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原标题:王小松:多维度绘画是探讨弯曲空间中的绘画形式与变量

2019年12月7日,“新浪漫波普-多维度绘画 王小松(Wang Xiaosong)”个展在上海宝吉祥艺术中心开幕。

展览主要呈现了艺术家“空层”“失控”和“多维度”三个时期的作品。学术主持、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冯明珠,以及上海博物馆馆长陈燮君在致辞中高度评价多维度绘画的倡议者王小松的创作观念,指出纵横、 虚拟空间连接构成多维度绘画的创新性与未来性。“凤凰艺术”通过对“多维度(弯曲)空间绘画观念的倡议者王小松教授做了一次专访。

对话“凤凰艺术”

凤凰艺术 x 王小松

(为了方便阅读,以下“凤凰艺术”简称"Q") 

Q:您曾在中央工艺美院(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求学,后奔赴德国继续深造,能和我们谈一谈您在中西方的求学经历吗?对于中西两种文化的体察和感悟是怎样影响了您?

王小松:我在思潮云涌的80年代曾跟随吴冠中、刘巨德等艺术家前辈在中央工艺美院学习。1990年,经老师推荐,我来到德国柏林艺术大学深造,最后被授予德国造型大师生荣誉,后旅居德国长达13年。我在整个后冷战的复杂文化情境中第一次接触“世界性”文化本身,而柏林迄今为止都是文化交流最繁荣、最频繁的地区之一,作为一个中国人,势必会带有中国的“文化基因”——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如此,我第一次来到柏林时一定是遭遇了文化震撼的。

1

▲ 《向蒙德里安致敬(Tribute to Mondrian)》,王小松,155x160,2019

不过我想补充的是:中西方文化并不是截然对立的二元存在。从艺术史的角度说,西方艺术从一开始就处在文化杂交的境况里,希腊艺术广受埃及的影响,洛可可、巴洛克艺术受到阿拉伯装饰艺术的影响,到了我们熟悉的印象派,西方艺术世界又极大程度地受到日本浮世绘的影响,平面性成为西方绘界和学界共同关注的主题。更多的就不一一举例了。

2

▲ 《柏拉图(Plato)》,王小松,140x90,2016

因此,我在西方受到的其实是一种总体艺术理念的熏陶和体验,是对于世界艺术相互交织、相互吸纳的历史现实的学习,比如我有作品就直截了当地叫做《向蒙德里安致敬》,也有作品叫做《柏拉图》,确实如此,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对我的影响都是很大的。

Q:这次在您的个展上,我们看到了“空层”“失控”和“多维度”三个时期的作品,这三个时期的作品除了在时间上的延续性以外,是不是还有逻辑上的延续性?能具体谈一谈吗?

王小松:的确有逻辑上的延续性。事情一向都是如此的。早些年的想法落地生根之后就会慢慢发生变化,对一个问题的探索总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深入的,因此,时间上的连续性和逻辑上的延续性往往是同时存在的,这和知识生产的方式相同。

总的来说,无论是这三个时期的哪一个时期,我关注的都始终是绘画的“时间”和“空间”的问题。我不认为这些问题随着技术的发展以及架上绘画受到的越来越多的质疑和挑战而变得不再具有讨论意义,我从不这么认为。时间和空间问题是悬置在哲学家、文学家和艺术家头上的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对时空问题的讨论、探索和实验一直是考察这三者思辨与想象能力的试金石。时空问题自人类文明诞生之初起,就开始深深地困扰和吸引着爱智者。

3

▲ 《蠕动(Squirming)》,王小松,165x172,2019

从“空层”时期开始,我就开始尝试解决遗留在绘画内部的时空问题,那时候起,我的作品看来走向了一种介于平面性绘画和雕塑之间的“中间”状态,这有点像是一种“临时解决方案”,直到近期的“多维度”时期,我才试图将传统绘画特征形式——平面性彻底颠覆。它不是浮雕,也不是处于平面与立体之间的某种错觉,它已经不再是任何一种“临时解决方案”,而重在探讨弯曲空间中的绘画形式与变量。多维度绘画是研究绘画可视与非可视中的可触性与可塑性。它既是真实空间的现象表现,也是对传统绘画如何再构的思索。

4

▲ 《质疑与禁忌(Query and Taboo)》,王小松,125x90,2013(绿)

《存在的延续(Continuity of Existence)》,王小松,150x100,2013(黄)

5

▲ 《红与黑(Red and Black)》,王小松,95x122,2015(左)

《宋人系列No.3(Songren Series No.3)》,王小松,90x180,2015(中)《柏拉图(Plato)》,王小松,140x90,2016(右)

6

▲ 《一个艺术评论家的抱怨(Complaints of an Art Critic)》,王小松,160x125,2017(蓝)

《至上主义(Supremacy)》,王小松,130x130,2019(黄)

Q:在“多维度”时期,我们看到整个画布都被扭曲了,好像不再有任何绘画性的平面存在,您可以对这种形式的内在意涵再多谈一谈吗?

