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FAKESHION 2019-10-12 14:07

原标题:时尚为何对70年代念念不忘?

「1970年代曾经一度被诟病为“彻底忘却品味的十年”。但事实是,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70年代风格已经从单纯的复古风潮演变对为时尚、设计、音乐、装饰等领域产生持久灵感的年代。」

Celine 2020 春夏男装系列的整场秀以一件闪闪发光的三件套开场,随后纤瘦高挺的Celine男孩相继将其他时代元素带出:修身夹克、喇叭裤、紧身领带,未系扣的衬衫、丝质围巾、飞行员眼镜和蓬松的头发。其中还运用了丰富的皮革元素和动物图案元素(特别是豹纹和蛇纹)以及亮片。

这是Hedi Slimane对他喜爱的摇滚乐又一次致敬和缅怀,充满了浓郁的70年代气息。很多秀评说这就是一次“旧瓶装新酒”,并无太大新意,但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喜欢的人仍有赞扬。

而且,Hedi式的怀旧似乎也不会因为这些争议有所改变,就像他这次和纽约艺术家David Kramer合作的slogan所表达的“My own worst enemy”和 “I have nostalgia for things I have probably never known.” 。“我是我最大的敌人”以及“我对我未曾知晓的东西抱以怀旧的情绪“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Hedi本人自我意识和固定设计风格的交叉,其中不乏一点自我调侃的成分。

除了Hedi Slimane,时尚圈对70年代的怀旧屡见不鲜。Tom Ford 甚至借助 70 年代摇滚系列拯救了当时每况愈下的 Gucci 。Saint Laurent 2020春夏系列男装也散发着70年代的自由不羁的波西米亚风格。

风格百变的70年代诞生了太多种不同的风格,disco风、华丽摇滚、颓废朋克、运动风,还有从60年代延续下来的波西米亚嬉皮风、田园风。似乎还从未有哪个时代如此丰富多彩,积极地投身于创建“风格”,并且自相矛盾。

Come get up my baby

Look at that sky,

Life's begun

Nights are warm

And the days are young.

——

华丽是70年代抹不去的一个标签。无论是在穿着打扮还是音乐形式上,一切都以最闪亮和耀眼的形式呈现。

妆容上,除了追求自然的波西米亚风格之外,延续了60年代夸张眼妆的风格。浮夸的蓝色和橘色眼影,橘色唇膏,还有颧骨上的高光,都和当时的disco风穿着息息相关。

迪厅和disco风的兴起让缎面喇叭裤、宽领衬衫、亮片迷你裙、流苏、高跟短靴等一切尽可能夸张的元素变得流行起来。 人们盛装打扮,明亮耀眼。70年代的夜晚都是闪闪发光的。

告别了爱与和平,颓废嬉皮的60年代,华丽摇滚(Glam Rock或Glitter Rock)给人们的生活赋予了一种新的可能性。它就像是来自未来主义的某种东西,以偏离常规的方式和“惊世骇俗”的大胆给当时还未从乌托邦梦想恢复过来的年轻人带来了一种新的幻想和态度。它并非指代一种音乐风格,而更像是一种舞台风格。特点是性别模糊的装扮,华丽戏剧化的台风和颓废慵懒的音乐风格。

在纪录片《波西米亚狂想曲》中,皇后乐队的主唱Freddie Mercury展现了他舞台服装的华丽多变性,紧身裤、连体衣、芭蕾舞衣、皮革外套甚至是和服,和音乐相结合,成为了舞台表演的一部分。David Bowie曾形容他说:“在所有演出层次达到戏剧化程度的摇滚歌手中,Freddie Mercury远远超过了其他所有人,他超越了极限。”

比起皇后乐队,David Bowie更像是一个全能艺术家。他打破两性固有的美学,在音乐表达方式上极尽华丽而张扬。他创造了拥有猩红头发、身穿艳丽紧身连衣裤和亮皮高筒皮靴的外星人Ziggy Stardust,一个雌雄同体的美的象征。即使用如今的眼光去看这样一个被虚拟出来的人物,一个华丽的外星摇滚明星Ziggy,仍旧会被David Bowie的先锋感所折服。

你嘴唇的曲线将重写历史。——王尔德,《道林.格雷的画像》第8章

1976年,David Bowie宣告了Ziggy的死亡,接着又创造了具有病态美感的瘦白公爵——The Thin White Duke。Hedi Slimane就身受瘦白公爵的影响,无论是在 Dior Homme,还是在 Saint Laurent和现在的Celine,都可以看到瘦白公爵身上那种虚弱、极度纤细的美学表现。

上:Dior Homme by Hedi Slimane下:David Bowie 

历史总是反复,西方历史上的两个黄金年代,20年代和70年代,都是在战争的伤痛之后。奢靡、华丽、浮夸、变革、创新......“华丽”的表面下是人们想要彻底忘掉上个时代留下的伤痛回忆的探索。你若觉得它肤浅,但是它又不是每个时代都存在。即使时代过去,华丽没落,它曾经的绚烂也会成为一种象征,留在历史的书页和人们的怀旧记忆里。

