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邬建安工作室 2019-10-08 08:37

原标题:邬建安新作展《密园》亮相纽约,多系列作品探索绘画方式的革新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在《小径分叉的花园》中有一段关于迷宫的描述,“我想象它在一个秘密的山峰上原封未动,被稻田淹没或者淹在水下。我想象它宽阔无比,不仅是一些八角凉亭和通幽曲径,而是由河川、省份和王国组成……我想象出一个由迷宫组成的迷宫,一个错综复杂、生生不息的迷宫,包罗过去和将来,在某种意义上甚至牵涉到别的星球。我沉浸在这种虚幻的想象中……这一切使我百感丛生。”

1

邬建安与《走向暴雨和骄阳的神鹿》 致谢:邬建安工作室

对于邬建安而言,艺术创作就犹如在迷宫中探寻,比起寻找出口,打开和沉浸在那些未知的世界里更具吸引力,于是,他的艺术创造也渐渐呈现出某种“迷宫”的特质:在几个兴趣方向上的执着关注和持续探索,开拓出明确的艺术路径;艺术思维和创作方法论的求变求新,展开了创作的不同层次与维度,在媒材和风格的跨越间,作品的面貌常常不可预知。2019年9月5日和8日,《密园:邬建安新作》(Infinite Labyrinth: New Works by Wu Jian’an) 分别在美国纽约前波画廊切尔西和艺田两址拉开帷幕,通过展示《五百笔》《面具》以及最新的“编码绘画”系列作品,呈现邬建安近三年来的核心艺术创想与实验成果,借以揭开他艺术世界“秘密花园”新的一角。邬建安一直专注于使用直接而诚实的方式,通过强有力的视觉形式剖析精神世界。在《面具》系列作品中,他一方面试图将艺术的语言延伸到精神分析和社会学层面,另一方面,对牛皮材质的探索性运用,从早期《七层壳》《九重天》等作品从形象到工艺的极致繁复,走向追求纯粹的另一端。

2

邬建安 Wu Jian'an《刑天》 Xing Tian,2006-07

手工镂刻牛皮、LED灯箱 Hand-carved ox-hide mounted on LED lightbox

275 x 164 x 14 cm (108 1/3 x 64.3/4 x 5 1/2 in )  ©邬建安

3

邬建安 Wu Jian'an《九重天》(局部) The Heaven of Nine Levels (Details),2008

意大利威尼斯,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

手工镂刻牛皮、牛皮胶、铁 Carved ox-hide, ox-hide glue, steel

540 x 310 x 23 cm (212 3/4 x 122 x 9 in )  ©邬建安

4

邬建安 Wu Jian'an《面具-紫玉》Mask - Purple Jade,2018

水牛皮,烤漆,丙烯 Buffalo hide, baking varnish, acrylic 

280 x 260 x 10 cm (110 1/4 x 102 3/4 x 4 in)©邬建安

几乎以原始形态呈现的皮张是《面具》系列作品的基底,创作的手法也很直接,即在泡涨变软的皮张上切割、戳刺,留下大小不一、形状不同的切口,待牛皮完全脱水干燥后,在正反两面细致地添加色彩。邬建安在设计这些切口的时候,试图预先控制牛皮切开后作品的最终形态。但在牛皮干燥的过程中,切口会被拉伸、放大,有机材质的天然属性让人为设计和创造的切口形状变得面目全非,创作的过程仿佛在与牛皮进行博弈,并与自然规律合力创造了最终的作品形象和样态——整张牛皮越来越像古代玛雅、迈锡尼文明的面具,又像石器时代被提炼和图案化了的面孔图腾。破坏力或现或隐地存在于人的意识中,也是人类生产和创造,特别是在处理与自然关系时的一种特征。《面具》记录了人的意识里暴力和破坏欲望,同时提示了这种欲望的无力感,人类造物的结果更像是一场因缘际会,而非全然凭借预期、设计、追踪或强力就可以得到。

5

邬建安 Wu Jian'an《面具-银松》Mask - Silver pine,2018

水牛皮,烤漆,丙烯 Buffalo hide, baking varnish, acrylic 

235 x 205 x 10 cm (92 1/2 x 80 3/4 x 4 in) ©邬建安

6

《面具》作品局部 致谢:邬建安工作室

2000年初在中央美术学院就读硕士研究生期间,邬建安既开始了对传统剪纸工艺以及纸张材质深入的研究,并在其后至今的十余年中创作了大量以纸为媒材和语言的系列作品。在《七层壳》(2011)、《鹿-人》(2013)、《青鱼案》(2015)和《大河的诞生》(2016-17)等系列作品中,邬建安用其创造的上百个小形象,组构起由数千个层层叠叠的手工剪刻独立元素汇成的体量庞大的二维纸本作品,揭示了其充沛的视觉创造力,以及在文化思考、艺术思维和表达方式方面的广阔性。2016年,以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实施的公共艺术项目《解放美猴王》为肇始,邬建安开始运用宣纸水墨拼贴的语言,创造充满社会参与性和视觉活力的新系列作品——《五百笔》,着力探索局部与整体之间的关系,以及纸本水墨与剪纸拼贴相融合的可能性。

