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拍卖

佳士得 2019-10-02 06:30

原标题: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开创历史、启迪观者

10月1日,弗里兹艺术周(Frieze Week)的亮点之一 —— “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Jeremy Lancaster Collection)专场拍卖将于佳士得伦敦举锤。此拍卖汇聚了众多具有明快颜色、前卫表达以及创新思想的战后英国绘画作品,以及一系列精选欧洲和美国艺术佳作。

本批珍藏中的核心之作是一组来自霍华德·霍奇金(Howard Hodgkin)的炫目绘画,它们展现出艺术家七十年间创作之大成。此外,该珍藏还包括两幅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描绘爱人斯黛拉·韦斯特(Stella West)的作品,菲力浦·加斯顿(Philip Guston)的两幅标志性杰作,以及布里姬特·莱利(Bridget Riley)一幅恢弘的“曲线画作”(curve painting)。

杰里米·兰卡斯特怀着追寻艺术和真知的热情周游世界,1981年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 of Arts)举办的展览“绘画的新精神(A New Spirit in Painting)”对兰卡斯特的影响颇深。展览中不仅有霍奇金、加斯顿和奥尔巴赫的创作,同时也包括了罗伯特·赖曼(Robert Ryman)、安迪·沃荷(Andy Warhol)、卢西安·佛洛伊德(Lucian Freud)、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及R.B.基塔什(R.B. Kitaj)等艺术家的作品,而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也将出现在此次拍卖中。

“这一精心搜集而成的珍藏,记录了现代主义于1920至2005年间在英国、欧洲大陆及美国的发展历程。”佳士得全球总裁彭凯南(Jussi Pylkkänen)表示,“杰里米·兰卡斯特的收藏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他对于画作的鉴赏更是慧眼独具。本次上拍的54件作品从未集体公开亮相过,所以这一珍藏的预展将会开创历史、启迪观者,而拍卖现场也定会迎来热烈的气氛。”

霍华德·霍奇金绘画作品

霍华德·霍奇金以色彩浓郁、炫目动人的画作而闻名,他的作品通常尺寸小巧,且作于木材之上(有不少还配以质感厚重的彩绘画框)。但是,霍华德·霍奇金的创作很难被划归于某种特定的艺术潮流或风格。

霍奇金的作品具有自传性质,他的画作可以唤起对于特定地点和人物的记忆,并以独一无二的色彩和形态抽象语汇自成一格。“我是具象派画家,但我并不绘画表象。”霍奇金曾经说道,“我笔下绘出的是情感状态的具象。”

“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中的核心藏品,便是霍奇金半个多世纪以来所作的画作。杰里米的好友,建筑师理查德·斯劳森(Richard Slawson)回忆道,杰里米对霍奇金的作品“一直热情不减”。斯劳森鼓励杰里米从艺术家纽约代理商处购得了自己的第一批霍奇金画作收藏,他表示:“(杰里米)丰富的艺术收藏,基本可以展示出霍奇金的艺术生涯发展脉络。”

1

霍华德·霍奇金(1932-2017)《美国茶会》,1948年作。26.4 x 38 cm. 估价:50,000 - 70,000英镑。此作将于10月1日佳士得伦敦“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拍卖呈献

绘于1948年的《美国茶会》是杰里米最早收藏的霍奇金画作,艺术家在创作此画时还是一位青少年。霍奇金早前曾经游历美国,并受到抽象表现主义的影响。不过,此作中洋溢着明亮的色彩,一改霍奇金早期受抽象表现主义画家影响所使用的单一色调风格。

2

霍华德·霍奇金(1932-2017)《C女士》,1966年作。50.5 x 61.4 cm. 估价:200,000 - 300,000英镑。此作将于10月1日佳士得伦敦“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拍卖呈献

上世纪60年代,霍奇金将创作重心转向肖像画作,而作于1966年的《C女士》便是艺术家锐意创新的代表作品。艺术家在蓝色的背景上画下红色斑点,将相互连接的紫色、黄色和淡绿色的圆形作为画面主体置于其间。

但是,霍奇金在二十世纪70年代之后才真正在商业上取得成功。具象元素逐渐从他的创作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艺术家标志性的圆点、逗号、雨滴般的颜料痕迹,及以明亮宝石色调绘出的粗长笔触。

3

霍华德·霍奇金(1932-2017)《孟买日落》,1972-73年作。油彩木板。85 x 92.3 cm. 估价:500,000 - 700,000英镑。此作将于10月1日佳士得伦敦“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拍卖呈献