70年代初,Bianca Jagger身穿YSL设计的吸烟装,用吸烟装搭配长裙,真空上阵,和滚石乐队主唱Mick Jagger结婚。这场特别的婚礼即使放到现在也是前卫而先锋的。女性穿着吸烟装结婚不仅重新界定了性别印象,也重新定义了中性风。

"我不追随时尚,我只崇尚风格。让我更放松同时又充满力量。"

看着Bianca Jagger身着吸烟装的装扮,你不会觉得她像男性一样强势,更多的是带着干练和性感的意味。承认男女本身的差异,保留女性特质的同时,享有和男性同样着装以及行动的权利。在穿西装这件事上,男女平等。

除了Bianca Jagger在那个时代颇为惊世骇俗的婚礼,朋克教母Patti smith在《Horses》专辑封面上,身穿白色衬衫,领带随意散开,手上随意搭着一件西装外套的照片也让人感受到雌雄莫辨的中性风魅力。她头发蓬松,身材瘦削,看上去清冷但也有力量。她好像对一切都不屑,但是又在积极传递着某种女性精神。

即使中性风如今已经成为时髦的象征,女孩帅气起来也没男孩子什么事了。但是,“假小子”等性别刻板印象仍旧不少见。反观《安妮霍尔》(1977)里黛安·基顿的扮相,白衬衣,男士领带,修身夹克,宽松卡其裤还有修身利落的西服套装,真的是前卫而时髦。

健身房在中国的兴起也不过几年时间,谁能想象早在70年代,女性解放运动就促使时尚帝国开始像绿茵场、游泳池和沙滩上拓展了。“运动装”和“运动风”作为全新的概念开始出现在人们视野中,女性开始追求健康美。

高饱和度的红黄蓝配色,加上时髦的中筒短袜,配上女性健康的肤色,依旧能够感受到不过时的活力。

一些被70年代运动风格影响的设计。

70s Sporty Chic

中性风、无性别主义潮流在服装上打破了性别刻板印象。运动风和运动装的兴起则是解放了女性身体,将女性从束缚性的服装中释放出来,可以和男性一样追求运动、健美和力量。70年代的前卫在于先进的女性解放潮流和女权主义理念。放置当下,这些权益仍旧是在被争取的,从未终止。

“穿上一条 70 年代的连衣裙感觉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谁不想穿着花裙子找回年轻的感觉呢?”

从60年代到70年代,“Summer Of Love”结束了,但是人们对自由的探索没有终止。作为一种象征流浪和不羁的生活方式和态度,嬉皮士和波西米亚风格仍旧活跃在70年代。

麂皮、流苏、褶皱、印花、夸张色彩的喇叭裤、编织手带、串珠等都是波希米亚风格的经典元素。和极简风的「Less Is More」不同,波西米亚风格表现的是「More Is More」。

Thea Porter

波西米亚风在如今俨然成为一种被传承的风格,希望追求自由不羁的现代人仍旧会乐此不彼地穿上一袭民族风长裙,带上发绳表示自己对主流社会的反抗。放在国内,这和文艺女青年偏爱宽松、棉麻和民族的衣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以民族的、小众的、反潮流的元素去表达自己的个性和态度。

除了从60年代衍生下来的波西米亚风格,朋克风格无疑是“坏男孩”、“坏女孩”风格的起源。它不羁而自我,丝毫不加掩饰地张扬着70年代青年骨子里的酷劲儿。

性手枪乐队(THE SEX PISTOLS)作为英国传奇朋克摇滚乐队,他们早年演出的时候经常穿着Vivienne Westwood设计的破洞骷髅衫、破洞牛仔裤、不规则T恤和铆钉皮衣演出。这些反常规、反传统的设计

THE SEX PISTOLS

看《Slash》杂志为当时朋克拍摄记录的图片,我暗自思忖,时代过去了,即使朋克作为一种风格存留下来,人们身着机车皮衣和迷你短裙在街上招摇过市,但是朋克精神却好似只存留在那个时代。毕竟,在现代生活里,当个真朋克会很累。

“I don't pretend cause I don't care

I don't believe illusions

Too much is real

Stuff your cheap comment

Cause we know what we feel”

追溯70年代,似乎不难理解为什么人们会用“黄金年代”去形容它。在那个星光熠熠、华丽、前卫、不羁的时代,人们积极地塑造和探索风格,而不是融入和迎合风格。每个人所穿着的都是他自己。

70年代的很多东西现在看起来仍然是浮夸的、离经叛道的,但是这也正是它的迷人之处。设计师的不时致敬并非毫无道理,与其说“时尚是个圈”,“复古回潮”,不如说这些经典元素从未过时。只要设计师能够巧妙应用它,和当下的时代背景结合,触发共鸣,这种超越时空的一致性也仍旧令人赞叹。

(图片来源于FAKESHION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