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art张小玉 2019-12-11 10:36

原标题:西洋眼看中国1:中国风如何风靡欧洲人民朋友圈?

“洋气”通常是种形容富有西洋风格的审美标准,不过“中国风”,也曾被西方人当做洋气的东西,甚至如获至宝。那么今天就为你揭秘18世纪欧洲人民朋友圈的“中国风潮”,是如何兴起的。

1/4 中国风在欧洲是怎么刮起来的?

“Chinoiserie”源自法语单词chinois,意思是“中国风”,或“法式中国风”。这是一种西方美学,灵感来自东方的设计。

在17、18世纪,欧洲人开始对亚洲文化和传统着迷。他们喜欢模仿并在西方艺术、建筑、景观、家具和时尚中融合亚洲风格。

而中国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是一个神秘而遥远的地方。这片土地他们从未真正踏上过,因而增加了更多令人魂牵梦绕的神秘感。

首先,“中国风”始于饮茶。

饮茶是上流社会的基本组成部分,是品味高雅女士们的流行时尚,而这其中需要恰到好处的中国情调。

欧洲人对中国出口商品和中国风的兴趣,很大程度上源于为饮茶仪式创造一个有情调环境的愿望。

18世纪欧洲宫廷使用的中国风茶具套装

茶和糖在十八世纪是昂贵的商品。有多奢侈呢?甚至需要专门一个精致的箱子锁起来进行保管。

比如下面这个箱子里装着两个茶叶罐和一个大的糖罐,箱体有洛可可镀金和蓬帕杜粉红色漆面,上面还描绘着法式田园风光和意大利风美景,营造出一种极为精致的氛围。

18世纪英国茶箱,铜质彩色珐琅绘

其次,马可·波罗第一次向欧洲人描述了中国园林。

欧洲开始获得关于中国园林的朦胧的知识,最早应算是马可波罗游记中有趣的叙述了。1275年前后,马可·波罗游览了忽必烈在世外的宫殿,在游记中他这样描述:

“在这个地方有一个非常精致的大理石宫殿,里面的房间都是镀金的,画着各种各样的人、兽和鸟的形象,还有各种各样的树和花,所有这些都是用精湛的艺术来完成的,你会感到高兴和惊讶。”

18世纪法国画家布歇《中国园林》

经过三千年的演变,中国园林风格在18世纪开始在西方流行起来。

这座位于白金汉郡斯托的英国帕拉第安公馆花园中的中国宅邸建于1738年,是英国花园中第一座中国宅邸。世界各地建造了数百座中国风园林,对其不对称设计的自然、有机美表达出极大的热情。

英国白金汉郡斯托花园中国屋

不过,中国宫殿建筑和园林,只是给欧洲人带来了新奇感,并没有触发欧洲人模仿中国园林的欲望。

再次,中国风受欢迎,得益于东方贸易的增长。

在17和18世纪,随着与中国和东亚贸易的不断增长,来自英国、荷兰、法国和瑞典的东印度公司的船只将大量中国货物运往欧洲。

到19世纪中叶,英国东印度公司已成为东亚贸易的主要参与者,其统治范围遍及印度大部分地区、缅甸、马来亚、新加坡和英国香港。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受到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贸易影响。

托马斯·阿洛姆《建在广州的欧洲工厂》

2/4 谁是中国风的推动者?

一个外来风尚的风靡,常常是自上而下的。而这场欧洲中国风也不例外。

首先,欧洲君主对中国风格外偏爱,是推动的第一力量。

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和英国国王乔治四世对融合中国风的洛可可,表现出极为青睐的态度。比如尚蒂伊酒庄的整个房间中,都被画上了中国风的图案,“雅宴画家”安东尼·华托在内的艺术家为这种风格带来了精湛的技艺设计。

高度装饰性而极富优雅感,这是西方世界对东方主题富有幻想的表达,而且往往运用异国情调的木材和大理石进一步营造这种氛围。

约翰纳什《英国布莱顿皇家宫殿中国画廊》

建于1670年的凡尔赛宫,是法王路易十四情妇的游乐场所,被认为是中国艺术风格的第一个主要代表。17年后,它被大特里亚农宫的瓷宫取代。

17世纪法国的大特里亚农宫的瓷宫

在17世纪末、18世纪初的时候,萨克森公国大公奥古斯特二世,人长得非常孔武有力,外号“强力王”。但他却有个跟这种粗豪形象不太相符的爱好,就是收藏中国瓷器。而且他这已经不能算是爱好了,简直就是深度痴迷,听说哪有精美的中国瓷器,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搞到手。

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大帝,在他位于德国波茨坦的桑绍奇颐和园的花园中建造了一座中国房子。花园建筑师约翰·戈特弗里德·布林将中国建筑元素与洛可可装饰风格相融合,设计出具有中国风格的庭院。

