生活和文化中,他为自己的艺术作品汲取到了无数的养分。塔希提即大溪地,是法属波利尼西亚向风群岛中的最大岛屿,四季温暖如春,风景如画,至今仍吸引着无数的人们前往度假。在那些美景美人之中,高更在探寻生命的本源。

莫奈 《睡莲》

印象主义画家莫奈擅于观察自然景物的变化,捕捉光线中变幻无穷的景物。《睡莲》系列描绘的是他在吉维尼别墅花园池塘中的景象。那时,他的眼睛因为岁月的消磨渐渐看不清了,连他引以为傲的那些跳动的色彩也无法一一去辨识。而《睡莲》正是在此时创作的。他的睡莲在画布上深深扎下了根,慢慢从画布中生长开放,那些用原色创作的色调率直而又神秘,朦胧而又真实,宏大而又微妙。

达利《记忆的永恒》 1931年

尼采说:“在我们生活和存在的现实底下,还有另外一种隐藏着的现实。”对于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达利来说,这一层现实正是他在绘画中所描绘的,弗洛伊德所指的潜意识的梦境与幻觉。远处的水面平静得没有一丝波纹,像是一面凝固的镜子,地面也仿佛虚空一般,只有山川皱了几折。在这里时间已经流淌融化,似乎要消融进这永恒里。

玛吉·汉布林 《回转的海浪》2009年

英国画家汉布林深深迷恋着大海,在她看来“也许画大海就是为了控制它吧。以前我对着大海说话,现在当我画大海的时候,海水开始对我说话,我变成了它的倾听者。”在汉布林看来,大海就是对生命、死亡以及一切生死流转的一种隐喻。你看着远处一阵海浪正渐渐摸索前行,后又慢慢向你涌来,一点点接近,直到撞上海岸。当它最后破碎,消融的时候,又是那么令人酣畅快活。

看过艺术家笔下的四季美景,你的眼睛与心灵有没有放松了一些?下一期,我们来找一找那些艺术中治愈人心的美食吧。

(图片来源于艺术中国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