作为2018年伦敦国家肖像美术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举办的霍奇金大型回顾展——“不在场的朋友(Absent Friends)”中的瞩目之作,《劳森、安德伍德和斯里普》(Lawson, Underwood & Sleep)便是霍奇金在这段时期创作的杰出代表。其它佳作还包括霍奇金于1984年第41届威尼斯双年展(Venice Biennale)在英国馆展出的《孟买日落》(Bombay Sunset),此作曾为英国知名藏家及艺术赞助者E.J.鲍尔(E.J. Power)收藏。

霍奇金许多最绚烂生动的画作都以印度和威尼斯的色彩和风土为灵感。1984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展出了40幅霍奇金的画作,艺术家将悬挂画作的墙面涂成青绿色(eau de nilgreen),以此散射展馆门外湖水折射出的微光。作于1989年的《威尼斯日落》(Venice Sunset)也采用了同样的青绿色调。

4

霍华德·霍奇金(1932-2017)《花朵》,2004-2005年作。66.5 x 90 cm. 估价:400,000 - 600,000英镑。此作将于10月1日佳士得伦敦“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拍卖呈献

霍奇金在晚年时期开始采用更迅速简便的创作手法。艺术家仍以精准的记忆作为艺术创作的出发点,但他不再如从前般费尽全力修改画作,这幅《花朵》(Flowerpiece)便是当中范例。

蓬勃发展的文化气氛

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中的许多作品都出自赫赫有名的私人收藏,包括E.J.鲍尔、查尔斯·萨奇(Charles Saatchi)、建筑师科林·圣约翰·威尔逊(Colin St John Wilson)和知名艺评人赫伯特·里德(Herbert Read)。

如此显赫的收藏来源,不仅表明了伦敦艺界对于艺术家的共同支持,更见证了欧洲及美国前卫艺术浪潮间的文化交流,莱斯利·沃丁顿与包括杰里米·兰卡斯特在内的藏家在其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5

约瑟夫‧埃布尔斯《向方形致敬习作:红色四弦琴》,1962年作。油彩 纤维板。76.2 x 76.2 cm. 估价:600,000 - 800,000英镑。此作将于10月1日佳士得伦敦“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拍卖呈献

1981年,皇家艺术学院举办了“绘画的新精神”展览,此次展览标志着国际艺坛再次对绘画这一媒介产生兴趣,而兰卡斯特的艺术珍藏也在此时发展起来——这种情况绝非偶然。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霍华德·霍奇金擅于将肉眼可以观察到的事物,在画布上以真情实感演绎出来,这一点与珍藏中一系列欧洲静物画有异曲同工之妙,包括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i)创作的富有禅意的《静物》(Natura Morta),毕加索笔下沐浴在阳光中的私人的《画室》(L'Atelier),以及尼古拉·德·斯塔埃尔(Nicolas de Staël)近乎抽象的《黄色背景中的静物》(Nature Morte au Fond Jaune)。

6

尼古拉·德·斯塔埃尔《黄色背景中的静物》,1952年作。油彩 画布。45.8 x 60.8 cm. 估价:700,000 - 1,000,000英镑。此作将于10月1日佳士得伦敦“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拍卖呈献

兰卡斯特珍藏中还有一系列其它欧洲大陆的艺术杰作,包括来自尚·杜布菲(Jean Dubuffet)的珍品,其中一件是杜布菲至交好友乔治·兰布赫(Georges Limbour)收藏近半世纪的《林中三裸女》(Trois femmes nues au bois),以及艺术家于1979年创作的《普查》(Recensement(Census))。后者乃杜布菲创作的名为《记忆舞台》(Théâtres de mémoire)的系列拼贴作品之一,与霍奇金创作中对记忆的描绘形成有趣对比。

兰卡斯特珍藏中不乏来自大西洋彼岸的藏品,包括菲利普·加斯顿引人注目的《语言 I》(Language I),以及《无题(两个戴帽人像)》( Untitled(Two Hooded Figures)),这些作品原本是艺术家赠予知名艺评人哈罗德·罗森伯格(Harold Rosenberg)的礼物。