7

邬建安 Wu Jian'an《刑天舞 02》 Xing Tian Dancing 02,2007

水彩纸拼贴 paper-cut and collage

100 x 80 cm (39 2/3 x 31 1/2 in) ©邬建安

8

邬建安 Wu Jian'an《青鱼案之五》(局部) Tale of the Green Herring No.5 (Details),2015

水彩纸,水彩及矿物质颜料,蜂蜡,棉线,背绢宣纸 Hand dyed and waxed paper-cut, cotton thread, paper

195 x 245 cm (76 3/4 x 96 1/2 in) ©邬建安

9

邬建安 Wu Jian'an《大河的诞生》 The Birth of the Galaxy,2015-16

中国,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水彩纸拼贴 paper-cut and collage

250 x 180 cm x 12 (98 2/3 x 71 in x 12) ©邬建安

10

邬建安 Wu Jian'an 《五百笔之屋》The House of 500 Brushstrokes,2018—日本新泻,第七届越后妻有大地艺术三年展

纸上水墨水彩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尺寸可变©邬建安

11

邬建安 Wu Jian'an,《五百笔 #34》500 Brushstrokes #34,2019

纸上水墨水彩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160 x 120 cm (63 x 47 1/4 in)©邬建安

在创作《五百笔》作品时,邬建安的身份类似于“戏剧导演”:他邀请身边的朋友和陌生人来到工作室,参与某种“笔画的游戏”:人们可以自由选择毛笔的尺寸与类型,彩与墨的干湿浓淡也都随意,不要绘制形象或书写文字,只随心所欲在宣纸上留下一笔痕迹。邬建安把收集到的大量的笔画一一剪刻下来,拼组在全新的空白宣纸上,成为每一幅《五百笔》作品。

《五百笔》是对笔画的解放,邬建安在这其中看到了笔画本身蕴藏的勃勃生机。在传统文人绘画系统中,笔画是被严格管理的,只有经过严格训练的“有修养”的笔画才能被选择用来构成画面,俨然是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五百笔》则尝试给所有笔画均等的机会,不论是否经过技巧的训练,所有笔画都能用来构成画面,这创造出许多难以置信的关系,“劣质”的笔画组合,甚至能够成就出不可思议的画面。在笔迹与人的关系的逻辑中,随意的笔画其实就像人们投射在宣纸上的潜意识,也像灵魂的缩影,它们因人而异,承载着作者大量的人生信息。没有一个笔画是枯燥乏味的,它们组成的“舞台”更充满了矛盾与戏剧性的张力,因为它们的背后是一个个鲜活具体的生命。

12

邬建安 Wu Jian'an,《五百笔 #55》500 Brushstrokes #55,2019

纸上水墨水彩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135 x 185 cm (53 1/4 x 66 in)©邬建安

13

邬建安 Wu Jian'an,《五百笔 #53》500 Brushstrokes #53,2019

纸上水墨水彩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135 x 165 cm (53 1/4 x 65 in)©邬建安

14

创作中的《五百笔》作品 致谢:邬建安工作室

相比早期作品试图将将众多小形象统摄在明确的整体形象之内,《五百笔》系列似乎标志着邬建安创作的一个新的层次:密集的手工劳动并没有导向一个明确的以整体形象为目的的结果,个体在混沌拥挤的相互关系中,凝聚成为某种整体上似是而非的东西,这团混沌的整体被画面的边框限定住了生长的范围。这种结果好像并非来自有意为之的控制,反而像是密集的形象最终自发进行的选择。

如果说,《五百笔》通过将完全随意的笔画聚合成抽象的整体,即模拟一种个体自由且整体无序的乌托邦,那么近两年来邬建安开启的新系列作品“编码绘画”,则着力于探索平衡个体自由与整体有序的可能性。

“编码绘画”的创作方法与《五百笔》类似,但过程要复杂得多,耗时也更长:在纸上构思并画好具象的线描稿后,邬建安在计算机中为线描稿中的每一个绘画元素编号,并把它们从图像中全部拆散出来,变成一个个单独的、带编号的抽象图形。这些图形被单独打印成等比例的图纸后,邬建安模仿壁画的创作办法,把图形轨迹拓印到宣纸上。然后,沿着拓印好的轨迹,用水彩、水墨和彩墨在宣纸上对每一个绘画轨迹进行绘制,并将绘制好的画面元素精确地从宣纸上切下。最后,根据编码和线描稿,再将画好的一个个图形拼贴成完整的绘画。

15

图纸及绘制完成的画面元素 致谢:邬建安工作室

16

2

邬建安按照图稿对绘制完成的画面元素进行定位 

致谢:邬建安工作室

为了让自己尽可能不受“内容”的影响,邬建安会等候半个多月甚至更长时间来忘记这些图形所在画面中的位置、角色,而在表现每一个图形的时候,许多时候会用时很长,反反复复,邬建安会想要不断添加不同新的视觉内容进去,直到他认为对这个图形的表达已经足够了。同样一个图形,往往因为不同的理解与灵感,而产生几种不同的表现结果,邬建安会选择将它们都拼贴在同一位置,强化作品的随机性,以及视觉上的某种“叠层”的效果。“叠层”留下了时间的印记,类似于立体派的尝试,对一根线条的重复表达本身包含一种执着到近乎固执、笨拙的态度,是艺术家本性的表露。

