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悦游CondeNastTraveler 2020-01-07 14:49

原标题:花1.5万美金住一晚毛坯房?打扰了赤贫风酒店

玩腻了浮夸的奢靡风,有钱人的圈子又开始掀起一股「炫穷」的风潮。他们把这种一贫如洗的风格,称作:赤贫风。

简单地说,赤贫风就是——让残损的事物保留它原有的质感,以纯粹姿态接受时间的考验。

看上去没甚设计,实则需要足够大的施展空间;堆在楼梯转角的残破雕塑,可能出自一位身价上亿的艺术家之手;而墙上那副让你觉得「谁都能画」的抽象主义画作,也许价值一位工薪阶层十年的工资。

故意装穷的赤贫风,才是有钱人炫富的正确方式啊。

纽约·格林威治酒店最昂贵的套房「TriBeCa阁楼套房」,近乎于一间毛坯房。 不但一晚要价1.5万美金,还常年难以订到,且一般能住进这间房的人,都是欧美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套房位于酒店顶层,在寸土寸金的纽约,面积达632平米。浅灰、棕色和白色是整个空间的基调色,大部分家具和艺术品都是设计师从世界各地搜罗的古董,价值3000美金的单品是其中最便宜的。

看似随意的石头壁炉,其实参考了卢浮宫的建筑结构;天花板是用内战时期的老木板整个铺满;床头板的木头是19世纪的胡桃木桌面;浴缸和双盆水槽则是用17世纪的石头水槽制作的。

从外观看,在宁夏中卫市的西坡民宿,看上去就像一间间用土坯垒成的房子,加上周边的乡土风光, 你可能会感叹一句:也太穷了吧!然而这间民宿人均2000+,获过无数设计大奖,综艺节目也来这里取景。

当你仔细品味,才会发现它不争不抢的低调之美——浩渺的腾格里沙漠在此戛然而止,黄河顺着它温柔地转过身来,不远处终日矗立的古长城,显出武侠之气。印刻在眼中的每一帧画面,都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雄浑壮阔。

了不起的事物,不一定要大到吓人。日本茶道宗师「千利休」创建的妙喜庵,又被称作「待庵」,是一间只有两张榻榻米(6.6平米)大小的茶室。

在逼仄的室内,主客只能坦诚相待,无法掩饰,一切举止须得宜,不得轻疏 ——处处体现了「大道至简」的人生哲学。

茶室入口仅是一个比狗洞略大的小口,哪怕是战国三杰之一的丰臣秀吉,也要如常人一般低头屈膝进入茶室。茶室门口设有刀架,视刀如命的武士想进来喝茶,必须解下佩刀。严禁装饰的茶室,只允许放简单的插花和富有禅意的茶挂。

在悉尼唐人街一众城市化的建筑群中,以「日式传统乡村生活」为灵感设计的Edition Roasters咖啡馆,绝对是独特的存在。

烧焦的木材和油漆斑驳的墙壁,就像一块高质感的全黑调色板。一株落叶枫树被整合到一个木材种植园中,轻柔的窗帘透进微光,营造了即高冷又具亲和力的氛围,处处演绎着东洋风情遇见北欧情调的视觉火花。

来自意大利的艺术家Maurizio Cattelan,在迈阿密当地最普通的超市花了0.3美元,买了一根香蕉,然后用防水胶带贴在了墙上——这件名为《Comedian》的艺术品就这样诞生了。

《CONCETTO SPAZIALE,ATTESA》

在过去的十年里,阿根廷极简艺术家Lucio Fantana的作品价格涨了214%, 在画布上「划痕」或者「穿孔」是他最出名的代表作。而这些像宝宝搞破坏一样的画,却在拍卖会上被富豪们争得不可开交。

2014年,他的作品《CONCETTO SPAZIALE,ATTESA》在伦敦苏富比举槌,这幅只有裂缝的作品最终以243.5万英镑成交。

《CONCETTO SPAZIALE, LA FINE DI DIO》

2015年,他创作于1964年的作品《CONCETTO SPAZIALE, LA FINE DI DIO》以2917.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5亿元)在纽约佳士得落槌,刷新了此前的个人拍卖纪录。

赤贫风的鼻祖Axel Vervoordt,正是格林威治酒店的设计师。 他深谙西方的极简主义,又迷恋东方的侘寂之美,最后他将二者结合,创立了这种新式审美。

1984年,Axel在安特卫普郊区买下一座12世纪的古堡,作为自住的私宅。

Axel没有推倒古堡的原初结构,也没有翻新裸露的砖墙和斑驳的涂料。他把日本乡村风格的横梁、做旧的木地板与粗糙的墙壁融为一体,用枯枝、裸石、腐木等充满东方禅意的事物与西方元素相融,只用一副巨型抽象画消解空间的单调。

住过格林威治酒店的卡戴珊夫妇,立刻爱上了赤贫风。他们花费2000万美金,专门请Axel Vervoordt和意大利建筑设计师Claudio Silverstrin操刀新家设计。

整个家的地板和墙面都被粉刷成了米灰色。偌大的空间里,几乎看不到太多家具,客厅里只摆放了沙发、茶几和钢琴。 就连卡戴珊本人也形容,自己的家像一个「极简的修道院」。

但精妙的设计感无处不在。混凝土水平洗手台,远看是平的,没有凹槽,就像个装了水龙头的吧台。走近才知道,洗手池表面有轻微的下沉坡度,有一个「一」字形凹槽。

此外,从地面缓缓升起130英寸电视,浴室穹顶整块发光面板…… 赤贫风+黑科技的结合,再次让卡戴珊夫妇站上设计界的鄙视链顶端。

有着皇室血统的桂离宫,是17世纪初、经历50年才建好的日式庭院。 远看像座荒寺,却以朴实自然的建筑风格,传递着日本传统美学的精髓。布鲁诺·陶特曾评价其为「浑然天成、毫无做作的现代理想建筑之典范」。

桂离宫建筑群包括庭园中心的池塘、宫殿建筑和四间茶室。庭园景致随步道的逐渐深入,像缓缓展开的画卷,展示着建筑与自然相辅相成的美。主体建筑群融入「数寄屋」风雅的建筑风格,蕴含「以贫为贵」的禅宗理念。

「光之教堂」是安藤忠雄的成名作,113平米的狭促空间只能容纳约100人。区别于其它教堂五彩绚丽的设计,它极其抽象简洁,没有传统尖塔,没有琉璃彩窗,只有厚硬的清水混凝土墙。

但是当你走进里面,才会发现它的绝妙。在礼拜堂正面的墙上,有一个垂直留出的十字形切口。当阳光顺着切口泄入,一个光的十字架便呈现出来,使信徒产生更为接近上帝的奇妙感觉。

室内座椅只是普通的脚手架木板,墙上除了「光之十字」外,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物。 安藤忠雄说,我的墙不用挂画,因为有太阳这位画家为我作画。

(图片来源于悦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