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绝对艺术 2020-01-02 10:23

原标题:白南准——一个做盒子的人 

白南准《电视花园》 在泰特现代美术馆

艺术和技术中潜藏的真正问题并不在于如何发明出另一种科学玩具,而在于如何使快速发展的技术和电子媒体变得更加人性化。——白南准

随着“抖音”、“直播”、“Vlog”等新媒体日益渗透现代人的日常生活,身为“录像艺术之父”的白南准也在不断被社会各界回望。

《西斯廷教堂》在泰特现代美术馆

仅从2019年10月起,白南准的艺术创作将接连亮相伦敦泰特美术馆、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与新加坡国立画廊等国际重量级的艺术机构,在全球视野之下掀起一股新的影像新热潮。

白南准作品

在2015年高古轩接过白南准的遗产代理权后,其在市场中的呼声也一年高过一年,尤其在东亚地区,收藏和重视白南准的藏家激增,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Taeyang收藏白南准1996年作品《雄鹿》

2017年,白南准1996年作品《雄鹿》(Stag)在首尔拍卖中以460万港元被韩国“BIGBANG”团体偶像成员Taeyang(东永裴)购入,刷新了白南准尘封十年的拍卖纪录。

白南准作品

白南准是一位文化游牧者。他1932年出生于韩国首尔,在东京大学学习音乐与艺术史专业,毕业后到德国学习音乐史。可以说在25岁之前,白南准的理想都是成为古典音乐家。但在德国他遇到改变其一生观念的人——约翰凯奇,并参与到当时的前卫艺术团体——激浪派(Fluxus),白南准以激进的音乐性行为艺术很快成为席卷欧美的激浪运动的领军人物之一。

艺术家白南准

作为激浪派的奠基者与重要力量,白南准不仅将影像艺术上升到绘画、雕塑的同等高度,更真正使观者成为作品的一部分,他创造出多样化的干预模式来反抗当代社会的疏离与异化,使人们第一次认识到亲身“观看”、独立反思的重要意义,从而以独一无二的影像美学观创造了当代艺术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对后世影响深远。

白南准《电子高速公路》,1995(以300余台电视机堆叠而成)

从60年代开始,白南准始终坚持以电视为主导进行艺术创作的实践:从“行动音乐”到闭路电视装置,再到视频装置。被麦克卢汉认为是冷酷媒体的电视机,白南准却把它改造成了艺术品,在其中艺术与技术、视觉与听觉、东西方哲学思想完美的结合,奠定了白南准先锋艺术家的地位。

白南准《音乐不好听》,1988

数字艺术创作在最初就决定了艺术家与技术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随着这些技术的不断升级,艺术家不仅要考虑新媒体在创作中的运用,同时也要反思信息时代对观众及整个社会的影响。

BIGBANG Top与白南准《胖男孩》

通过屏幕或是各种多媒体的投影,而不是物理属性的二维画布,数字艺术彻底改变了艺术的制作,发布以及观众的观看方式。其中大部分的作品可以通过电视、电脑、社交媒体等互联网技术支持下轻松看到,这使得艺术家能够更加自由的创作。

白南准作品

白南准的艺术创作反映了他对广播电视到视频的转变到更进一步重新配置为一种新的雕塑和装置艺术的形式。他的成就的确是具有创造性的先例,因此也被人们称为“数字艺术之父”,为21世纪的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他创造了许多由电视机组成的机器人,以及“电子高速公路”这一术语,在那个时代,他想象一个通过无线电波和电视广播频道连接的世界-预测了互联网时代。同时也预测了他所看到的未来,即技术奖允许权威范围内人与人之间无边界的联系。这一用于从第一次提到到最终成为互联网技术中的概念,在今天依然被广泛的使用。

白南准 ,《 电视禅 》

在他早期的作品中,不难看到白南准对“共同视频”的渴望,这种渴望不仅可以免费的传播艺术作品,还可以在国际范围内使教育得到免费的传播,促进更多的对话与合作。但是随着今天的社交媒体以及社交视频网站的出现,他的想法已经被实现。

白南准,《电视佛陀》,1974年

“我们的生活是一半自然,一半技术。好的方面是你不能否认科技是进步的,我们需要它来工作。不好的影响是,如果你只关注科技,就会爆发战争。所以我们必须拥有强大的人文元素,保持谦虚和自然的生活态度。”—— 白南准

曾有人问徐冰哪位艺术家令他印象最深刻,徐冰不假思索地提到了白南准。白南准说过:“有些艺术家是在做一只盒子,然后别人往这个盒子里面装东西。”徐冰认为,白南准就是做盒子的人。据悉,规模最大的白南准回顾展正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展出,将持续至2020年2月9日。

(图片来源于绝对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