“叠层”亦可画面上制造出一处处“虚焦”效果,呈现不止一种透视关系和矛盾的空间感——不同于人眼的观看方式,虚实焦距的自由切换和同时出现,更像是对相机取景原理的模仿,抑或是经当下科技改造后的人眼感官。因此,在另一个意义上,作品为具象图像加入了偶发、意外、随机与视觉“异常”,也欲让图像与当下的感官现实连接起来。

17

邬建安 Wu Jian'an,《走向暴雨和骄阳的神鹿》Divine Deer Approaches the Fierce Storm and Scorching Sun,2019

宣纸水墨水彩剪纸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300 x 400 cm (71 x 59 in) ©邬建安

18

邬建安 Wu Jian'an,《人成双》Couple,2019

宣纸水墨水彩剪纸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160 x 180 cm (63 x 70 3/4 in) ©邬建安

2

邬建安 Wu Jian'an,《吐出云气便下雨,吸入云气就晴天》Breathing in clouds to make it rain and breathing out clouds to let the sun out,2019

宣纸水墨水彩剪纸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200 x 160 cm (71 x 59 in) ©邬建安

20

《吐出云气便下雨,吸入云气就晴天》(局部) Breathing in clouds to make it rain and breathing out clouds to let the sun out (Details) ©邬建安

《五百笔》作品有时甚至只因其精湛的创作技艺而引人注目,而“编码绘画”作品显示出艺术家对这一复杂创作技法越来越高的掌握程度,以及向前继续推进的决心:从远处看,作品好似抽象彩墨作品,只有在近距离的仔细观察后,才会发现画面实际上是由数百个独立的组成部分拼贴而成,每个部分无论多小的细节都被完整地保存下来。但在邬建安看来,复杂的创作过程和拼贴的语言,并非以“凸显技艺”为主要目的,而是创作观念的必然结果: “将画面元素从原位置抽离、编码、打乱、单独绘制再重新拼合归位的方式,背后的逻辑是通过这样一种从具象到抽象再回到‘具象’的过程,让具象绘画中的元素尽量避免功能和身份的干扰,进入更纯粹的形式语言探索和表现,但依然能够保证整体的相对具象、完整。”对于绘画元素也即个体而言,摆脱功能的束缚意为很大程度的自由和自主,而整体形象的回归则期待在个体自由的基础上,依然能够保证整体的有序。

21

邬建安 Wu Jian'an,《暴雨之一》(局部) Fierce Storm #1(Details),2019

宣纸水墨水彩剪纸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160 x 200 cm (63 x 78 3/4 in) ©邬建安

22

邬建安 Wu Jian'an,《暴雨之一》Fierce Storm #1,2019

宣纸水墨水彩剪纸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160 x 200 cm (63 x 78 3/4 in) ©邬建安

23

邬建安 Wu Jian'an,《暴雨之一》《暴雨之二》 Fierce Storm #1,Fierce Storm #2,2019

美国纽约,前波画廊艺田

宣纸水墨水彩剪纸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每件 each 160 x 200 cm (63 x 78 3/4 in) ©邬建安

24

邬建安 Wu Jian'an,《骄阳之一》《骄阳之二》(局部) Scorching Sun #1 and Scorching Sun #2(Details), 2019

美国纽约,前波画廊艺田

宣纸水墨水彩剪纸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每件 each 160 x 180 cm (63 x 70 3/4 in) ©邬建安

25

邬建安 Wu Jian'an,《骄阳之二》(局部)  Scorching Sun #2 (Details), 2019

宣纸水墨水彩剪纸拼贴 Ink, watercolor, paper cut and collage on Xuan paper, 每件 each 160 x 180 cm (63 x 70 3/4 in) ©邬建安

如美国国家文理学院终身院士、芝加哥大学教授巫鸿所言,“邬建安的想象力总在几个维度上同时进行,他的作品也总在几个维度上同时刺激和扩展人们的艺术想象……他驰骋于古今之间,把当下的人们在瞬息间带往诡谲奇邈的洪荒时代。他跨越媒材和风格:绘画、雕塑、剪纸、装置提供给他多样的语汇,但同时激起跨界、综合、打乱、超越的欲望。” 《密园》从一个侧面显示了邬建安在艺术思考上的持续性与广阔性,他在创作中赋予有关人与自然关系以及人类社会模型的讨论和期待,也包括了对于新的绘画方式的探索,在其丰富的艺术思维与创作体系内开拓出更深的复杂性和新的维度。

--《密园:邬建安新作》展出日期--

前波画廊纽约上州艺田 2019年9月8日 - 12月31日

(图片来源邬建安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