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拍卖

10月6日晚,香港苏富比2019 汇聚KAWS、村上隆、奈良美智等的“当代艺术夜拍”中,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的巨幅作品《背后藏刀》以1.7亿落槌,成交价为1.957亿港币,刷新其个人拍卖纪录。这也是拍场上历来尺幅最大的奈良美智画布作品之一。 本场34件作品的成交总额为7.1亿港币。

对于粉丝潮流文化的代表艺术家拍出如此高价,一些艺术观察人士认为其中资本炒作的因素十分明显,“泡沫当然存在”,不过,不可否认的是,粉丝潮流文化近年来发展迅猛,如草间弥生、村上隆、奈良美智无不如此。

苏富比拍卖现场

《背后藏刀》作于2000年,是奈良美智创作事业的分水岭,他终于结束12年的留德生活,返回日本。早在1988年,奈良从爱知县艺术大学毕业后,开始攻读德国杜赛多夫艺术学院六年制的艺术研究生课程,师从A.R·彭克,此后居住在科隆,直至2000年。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奈良不时在名古屋和东京展出作品。这段时期,他的作品以浓重的黑色轮廓线勾勒,让人想起新表现主义丰富多彩的色调,还有速写、素描和漫画的平白、粗糙或是“原始”的审美,日渐成熟的美学特征已经崭露头角。

从2000年开始,奈良美智的创作展现出更明显的转变,同时间,他回归到故土生活。首先,他使用了大尺寸的画布,开始创作珠光底色的小女孩全身像,成为了具标志性的作品。他用精细的笔触和层层叠加的绘画手法,营造温和暗沉的色调以及一个既复杂又模糊的思想真空状态,与具体可触的人像并存——这象征了身处于巨大、冷漠又疏离的世界中的渺小自我。

奈良美智,《背后藏刀》,2000年,234 x 208 cm

拍卖方公开的资料介绍,奈良美智的《背后藏刀》,一如安迪·沃霍尔的玛丽莲·梦露的金发女郎,展现当代视觉语言辞典里一个充满象征意义和代表性的图像词汇。《背后藏刀》是拍场上历来尺幅最大的奈良美智画布作品之一,它道出一语双关的警示:画中并无标题所述的武器,凝造出宣而不战的紧张氛围,让人提心吊胆,而隐藏的刀子更是强调了伺机而动的突击意图。

本画比例超过了真人尺寸,艺术家用完美无瑕的笔触描绘魅力四射的小小女英雄,让身处21世纪的她继承贯穿艺术史的持刀女主角形象。然而,与众不同的她藏起了刀子,使她从朱迪丝到卢克雷蒂亚、以至夏洛特·科迪等执刀挥剑的女性形象中鹤立鸡群,成为当中最机敏、最优雅、最强大的持刀女子。

据此前一些艺术媒体报道,相比曾经的二十年,奈良美智的作品近几年才开始在艺术市场上日益活跃。在美国洛杉矶经营日本主流当代艺术家的雕塑和衍生品的商人中村·埃里克(Eric Nakamura)回忆2001年在洛杉矶Blum & Poe 画廊举行的奈良智美的画展时说:“那时候有一堆又一堆的画作600美元就被卖掉,但现在那些画要卖40000美元。当2012年奈良美智在Giant Robot举行画展时,我们必须提高我们的保险。很明显,奈良智美的画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实惠的价格了。”

不过,重要的是,奈良美术作品所表现的视觉词汇,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通用“语言”。

延伸阅读:奈良美智的世界

奈良美智是谁呀?

他是下面这些大头娃娃们的作者!1959年12月,出生于日本弘前市青森县西部的一个小地方。

最初看到这些作品形象,主观的以为是一位温柔知性细腻的女孩纸;然而事实却正相反,名唤美智的这位,是个摇滚范儿十足的粗犷大叔。

2019年,奈良君要60岁啦!比起之前的摇滚范儿,多了些岁月的痕迹。

他在28岁,考上了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

这所艺术院校,大咖云集,有天马行空射手男保罗·克利!有绯闻极少的耿直boy格哈德·里希特!还有上周《观看之道》探展里介绍过与狼共处的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

在德国留学和欧洲游学的日子里,汲取了很多西方艺术的养分。都说艺术家的秘密,都藏在调色盘里。看看奈良君的调色盘,我们能发现什么?

哈哈!我好像什么也没发现~跟普通艺术家的调色盘也没什么区别。

但在画框上,借鉴了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画。

拼贴作为打底肌理,画面看起来更有质感,也是常见的架上绘画技巧之一。

除了西方的绘画技巧之外,个人倒是觉得,这位艺术家,将自己的灵魂注入进一个小朋友的身体内。在这个星球上走走停停,一直在用画笔描画自己的故事,成为了一个“长不大的成年人”。

看到这幅作品大家或许似曾相识,来自奈良君的《梦游娃娃》,肉嘟嘟的脸蛋,鹅黄的浏海、淡蓝色的睡袍,感觉散发著淡淡的薄荷香味!

