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深焦DeepFocus 作者: Liz2019-10-12 17:07

原标题:生猛浪漫的南方车站,你准备赴约了吗?

《南方车站的聚会》的故事发生在百湖之城武汉,雨水、湖水、汗水、泪水、血水,让影片自始至终都充满着湿润的气氛。故事并不复杂:地下盗车团伙的小头目周泽农(胡歌饰)是警方追捕的在逃犯。

在警方的重金悬赏下,他如同困兽做着最后的挣扎。城市郊外的野鹅塘是一片鱼龙混杂的法外之地,在这里,他遇见了陪泳女刘爱爱(桂纶镁饰),而后者似乎成为了他唯一可以求助的对象。于是,本是一场蜻蜓点水般的相遇,便变成了相互捉摸不透的生死一线……

这部以黑色类型电影为结构,同时带有独特东方隐忍气质的电影,自从在戛纳亮相后,旋即来到纽约电影节,举行其北美首映。它在海外电影节的表现可圈可点。国内宣布定档12月6日,也是铆足信心,直冲贺岁档。

在西方重量级影评人眼中,影片“彻底地展现出B级片的精髓,但其中生发出诸多对社会问题的探讨和涉及,让这部影片和那些充满逃避主义色彩的作品区分开来”(《洛杉矶时报》)。

尽管人们“不可避免地会提到其他的经典电影类型,但它就像是中国电影景观的一个有机特征,仿佛它在屏幕上汇集了所有油腻、阴暗的荣耀,从地底深处猛地涌出”(《综艺》)。

在所有的评价中,《好莱坞报道者》最为精准地捕捉到影片的特色,“正如海水拍打着以阴暗为标志性背景的海岸那般,刁亦男的逃亡惊险片《南方车站的聚会》不会像浪潮般猛地击中你。相反,它会循序渐进地冲洗你,留下一系列令人难忘的分镜场景,形成一张由暴力与宿命交织而成的密集而又黑暗的大网。”

正如刁亦男本身给人带来的感觉一样,《南方车站的聚会》的破坏性力量被一种优雅的氛围所包裹。尽管在很多时候,黑色电影情节的跌宕起伏理应带有出人意料之感(刁亦男也的确是在片中这么做的!),但比起同类型作品,《南方车站的聚会》却无疑是更为隐忍,更为耐心的一类。

就好像《白日焰火》结尾在空中绽放的礼花,即便绚烂如斯,但在光亮中,也只隐约听得见轰隆的响声,瞥见爆炸的痕迹。《南方车站的聚会》虽是制作规模与场面都更为庞大的作品,这种东方特有的“藏而不露”的气质,在影片中比比皆是——单是从影片的叙事逻辑上,就能率先透出端倪。

一个盗车团伙的领头大哥,一个愿意用一切换取自由的陪泳女,一次团伙之间的利益冲突,他们在逃亡之路相遇。当生命走向尽头,他们决定默契联手跟命运赌最后一局。

将所有核心事件压缩在生命末路有限的时间之内的做法,本身就是对导演功力的极大考验,如何在有限的电影时长和现实时长中,把所有的起承转合铺陈,着实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刁亦男在摄影指导董劲松、剪辑指导孔劲蕾的加持下,完成了这一任务。

这趟充满着声光电美学的逃亡之旅,不仅因为黑夜的笼罩而显得如梦似幻,快速剪辑和长镜头的有效配合,亦让生命悬崖边缘的奔走变得有张有弛,时而用快节奏催生肾上腺素与紧张感,时而用凝视般的镜头着墨细部,不动声色地暗流汹涌。

经过了前三部长片,特别是《白日焰火》的历练,刁亦男在《南方车站的聚会》中显示出了更为精湛的场面调度能力——他颇费心思地用特写交代人物的出场,用复杂的运动镜头跟随人物的逃亡。而后又在恰当的时刻,让摄影机停下来,静静地注视、聆听男女主角间的情感发酵。

在这个夜色深重的舞台上,作为观众的我们亦惊喜地发现胡歌、桂纶镁、廖凡、万茜等为人熟知的演员,将小人物的欢喜悲哀塑造得淋漓尽致。超过2000人的群演存在并没有让明星显得突兀,他们奔突在人群中间,隐藏起自己的面目,流连在灰色的地带。

周泽农藏匿于废弃小屋中,几乎徘徊于弥留之际的一场戏令人尤其印象深刻。即便在镜头极为贴近的注视下,我们看到的是与周泽农形象合二为一的胡歌。片中两位女性桂纶镁、万茜的表演,也是可圈可点。桂纶镁在《白日焰火》后,贡献了更为复杂多元的形象,而她对于万茜从利用,到提防,最后到同情的情感转变,为片尾为整个故事点燃一丝温暖的希望。

除了演员之外,刁亦男影片的另一张”脸孔“,是城市本身无疑,这在《南方车站的聚会》中更是明显。导演几乎在所有的访谈中都曾提及武汉这个空间对故事发展的重要性,演员们也乐于分享自己被导演“强迫”学习武汉话的的艰辛。从北至南,刁亦男在中国的地图上塑造着一个又一个属于其电影美学体系的“异托邦”,人物在其中陷入险境,又得到救赎。《南方车站的聚会》中,人物与大环境更为有机地融为一体,城市自有的文化与生态,也成为推动人物情绪发展的重要因素。

刁亦男的电影总是充满着宿命感与不确定性,一场突如其来的际遇,让人物的内心波澜起伏。粘稠潮湿的夜晚,若隐若现的沼泽,是人物试图逃脱而不得的梦境。

影片中,电瓶车偷盗团伙、地方刑警、陪泳女、皮条客、小商贩一一登场,构成了黑夜舞台上影影绰绰的人物。在刁亦男的电影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可以发生一场“聚会”——这是一个具有仪式感的词汇,并不仅仅意味着愉悦的狂欢,也代表人个体与个体之间发生联系的各种可能性。

《制服》里,无所事事的男青年在雨夜偶遇美丽的音像店店员;《夜车》里,愤懑的鳏夫与女警却莫名因仇生情。乃至让刁亦男在国内外名声大噪的《白日焰火》,受困于未解之案的探员与被调查女子亦步亦趋地相互吸引……不同的人物因为各种原因囿于特定的时空和场域,与周遭另一个个体偶然的相遇,催生了一场又一场游离的相聚。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一部带有犯罪元素的商业类型片,却又处处承接导演前作的创作脉络,显示出强烈的作者性。影片如同一场生猛又浪漫的人生折返跑,在如梦似幻的氛围中蔓生开错综复杂的叙事枝丫,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对观众发出邀请:欢迎来到刁亦男的异色聚会。

(图片来源于深焦Deep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