此批珍藏中最为深刻的作品,也可组合在一起给观者以视觉上的愉悦体验。帕特里克·考尔菲尔德(Patrick Caulfield)洋溢波普风格的《废墟景象》(View of the Ruins)富有六十年代的反叛气息,此作的第一位经手人是罗伯特·费雷瑟(Robert Fraser),这位温文尔雅的画廊主将“摇摆伦敦(Swinging London)”的精神推向巅峰。约瑟夫‧埃布尔斯(Josef Albers)的《向方形致敬习作:红色四弦琴》(Study for Homage to the Square: Red Tetrachord)来自艺术家最知名的创作系列,且尺寸巨大。罗伯特·赖曼(Robert Ryman)的《信使》(Courier)则曾属查尔斯·萨奇享负盛名的极简主义收藏,作品将画面解构为一片平静的白色背景。

兰卡斯特曾将自己的珍藏杰作借予伯明翰Ikon当代艺术画廊、城市艺术画廊(City Art Gallery)以及巴伯艺术学院展出,此外还有多间艺术机构亦曾长期借展其收藏艺术作品,其中包括牛津大学的阿什莫林博物馆(Ashmolean Museum)以及剑桥大学的费兹威廉博物馆(Fitzwilliam Museum)。

7

布丽姬特·莱利《奥菲斯挽歌 7》,1979年作。估价:1,500,000 - 2,000,000英镑。此作将于10月1日佳士得伦敦“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拍卖呈献

布丽姬特·莱利是目前在世的最伟大的英国抽象艺术家,《俄尔甫斯挽歌7》(Orphean Elegy 7)是将色彩、韵律和形状融为一体的闪耀之作,也是艺术家最重要的系列作品之一。

此作与《俄尔甫斯之歌》(Songs of Orpheus)于同时期创作,代表着艺术家“诗意(lyrical)”阶段的巅峰之作。1974至1981年间,艺术家几乎全身心投入到描绘曲线结构之中,其间创出的作品被认为是“她艺术生涯中最平静沉稳的作品,散发出强烈的个人情感。”

爱丁堡的苏格兰国家画廊(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为莱利举办了大型回顾展,即将移师伦敦海沃德画廊(Hayward Gallery)继续展览。莱利于1960年代在艺坛崭露头角,她是欧普艺术(Op Art)的重要支持者。六十余年来,她深入探索色彩对视网膜和心理的效应,观察不同组合中色调的相互作用。

曲线结构于1961年首次出现在莱利的作品《吻》(Kiss)中,后又于1967年的《白内障》(Cataract)系列中以彩色的形势再次出现。直到1974年,莱利才开始认真研究色彩的潜力,最终她以色彩层层包裹围绕的形式,创出色调与动态变化的复杂模式。

菲利普·加斯顿晚年创作颇丰,创作于1973年的《语言 I》便是艺术家于艺术生涯最后十年中绘下的经典杰作。本作包含加斯顿标志性的具象语汇,鲜活生动而神秘莫测的形状聚集在一起,彷佛是某种遗失文明留下的雕塑痕迹。当艺术家俯瞰画面中的存在主义风景时,一座巴别塔跃入眼帘。

二十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初,加斯顿被誉为抽象表现主义的先锋艺术家之一,但他在1968年时画风急转,再次回到具象绘画,令艺评人大惑不解。

8

菲利普·加斯顿《语言 I》,1973年作。油彩画板。122 x 152 cm. 估价:1,500,000 – 2,000,000英镑。此作将于10月1日佳士得伦敦“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拍卖呈献

从某种意义上说,艺术家的晚年创作是对美国渐趋混乱的政治局势所作出的响应,也展现出艺术家通过画作的叙事能力。加斯顿以近乎语言学的手法,绘下自己身边的日常事物。

“我画鞋子、书本、双手、建筑物、车辆这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物体,估计有几百幅之多。”加斯顿于1978年表示,“我画得越多,这些物件就越神秘。我认为我们所看到的世界已经足够抽象和神秘。我觉得创作艺术完全不需要与这个世界脱离开来。”

《E.O.W头像》是一幅感情充沛的杰出画作。弗兰克·奥尔巴赫以赭色和褐色的湍急笔触绘下爱人斯黛拉·韦斯特的头像,厚重的颜料如雕塑般具有立体感。艺术家在上百次会面中仔细观摩和描绘爱人,透过画作传递出她的存在本质。

尽管此作从外观上看有多个不同平面,但仍然属于油画而非浮雕范畴。暗色的画面中折射出洞察人心的心理剖析,以及独一无二的创作视角,这也是奥尔巴赫动人杰作的共通之处。

9

弗兰克·奥尔巴赫《E.O.W.头像》,1955年作。油彩 画板。40 x 31.8 cm. 估价:800,000 – 1,200,000英镑。此作将于10月1日佳士得伦敦“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拍卖呈献