布林设计的洛可可元素与中国风建筑结合的亭子,亭柱上还出现了喝茶中国人在茶楼的雕塑形象。

其次,贵妇收藏家引领了中国风瓷器风潮。

富有的女性通过她们的购买力,定义了流行的时尚。

在欧洲,众多王室成员女性与贵族夫人,便是中国风瓷器的热衷藏家,这其中包括玛丽女王、安妮女王、亨丽埃塔·霍华德和昆斯伯里公爵夫人等。

中国场景的彩陶磁盘

法兰克福的中国瓷器

有一个故事讲的是波特兰第二公爵夫人玛格丽特和伊尔切斯特伯爵夫人伊丽莎白之间激烈的竞争,争夺日本蓝白相间的餐盘。

而这些社会地位重要的女性,她们的家族是良好品味和社交能力的典范,因此她们也引领了中国瓷器的风靡,甚至加速了欧洲开始生产中国元素的瓷器。

18世纪英国陶瓷厂制作的中国风陶器,中国音乐人的形象

还有一些1760年左右生产于法国的大象花瓶,以塞夫勒瓷厂画师所画的具有中国风格的场景为特色,被认为是受法国路易十五首席情妇蓬帕杜夫人委托制作的。它们是塞夫勒厂生产的最稀有的瓷器样式之一。

塞夫勒瓷厂制作的中国风场景大象花瓶

再次,法国宫廷是中国风的最大支持者。

刚才提到了蓬帕杜夫人,就不得不说到法式洛可可风格。

洛可可风格18世纪诞生于法国,从室内装饰艺术上发展起来,追求那种奢华、精巧、细腻、雅致的风格,最后影响到绘画界。这种风格的强力推动者,便是蓬帕杜夫人。

蓬帕杜夫人

当奢华精巧、细腻雅致的洛可可与细腻典雅、轻盈流畅、古朴中不失华丽的中国风相遇时,诞生了无穷的魅力。

当时,法国在壁毯、服饰乃至家具、室内装饰、墙纸、刺绣、染织图案和瓷器等设计上大量模仿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的风格,“Chinoiserie”也正是从这里诞生和流行开来,风靡整个欧洲。

德国慕尼黑尼姆芬堡宫中的中国风橱柜

法国制造的软瓷和部分镀金黄铜的挂钟

3/4 中国风还风靡了什么?

按照伏尔泰的说法,四千年前,当欧洲人不知道如何阅读时,中国人已经知道我们今天所吹嘘的所有有用之物。

对待中国文化中眼花缭乱的器物,欧洲人还在疯狂的崇拜着。

首先,中国屏风曾是最令贵族垂涎的时尚。

18世纪维也纳皇家家具收藏中的中国屏风

折叠式屏风是“中国风”最受欢迎的表达方式之一,上面通常用美丽的东方艺术形象做装饰。主题包括神话、宫廷生活场景、自然和中国文学中的浪漫——一位恋爱中的年轻女子可以从一个折叠屏风后面好奇地瞥一眼,“惊鸿一瞥”也许可以形容这样的美妙场景。

布歇《盥洗室》,中式花鸟屏风出现

其次,欧洲人进口与仿造中国漆器家具。

除了瓷器,欧洲人还对一样中国风器物格外迷恋:漆器。

大约在16世纪初,当东亚制造的漆器首次到达欧洲时,它们因其完美的表面处理和反光性能而备受推崇。看到这些中国漆器的欧洲人,在感到稀奇的同时,也被它的独特美迷住了。

17世纪的漆器橱柜,上面绘制着东方气质的花鸟和小人元素,现存英国

被誉为“欧洲家具之父”的托马斯·齐彭代尔的那本《绅士与橱柜制造商的指导》,作为最优雅和实用的家居家具设计的大集合,以最时尚的品味为复杂的中国家具及其装饰提供了指导。

欧洲的工匠们已经尽最大努力模仿亚洲漆器使用其他天然成分的效果,他们经常用乌木和象牙或中国的宝塔和龙图案装饰,像托马斯·齐本代尔这样的帮助普及了中国漆器家具。

17世纪德国转轴漆器桌

17世纪西班牙的中国风橱柜

再次,中国风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复兴。

中国丝绸和服饰曾在18世纪的欧洲流行,而它在20世纪再次复兴。

作为中国宫廷中最精致的一件,下面这款浪凡长袍上的中国风圆形花纹,时而像刺绣的满族宫廷徽章图案,时而像西方刺绣中闪烁的蒙古盔甲鳞片。

1924年,法国品牌浪凡的一件连衣裙,丝绸,金属线,玻璃组成,中国风元素在其中

而著名的卡洛姐妹时装工作室强调管状的简约风格,使用装饰艺术的简约风格将中国风与其他风格相结合,营造出异域风情的醉人融合。

1924年卡洛姐妹时装品牌丝绸晚礼服,包含中国风元素

4/4 欧洲“中国风”≠纯粹中国风

聊了这么多风靡欧洲的中国风,有料君想在最后发表点自己的感想:

这些所谓的“中国风”,其实并不是纯粹的中国文化。它们已经经过西化改良,变成了“欧洲人认为和喜爱的中国元素”。

布歇《中国宴席》

比如布歇心中的中国宴席长这样,我们一眼就看出这场景一点都不正宗。因为布歇这位法国宫廷大画家根本没来过中国,这些都是他从书本上描写的中国结合自己的丰富想象,创造出来的法式视角。

再比如刚才提到的“瓷宫”,只是法国国王根据中国瓷塔的传说建造的。它名不副实,只装了一个玻璃屋顶,宫内陈列了一些从荷兰进口的彩瓷。这是荷兰人对中国和日本瓷器的仿制品,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瓷器,更远没有中国瓷名贵。

这一切,都“源于新奇,终于装点”吧。

(图片来源于 art张小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