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杭州宋庄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2020-02-04 20:07

原标题:宋朝人究竟有多爱喝茶? 

对于宋朝人来说,最基本的日常需求除了吃饭之外,就是饮茶了。茶,是一种上至皇帝,下到普通百姓都离不开的东西。那宋朝人究竟有多爱茶呢?我们从宋人留下的茶诗中就能窥见一斑。据不完全统计,宋代写过与茶相关诗词的文人,就超过了两百多位,今天能见到的就有上千首茶诗,更别提那些佚失在民间的关于茶的诗词俗语了。

比如以吃著名的大文豪苏东坡,他就十分爱茶,还曾作诗来夸赞茶为佳人:“要知玉雪心肠好,不是膏油首面新。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苏东坡一生颠沛流离,但不管在哪,他都不忘喝茶。

特别是好茶,他更是极为细心的对待,一首《汲江煎茶》,道出了他对茶的感情。“活水还须活火烹,自临钓石取深清。大瓢贮月归春瓮,小勺分江入夜瓶。雪乳已翻煎处脚,松风忽作泻时声。枯肠未易经三碗,坐听荒城长短更。”闲暇时亲自去江上取一瓮江心水,慢慢的等待水的烧开,然后点完茶后在城外听着城里的更声,苏东坡的放松方式就是亲手点制一碗茶。

不仅对点茶有着很高的要求,苏东坡认为茶器也是品茶中十分重要的一个环节。他在京城当官时,逢茶季便拿出好茶点出一盏,喝一口只觉得“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即使是贬谪以后,他仍然不放弃饮茶这个喜好,所以苏东坡只能在茶具上将就一下。“我今贫病常苦饥,分无玉碗捧蛾眉,且学公家作茗饮,博炉石铫行相随。”即使没有好茶具,苏东坡也从未停止喝茶。

△ 《春游晚归图》(局部) 宋

被贬谪到边疆的苏轼都对喝茶如此讲究,在京城的达官贵人就更加讲究了。居住在京城,还官至礼部侍郎的蔡襄,不仅以书法出名,更是一个大“茶痴”。他担任福建路转运使的时候,更是改进了当时的龙凤团贡茶,将原本就已经十分精致的团茶改成了每饼值二两金的小龙凤团茶。经他改造后的小团茶,被宋仁宗视为珍品,很多朝廷大臣和后宫嫔妃都只能一睹其形貌,没法亲口品尝。

△ 《北苑贡茶录》中记载的龙凤小团茶样

不仅亲自做茶,蔡襄还撰写了一本《茶录》,虽然全文只有千余字,但却十分系统地诠释了茶的品鉴方式、点茶的顺序和手法和茶具的种类与用途。蔡襄“茶痴”的名声,不仅仅在于他写了一本书。在他晚年的时候得了疾病,被医生勒令戒茶,否则病情会加重。他十分无奈的听从了医生的忠告,不再饮茶,但仍旧每天烹水点茶,还写诗笑称自己“衰病万缘皆绝虑,甘香一事未忘情。”

△ 蔡襄《茶录》

这么爱茶成痴的,除了蔡襄,还有一位皇帝。宋徽宗赵佶是最爱茶的皇帝了,从茶叶的种植制作,到饮茶审美,他都颇有研究。因为爱茶,他下令福建的贡茶院每年将最好的龙团凤饼上供,还亲自过问茶叶的种植和制作过程,编成《大观茶论》,记录了茶叶种植制作和点茶的方式。

△ 宋徽宗 《文会图》 宋

不仅是对茶品质的追求,对饮茶的品位更是宋徽宗的追求。他除了对茶盏颜色有追求之外,对茶盏的大小和重量更是有着十分严苛的要求。

“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燠发茶采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宽,底深则茶宜立而易于取乳,宽则运筅旋彻不碍击拂,然须度茶之多少。用盏之大小,盏高茶少则掩蔽茶色,茶多盏小则受汤不尽。盏惟热则茶发立耐久。”—— 宋徽宗 《大观茶论》

宋徽宗不仅热衷喝茶,更热衷于自己点茶。所以能够根据自己的使用体验,来对每一只茶盏的使用感总结出经验。而最受宋徽宗喜爱的茶盏,当然是建盏。生产建盏的建窑是一个专精于茶具的窑口,它有着许多不同的茶盏设计。每一种盏型,都有一种对应的使用场景。产品的细分适应了点茶精细的要求,所以建盏备受爱茶的徽宗的推崇。

 

除了皇室贵族和文人墨客以外,其实民间百姓也非常爱茶。跟唐朝相比,宋代的茶馆在民间十分的普遍。功能也从唐朝的单纯饮食之地演化成了一个适合大众的消遣的地点。宋代的茶馆,为了招徕顾客,对茶肆都有着不同风格的布置装饰。民间还流行“茗战”,虽然没有文人茗战那般讲究,但是三五好友之间,点茶以娱乐,也是宋朝十分流行的消遣方式。

△ 赵孟頫 《斗茶图》 元

热闹的宋代茶馆,甚至还是社会信息传播的中心。陆游的《老学庵笔记》中就记载了一个故事:秦桧孙女崇国夫人曾经遗失了一只小猫,临安府衙役了解了猫的形状外貌之后,在各个茶馆中张贴了寻猫启事,没多久,这只小猫就被找到了。可见在宋代,茶馆是人流量很大的场所,这也侧面说明了宋代民众的日常生活中也是与茶相伴的。

茶其实只是一种植物,但是陆羽编撰《茶经》之后,越来越多的文人给茶赋予了更多的意义。茶原本只是一种提神凝思的饮料,被文人各种推崇以后,被赋予了更多的精神象征。喝茶这件事,可以通仙灵,也可以润喉吻。宋人爱茶有各种不同的方式,卢仝七碗茶,每个人都有自己爱的那一碗,这也是茶的包容。

(图片来源于杭州宋庄文化创意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