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孟京辉戏剧工作室 2019-10-15 16:38

原标题:剧看世界|艺术与社会现实之间的前沿穿越者

Milo Rau (米罗·劳),瑞士戏剧导演

米罗·劳,瑞士戏剧导演。1977年生于瑞士伯尔尼。曾在巴黎、苏黎世、柏林等地学习社会学、德语以及德国浪漫主义时期哲学。1997-2003年间,他在《新苏黎世报》做撰稿记者,自2003年,米罗·劳以作家和导演的身份在瑞士及海外工作。

2007年他创建了自己的团队“国际政治谋杀研究所”(IIPM)。并与团队一同摄制了多部纪录片。其主题多从灾难性历史事件中取材,如卢旺达大屠杀、刚果内战、艾奥赛斯库。他导演创作出大量作品,在超过30个国家及地区上演,并受邀参加了“柏林戏剧节”、“阿维尼翁戏剧节”、“威尼斯剧场双年展”等诸多国际戏剧节。

Milo Rau 与团队在拍摄

除戏剧、电影创作之外,米罗·劳也是记者、散文作家,并在大学任教并教授“文化理论学”与“社会雕塑”等课程。他创作的戏剧作品在国际上屡获嘉奖,2016年,米罗·劳也成为“国际剧场学院世界剧场奖”史上最年轻奖项获得者。2018至2019年度,米罗·劳被任命为比利时国立剧院的艺术总监。瑞士媒体将他评为当今“最受追捧的导演”之一,而德国文刊称他为“这一代中最具争议的戏剧导演”。

Orest in Mossul

米洛·劳成立的“国际政治谋杀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Political Murder)。大部分作品讨论欧洲大陆过去或近年来发生的热点政治事件,并始终认为政治与社会的关系是创作的根基。透过实事求是的纪实调查,以及创新实验的叙事手法,带领观众省思历史迷思与当代时局的关联,试图挖掘“真实的戏剧性”(théâtralité du réel)。作品主要以创作代表着一种新的、纪录片式的和美学上浓缩的政治艺术形式–“纪实剧场”为主。

纪实剧场(Documentary Theatre)并无明确定义,若强行与话剧的取区分其中差别,只能展开关于真实与虚构的讨论,记录剧场放大了其中对“真实”的解释权,而将话剧则相较成了“抑制真实”的幻觉。大多以独特多媒体形式,配合纪录文献的表现手法,在舞台之上呈现出社会以及历史的矛盾。

根特宣言

“Il ne s’agit plus seulement de représenter le monde.Il s’agit de le changer.”——Milo Rau

米罗·劳经常自问到:“剧场能为现实做什么?”,他制定「根特宣言」,希望通过剧场改变社会。他把剧场视为一种公民运动,并企图用创作革新这个世界。“重现”(re-enactment)是他的创作核心。

他的作品一再重探充满争议的案件,用人性化的角度,挖掘埋藏在集体记忆深处的心灵创伤。把演出化为一场公审的同时,思辨着复杂的人性。他的剧场不只是让人关注现实。他说:“我们要的不仅是再现这个世界,而是去改变他。”

Compassion: The History of a Machine Gun

他的剧场作品以大量史实为根基,例如《同情:机枪历史》以交替口述的方式讲述随着卢旺达种族大屠杀等惨绝人寰事件的爆发,难民潮对整个欧洲的冲击。无地中海海滩上溺水或中非内战和疾病的受害者的图像表明:时代的危机和灾难在电视和媒体上无处不在。旨在探讨欧洲人道主义式的同情的限度。

Five Easy Pieces

而他的《轻松五章》作为“纪实剧场”显得稍微有些特别,作品取材于一出轰动比利时的虐童杀人事件,却由几位儿童演员排演。这是一个儿童演给成人看的戏,也是一个真实关于成长和疗伤的剧场实验:测试儿童对失去,衰老,反抗,同情和暴行的理解和承受力,成人对儿童演绎的爱与痛,暴力和政治作何反应。

La Reprise. Histoire(s) du théâtre (I)

米罗·劳将剧场视作提问与实验的场所,并以真实事件作为其素材、试图将其重建一次来达成建立在“真实”意义上的“卡塔西斯”(宗教术语“净化”“净罪”的意思)。在《复排上演:戏剧史(一)》中,米罗·劳试图通过该剧来思考戏剧对于真实世界的可能性。

故事取材于一则发生于2012年的新闻:一同性恋男子被一群年轻团伙的残忍杀害。这个暴力事件的症结到底在哪儿?在米罗·劳看来,戏剧有着超越表演之外更广泛的能量。而政治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可能会是引领大众反思,也可能不会。

Orest in Mossul

从米罗·劳以往作品不难看出,他擅长于讨论关于“恶”的故事,可人性的难题还是得抛回给观众,而他似乎相信,“恶”总有相似轮回的痕迹。例如他最新的作品《摩苏尔的俄瑞斯忒》希腊神话也映照进现实,根据古老的文字,揭露当代悲剧。

Orest in Mossul

阿伽门农的儿子俄瑞斯忒斯这回到了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恐怖集团的前首都之一。米罗·劳将这个被困在暴力恶性循环中长达数个世纪的城市的历史与经典悲剧-几乎无休止的复仇联系在一起。这座被摧毁的城市的肖像令人难以忘怀,来自伊拉克的个人故事看起来像是对2500年历史的悲剧的回响。

Orest in Mossul

米罗·劳曾说他希望与意大利哲学家安东尼奥·格拉姆西(Antonio Gramsci)保持一致:“理性的悲观主义”与“意志的乐观主义”相结合。他的舞台上总有一种毫不煽情的从容松弛的状态,恰恰有了这种举重若轻,让人发现现实往往更加沉重,迫切需要关注。

迪伦·马特曾发问“戏剧能否再现今日世界?”这个问题似乎能在米罗·劳的作品中找到些许答案。他就像是艺术与现实的前沿穿越者,让你的某根神经在剧场之外紧绷起来。

Milo Rau 与团队在拍摄

(图片来源于孟京辉戏剧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