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原标题:古风音乐是门什么生意?  

前一段时间,古风圈歌手贰婶举办的“三十而立”2019全国巡演来到最后一站北京站。而如今,像贰婶这样办线下演唱会的古风歌手和古风社团越来越多,从小众创作到跨界影视剧、综艺、游戏,从无人问津到单曲报价飙升50万元,原本只是小众爱好的古风音乐,也在不断尝试着拓宽受众群。

资本频抛橄榄枝

最初的古风音乐只是兴趣的产物,无论是填词作曲还是演唱都是无偿的,但随着古风音乐发展到一定的规模,事情有了转变。

20120513192223_MNSWy

最早的古风音乐可以追溯到2005年《仙剑奇侠传》等网游配乐,资深古风词作者未见钗头凤告诉记者:“古风音乐原本是在一些游戏配乐的基础上做填词翻唱,算是二次创作。我第一次写词是在2009年,当时看到游戏贴吧里的翻唱作品后觉得自己也可以一试,于是开始了填词之路。”

说到古风音乐市场的“骤变”,孙天宇表示,2014年对于古风音乐而言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游戏行业发展、二次元平台崛起、古风音乐原创基地5sing被接手运营,各路资本的进入为古风音乐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商业机会。“以汐音社为例,现在主要的收益依靠音乐制作和版权,以前为爱发电的时候每年大约只能出十几首歌,但现在一年可以达到上百首。”孙天宇如是说。

争议中快速发展

随着古风音乐从二次元走向大众,并与三次元歌手争夺市场,争议声随之而来。

古风音乐重形式押韵而忽略内容的现象频频出现,一些创作者为了追求豪迈或唯美的意境经常会使用一些固定字词或句式。据南大新传数据显示,古风歌曲中,岁月、一生与江湖等是高频词汇,回首、回忆、相思与思念多为情感基调,3月与江南分别是词频最高的月份与地理名词,在古文意象中时常与3月“捆绑销售”的桃花是最受欢迎的植物。

2016年,古风歌手冥月参加《超级女声》海选引起对古风音乐的讨论,评委梁欢发微博直言:“古风圈最大的问题是编曲的普遍低劣和初级,有的编曲人会直言不接古风编曲(怕掉价)。” 同时,因为大多数古风歌手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唱功常常遭人诟病,古风歌手董真曾参加过《中国好声音》和《快乐女声》,但分别止步于海选和地区晋级赛。

在未见钗头凤看来,“当我们用现代的语法去仿古,语法和用法之间有很多交叉,所以出现问题是很正常的,但投射在古风圈里的时候,需要考虑是有意识的追求,还是能力不足导致的”。

如今古风音乐圈频频出现“人为破圈”现象,在资深古风音乐爱好者宋杨看来,“无论二次元还是三次元,都是相对独立存在的,甚至在某些时候还会有‘排它’的现象出现,但随着资本的不断进入,个别不懂这个市场的人也开始进来搅局,使得在古风音乐的演唱会现场,甚至会看到来自三次元的演出嘉宾。任何一种产物发展都应该以尊重它的客观属性为前提,不然只会本末倒置”。

在小众与大众间谋平衡

积累了三四年的翻唱经验后,慕临潇也准备做自己的第一首原创古风歌曲,“随着古风音乐的破圈,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了解并喜欢上古风音乐,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是小众文化的成功输出。但有个现实问题是,如今仍有许多多年爱好古风音乐制作人仍处在一个默默无闻的状态之中”。

01601e5c0cf2aba80120925259dc93.jpg@1280w_1l_2o_100sh

古风音乐的商业化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有人选择顺应市场、牵手资本,有人则坚持理想、自掏腰包,未见钗头凤认为:“商业化说明古风圈逐渐被大众所肯定,为了更好地发展,无论是创作的、唱的人,还是听的人,都应该用更加开放的心态去接受如今的古风音乐。”

孙天宇表示,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古风音乐后,为了适应大众的口味,它也会自然而然地进入到一个被泛化的过程,很难维持原来的状态,为了找到一种平衡,让大众消费者和小众爱好者都喜欢,作为创作者应该不断尝试去学着改变。

除此之外,在从业者看来,以前古风音乐凭借兴趣和三分钟热度“产粮”,但随着纠纷的不断增多以及古风音乐变现力的快速增长,大多数从业者都应该尽快提升版权意识。

观点

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和音乐传统商业模式的转型,在各数字音乐平台的流量支持下,粉丝经济日益盛行。对音乐人来说,依托一个垂直的音乐社交平台实现粉丝沉淀,再通过流量实现内容变现,是最有效的成功途径。而古风音乐,目前最有效的变现途径还是互联网和流媒体。2017年,五音JW《万人景仰》专辑正式上线酷狗售卖,迅速卖掉万余张。而五音JW的首张数字专辑是在5sing做的众筹,半个月众筹金额超过12万。从垂直社交平台圈粉,再到流量聚焦平台变现,已经成为现在古风音乐人寻求发展的“标配”路径。

但是虽然目前古风音乐跟其他独立音乐群体一样,充分的利用了互联网和数字音乐的变现渠道和方式,但是不同于民谣音乐人群体那样在作品情怀和歌词上的精雕细琢,古风音乐人大多数的作品出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意味。人们认为古风圈浮夸、堆砌辞藻、言之无物、无病呻吟。多数古风歌曲填词的机械编排到了AI可以代替的程度,网上甚至出现了相关的古风填词软件。

其实,早些年古风歌曲的风评是很高的:周杰伦的系列“中国风”歌曲红遍大江南北,收获大批粉丝,王菲演唱的许多古调歌曲、黄沾作词的《沧海一声笑》等港澳台音乐人创作的优秀作品至今为人传唱。而在国内最早在网上交流古风歌曲的爱好者很多也是古风游戏迷,他们逐渐聚集在原创音乐基地5sing以及B站上面,这些年轻人对古风音乐的关注为古风圈带来了新能量,“echo回声”在调查了4626份来自国内一二线城市的年轻样本后发布《2016中国年轻人音乐生活方式白皮书》,白皮书认为当下年轻一代的音乐类型偏好发生了明显变化:46.5%的年轻人开始关注和偏爱二次元音乐和古风音乐。

古风音乐日渐流行,但变现方式依旧单一,多数音乐人难以盈利。如果创作团队足够优秀,作品收获一定人气,一些音乐人会选择以众筹的方式来发行作品。2017年,古风付费数字专辑《唐风遗韵》登陆酷狗音乐、5sing原创音乐基地,专辑收录了包括《赤路残阳》、《此去》等在内的12首歌曲,集结了萧忆情、伦桑、银临、银临、小魂等众多知名古风音乐人。这张古风专辑当时在5sing原创音乐基地发起众筹,并在一个月内以3.4万元完成目标,回报率为121%之前,5sing服务古风音乐,提供先众筹、后售卖;先圈粉、后变现的商业模式值得被行业借鉴。

83fa-hnknmqx1306068

近几年,商业力量开始介入古风圈,整合优秀音乐创作团队和专业资源,提供交流平台,打造IP,积累用户,摸索变现新道路,到底令人看到了一点古风音乐走向正轨的曙光。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