08年小说《蜗居》改编为电视剧并热播,梦游娃娃是男主宋思明送给女主海藻的礼物,在国内掀起热潮,国内蜗居迷们都在找这只娃娃。不过据说正版的2006年就停售了~

《奈良美智和他的旅行记录》

《奈良美智和他的旅行记录》纪录片讲述了在2005年,奈良美智从德国回来后在日本做大大小小的展览,记录了奈良美智开粉丝见面签售会,他在工作室用心创作的模样,跟搭档们一起搭艺术装置的时刻。

从白天画到夜晚不间断画画,喜欢用钉子把纸钉墙上作画,寥寥数笔就把小女孩的轮廓描出来。

画中有不同的颜色相交,边缘过度得很自然,先上颜色再做边缘渲染,他对自己的画作不满意不断修改时还会喃喃自语,经常改很久,一幅画修改5、6个小时是常有的事。

奈良美智和他的艺术设计团队一同打造理想的展览场地,每个画展需要许多志愿者。在这个纪录片里看得到奈良君对画画的热爱,对布展的构思,他完全乐在其中。

在一次签售会上,7岁小女孩拿着奈良美智的画册给他签名,他看着她,说,我可以画你吗?于是他拿着笔,描了她的样子在画册上, 签好名双手递给小女孩。

那一刻,他心中充满着的温暖,就像是一道光,照进了小女孩的心里,小女孩第一次对妈妈说出想当艺术家的梦想。

妈妈非常震惊:“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出来,是奈良美智先生有一种能量吧。”他在用自己的艺术魅力,感染着普罗大众。

这些明星都是奈良美智的粉丝

你们知道吗?蔡康永常向朋友常介绍两样东西,一个是村上隆的版画,另一个是奈良美智的“失眠夜娃娃”。(不知怎么地,越看越觉得有点像蔡康永,擦汗ing)

女演员柯蓝也是奈良美智的粉丝,微博一扒,头像是奈良美智不说,深挖后竟是从2011年就入坑的资深铁粉,买作品,追展览,一样不落!

奈良美智喜欢“小房子”

奈良美智极其热爱小房子,看过奈良美智展览的粉丝会发现,他的展览作品都会在小房子里展示。

小房子里钉着大大小小非常多的手稿跟成品画,他热衷于把他的小房子搬去世界各地做展览。

展览的小房子其实就是奈良美智所住的房子模型,展览屋跟原型基本一模一样,里面的用具,凳子,也是他用的物件,屋内少不了他的CD,他有着收集CD的癖好。

在被问到为什么用小木屋时,他回答:家让他感到舒适并且有安全感,所以用屋子来做展览,想让人群到舒服的地方看展览。

这样的方式,已经成为了他的传统。奈良君的家是一间两层的小楼,一楼是工作室,二楼是卧室跟几个空房,窗子是方形的,从外面可以透进多支光束,整体看起来却像我们所说的毛坯房。(如果你真以为是毛坯房就有点天真了)

他睡榻榻米,所以卧室只有一个垫子跟枕头等用品,家里基本是画笔绘画用具,画框、创作工具,此外再无特别多的其他东西。

前一阵,奈良美智的工作室一下火起来,不是因为画作!而是被窗前的风景吸引,来!我们看看被他安置于东京郊外工作室!

被惊艳到有没有!在这样的工作室里,我能发呆一整天,心甘情愿怀着美好心情工作加班!

自2014年起,奈良美智就开始记录工作室窗前的风景。他说:“我努力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创作的初衷,即使世界崩塌,也想保持童年时的单纯心境。”

在奈良美智的世界中,没有宏大的场面,没有复杂的绘画解构,没有造作的周全,只有很多情绪各异的大头女孩、梦游娃娃和白色的狗。

“我认为孩童是不受外界影响、也不需要在意他人眼光且能真实生活的时期。但随着时间的转变,人会意识到自己也是社会的一分子,会开始明白顺其自然,并透过压抑自己的情绪与人和平共处。但毕业后,艺术表达成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开始渴望我的童年,因为在那时,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大喊、嘻笑、跳跃,这些都是长大后几乎忘记的情感,其启发让我重新评估人最重要的价值观。也许,我希望能透过小孩的作品来许愿,这莫忘初衷,不是想当一个自私的小孩,而是能像小孩一样。”

他说:“我的全部作品其实是我内心的自画像,是和自己的对话。至于说这些图像的来源,是在对话的过程中回忆自己的童年时代。那个时候没有读过难懂的书,也没有好好学习,是最纯粹地表露自己的感觉和表情的时代。” 

凤凰艺术综合报道,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