上世纪40年代末至70年代初,斯黛拉·韦斯特在绝大部分奥尔巴赫的具象画作中都担当了主要的角色。二人于1948年相遇,当时奥尔巴赫17岁,韦斯特32岁,但二人不久便坠入爱河。

二十世纪50年代初,斯黛拉每周中有三个晚上会为奥尔巴赫充当模特,每次两小时。艺术家创作进度缓慢且脾气暴躁,每晚的两小时变得越来越有挑战性。一幅肖像画可能要几百个晚上才能画完。

韦斯特在艺术家创作过程中深深体会到合作无间的感觉。“我意识到我们之间有某种心灵感应。”她回忆道,“他在描绘我的时候,我们彼此间产生了真正的心灵沟通。”

收藏家杰里米·兰卡斯特

10

收藏家杰里米·兰卡斯特

艺术商托马斯·莱顿爵士(Sir Thomas Lighton)认为,“杰里米身上有许多值得钦佩的优良品质,他正直无私,永远彬彬有礼,是一个有决心且做事果敢的人。” 

1936年,兰卡斯特出生于英国米德兰兹区(Midlands)的索利哈尔(Solihull),青年时的他热爱研习哲学、军事理论和俄国小说。兰卡斯特后来前往牛津大学基督教堂学院修读英文与历史,期间遇上了未来的妻子瑟琳娜(Serena)。1961年,兰卡斯特跟随父亲的脚步,在1887年成立的沃尔斯利集团(Wolseley)开始工作,后来该集团迅速发展并成长为世界最大的热化和配管产品分销商。

上世纪70年代时,兰卡斯特夫妇膝下已育有四个子女,他们移居至科茨沃尔德(Cotswolds)的切尔滕汉姆(Cheltenham),和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旧时同窗——雕塑家尼克·斯蒂芬斯(Nick Stephens)——成为了邻居。斯蒂芬斯和兰卡斯特成为了密友,而他也将兰卡斯特引入了艺术世界的大门。

11

杰里米及瑟琳娜·兰卡斯特

兰卡斯特在事业上十分成功,他是富时100指数(FTSE-100)公司中赫赫有名的董事长,但他十分注重个人隐私,并极力保持普通人的生活。不过,他对二十世纪艺术作品的品味造诣却绝不流俗,多年来他不断扩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到访各大艺术展览,并为收藏新作而四处奔波。

建筑师理查德·斯劳森认为,兰卡斯特家族在格洛斯特郡(Gloucestershire)的宅邸“为许多画作提供了温暖且合适的背景,作品的排列充满趣味,共同营造出色彩纷呈的惊艳效果。”斯劳森还忆起瑟琳娜“为了购买一幅画作,不得不收紧家庭财政预算,实在有趣。”

兰卡斯特一家与艺术作品一同生活,杰里米精心保存下每次购买艺术品前后的手写笔记,其内容包括他研究过程中发现的文献参考和重要信息。这种对细节的关注在兰卡斯特购藏作品中亦清晰可见,许多藏品都购自莱斯利·沃丁顿(Leslie Waddington)画廊,它们皆为同类作品的佼佼者。

12

让·杜布菲(1901-1985)《普查》,1979年作。压克力彩纸本,裱于画布。51.3 x 48.4 cm. 估价:80,000 - 120,000英镑。此作将于10月1日佳士得伦敦“杰里米·兰卡斯特珍藏”拍卖呈献

“我在沃丁顿画廊工作时,杰里米是画廊的常客。”莱顿回忆道,“他一般会在傍晚时过来……他会先去一间展厅,喝一杯茶,随后静静欣赏新到的画作。他以渊博的知识和探索的心态认真审视艺术作品。有时,一些作品会格外吸引他的注意,他便决定要买下。”

杰里米·兰卡斯特曾为英国伯明翰(Birmingham)巴伯艺术学院(Barber Institute of Fine Arts)、Ikon当代艺术画廊(Ikon Gallery of contemporary art)及卡迪夫(Cardiff)的“世界艺术奖(Artes Mundi prize)”董事,也是英国国民托管组织西米德兰兹区主席(West Midlands chairman of the National Trust),也曾担任伯明翰大学理事会委员(council member at the University of Birmingham),而杰里米的父亲也曾伯明翰大学担任校长(pro-chancellor)一职。

(图片来源佳士得)