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孟京辉戏剧工作室 2019-10-08 14:34

原标题:剧看世界|争议也许是发展的开始

将放眼海外剧场不定期放送舞台上最新演出讯息推荐最有才(yan)华(zhi)的戏剧人我们的原则是:优秀导演拉一把有趣剧目推一波日新月异的舞台日月将从此处升起

ThomasOstermeier

托马斯·奥斯特玛雅

德国戏剧导演

托马斯・奥斯特玛雅,欧洲当代最知名的戏剧导演之一。1968年出生于索尔陶。1992-1996年他在柏林爱恩斯特・布什戏剧学院学习导演。1996-1999年,他被任命为柏林德意志剧院巴拉克小剧场的艺术总监,在他任期内,巴拉克小剧场于1998年被评为“年度剧场”。1999年起,他担任柏林邵宾纳剧院的艺术总监。2000年,他在意大利陶尔米纳被授予“欧洲剧院奖”(新现实主义戏剧);2002年在爱丁堡艺术节上凭借《沙发上的女孩》一剧获得"哈罗德天使奖";2004年,受邀担任阿维尼翁艺术节的“特约评审委员”(artisteassocié)并每年展演作品。2011年时,由于长期的舞台成就,赢得了“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

他导演的剧作以扎实的现实主义风格为基调,同时又通过精准却出乎意料的戏剧表达赋予剧作强烈的象征力量,集中表现当代生活中的真实与残酷,关注社会边缘。他对经典进行大胆的改编与重构,直面当代现实。导演风格上,他受梅耶荷德与格洛托夫斯基影响发展肢体动作谱系,强调戏剧节奏。

Schaubühne

德国柏林邵宾纳剧院成立于1962年,邵宾纳剧院每一季度至少会有10部首演作品,同时保留剧目超过30部,而每年邵宾纳剧院作品在海外的演出更是超过100场。

邵宾纳活跃的对外交流使剧院及其演员和其他戏剧传统定期保持紧密接触,也为剧院探寻新的戏剧形式提供了基础。除了来自柏林的导演,剧院还会频繁从海外邀请著名导演到柏林合作。并参加大型的国际戏剧节,比如阿维尼翁戏剧节、萨尔茨堡戏剧节、布宜诺斯艾利斯戏剧节、伊斯坦布尔国际戏剧节等。此外,剧院还被广泛地应邀到世界各地演出。

Abgrund

1999年,年仅29岁的托马斯·奥斯特玛雅出任邵宾纳剧院艺术总监。并为剧院打造了一批全新的专属演员班底。邵宾纳剧院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在德国的教父级人物彼德·施坦的领导下,上演过一批关心社会、关心政治的作品。奥斯特玛雅接管宛如剧院两个时代的分水岭,注定了这个剧场的作品和观众将更加年轻化。他发表了一个题目叫《使命》的宣言,呼唤一种新现实主义,可以理解为一种要改造世界的世界观:“以往哲学家都在解释世界,而最重要的是改造世界”。

HeddaGablerbyHenrikIbsen

奥斯特玛雅擅长用当代的、实验性的戏剧语汇重塑经典,将戏剧中的暴力美学和人性矛盾彰显到极致。他的《海达·高布乐》,演员海达抡起大锤将一台笔记本电脑砸得粉碎,而改编自易卜生《玩偶之家》的《娜拉》,震惊了许多戏剧评论家,娜拉没有砰的一声关门离去,而选择拿起机枪向房间、向丈夫扫射。

他的《人民公敌》更是打破常规,第四幕直接亮起剧院场灯,部分演员也走入观众席,演讲稿偷换成了法国抨击全球化的文章《即将到来的造反》,讨论非常激烈而且自然,有的时候会长达二十多分钟甚至半个钟头。

RichardIII.byWilliamShakespeare

他的《理查三世》狂欢的气氛之中,不合群的理查三世成了既邪恶又带劲的逆势而上的反英雄形象。理查三世那一套颠倒黑白又无懈可击的世界观,游走在善与恶之间那条模糊的界线上。而《哈姆雷特》的疯狂则是暴力的,甚至被评论家们批评成:“孩子气的,舞台上的烂摊子和泥巴反映出他对死亡和腐朽的痴迷。”

HamletbyWilliamShakespeare

奥斯特玛雅排演过不少引发热议的经典作品,除了易卜生、莎士比亚,毕希纳、法宾斯基也是他钟爱的作家。而实际上,奥斯特玛雅依旧是传统主义者,现实社会的终极理解为启蒙主义。他要求逼真的台词和表演,演员是重点。他要求最大限度的物理上的承诺,情感也应该在具体的行动中可见,而不是“心理感动”。

他崇尚一种新的戏剧创作主旨,反对任意的破坏和任意的美学。德国的当代戏剧基本上是和戏剧实验直接挂钩的,而解构主义在德国的剧场流行了20多年,奥斯特玛雅形容自己就像站在一堆解构主义的碎片前,认为跟随他人毫无意义,“只想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奥斯特玛雅在音乐选用上就很接时代脚步。在《人民公敌》里用DavidBowie的《Changes》,在《海达·高布乐》里用TheBeachBoys的《YouStillBelieveinMe》,《娜拉》里使用了美国说唱摇滚乐队N.E.R.D.的歌曲《Lapdance》。他认为,排经典如同排新作,要大胆,常演常新,让人乐于去发现戏剧背后的深层内核。

德国、欧洲甚至世界舞台上,有着越来越多旧经典的重新阐释和搬演,有人把经典送上神坛,有人也在大胆颠覆,而奥斯特玛雅提出了一个看法:“戏剧必须得有乐趣。”有乐趣就得有手艺,就得观察现实,并有把现实转化为剧场效果的能力。

YouthWithoutGodbyÖdönvonHorváth(2019)

这两年,奥斯特玛雅的2018年的《意大利之夜》,2019年的《开明》和《没有上帝的青年》,都更加在戏剧中关注欧洲现实,讨论政治和社会。托马斯·奥斯特迈尔的从前的访谈说:“每一代人都写自己的莎士比亚”。同理,每一代戏剧导演也在舞台上表达着自己的戏剧理解。

经典重塑不是为了颠覆而颠覆,更重要的是,导演要会观察,要掌握技艺,不然台上的无趣就会变成台下观众席中的无聊。有人说奥斯特玛雅叛逆,毕竟他的戏剧也常引发热议,而戏剧舞台上,争议也许是发展的开始,叛逆也许是进步的近义词,当然,“手艺”更重要!

(图片来源于孟京辉戏剧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