王小松:我自己给“多维度”时期的作品一个整体性的概念:多维度绘画。现在,“多维度”这个概念被提得很多了,但我是第一个将“多维度”在传统绘画层面上付诸实践的人。

7

▲ 《权威(Authority)》,王小松,165x170,2019

实际上,多维度绘画的一个基本要素是必须打破被切割、被终止的边缘或边界,绘画的“边缘”“边界”一直都是学界常热一个话题,多维度绘画的根本目的则是改变二维绘画中固有矩形或者其它几何形边界的视觉定义,是取消清晰的“界”本身。多维度绘画本身只存在不规则与多变的物象形式,更进一步说,这种方式的不同于德里达有关解构主义边框的观点:既在作品内又在作品外的整体。没有平面,没有界面,没有制约,多维度绘画是视觉空间的连续体。边界不再是“界”概念,而是前后错落,通过空间的相互穿插、起伏,让视觉的视线随着画面的流动而转动。没有“边线”,只有“弧面”的转动。所谓的边界视觉感知处于模糊与清晰同时存在的混杂状态。

Q:请问多维度绘画与浮雕之间的区别是什么?与欧氏几何学的区别是什么?

王小松:首先是创作方法上的根本区别:浮雕是在一个固体的空间区域完成,其次,浮雕的X垂直轴与Y水平轴是不变。只是纵轴Z发生压缩在一个平面即可。浮雕必须有轮廓性,必须以雕刻的方式,追求削与被削之间的空间起伏转折,而多维度空间的一开始就是一个整体变化,是X、Y、 Z空间的同时转换,同时进行,可以互相折叠穿插等,不受任何限制,没有边界束缚。

其次,浮雕是在特有材料上的削减或增加来改变空间体积,多维度绘画本身的材料没有任何的增加与减少,但结果是空间的改变。最后还有一个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雕塑更强调材料的自然性的特征性的表现,如:木雕与石雕铜雕的所呈现的感受与审美是完全不一致的,而多维度绘画依然是保持其传统材料即亚麻布与油彩,强调艺术表现的主观性而非材料自然属性所带来的艺术张力。还有最重要一点是:构成多维度绘画的质量,即物体的质与量虽然在空间与时间上发生了不确定的变化,但是构成物质自身的(材)质没有任何的增减与变化。对与浮雕来说,是增加了量的空间,减少了(材)质。如果以堆积方式创作浮雕,那么是(材)质增多,量(空间)增大。通俗的理解是:浮雕的材质随着雕刻的增减,空间呈现的度量也在发生变化。而多维度绘画材质没有增减,但是空间的度量发生了改变。

8

▲ 《无度(Excessive)》,王小松,180x140,2014(左1)

《整体与虚假(Wholeness and Falsehood)》,王小松,100x100,2014(中)

因此,多维度绘画与浮雕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立场与表现形式。

第二个问题,多维度绘画是探讨弯曲与皱褶空间的艺术表现形式。如上所述,欧氏几何学的点,线、面以及相应的公理在弯曲的空间里已经失去意义。架上绘画本质是以欧氏几何学的形式追求三维的错觉,而多维度是把这种错觉在转化为真实可触的空间体验。材料、触感、方向、明暗、色彩、纹理以及其它因素通过空间变化,构成绘画可触性与可塑性,是呈动态而非静止。

9

▲ 《虚构的迷狂(Fabricative Ecstasy)》,王小松,90x85cm,2019

10

▲ 《X作品第XI号(The 11th Work X)》,王小松,165x160cm,2019

Q:如果要逻辑地概括多维度绘画,您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王小松:多维度绘画是探讨弯曲空间中的绘画形式与变量。多维度绘画是研究绘画可视与非可视中的可触性与可塑性。它既是真实空间的现象表现,也是对传统绘画如何再构的思索。

11

▲ 《渗透(Infiltrate)》,王小松,110x83cm,2017

12

▲ 展览现场

展览信息

5

新浪漫波普的过造型大师生 王小松个展

展览时间:2019.12.07——2020.02.15

展览地点:宝吉祥艺术中心(上海市黄浦区圆明园路115号圆明园公寓101~103、201~203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